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龙九变
字体:16+-

第六十三章 欧阳荀的恐怖变化

第六十三章 欧阳荀的恐怖变化

一身深黑战服,手运《推山手》土属性玄功,全身被一层玄力凝聚而成的岩石铠甲包裹着,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邪笑,欧阳荀看着眼前体型巨大的地阶十级妖兽黑金刚,竟是有着一种玩弄与戏谑的味道。

楚星河震惊地看着欧阳荀,心中波涛汹涌:这欧阳荀不是在两个月前于南京城南白水桥画舫上被自己设计挑衅打成残废的吗?按照当时自己出手的力度,虽然没要了欧阳荀的小命,但四肢关节均被龙珠撞成粉碎,即便拥有上等的续骨丹药,没有一两个月也是无法痊愈的!即便欧阳荀真的在两个月内痊愈,但他这一身修为又是怎么回事?

以玄力凝聚成形的岩石铠甲,这不是只有修炼到玄师境界方才能够拥有的玄甲护体吗?两个月前的欧阳荀确实只有七重玄士的修为,所以才会被楚星河打成残废,但是仅仅两个月的时间,欧阳荀的修为竟然便突破了玄师境界,而且按照跟地阶十级黑金刚的战斗来看,他的修为赫然已经达到了玄师中阶甚或是高阶境界。

这种修炼速度,未免也太过恐怖了!

更何况欧阳荀还被打得生活不能自理,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痊愈,并且将修为提升到了中高阶玄师的境界。两个月,连升十重天的修为,这种恐怖速度根本就是天方夜谭,但是此刻却在欧阳荀身上确确实实地发生了。

那一身土属性玄甲护体的绝活已经足以说明欧阳荀的真正实力了。

“吼——”

楚星河惊疑不已,那头遍体鳞伤的黑金刚却是暴怒了,它似乎也对眼前这个年龄不超过二十岁的少年有所忌惮。但身为顶级妖兽,黑金刚如何能够容忍自己被一个人类猎杀,当下全力反抗,纵身扑向欧阳荀,想以坚硬的身躯作最后的冲撞。

“不自量力!”欧阳荀不屑地吐出这四个字,不退反进,正面迎着黑金刚冲了过去,脚步连踏,竟是欧阳家的成名步法——梅花三弄。步法奇特,欧阳荀身形变化不定,速度却是瞬间加快了不止一倍,未等黑金刚冲撞近来,自己已经贴身侵入攻击范围之内,两手同时运转《推山手》,暴喝一声——

“推山填海!”

澎湃的玄力滚滚冒出,将欧阳荀的身躯化成了一具十二尺岩石具象,气势狂猛的推山填海正面拍击在黑金刚身上,摧枯拉朽的冲击力轰得黑金刚坚硬如铁的肌肉猛然爆开,胸膛被狂暴的力量轰塌下去,全身传出骨头爆碎的声音。瞬间的接触,黑金刚皮开肉绽,骨头爆碎,堪称钢铁的防御也被这两掌完全打破。

一股大力去势未尽,直将体型巨大的黑金刚轰得凌空飞起,重重地撞塌在那块巨大岩石之上,碎石、肉屑、鲜血爆撒一地,场面一片血腥,一片狼籍。

如果说刚刚楚星河还只是猜测欧阳荀很可能达到六、七重玄师境界,那现在就是完完全全的事实摆在眼前了。以欧阳荀刚刚那一手推山填海的绝招,一招便将地阶十级的黑金刚轰得皮开肉绽、骨头爆碎,身体更是凌空飞出去十来米,这般实力,就是此刻龙珠后期的楚星河也是完全无法做到的。

当然,凭着《繁龙变》的特殊技能龙珠角刺的爆裂式,楚星河也能不费大力气击杀一头地阶十级的黑金刚。但是此刻的楚星河却被欧阳荀的恐怖变化震惊了。这短短两个月的时间,欧阳荀到底是经历了什么事情,竟然能够变化到这种恐怖的地步。

“楚星河,我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不知道什么时候天佑已经从饕餮臂环里探出头来,它眼窟里燃烧起两团蓝幽幽的光芒,盯着不远处的欧阳荀说道。

“什么奇怪的现象?”楚星河惊疑地追问道。

“我刚刚已经用洞虚眼察探了那欧阳荀的玄力气旋,发现那家伙确实已经突破到玄师境界了,而且已经达到七重天的高阶玄师境界!”天佑说道:“但是这家伙的身体却有不妥之处,他的两条手臂和两条腿都被镶嵌了特殊晶石!”

