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龙九变
字体:16+-

第一百五十五章 阎罗

第一百五十五章 阎罗

“别大意,每一个远古血族都拥有一种强大的血裔神通!血族身死之后,倘若残留了一缕魂魄,若能炼化本体的一丝血脉,也便能够拥有血裔神通,虽然不知道这头血魂兽的血裔神通是什么,但也大意不得,一个不小心就会死得极为惨烈!”天佑警告道。

一头扎回血肉泥潭,泥鳅一般的血魂兽竟是在潭中游荡起来,一对金色的眼珠却是仰望着上方的楚星河。没有嘴巴,没有耳朵,只有一对眼睛,这血魂兽长得倒是极为怪异,而且连手脚也没有,空有一对眼睛,即便要攻击,也只能使用身体去撞击。楚星河丝毫不能感受到来自这头传说中拥有强大血裔神通的血魂兽的威胁。

“天佑,我该如何击杀这头血魂兽才能成功收取那一丝血族血脉?”没有把血魂兽放在心上,楚星河却是向天佑询问起这个问题来。

“血族的血脉拥有极为强大的力量,血魂兽便是将之当成心脏一样的重要部位,从而依附生存。普通人是不能直接用手触碰血脉的,因为一触碰到,血脉就会受污染,不纯净的血脉要么就此腐朽,要么就会吞食触碰者,自动寄植到其体内,演变成为一头怪物!”天佑说道。

“那万归一就不怕血脉被我污染么?”楚星河眉头微微一蹙:“或者是我不小心被血脉寄植,变成怪物,他能有办法将之分离出来?”

“这个万归一当真是一个老狐狸!”天佑也不禁感叹道:“连我这个活了数古岁月的老古董,也猜不透他在想些什么!”

“管不了那么多了,先把这血魂兽干掉再说!”楚星河说着,手掌连动,又是七颗龙珠飞射而出。再次取出一颗小还丹咬在嘴里,楚星河手上玄印连结,七颗龙珠飞到血潭之上,绕着血魂兽盘旋飞舞,像一群苍蝇一样飞来飞去。

噗、噗、噗、噗!

四声,三颗龙珠扎进血潭之中,绕到了血魂兽身下。另外三颗依旧盘旋在血魂兽头顶之上,呈三角分布。楚星河咔地咬碎了小还丹,一口咽下。小还丹未到胃部,楚星河便是大喝一声:“爆!”头顶三颗龙珠爆开,血潭中的四颗龙珠也在同一时间爆炸。血魂兽被上下夹击,炸得血潭之中一阵剧烈的翻滚,完全命中。

七颗龙珠甫一爆开,楚星河便觉一阵无力感袭来,但是他已经把握好了时机,小还丹一瞬间便被红莲火种炼化成为药力,纳入丹田之中,填补龙珠的消耗。时机刚刚好,即便发出如此透支体力的一击,楚星河依然稳如磐石地驾驭着金之隼悬浮在血潭之上。

“干掉了吗?”凝视着翻滚不止的血肉泥潭,楚星河集中精神,以灵魂力量渗透下去,试图感应那血魂兽。哪知道就在这时,翻滚的血肉泥潭竟是剧烈地震荡起来,原本只是如同一锅煮沸了的水翻滚不止,此刻却是如同火山爆发一般,满潭的血水震起高高的水柱。

楚星河驾驭着金之隼,在血潭上方左闪右闪,躲避着一道高过一道的血柱。一时之间,血柱林立,封锁了血肉泥潭的上空。楚星河凭借灵巧的身法,一时之间倒也没有被血柱沾到一丝一点。

这血肉泥潭中的血水,是血族的尸身腐烂而成,自远古时期到现在,不知道吞食腐化了多少妖兽。按照天佑所说,血族是以炼化血液提升修为,即便是腐烂的尸身,也具有极为恐怖的腐蚀效果,哪怕是沾到一丝半点,都要腐烂成一滩血肉,为泥潭所吞食。

一边左冲右突,一边再次取出一颗小还丹吞下,这已经是第三颗了。好在楚星河在那五天时间里炼制了不少小还丹,不然像此刻这种消耗,早把他掏空了。胜在楚星河有红莲火种这件得天独厚的天行界玄火,即便面对实力比自己强上不少的敌人或者妖兽,只要拥有足够的丹药,即便不能战胜对方,至少也能把对方拖跨。

要知道,一般人即便拥有丹药,也是需要一段时间吞服炼化成为药力的,当面对敌人的时候,谁会给你时间让你炼化丹药恢复体力?红莲火种虽然不能为楚星河带来快速提升实力的效果,但却能够支持他越级杀人,猎杀强大的妖兽也变得有可能,然后借此再慢慢提升修为,把基础打扎实了,日后的突破才能更稳当,甚至每突破一个境界,都要比普通玄修士强上许多。

就拿此刻的楚星河来说,他的《繁龙变》还只停留在第一个境界——龙珠期,然而其整体实力却已经达到了九重玄师的巅峰境界。如果加上太古玄兵天佑及其附加技能——《五岳摧》,甚至已经能够撼动低阶大玄师这样的一方强者了。

吞下第三颗小还丹,楚星河显得有些不耐烦了,但是这时天佑传来的一句说话却是令得他心头一惊:“不好,我们被困住了!”

