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执行官
字体:16+-

炼狱之花

炼狱之花

基本上, 宋隐从不觉得自己是一个遵纪守法的“炼狱好公民”。但是有一个规定, 他一直都在默默地遵守——不能接近、更不能走进黑铁栏杆之外的那片茫茫大雾。

而这应该感谢他之前为了克服恐惧而做的恐怖片特训。无论是《寂静岭》还是《迷雾》,隐藏在浓雾中的妖魔鬼怪实在太多。光是简单想象就令人头皮发麻,根本不会产生一探究竟的作死欲望。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 他万万没有想到, 有朝一日自己居然会毫无防备地暴露在浓雾之中。

“怎么回事?”他不安地打量着四周, 试图寻找沙弗莱那座大宅的踪影。

还是将他紧紧搂住的男人给出了回答:“是沙弗莱把我们踢出来了。”

几乎就在同一时刻, 宋隐发现不远处蜷缩着两个人——一个是秘银;而另一个将秘银紧紧搂住的人,已经用行动证明了自己的真实身份。

“所以最后回到现实、进入沙弗莱身体里的人是辅佐官……”宋隐小声地做出推断:“而一旦辅佐官在人间苏醒过来,我们就会被他的意识所吞没。所以沙弗莱才会将我们从安全屋里踢出来。可是这样一来,沙弗莱他自己岂不是……”

“他就丧失了对于□□的所有权。”这一次,回答他的人是亚历山大, “换句话说,他不再是噩梦执行官,也没有办法再在炼狱里待下去。”

那岂不是要去机场?!宋隐心里咯噔一下, 还没来得及再将目光转向沙弗莱那边,就先听见了一阵撕心裂肺的咆哮。

“为什么——!!”

雌雄莫辨的美丽青年此刻却狰狞如同恶鬼一般。紧紧揪住对方衣领的双手,拧成了一团青白,关节吱嘎作响。

“谁他妈的要你做这种事了?!谁他妈的要你做这种狗屁的自我牺牲?你以为你自己是谁?谁稀罕你这样做?你以为这样我就能一辈子记着你了吗?!”

秘银以咄咄逼人的气势一口气爆发出无数反问。然而他的眼神与表情, 却又将内心的无助与慌张暴露得淋漓尽致。

在一边旁观的三人没办法回应他绝望的追问。而唯一能够给出答案的那个人, 却带着令人无法理解的微笑。

“不,你不需要记得我。明天这个时候, 你就会把我忘得一干二净——而那正是我所需要的。”

沙弗莱的声音依旧从容, 仿佛迄今为止所发生的一切, 早就已经在他的预见之中。

“可是你也别太过自负了,我做这些事的初衷并不是为了你。将小浩送去人间,只是时间和操作上的问题。而推迟或者提早,对我而言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差别。”

“你撒谎!”秘银还在嘶哑地控诉着:“那你为什么还不让我离开?你就是在利用你自己伤害我!惩罚我!现在你满意了?!你开心了?!”

“嗯,我很开心啊。”

沙弗莱以近乎于残忍的温柔语气,继续对着秘银悄声慢语:“如果你不是那个愿意为了家人无条件付出一切的秘银,或许我从一开始就不会对你多看一眼……我后来仔细想了想,在拥有一个令我失望的你、和怀着对你的爱意离开之间,似乎还是后者更加吸引我一些。”

说到这里,他停顿下来,故意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真是无奈啊……无论再怎么努力,都不可能成为你真正的家人。那不如就这样吧,反正从明天开始,炼狱对我而言也没什么特别的趣味了。”

“你这个……疯子…知不知道你害了多少人…”

秘银再没能够说出什么完整的语句了,他依旧死死地揪着沙弗莱的衣领,却再掩饰不住感情的流露。泪水一串串地从他近乎于完美的脸颊上滑落,跌落在茫茫的雾气之中。

这一刻他后悔了吗?抑或正是因为无法后悔,反而体会到了更加深刻的悲伤?

