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龙九变
字体:16+-

第一百零七章 好一张英俊的面瘫脸

第一百零七章 好一张英俊的面瘫脸

“地兵——虎骨刀!”

铁坤一把森森大刀握在手中,顺势一挥,便是一阵虎啸之声破空响起,震得人耳朵嗡嗡作响。

“楚星河,这次你踢到石头了,这家伙的修为已经突破大玄师境界了!虽然刚刚突破不久,体内的玄力气旋还没有完全稳定,但他手上所持玄兵是一件下品地兵,名唤虎骨刀,是用一头天阶妖兽伏地虎的骨头炼制而成,并且融炼进了一个‘虎啸山林’的玄阵,威力强大,你与他交手,胜算不大啊!”天佑从饕餮臂环里探出一对蓝幽幽的光芒,仅仅只是扫了一眼那弑虎刀铁坤,登时便把这段信息传递给了楚星河。

“地兵!”楚星河却是眼中闪现一丝精光:“而且还是镶嵌了玄阵的地兵,这可是一件宝贝啊!你镶嵌了‘追风逐日’玄阵之后才算是一件绝品凡兵,要是能把这件虎骨刀夺过来,给你镶嵌上去,说不定就能变成地兵了!”

“还是先想想怎么对付他才是眼前最重要的。”对于楚星河的乐观,天佑却是没好气地说道。

“李烙,本大爷正在纳闷你怎么会不在商船上,正打算逼这小子老实交代,没想到你自己就送上门来了!”铁坤手里握着地兵虎骨刀,身上无形之中散发着一股霸道气势,仿佛一头称霸山林的万兽之王。很显然,那是地兵虎骨刀上镶嵌的玄阵“虎啸山林”所带来的气势。这个玄阵乃是出自六星至十星的阵道宗师之手,在《乾坤阵道》之中乃是初级玄阵的一种。

“你们……为什么要抓我们两个?”李烙自然听出了对方话里的意思。正如楚星河所料,这帮水贼的目标果然就是拥有阴阳异体血脉的李烙和王维二人。

“放心,等本大爷将这些不相干的人开膛破肚之后,再把你们送到落鹰堂,你们就会明白了!”铁坤说着恶狠狠地瞪向楚星河。而这时,孔旭和杨森两人也已经解决掉了被楚星河点穴制住的六个水贼杂鱼,一左一右站到了楚星河身后。

“你们想三个一起上吗?那就尽管来吧!”铁坤不愧是刀口上舔血过日子的水贼,面对瞬间就干掉了他二十个手下的三个身手不凡的敌人,依然没有一丝一毫的畏惧,反倒微微有些兴奋起来。手中虎骨刀在他玄功运转之下,登时闪烁出一片耀眼光华,赫然是他赖以成名的《弑虎天罡刀》。

刀锋破空,光华无比耀眼。铁坤手起刀落,一道有形刀劲便从上而下劈击而出,刀劲如同猛虎出闸,凶猛地扑杀而出,正是朝着三人中间的楚星河而去。

“别急,你们也有份!”铁坤一刀劈出,顺势返上一扯,刀锋向上一提,又是一道刀劲化成猛虎扑腾而出,这次是扑向孔旭。刀劲化形,这是大玄师的玄力化象,这铁坤果然已经是修炼到了大玄师的境界,实实在在的玄力化象。手中握有地兵,再加上一手玄力化象,无坚不摧,铁坤的实力确实不容小觑。

正如天佑所判断的,楚星河这一次是真的踢到石头了。一个大玄师,实力比之玄师不知道要强上多少倍。而按照楚星河的《繁龙变》境界,龙珠期的他,即便实力再强,却也只是一个玄士的修为。而玄士跟大玄师之间的差距,那简直便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不能相提并论。而此刻,铁坤的实力虽然只是一重大玄师,但他手上却握着一把地兵,更是如虎添翼,一招玄力化象的猛虎刀劲攻击,便能够轻易压制楚星河了。

“龙珠,给我顶住!”但是楚星河却不是那种轻易便会认输的人,无论遇上什么对手,他第一个反应就是先以龙珠去试探虚实。盘旋在身上的金光陡然劲射而出,猛烈地撞击在迎面而来的那道猛虎刀劲之上,轰地一声,龙珠被击得粉碎,化成零星金光粉碎得极为干脆,可见两者之间差距之大。

“笨蛋!”天佑在楚星河心底大骂了一句,然后便不由自主地从饕餮臂环之中激射而出,在一瞬间便完成了武器形态的变化。楚星河一下握住枪身,顺势一枪笔直扎了出去,逐日枪洞穿了猛虎刀劲,顺势再一搅,便将刀劲彻底搅散。

而同一时间,袭向孔旭的刀劲也已经近得身前,孔旭暴吼一声,身上泛起一阵金属光泽,赫然是运起了《霸王降世诀》的金帝刑天。猛虎刀劲劈在孔旭身上,只是令得孔旭闷哼一声,然后便被一股劲力震得消散。孔旭这金帝刑天的护体玄功,连无限接近玄天师的炼鬼老祖的攻击都能够抵挡下来,更另说是大玄师的玄力化象刀劲了。

“大玄师也不怎么样嘛!”挡下了一道刀劲攻击,孔旭便是如此不屑地说道。

楚星河手握长枪挽了一个枪花,一个转身却是对准了站在他身边右侧的杨森,二话不说一枪就扎了过去。他这个举动一下就把在场众人惊得目瞪口呆,那杨森也是大惊失色,瞬间连退十几步,直到退出了楚星河的枪长范围之外,这才愤怒地指责楚星河道:“你……你为什么拿枪对着我?”