背后羽翼一扑,躲开又一道冲天而起的血柱,楚星河这才惊异地发现,刚刚自己不断地腾挪躲闪,每退开一个地方,那里就被一道血柱所占据。血柱一起来就不再落下,仿佛是一道喷泉一般矗立在那里。随着楚星河越是躲闪,血柱的数量就越多,到了后来,整个血潭上空已经密密麻麻地被无数的血柱占据了。

此刻已经退到快要无路可退了,楚星河这才惊觉。原来那血魂兽躲在潭底不肯露面,只是震荡激射出血柱来攻击,却是一个陷阱。

抬头望了一眼漆黑的夜空,楚星河不甘地靠了一下:“这个缩头乌龟,躲在血潭里不出来,我也拿它没有办法!不过想要困住我却是没可能的!只是就这样放弃的话,就拿不到血族血脉了!”

“保命要紧,这东西不是你的永远也别想,该是你的别人也抢不走!”天佑劝说道。反正也不知道这头血魂兽身上的血脉拥有什么血裔神通,对楚星河来说还不是非要不可的东西,当然是小命要紧。楚星河也便没有反对,背后金之隼猛地一扑,便要径直升空飞起,远离这片血肉泥潭。

泥潭上血柱林立,密密麻麻,但是上空却不是密封的,楚星河拥有飞行玄功,要逃跑自然可以从从容容地从上面飞走。然而就在楚星河奋身往上方飞去的时候,陡然间,漫天的血柱竟是像活了过来一般,一根根如同八爪鱼的触手一般软下来,交织错结,瞬间便将上方的出路交织成了一片血幕。

还好楚星河猛地顿住了羽翼,否则这一下就得撞在血幕之上,被这恐怖的血水化成一滩烂肉。

“糟糕,中计了!”天佑惊诧地叫了起来。

“没想到这血魂兽竟然拥有这么高的智慧,竟然还给本少爷设了个局,来个有来无回?”楚星河额头渗出一滴冷汗,小心翼翼地飞行在血柱林立的狭窄空间之中,心中不禁感叹道。原来是想来猎杀这头血魂兽的,现在倒变成自己反被猎杀了,未免太过讽刺。

退路被封锁,楚星河第一次感觉到一种困兽犹斗的壮烈感,只不过,此刻的他,连敌人都看不到,就要被悲催地腐化成为血水了!

“天佑,不知道这血族的腐蚀之血淋在你身上,能不能把你这副老骨头给融化掉呢?”身处血幕之中,楚星河面有焦虑神色,却是故作镇定地如此问道。

“我可是太古玄兵!新古、上古、远古,更遥远的时代才是太古,比这血肉泥潭更久远得多,天底下没有人能够毁得了我!即便是当年饕餮王的宿敌,那位天行界至强者也仅仅只是打碎我的肉身,而无法毁我根本!这血族尸身,岂能伤我!”天佑大声回应道,仿佛是要鼓舞楚星河。

“那便好了!”楚星河惨然一笑,手抚上饕餮臂环,将其卸了下来,拿在手上,喃喃地说道:“这饕餮臂环或许能够助我找回这一世的身份,不过似乎没这个机会了……天佑,你便带着饕餮臂环,好好保重吧!将来有机会回到天行界,劳烦你告知我这一世的双亲,我已葬身此地!”

说完最后一个字,楚星河便是毫不犹豫,奋力一甩手,将饕餮臂环扔了出去。饕餮臂环带着天佑,穿破血幕飞了出去,远远地,天佑的声音还在心头回荡:“楚星河,你这个蠢货……”

“天佑,保重了!”声音渐渐地低了下去,直到再也没有天佑的消息,楚星河这才重新振作起来,低头凝视着下方渐渐归于平静的血肉泥潭。

天空被血幕所笼罩之后,血肉泥潭便是平静了下来。无数的血柱也开始纷纷地消退下去,只剩下一片血幕笼罩成一个穹顶,将楚星河困在了血肉泥潭上方。

即便如此,楚星河一旦筋疲力竭,无法维持金之隼的消耗,便只有一头栽进血潭之中的后果,仍然是死路一条。到了这一刻,楚星河却忽然变得毫不畏死起来,羽翼轻轻扑动,飞到贴近血潭的位置,对着血潭大声说道:“血魂兽,本少爷确实小看你了,这次栽在你手里,我也无话可说!不过在将我腐化成为一滩血肉之前,能否以真面目示之?”

平静的血潭在沉默了片刻之后,忽然翻滚起几个巨大的血泡,啵地一声在空气里炸开,化成一股红色血雾弥漫开来。楚星河紧紧盯着下方的血潭,只见更多的血泡冒了出来,然后便是一个头颅,自血潭之中升腾而出,一颗头生肉角、皮肤如同黄金打造的头颅破开血水,慢慢地浮现出来。

凶神恶煞的面孔,足有十二尺高的身躯,全身包裹在金色的皮肤底下,身上覆盖着金灿灿的鳞片,一条同样覆盖着金鳞的尾巴在身后轻轻地扫动——这是一具高大的兽首人身的身躯!

“你……你便是远古血族变化而成的血魂兽?”楚星河在见到这兽首人身的高大身躯之后,内心深处便是不由自主地产生出一股惊惧和敬畏的感觉。

眼前凌空虚渡,悬浮在血潭之上的金色身躯,转动着血红色的眼睛,将楚星河笼罩在视线之中,同时,一道威严的声音在楚星河心底响起:“吾乃远古血族之王——阎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