宋隐揣摩不出秘银此刻的确切心态,却也能够体味到那种近乎于绝望的灰暗感情。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听见茫茫浓雾的远处,忽然传来了什么奇怪的声音。

“嗒、嗒、嗒”——像是机械而呆板的脚步声,缓慢、均匀,仿佛走路的人丝毫不带有任何人类的情感。

一种毫无依据、却又十分强烈的恐惧感瞬间揪紧了宋隐的心脏。那是一种极为离奇的体验,就好像他已经预料到了,即将穿过浓雾走出来的,必定是这个世界上最最糟糕的存在。

他怀着近乎于求助的心态转头看着身旁的齐征南,却发现齐征南的表情竟然也是前所未有的凝重——没错,不是惊恐、也不是厌憎,而是凝重。

不知什么时候,亚历山大已经悄然消失在了在浓雾之中。余下秘银与沙弗莱依旧沉浸在灰暗的情绪里,对于即将到来的一切毫无所知。

那呆板的脚步声近了、更近了。宋隐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慢慢从那一片灰茫茫的大雾里看出了几个异常高大的白色轮廓。

“天哪……”

那是一群接近两层楼高度的瘦削怪人,全都身穿着白色长罩袍,只露出一双高跷似的双足。宋隐看不清楚它们的面孔,因为所有白衣人都戴着白色兜帽,而兜帽的下面是一模一样的白银面具,向前突出形成一个尖锐弯曲的鸟喙。

这群诡异的白衣人,迈着木然的脚步,列队来到他们面前,齐刷刷停了下来。然后,它们从宽大的罩袍下面伸出了细长干枯的手指,一个接着一个的,指向了沙弗莱。

“时间到了。”

经历过类似状况的齐征南已然读懂了一切:“沙弗莱,你已经做出了自己的选择。现在,是时候为你犯下的罪而付出代价了。”

“当然。”

沙弗莱对此早有准备,十分平静地准备起身。然而秘银却依旧死死地拽着他,力气之大,甚至连衣料都发出了令人担忧的撕裂声。

无法行动的沙弗莱低头看向秘银,碧绿的眼眸里满满的,全都是再无保留的爱意。

然后他伸手,轻轻覆盖在秘银的前额上。

“睡吧,愿你能够有一个美梦。”

几乎是话音刚落,秘银一下子闭上了眼睛,身体瘫软着,恰好落入了沙弗莱怀中。

沙弗莱将他小心翼翼地抱起,交给宋隐搀扶。

“再见了小表弟。之前一时冲动怼了你,真是对不起。”

他冲着宋隐点了点头,又转向齐征南:“替我送秘银一程,拜托你们了。”

有那么一瞬间,宋隐是真觉得自己要流泪了——尽管他知道沙弗莱是一个以一己之私危害到许多无辜者性命的大罪人,或许直到这一刻都不曾真正为自己所犯下的罪恶忏悔。但是情感有时并不受理性的控制,即便能克制它的流露,却无法掐灭它的产生。

而令宋隐感到意外的是,并不只有他一个人产生了这种矛盾的情感。

“你可以在机场寻人处等他。”

齐征南忽然如此说道:“当然,要在你彻底赎清自己的罪孽之后。”

“……”沙弗莱微微一愣,紧接着却又苦笑起来:“那样的话,恐怕就应该要问问他愿不愿意等我了。”

说完这句话,他最后一次将目光投向陷于沉睡之中的秘银,然后转身,快步朝着那群诡异肃杀的白鸽人走去。

在确认接收到囚犯之后,白鸽人将沙弗莱围住,然后重新迈开缓慢而呆板的脚步,就像来时那样消失在了茫茫大雾之中。

这之后长达数分钟的时间,无论宋隐还是齐征南,都没有再说什么。苦涩充盈着他们的口腔和心灵,久久无法散去。

“无论再怎么华丽的花朵,都只连着一根细细的茎干。只要咔嚓一刀剪下,所有的生机与热闹,都戛然而止。余下的只不过是美丽的假象而已——我觉得这句话用在沙弗莱的身上还挺合适的。有钱有势如鱼得水的那么一个人,与这个世界的联系偏偏只剩下了那么细细的一根纽带。也许这就是所谓的造化弄人吧。”

刚才消失得无影无踪的亚历山大,不知道又从哪个角落里钻了出来,一脸遗憾地看着昏睡中的秘银。

“你居然还有胆子回来。”齐征南冷眼看着他,“知不知道你犯的罪足够被踢去机场的?”

