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执行官
字体:16+-

来自旧日的家书

来自旧日的家书

既然齐征南发出了邀请, 宋隐当然不会放弃这个大好的机会。

他立刻决定以最快的速度洗个战斗澡提提神, 然后从商城里叫上一大堆的外卖,窝在房间里观看郁孤台的副本直播。

然而这个计划才刚执行到第一步,就被宋隐自己给打乱了。

原因倒也非常简单——就在伸手往衣橱里掏换洗衣服的时候, 宋隐摸到了那一小管带着淡淡植物清香的**。

死藤水啊……宋隐陡然回想起了这玩意儿的来历。亚历山大说什么来着?用这玩意儿可以打开上了锁的门。

这么说起来, 齐征南家里的门是齐征南自行锁定的, 这说明他是主动想要放下那段不堪回首的记忆。

而宋隐自己安全屋里的那扇门, 才是货真价实地打不开。再联系昨天齐征南诉说的那一番往事,宋隐忽然有点心动起来。

要不要打开门看一看?

他忽然觉得那扇门变成了潘多拉的魔盒。明明知道里头藏匿着的东西或许不好,但他就是忍不住那只犯贱的手。

本着“大不了向齐征南学习,看过之后重新锁上”的大无畏精神,宋隐蹑手蹑脚地关好了卧室的门, 然后将装有“死藤水”的小试管捏在手心里,鬼鬼祟祟地朝着浴室走去。

放水,不能太多也不能太少。然后将试管中的那点死藤水全都倒进浴缸里, 充分搅拌。

做完准备工作之后,宋隐跑出去接了一杯清水。几分钟后他端着水回来,浴室里的景象简直令他大吃一惊。

水汽氤氲的浴室里,充满了徐徐袅袅的植物清香。浴缸的水面上, 竟然盛开出了十几朵类似莲花的黑色花朵。

如果说直到刚才, 宋隐依旧对于“死藤水”存有疑虑的话,那么从这一刻开始, 他的疑惑就迅速被惊讶和期待所替代了。

将清水放在浴缸边沿, 宋隐脱光衣物迈进了宛如池塘一般的浴缸。场景其实挺美丽, 但他忍住了想要拍几张照片发到网上去的念头,做了几个深呼吸,一点一点地靠坐浸入水中。

水温不冷不热十分舒适,盛开的死藤花似乎也没有对水质产生什么不良影响。宋隐一边慢慢地继续着深呼吸,一边放松身体,寻找到最为舒适、同时也相对安全的位置。

此时距离宋隐起床还不到一个小时,他的头脑完全清醒并且神采奕奕。然而仅仅过了十多秒钟,一股倦意就铺天盖地而来,没有任何缓冲与适应的过程,一下子将他卷入到了浑浊的昏睡当中。

这是一个非常奇怪的状态——宋隐觉得自己的肉体已经沉睡,可心灵却十分清醒。他感觉到了上眼皮压在下眼睑上的重量,却依旧能够看得见眼前的景象。

不,那恐怕已经不是肉眼所能见到的世界了——因为宋隐看见,浴缸水面上的那些死藤花竟然一朵接着一朵地飘浮上升,像黑色的水母一般,蠕动着花瓣,在空气中上下飞舞起来。

宋隐一时间看得出了神,等重新反应过来的时候,整个浴室里已经飞满了死藤花。它们在空中慢悠悠地旋转,又像鱼群那样朝着门的方向游动,用长长的花瓣敲打着门板。

宋隐立刻走出了浴缸,过去将门打开。那一大群死藤花旋即蜂拥而出,闯入了与浴室相连的卧室。

宋隐光着身子跟随群花走进卧室,又在花朵的引导下进入了走廊。

在走廊的尽头,那扇紧闭着的木门,就静静地伫立着,仿佛在等待着宋隐的到来。

宋隐一步一步地走了过去,潮湿的脚印和从身上滴落的水珠旋即又绽放成为一朵朵新的死藤花。他用潮湿的手握住门把轻轻地旋转,把手竟然也变成了花朵。

而就在木门徐徐打开的瞬间,所有一切悬浮着的花朵,全都在一瞬间撕扯成了花瓣。这些黑色的碎片漫天飞舞着,交织成一片密得透不过气来的黑暗,将一切的光亮全都严严实实地遮盖住了。

