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嫁鲜妻:顾sir求勾搭
字体:16+-

第十四章 林思逸

第十四章 林思逸

乔溢刚刚不情不愿的被乔夕轰走了,现在屋子里就剩下乔夕一个人。乔夕一下子坐到**,呆呆的,有点蒙。刚才一切发生的太快。现在是什么情况?乔家老爷子让她明天就把她说的未婚夫找来,要不然她就要和顾屿风在一个月内结婚!乔夕想了一会儿,才发现现在是什么情况。

可是明天她还要上班啊,怎么给他找到人啊。现在已经这么晚了,乔夕在**翻来覆去睡不着觉。算了,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

乔夕把自己的手机拿了出来,在通话记录里翻了一会儿,找到一个号码,拨了过去,不知道他现在在美国还是在中国。

电话只响了一声那边就接通了。

“喂,你好。”那边传来一个温润如阳光但又带着一丝慵懒的声音。

“嗯…..我是乔夕。”乔夕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听他的声音应该是在睡觉。

“嗯?”那边的人听见乔夕的声音后突然精神起来了,好像没预料到乔夕能给他打电话。

乔夕通过电话听到沙沙的声音,好像是那边原来实在躺着,听到乔夕的声音突然坐了起来。

“乔夕?怎么了?”林思逸特别了解乔夕,一般不是有事不会给他打电话,即使他还有这点期望,希望这次是想他了才给他打的电话。

“那个..我有点事跟你说。”乔夕犹豫的说道。

“.….好吧,什么事?”看来还是他期望过多了。

“那个……你现在在美国?”乔夕问道,因为他可能是在美国,美国现在可能是白天。但是如果他在美国她就完了。

“我在j市。”林思逸回到。

“太好了,我也在j市。”乔夕开心的说道。

她当然在j市。他是看乔夕回来,他才回来的。林思逸早就知道乔夕在j市,但他还要装不知道,不能让乔夕发现他知道她回来了。

“嗯?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林思逸装假意的问道。

“我也是刚回来。”乔夕回答道。

“你呢?”乔夕觉得自己一直都对他关注太少,貌似自己都不知道他回国的事。

“我也是最近。”

“那……你明天有事吗?我有点事想跟你说。”乔夕问道。

“没有啊。我刚到j市还在倒时差。明天什么事都没有。”林思逸淡淡的说道。

“嗯,行,明天我下班就去你公司楼下的那家咖啡馆等你。”乔夕直截了当的说道。

“好的,你到了给我打电话吧。”林思逸说道。

“嗯,就这么定了。”乔夕爽朗的说道。

乔夕挂了电话,感觉到一身轻松,真是老天助她啊!林思逸居然在j市。乔夕抱着被子,一脸轻松的睡了过去。

而一旁刚刚挂电话的林思逸,又拿出了电话打了电话。

“明天下午和晚上的行程取消。”

“可是总裁明天下午的是国际会议啊,已经在俩周前就约好了,突然间取消不太好吧。”那边传

来娇弱的女声。

“取消。”林思逸不愿意多说一句。

“好的我知道了。”那边妥协。

挂了电话,林思逸又重新躺回了**,想着自己在乔夕回来后自己就回来了,就是怕她有些事找他的时候他不在,但也是想想,没想到她找自己还真的有事。林思逸在**想着,翻来覆去睡不着觉,最后直接就坐了起来,看公司的资料。

第二天乔夕上班,看见了昨天自己被锁在办公室包,包里还有没有看完的优盘,乔夕从慢慢的坐下继续看昨天没看完的资料。

今天她要好好的把这些资料都看完,今天可不能加班,下了班还要去找林思逸,说说怎么冒充她未婚夫的事呢。乔夕总感觉不对,她是不是忘了什么事?乔夕仔细回想一下昨天的事,对了!她昨天答应了安穗,安穗要让乔夕下班去找她。都怪乔老爷子,非要这么快结婚,她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打的她只忙着找未婚夫了,都忘了还有这一档子事。

怎么办啊!乔夕一直把资料向下拉,她都没有心思看这资料了。都是下班点,今天就放安穗一次鸽子吧。她也没有办法,毕竟眼前的事更着急啊。

这么想着,乔夕也就能专心看资料了。现在真是一件事接着一件事,乔夕刚看了几分钟的资料,就听同事和她说有人来找她,乔夕走出办公室,看到了来回转悠的孟芊芊。孟芊芊看见乔夕过来了,也走过去,简单的说了句中午要和她一起吃饭,就走了。