“什么!镶嵌了特殊晶石?!”楚星河惊道。

“没错,他手上的两处肘关节以及脚上的两处膝盖都镶嵌了一种特殊晶石,恰恰就是当日被你轰碎的骨头部位!”天佑一边说着一边将洞虚眼察看到的图像信息传递给了楚星河。楚星河一看之下,果真,那欧阳荀的手肘关节和膝盖上都各自镶嵌了一颗晶石。仔细一看,那晶石之中均被附加了一种名为“破骨重生”的玄阵。

楚星河当下大骇,这“破骨重生”乃是《乾坤阵道》之中记载的初级玄阵,在玄界只有六至九星的高级阵道师才能够布置得来。换言之,这四颗镶嵌在欧阳荀骨头上的晶石都是极品晶石,每一颗在市场上都能卖出极高的价格,镶嵌在武器玄兵之上,能够令玄兵在战斗中折损后自动修复,锋利不钝!

没想到欧阳荀竟然在骨头上镶嵌了破骨重生晶石,难怪他能够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痊愈。只是要在人体内镶嵌晶石是一个非常凶险的手术,必须是精通光属性医疗玄功的大玄师方才能够办到。一个光属性大玄师,已经是声名远扬的一代医术大师,可遇而不可求,欧阳家如何能够请得到这样一位大人物替欧阳荀进行镶嵌手术?

一件又一件不可思议的真相令得楚星河更加地震惊。

“这还不是我所说的奇怪现象。”天佑忽然又道:“奇怪的是这欧阳荀的体内似乎蕴藏着一种奇怪的生命感应……在他的身体之中,似乎沉睡着一头凶猛野兽……没错,就是野兽!”

天佑肯定地说道:“他的身体之中居住着一头狂猛的野兽,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暴怒醒来……但是我的洞虚眼却无法看得更清楚了!真是奇怪,他明明就是一个人类,为什么会给我这种错觉呢?!”

“体内沉睡着一头野兽?”楚星河听得一惊,再回看欧阳荀击杀了黑金刚之后,脸上那种邪恶而残酷的表情,让人不寒而栗,确实有着与两个月前判若两人的巨大变化。

“地阶十级的黑金刚,本少爷只要稍微认真一些,你便连一招也抵挡不了!”欧阳荀击杀了黑金刚之后,摊开双手认真地打量着,满意地说道:“破骨重生晶石,果然给本少爷带来了更加强大的体格,如今的我已经将《推山手》修炼到了第七重,假以时日,待我修炼到第九重,只怕连父亲也未必会是我的对手了!”

一个全身包裹在黑袍之中的身影从一棵大树下闪了出来,一股黑气陡然化成一只手臂凌空拍向欧阳荀,悄无声息,犹如鬼魅。

“哼,是你啊!想试我的实力吗?”欧阳荀头也不回,却是神情自若地说道。身后那股黑气变化的手臂已经握拳轰到欧阳荀后背,这时候欧阳荀陡然身形一闪,原地留下一道残影,真身却是已经绕过黑气手臂飞奔向黑袍人,《推山手》猛然拍出,气势滔天。

黑袍人帽子底下发出一声冷哼,身上黑气大盛,瞬间在面前凝聚化形,变成八只粗大的黑气手臂,连成一堵黑墙,轻松挡住了欧阳荀的攻击。但是欧阳荀骤然全力爆发,竟是震得黑袍人连退几步,方才稳住了身形。

“黑水障臂,也不过如此!”欧阳荀收敛玄功,面朝黑袍人得意地说道。

“嘿嘿……”黑袍人没有说话,却是发出一连串阴森的冷笑,那尖锐的声音令人听着极不舒服。

“黑暗玄师柳习!”楚星河不由握紧了拳头,那黑袍人无疑就是欧阳家花大钱雇来的黑暗玄师柳习。

啪、啪、啪!

巨木林里突然响起一阵掌声,一道华服身影从另外一棵树下转了出来,却是欧阳庆。这欧阳庆脸上绽放着满意的笑容,对欧阳荀夸赞道:“荀儿,你的《推山手》进步如此神速,短短一个月时间就已经修炼到第七重,都已经快要赶得上为父的水属性玄功《皇极水母拳》了,连柳先生的黑水障臂都抵挡不住,真是好样的!”

“父亲,你怎么也来了?”欧阳荀迎上去,语气却是恭敬了许多,但是神情间那股倨傲仍然不减,说道:“这一个月来,我已经将《推山手》修炼至烂熟于胸了。那太宗院的选拔赛似乎就要开始了,也该结束修炼,回去准备参赛了吧!”

“嗯,为父知道你心急着要找那楚星河报仇雪恨,早已经替你报了名。家族的测试早在两个月前就通过了!”欧阳庆正色道:“以你如今的修为,即便那楚星河再厉害,也绝对不会是你的对手!到时候你便尽管痛下杀手,就算错手将他杀死,为父也有办法应付镇南王楚宗旭那个自以为是的家伙!”

“楚星河,你就给我等着吧,本少爷誓将你拆骨碎尸!”欧阳荀目光之中透出仇恨的杀意,咬牙切齿地说道,那张不算难看的脸陡然覆上一层邪气,几近扭曲。

楚星河看得心惊肉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