“冤枉啊大人。”

亚历山大依旧一副置身事外般的戏谑神态,令人捉摸不透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没错,我的确和外头那些糟糕的组织有些联系,可我真的只是一个小小的快递员而已。老沙这件事,就算我不来,也一样会有别人传递这个消息。何况我还可以帮他完成一个心愿。再说了,两国相战尚且不斩来使,我想阿克夏应该也不会难为我这个跑腿赚钱儿辛苦钱的小小卒子。”

“你恐怕不是一个小卒子这么简单吧?”这次说话的人换成了宋隐,“你和林老师是什么关系,你难道不想跟我们坦白一下吗?”

“我不明白你们在说些什么。”

亚历山大的眼角**了一下,依旧稳住了表情:“我有认识过那种人吗?”

宋隐倒不介意帮他“恢复”一下记忆:“林老师,我小时候唯一见过的外人。我爸妈是你帮着逃跑的,而他们必须隐居起来避免与外界的接触。那么合理推测一下,这个林老师说不定就是你委托来帮助他们与外界联系的那个线人——就像你现在在炼狱里所从事的职业这样。”

“别这么说啊。你这么一说,搞得你爸妈离开了炼狱却又好像生活在另一个炼狱里面似的。”亚历山大狡猾地避开了正面回答。

但是同样对于“狡猾”很有心得的宋隐,并没有放过追问:“林老师就是西西弗斯的人吧?我被影子执行官意外抓走的时候,曾经听见过拐杖点地和游乐园里的歌声,当时我还以为那只是自己的幻觉……现在想起来,应该就是你将我失踪的消息告诉了林老师,让她将我送回了炼狱。

“后来,我和南哥又进了退役执行官凝灰为伙伴复仇的那个副本。在凝灰的记忆里也有一位女性心理咨询师。虽然被扭曲成了乐高玩偶的造型,可我记得很清楚,她办公室内的陈设与林老师的一模一样……所以,诱导了凝灰、将吐真兽种在他身体里的人,应该也是她。

“还有之前,林老师来病房里探望过我,她在我的床头放了本《月亮和六个便士》。而前天我在你的灯塔里也见到了一模一样的书,就在你最喜欢的书架上,紧挨着那本监狱的诞生。

“……当然,书本或许只是一个巧合。不过可疑的事还远远不止这些。当初老沙带着我去游乐园,怎么偏偏那么‘巧’就遇到了你。还有重要的一点——你亲口和我说过,你的妈妈是一位心理学专家。不如干脆地承认吧,她就是林老师!”

令人费解的一幕出现了——宋隐每说一段话,亚历山大脸上的笑容就僵硬一分,就好像有一层假面具正在慢慢崩裂。

“《月亮和六个便士》吗?她还真是懂得应该挑选什么书呢。”

他吃吃地笑了起来,仿佛听见了一个低俗的笑话。过了一阵子才重新看向宋隐。

“对了,你知道她的腿为什么会瘸吗?”他自问自答,“因为就是她亲自开车撞的你啊,她就是这么喜欢亲力亲为、把握一切的人。”

宋隐对此倒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直觉追问:“是你指使她这么干的?”

“如果我要这么做,当初又为什么要帮你爸他们离开炼狱?”

亚历山大勉强保持着笑容,可是脸色已经隐约泛出一点狰狞的青光:“说实话,当初知道你也跑到炼狱里来了……我就头痛。”

说到这里他深吸一口气,用力后仰直起了身子,像是跳出了什么极为糟糕的状态。

“不和你们废话了。”他冲着宋隐挥了挥手:“都散了吧,接下来有好一阵子要忙呢。”

“你不能走。”齐征南将他拦住,“事到如今,你还能躲到哪里去?”

“欸,大家兄弟一场,有话好好说。”

亚历山大象征性后退两步,举起双手表示自己毫无敌意:“虽然我不一定打得过你,但如果我真想走,你们两个也未必能拦得住我。要试试吗?还是留点精力准备对付真正的敌人?”

沙弗莱正式下线,接受处罚。接下来就要推进轮到亚历山大的部分了。

林老师=亚历山大妈妈这个点很多同学都猜到了

写这一章的时候,我想起了微博上的一个视觉错觉实验——将同样灰度的两块灰色,一块放在黑背景上、另一块放在白背景上。前者看上去比后者白很多。

同样的一个人、做出同样的行为,在不同的背景下、在不同观众的不同评判角度之下,也会产生差异很大的观感。我对这种错觉很着迷,也试图在沙弗莱和亚历山大的身上制造出这种错觉。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晓之、梔香烏龍茶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拂衣、西泡泡、光年、咪啪~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