“你倒是挺机灵的,没想到这一枪竟然会被你给跑了!”楚星河若无其事地收回逐日枪。

“老大,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杨森不是自己人吗?你捅他干嘛?”孔旭也被楚星河突然间的怪异行为弄得不知所措。李烙和王维也都极为不解地看着他,还有那铁坤,也是微微变了脸色地盯着楚星河看,眼角却是偷偷瞥了一眼杨森。

“我捅他当然是因为他不是自己人!”楚星河饶有兴致地望着杨森那张愤怒的脸庞,戏谑地说道:“你可真会演戏,为了制造能够从背后偷袭干掉我们两个的机会,不惜连自己的手下也杀!我说得对吗,水贼三大头目的另外一人?”

“不会吧,老大?”孔旭惊异地瞪大了眼睛打量着杨森。只见那杨森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似乎知道这场戏再也演不下去了,却是嘴角微微一翘,现出一抹古怪的笑容,问道:“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呵呵,这个嘛,其实我也是现在才知道的。”楚星河一副调侃的神情说道:“刚刚那一枪如果你不躲开,我一定会收回来的,因为我从头到尾只是怀疑而已!是你自己的心虚出卖了你!”

“你在耍我?”杨森脸上那一抹古怪笑容瞬间顿住。

“哈哈,难道你还耍不起吗?”楚星河哈哈大笑起来。原来早在李烙发现白水河里的杨森的时候,楚星河就已经起了疑心,让天佑以洞虚眼察探了一下杨森,结果很让楚星河惊讶,这个穿着司徒家族护卫衣甲的中年男子竟然拥有大玄师的修为。天佑的洞虚眼虽然无法察探中阶以上的大玄师,但刚刚突破大玄师的玄修士却难逃它的法眼。

试想一下,一个司徒家的护卫竟然拥有大玄师的修为,这叫人如何相信。大玄师虽然并不是什么顶级修为,但好歹也还是很难修炼得出来的,许多资质不高的玄修士终其一生就困在九重玄师无法突破,能够突破大玄师境界的已经是百里挑一的上等资质。玄修一途,每突破一个大境界都有着一道巨大的坎,像玄士要突破玄师境界,就是一个不小的坎,但稍微有些天赋的还是能够突破。而玄师突破大玄师却就是一道巨大的鸿沟,当然,大玄师要突破玄地师就更难了。否则的话,大玄师或者玄地师的高手还不满地走、满天飞了!

楚星河虽然知道这个自称名为杨森的护卫百分之百是有人假冒的,但一开始他也想不通会是什么人假冒的。直到想通了李烙和王维的血脉可能与这次事件有关,这才断定这杨森极有可能是水贼的人假冒的。于是楚星河便将计就计,一边带着杨森,一边时刻注意着他的举动。当然,带着他关键时刻他自己便会想办法给他们带路,这可是求都求不来的呢,楚星河怎么可能白白浪费这种人才。

直到四人开始袭击水贼一伙,杨森的果断出手宰杀水贼杂鱼,还差点让楚星河误判他不是水贼的内应,于是就有了刚才楚星河出枪试探杨森的那一幕。当然,如果刚刚杨森不退避的话,楚星河也还是会对他下手的,一个大玄师,故意假扮成玄师护卫意图接近,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面对一个大玄师修为的敌人,如果换作是我,一定时刻注意着对方,而不是把注意力全都放在自己的战友身上。”楚星河说道:“我刚刚那一枪对你刺出去,如果你不闪不避,就证明我猜错了,可惜,只有你把全身注意力放在我身上,才会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所以才躲得开我的枪!”

“你到底是谁?”孔旭瞬间便明白情况的始末了,充满敌意地厉声朝杨森喝问道。

“老三,我就说你这种烂招数不会起什么效果的!”这时候却是铁坤开口说话了。

“嘿嘿,三爷我也想不到,这小子竟然是个人精!”杨森嘴角一咧,还是那一抹古怪的笑容,说着抬手撕下了脸上的伪装,现出一张白净的脸庞。这张脸庞看上去大概只有二十五六岁,原本还算俊俏的脸庞,却是如同死人一样僵硬的面瘫,除了一抹僵硬的笑容之外,再没有别的表情了。

看着这张僵硬的笑脸,楚星河咧嘴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一字一句地说道:“好一张漂亮的面瘫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