翡翠王
字体:16+-

第六章 赚大了!

“哦,是吗?既然这样那我就换一家。”林跃二话不说,拿起碗就向外走。

朱老板被林跃的动作下了一跳,没想到对方竟然二话不说要走,赶紧跑过去拦住林跃,道:“虽然是民国仿品,但是仿的品相不错,还是有一定的价值的,一千块钱,一千块钱怎么样?一千块钱可以的话我就收下。”

“装,接着装,我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都说朱老板心黑,今天总算见识到了。”林跃略带嘲笑的看着朱老板。

“嘿嘿,外面都是缪传,我老朱怎么可能这么黑,一千块钱确实少了,按市场价五千块钱怎么样,这还是看在我们的交情上给你的,这是我出的最高的价了,如果不行的话你就拿走,我想这条街上没有能出高过五千块钱的价钱了。”

说着朱老板把路一让,敞开了大门给了林跃。

林跃呵呵一笑,看着朱老板问道:“知道我刚开始为什么问贺常和是谁吗?”

朱老板闻言脸色一变,将前后想了一遍,不敢相信的问道:“你的意思是这个碗让贺常和看过了,而他说这是康熙年间的真品?”

“当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这么有把握。”林跃颇为自得的说道,如果朱老板没有告诉他贺常和的身份,他还真不敢确定这个碗是真的,说着林跃掏出了贺常和给他的名片。

“哈哈,既然贺老都说是真的,那肯定假不了,原来我还不敢确定呢。”朱老板的脸皮确实够厚,他早就看出来了,只不过故意将其所称赝品,看到林跃握着贺常和的鉴定,朱老板也乐得就势下台阶。

“五万块钱怎么样?”想到自己刚才说的十万块钱,朱老板就一阵肉痛,如果没说的话说不定自己两万块钱就能拿下。

林跃愕然的看着朱老板,没想到现在对方还跟他玩心眼,怒道:“刚才不是十万块钱吗?你么又成五万了?”

朱老板苦笑着说道:“十万是我这里的卖价,难道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吗,‘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这就是说我们卖古玩和玉石珠宝生意的,买这东西的人不太多,所以卖一次自然要挣的多,要不然我喝西北风去,而且你那个碗还有一个小小的裂纹,一看就是中间碰过了,这可很影响价钱。。”

林跃一听心想也是,这一行确实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暴利行业,想到不久前朱老板说自己打破了也要赔十万,就觉得一阵恶心,他觉得两人还算是个朋友,没想到对他也这么狠。

“不行,五万太少,最低也要七万。”林跃说道。

朱老板摇着头道:“七万太多了,我最多出六万,如果可以我就收下,如果不行你就换家吧。”

说着再次让开了路。

看到朱老板说的如此决绝,林跃也知道六万已经到了极限,所以点点头就答应了。

林跃怀揣着六万块钱走出了古玩店,心中颇有一番感慨,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就像做梦一样,不但让自己眼睛治好了,还有了透视的异能,不仅如此还让他碰到了千载难逢的捡漏,转身从全身上下七百块钱的穷光蛋到了现在又六万块钱的小康公民。

林跃抱着怀里的翡翠毛料,正准备走,脚步突然停住了。

异能?透视?

随即林跃心头猛震,自己怎么没有想到这件事,说不定能用异能看到翡翠毛料的内部,那样的话自己赌石就会无往不利了。到目前为止,人们还没有任何办法看透翡翠毛料的内部,如果自己可以,可以通过赌石顺利发家了。

想想林跃都觉得激动,恨不能立刻尝试一下,看看自己的异能是不是真能透视翡翠毛料的内部。不过他想到昨天那脑袋一疼眼前一黑的情景,让他一阵后怕,还是回家再看吧,至少有些保证。

想到就做,林跃抱着怀里的毛料向着家的方向走去顺趟去菜市场买了几斤肉改善生活,还去了趟银行给自己的父母汇去了三万块钱,自己从小到大一直花父母的钱,这一次终于可以报答父母了。

