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执行官
字体:16+-

人间烟火

人间烟火

大年三十下午, 两点半, 郁孤台总部的活动室内。

眼看着轮到他们大显身手还需要好一阵子,齐征南向宋隐发出了邀请:“闷在屋子里太无聊了,不如我们出去走走?”

“出去?去哪儿?”宋隐不太明白他的确切意思:“去花园赏雪?”

齐征南偏偏卖起了关子:“出去你就知道了——来不来?”

来啊, 肯定来。毕竟宋隐最喜欢的就是和南哥抬杠了。于是两个人悄悄地起身走向玄关, 依旧把厚重的棉服穿在身上, 推门而出。

四舍五入, 这场年末的大雪已经豪下了十五六个小时,却依旧没有半点儿偃旗息鼓的迹象。天色甚至比刚才还更加深暗了几度,仿佛大年三十的夜晚已经提早到来。

庭院里的积雪已经轻松没过了脚踝,四面八方全都是扑簌簌雪片落下的轻响。偶尔还能够听见一两声树枝被积雪压断时发出的咔嚓声,反倒显得空气格外静谧。

尽管两个人都有手套, 可齐征南还是牵着宋隐的右手放进了自己大衣的口袋里。在他们彼此绞缠的手指上,价值悬殊、却又同样贵重的戒指已经被同化到了相同的体温。

好在没有风,户外的冷尚且处于能够被接受的程度。他们互相依偎着, 穿过池塘上的回廊。

在表面结冰的池水下面,几条锦鲤正试图啖食那些落在冰面上的紫藤花瓣,这吸引他们驻足观看了一会儿。紧接着,齐征南又领着人沿来时的道路逆行, 不一会儿面前就出现了一座精雕细刻的中式影壁。

绕过影壁便是这座中式宅院的朱漆正门, 两侧游墙环抱、门上覆着积雪斑驳的屋檐,檐角下垂挂着一对喜气的大红灯笼。

“我们要出门去?”宋隐读懂了齐征南的意思, 却又卡在了思维定式里:“可门外不是只有大雾、而且还很危险吗?”

“你说的那是执行官的安全屋外。”齐征南纠正他, “至于这里嘛……敢不敢自己出去看看?”

看看就看看, 难道还怕齐征南做出什么害他的事来吗?宋隐一撇嘴角,把手从齐征南的口袋里抽出来,迈上两级台阶,一把抽掉长长的门栓,将高大又沉重的桐木门板推开了一道缝隙。

只听“呜”地一声寒风呼啸,一大股鹅毛雪花迎面扑来。宋隐的鼻子一阵发酸,他默默回过头,把脸按在齐征南厚实的胸肌上暖了一暖,然后才重新向外望去。

门外没有大雾,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条宽敞整洁的小巷。地面上铺着厚厚的雪毯,笔笔直延伸向目力所能及的最远处。

巷子里的雪还是有颜色的——小巷的左右两边,每隔几十米就高悬着一对大红灯笼,将洁白雪地映得一片通红。

不,那并不仅仅只是灯笼而已。

宋隐很快意识到,那些灯笼所在的位置,应该是一座又一座的宅邸,每一座都和他们背后的宅院一样,是属于其他战队的私有产业。

无数的宅邸鳞次栉比,阡陌纵横之间交织出了一座白墙黛瓦、古色古香的小小城镇。

“不想再走远一点看看?”齐征南轻轻推了宋隐一把,“外头还有很多热闹可以看。”

一听有热闹,宋隐怎么舍得放过。倒过来扯着齐征南的衣袖就往外头走。

两个人踩着嘎吱咯吱的积雪,沿小巷往前走。很快就路过了那几座高挂着灯笼的宅邸——有一些大门紧闭,只在台阶下落了一堆鞭炮红纸,空气中残留着一丝火..药味。可也有几扇门户热情地敞开着,还隐隐约约可以听见说笑声,从庭院深处传出来。

他们又往前走了十来步,只见右前方高大的徽派白墙上方,冉冉升起了五六盏硕大的孔明灯。他们加快了脚步,朝着灯笼升起的方向赶去。

拐过几道弯,小巷变成了宽阔的大路,身边也开始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同行者。

最后爬上一个陡坡,宋隐的眼前顿时豁然开阔——前方是一座半大不小的广场,中央是一个结了冰的大池塘。此时此刻,广场上聚集了好多好多的人,放孔明灯、放烟火,溜冰的、打雪仗的、堆雪人的,甚至还有纯属业余的舞龙表演,技艺不精,倒像是一条喝醉了酒、歪七扭八的大蚯蚓。

在纷飞连天的大雪里,很难细细辨别出这些人的面容乃至性别与年龄,但是这些也根本就不再重要——这一刻,所有的面孔都是开心而忘忧的,它可以是任何人、也应该是任何人。

在这并非人间的炼狱深处,永远不会缺少刺激和猎奇的景象,反倒是这些平凡朴素的人间烟火,更加令人着迷,甚至挪不开眼睛。

两个人牵着手,沿广场边缘慢慢走动着。因为不想被人认出来,所以与人群保持着一定的安全距离。

当走到一堆燃放烟花的人群附近时,宋隐停下来默默观赏了一阵子。虽然他并没有多说什么,但是一双眸子里面却亮晶晶的,填满了五光十色。

“你想要这个?”