乔夕看着就说一句话就走的孟芊芊,虽然这不是她风格,但是现在抓离职抓的特别严,能来说一句话就不错了。

乔夕特别理解孟芊芊,她一定是想问问她和顾屿风的关系,但还好,她还没有说出去,孟芊芊知道什么不该说什么该说。

乔夕坐下,这回真的没有人再来打扰她了,她也开始专心看资料。

这份资料还是上次看的那个农民工打架斗殴最后坠楼身亡的案子,这个案子还没有完结,一直在打官司,工地那边有人脉,请了厉害的律师。而农民工这边貌似也拼了,集体出钱也请了个不错的律师,力争自己的权利。

乔夕明白为什么徐唯给自己一个没有完结的案子,虽然这个案子最后警方定了结果,但是法院还没有,也就说这个案子还有转机,徐唯把这个乔夕看估计是自己也看出什么不对的地方,如果乔夕提出来,就正式把这个案子转到乔夕手下。让乔夕着手调查,看看最后结果满意不满意就能知道乔夕的底子了。

徐唯也是自己半个上司,上司考察自己,乔夕一定要顺利完成任务。乔夕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开始专心的整理案件的疑点。

首先是这俩个农民有过打架斗殴的经历但是二人险些掉下,并没有掉下去。乔夕开始分析这二人的心里,一般这种情况发生后,这二人心里大概就会产生俩种心态,第一不要命也要拼个你死我活,第二就是在打架也不能在工作的时候打架,珍惜生命。

但是根据结果来看,这二人死于第二次的打架斗殴,就是说二人是第一种心态。不要命也要拼个你死我活

农民工来城里打工不容易,一般都是家里很穷的,或者家里没有劳动力的。乔夕打开这二人的资料,一个比一个惨。有一个是至今还没有娶到老婆,全家里有父母还有几个妹妹都靠着这个人养着。这样的人应该十分惜命才对,家里就这么一个人出去赚钱,要是没有他的话全家都会饿死。

另一个比这个人稍微好点,另一个人虽然结婚了,但另一个人的老婆有病了,也赚不了钱,家里还有女儿和母亲,女儿上学的钱,还有给老婆治病的钱都要他一个人赚。俩个人都是家里的顶梁柱,应该不会那自己的身体开玩笑。更何况已经有了第一次打架斗殴差点没了性命为经验,怎么会再一次的在工作的时候吵架呢?

这个就是这个案件的最大疑点。除了这个疑点之外还有大大小小很多疑点。

乔夕一一的把疑点整理出来写成文件的形式,给徐唯发了过去。

乔夕朝徐唯的座位上看了看,徐唯也正在看资料,估计等一会他就能看见自己的资料了吧。

乔夕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十二点了,自己以看资料时间久过的飞快。乔夕朝门口看了看,孟芊芊转悠的身影再次出现到她眼前。

乔夕收拾收拾自己的东西走了出去。

食堂,乔夕对面坐着孟芊芊,孟芊芊朝乔夕投来了十二分八卦的眼神。乔夕也对着孟芊芊的眼神,默默地不说话。

“你和顾警监什么关系?”孟芊芊最终还是忍不住了。

“我说没有关系,你信吗?”现在他们的确是什么关系都没有。要是有关系的话也只能是上下属的关系。

“不信。”孟芊芊十分怀疑的看着乔夕。

乔夕一猜孟芊芊就不信,只好换个说法。

“我们家长辈和他们家长辈交好。所以昨天我给爸打电话,我爸才让他过来接我的。”乔夕淡淡的说道,她可没有撒谎。事情的确是这样的,乔夕给了孟芊芊一个坚定的眼神。

“原来如此啊!我说呢!要是你俩有什么关系的话,我昨天跟你讲了那么多顾警监的八卦,你为什么一点表情都没有呢!”孟芊芊点了点头像是同意了乔夕的话。

“嗯。的确是没有什么关系。都是长辈们的事。还请你保密。”乔夕也顺着孟芊芊的话说。

“放心,我虽然很八卦,但我还是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是我朋友,我一定不会说出去的。”孟芊芊拍了拍自己的胸膛,十分仗义。

“别拍了,本来就没有,再拍就陷进去了。”突然从乔夕身后传来一个男声。

乔夕见自己身后有声音传来就回头看了看,将近一米九的身高,十分英俊的面容。

男神啊!乔夕脑海中突然炸出了这三个字。乔夕还在沉浸在男神的光环里。那边被损的孟芊芊不愿意了。

“你说谁平胸呢!”孟芊芊立刻声音高了八度。

然而金坤不理孟芊芊的嚷嚷,把眼神转到了乔夕身上。

“美女。你好啊。”

今天生病了,明天再改文~收藏收藏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