做完一解后,林跃回到了家里,看时间已经到中午了,于是草草的吃了顿饭就钻进了尽了自己的房间。

他记得昨天昨天他躺在**的时候集中精神看手机,手机就会变得透明,这说明自己自己精神集中的时候就会出现异能。

知道怎么办后,林跃将毛料放到**,然后自己上床头盯着毛料自信看了起来,很快他就将目光转移了。他记得贺常和看不上这块毛料,很显然这块毛料里没有绿,所以自己的异能看不到翡翠怎么确定翡翠有什么特征。

不过随即林跃就觉得自己多虑了,翡翠特征很明显,而且昨天自己透视看到的和东西本身一样,所以透视看到的翡翠也应该和翡翠原本一样,同样,看到的里面的石头也是和石头本身的色彩质地一样。

想通了这个林跃微微放下心来,这样的话,自己既可以检验自己的异能可不可以透视,又可以看看翡翠毛料里有没有翡翠,一举两得。

于是,林跃再次将目光移到了翡翠毛料上,专注的看了起来。

很快,翡翠毛料的表面开始变淡,风化的表皮慢慢的变的透明化。这让林跃心头一阵激动。里面的灰白的石头也原原本本的出现在了林跃的眼前果然如他所料,和自己解垮时解出的岩石是一样的。

翡翠毛料就像一块冰碰到太阳的一样,一点点的融化在林月的眼前,转眼三分之二都变成透明的了。

果然如贺常和所说的那样,里面根本没有什么翡翠,这不禁让林跃微微有些失望,自己第一眼看中的毛料竟然没有任何翡翠。

不过随即他就为自己的这种想法哑然失笑,赌石称之为赌那就代表有绝对的风险性,任何人都不敢绝对的说毛料里面有翡翠,即使有翡翠,也没有人敢判断里面的翡翠值多少钱。这根本就是一场豪赌,没有人绝对赢,即使那几个翡翠也赌垮过,只不过他们赌垮次数少罢了。自己随便从路上捡一块毛料就想开除翡翠,真是有点痴心妄想了。

剩下的三分之一又消融了一小部分,突然一抹绿意让林跃眼前一亮。他急忙集中精神向着那抹绿色看去,很快拇指粗细的翡翠出现了,仅仅有七八厘米长。翡翠整体呈现迷迷蒙蒙的状态,透明度不算太好,但水头挺足,这块翡翠给林跃一种冰凉清爽的感觉,让他有些混沌的大脑蓦地一阵清明。

最令林跃惊喜的是那一抹绿色,犹如初春的黄杨树叶般明亮生意盎然,绿意鲜艳略带微黄,丝毫不减单板之色。

好翡翠啊!可惜就是小点!

但是能开出翡翠已经让林跃很是惊喜了,他也不再奢求那么多。

看来翡翠王也有走眼的时候,这里面明明有翡翠,幸亏当时没有怕麻烦丢掉。

就在这个时候,林跃感觉到眼睛样子很刺痛,大脑也一阵迷蒙,眼前猛地一黑,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后,他急忙闭上双眼,深呼吸慢慢调整。

过了很久,林跃才睁开双眼,刚才变得惨白的脸也恢复了一抹红晕。

“呼——”

林跃常常呼了口气,再没知会不会有后遗症的情况下还是少用异能。

就像考试一样,不能老想着作弊,在关键是有作弊才行,好钢要用在刀刃上,这样才能体现它的价值。

林跃站起身,来到外面脏乱的阳台,望着远处高高的建筑,心中有了一种想飞的冲动,有了异能,他的未来将无限精彩!

林跃觉得自己不能再呆在这个小县城了,他要走出这里,外面的世界很大,有他施展自己才华的地方。

想到这,林跃不由得握紧了口袋里贺常和的名片。

昆明,我来了!

晚上,林跃做了一桌子好菜等秦瑶瑶,到了下班的时间,秦瑶瑶准时的打开了房门,看到眼前一桌子菜,不由的一愣,随即笑着问道:“林跃,是不是中大奖了,怎么又改善生活啊。”

“是啊,中奖了,有好事大家均沾嘛,来,才刚做好,趁热吃。”林跃想秦瑶瑶招呼道。

“那我就不客气了,嘻嘻。”秦瑶瑶将肩膀上的包往沙发上一甩,然后冲进厨房三两下把手洗好,风风火火的跑到了餐桌前,伸手拿起一块肉就往嘴里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