齐征南忽然从厚实的棉服中掏出了一个长长的纸盒,递了过来。

“什么?”宋隐接过来打开,发现里面放着一排烟花棒,“哈?我没看错吧?仙女棒?”

“你不是嘀咕着说想要放焰火的吗?”

齐征南一副勉为其难的神色:“炼狱里不出售礼..花弹,在庭院里放烟花又不太安全……还是说你想抱着一堆烟花炮仗过来,享受在这里被别人围观的感觉?”

“我也没说仙女棒不好啊。”

宋隐笑了笑,左右扭头看了看,拉着齐征南坐到了避风处角落里的长椅上。然后,他从盒子里抽出了两支烟花棒,将其中一根塞到了齐征南的手上。

“喏,你送我的啊,你得陪着我放。”

“……”齐征南有点无语,但还是接了过来。

“火。”宋隐把棒尖怼了过来,“快点。”

齐征南无声一笑,将两根烟花棒头凑在一起,打了一个响指,只见金光迸起,灿烂的冷焰火立刻燃烧起来。

“哇哦~~”宋隐孩子气地晃动着手里的“仙女棒”,傻乎乎地哼唱起了机器猫的主题曲。

齐征南也不去揶揄取笑他,只舒展着身体,仰靠在长椅上,安静地聆听。

过了不一会儿,他就感觉到一个脑袋靠了过来,依偎在了他的肩窝上。

“……小时候,我只在故事书里看见过烟花和炮仗。书上说,过年的时候,人们会点燃炮仗驱赶年兽。于是我缠着爸妈也要买烟花。我爸费了很大的劲儿才给我搞回了一盒仙女棒。可我不满意,哭着闹着要那种‘又亮又高又响’的。我妈很为难,说‘不行呀,这样就会有人知道我们住在这里,然后小隐就又得搬家了哟。’——我不喜欢搬家,所以打那以后就再没提过放烟花爆竹的事儿。”

说到这里,宋隐将手上的烟花画了几个圈,是一个心碎的图案。

“后来,我跟着你搬到了大城市,那里是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烟花大会我们倒是一起看了好几次,可直到见过了大场面我才知道,自己心里真正想要的,还是这种近在眼前的、能够拿在手心里的小烟花……”

“那现在你的愿望实现了吗?”齐征南明知故问,顺便默默搂住了他的肩膀。

“当然实现了啊,就是怪怪的。”宋隐笑了几声,“两个大老爷们儿,裹得跟两头熊似地坐在雪里,玩着人家小仙女才玩的仙女棒,是不是有点傻?”

“傻什么?想要就去做。”

齐征南手上的仙女棒已经燃尽了。他将棒子扔掉,腾出手来拈住了宋隐的下颌。

先是冰冷的鼻尖碰在了一起,接着是嘴里呼出的白汽彼此交融,再接下来的亲吻,完全是水到渠成。

天色已经完全阴暗下来。偌大的广场之上,只有远处的一片孔明灯、以及烟火们五光十色的照耀。

在没有人留意的昏暗角落里,炼狱里最著名的执行官之一,正与他的恋人深情拥吻,任由扑簌簌的大雪落在他们的身上,让他们瞬间白头。

美好的时光终归是短暂的。不过对于今晚而言,每一段短暂的时光都非常美好。

所以,当齐征南收到催促他俩回去烧菜的消息时,宋隐并没有抱怨二人世界这么快就结束,反而主动拉着恋人,沿来时的道路快步往回走。

也就是这时宋隐才发现,他们来时一路上坡,如今已经站在了一座小山丘的顶部——走到山丘边缘放眼望去,茫茫大雪之中,一座银装素裹的小城镇赫然尽收眼底。

黑色如同鸦翅一般的飞檐,还有高高耸立的马头墙连成一片。白墙和堆雪的街巷如同水墨画卷里的大片留白。至于那些浓绿的树、斑斓的花朵,全都在黑夜中沉淀成了深浅不一的灰色。唯有那万家灯火,星罗棋布一般,晕染出一片人间团圆的安乐场面。

“走吧,回去。”

宋隐牵着齐征南的手,迈着轻快的脚步朝着灯火深处走去。

在那里,有一群人正在等待着他们归来,大显身手。

———

傍晚五点十分,雪依旧在下,天色已经漆黑如同深夜。远处不时传来一两阵爆竹的声响,隐约伴随着欢呼和嬉闹。

与厨房相距不远的餐厅里,年夜饭的香气四溢。七位炼狱执行官与六位辅佐官,一共十一人一猫一机器人,围坐在郁孤台战队“祖传”的大圆桌前,迎来了年三十晚上气氛的最**。

精心准备了一个下午的各种菜肴被陆陆续续地端了上来,每个人都得意洋洋地阐述着自己的创作思路与烹饪心得。

鼠兔和雪雀极力推荐他们创作的“虾酱芥蓝炒一切”——据说灵感来源于他们每天都吃不完的剩菜和啮齿类动物咀嚼根茎植物的爽脆感觉。

好男人野牛是个喜欢“同类相残”的重口味,准备的两道菜全都和牛有关系。

真赭和他的机器人辅佐官显然把厨房当做了实验室,研究出来的所谓“分子料理”,除了外观不明觉厉之外,口感基本上就是一团浆糊。

秘银与她的辅佐官准备的甜点还没到品尝的时候,但是光看样子就足够让人食指大动。

至于沙弗莱,没有人看见他在厨房里捣鼓了一些什么。但他是外来的宾客,除了秘银之外,也没谁会真正介意这家伙是不是破坏了郁孤台一贯以来“年夜饭必须亲手准备”的规则。

最后终于说到齐征南跟宋隐这一对了——去年齐征南的那口泡面大锅果然槽点满满。好在今年他带来了一个强有力的外援。

宋隐提前准备好的星洲咖喱虾获得了所有人一致的好评。新鲜出锅的毛血旺也**了几个不吃辣和血豆腐的,试探着将筷子伸进了红油里。

不过最受欢迎的还是直接在饭桌上烹饪的寿喜锅——特大号的电磁炉被烧热了,大块黄油在锅底打着转儿,化成吱吱作响的油脂。在众人期待的目光里,宋隐夹起切成菱形的大葱段和洋葱圈,轻轻拨弄,特殊的香气顿时飘散起来。

牛肉片是齐征南重金从商城里买来的顶级货,红白相间的大理石纹路更像艺术品。不过大家显然更加中意它被牛油加热炙烤之后的模样。

轮到事先准备好的那锅海鲜味淋高汤登场了。琥珀色清澈的汤汁浇上去的一瞬间,白色水汽腾空而起,像是一场带着肉香的白日烟火。

还没等众人匆忙咽下口水,宋隐动作熟练地将半熟的牛肉赶到一旁,再挨个儿放入金针菇、煎豆腐、圆白菜和芋结,在锅子的中央位置点上一簇茼蒿。最后盖上玻璃锅盖。

“等汤滚一滚,开盖就能吃了。”他为自己的作品做总结,“谁要生鸡蛋?”

围坐成一圈的人左顾右盼了一阵子,然后陆陆续续全都举起了手。

“那谁要香菜?”他继续问。

所有的手又全都放了下去。

郁孤台战队,果然是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啊。

郁孤台又名“不吃香菜”战队。全员讨厌香菜。

——

最近几章有点偏重感情和日常,写的时候也有点矛盾。一方面是想要突出最终决战前的平静以及郁孤台战队的美好。另一面又担心一篇以剧情为侧重的故事,用几章来写感情和日常有点浪费。但是这样的文以后应该都很难有机会再写了,所以把心一横,还是尽可能地把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都表达出来。希望少留一点遗憾~~

————

最近在纠结新文题材,在微博上搞了调查,发现支持古代abo的和现代娱乐圈的势均力敌。

简单介绍一下这两篇文的大致想法

古代abo:修仙背景,攻A一直想将受B转化为O,奈何狡猾的B各种计谋脱身。会有一些二设和私设,比如不存在ABO社会、A和O是修真人体改造,本质都是普通人类。

关于生子情节,我本人并不热衷。(我的心愿是天下产妇无痛分娩,所以不会让角色无辜受罪,要生也是修真的生法。想看受大肚子带球跑绝对没有)

————

现代娱乐圈:影帝陆离有一栋神秘的小楼,那是他收藏星星的匣子

那些不太亮的、受过伤的、不被爱的小星星们,静悄悄待在匣子里,酝酿、休养、成长……

等到时机成熟,他们就会重新振作、越飞越高,回到天上闪闪发亮。

————

这两篇都有头绪,应该是都会写,反正就是先后问题。感兴趣的可以顺手预收一下(这个不强求,因为我大概率大脑塞车,也不一定会按照收藏数来决定先后顺序)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晓之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梔香烏龍茶、鸡汁儿味的荷、咪啪~、草木青、琴心初霁、光年、顾清明、犬夜叉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袖中广寒 18瓶;晓之、冷场王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