宋隐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来,想要拨开这一片遮挡住视线的黑暗。忽然间,他的耳边传来了雷声、风声,以及急促狂暴的雨声,一股潮湿炎热的水汽迎面扑来。

毫无预兆地,一道闪电忽然划破了黑暗。宋隐发现自己居然瞬间移动到了安全屋内的另一处地点——

此时此刻,他站立在一楼客餐厅外的屋檐下。离他不到半米的花园里,呼啸的狂风卷起一阵阵雨帘,不一会儿就将他的半边身体打得湿透。

……是台风?

在他的记忆里,废弃度假村里的那间小屋每年都会遭遇一两次台风的洗礼,但在那些危险的夜晚,父母亲都会格外仔细地确保他安睡在自己的小房间里,而不是冒着被杂物砸中的危险,跑出来淋雨。

不过,或许的确曾经有过一次例外……

屋檐之外,雷声闪电一道紧接着一道。与此同时,宋隐的脑海里仿佛也有一场风起云涌正在悄无声息地进行着。

他觉得自己快要回想起一些什么来了——那些他曾经被迫遗忘掉的东西,此刻就在他的眼前,真真切切地上演着。

透过铁灰色的重重雨幕,宋隐隐约看见花园的围墙外停着几辆漆黑的运输车辆,全副装甲,除去白色车牌之外,再没有任何标识。

而近处的花园以及屋檐下,还站着十多名身着黑色战斗服、荷枪实弹的武装人员。

风雨虽大,可是这些人却一动不动,好像一座座冷硬的石碑,凝固在了黑夜中。

宋隐已经猜到了这段记忆的归属。或许是因为潮湿和寒冷,又或许是出于悲伤和激动,他开始一阵阵地打着寒噤,不由自主地迈开脚步。

一步、两步、三步。

来到客餐厅的门口,转身,迈过门槛,继续往里走。

雷声在屋外一阵接着一阵,震得窗玻璃嗡嗡作响。当闪电亮起的时候,屋檐上哗哗垂落的雨瀑透过窗玻璃投影在了客餐厅的墙壁上。

这堵墙壁上原本挂满了大大小小的植物水彩画。此时此刻,这些画框全部掉了下来,水彩画纸皱成一团,如同植物枯萎在了地面上。

有蝴蝶,在墙面上飞舞着。

宋隐定了定神——他知道那些只不过是虚假的幻象,是垂挂在窗台前、料理台上方的玻璃瓶的剪影。

那些固定在小小玻璃瓶子里的蝴蝶标本,跟着瓶子一起在风中缓慢摇摆着,如同死去的灵魂复苏,来向这个家的主人讨还他所欠下的债务。

而就在这一片飞舞的、死去的蝶群下方,是那张宋隐无比熟悉的湖蓝色双人沙发。

此刻,沙发上并排坐着两个人影,背对着他一动不动。

是“他们”……真的是!

宋隐觉得自己浑身上下的血液都要凝固住了。

“爸…妈!!!”

他再也无法压抑自己的情绪,跌跌撞撞地绕到了沙发前,扑通一声跪坐在了地板上。

太过昏暗的世界里,他依旧看不清楚面前二人的面庞。但他无比真切地感觉到一只温暖轻柔、掌心又有些粗糙的手,触碰到了自己的脸颊。

宋隐觉得自己只是眨了一眨眼,回过神来的时候,却已经泪流满面。

“小隐,宝贝别哭。”

那只手轻轻地捧住了宋隐的脸颊,替他擦拭着眼泪。

“对不起啊,宝贝。妈妈和爸爸不仅不能亲眼看着你的成长,甚至就连今晚的这些记忆也要先替你收藏起来……妈妈也不想这么做,妈妈也想让小隐知道自己的身世和来历。可是这样做实在太危险了,爸爸妈妈虽然不能看着你平安长大,但至少…还可以最后再保护你一次……”

说到这里,女人哽咽起来,宋隐也跟着一阵鼻酸,眼泪扑簌簌地落在了地板上。

坐在女人身旁的男人搂了搂她的肩,叹息一声,也开口说话了。

“不过总有一天,小隐你还是会发现这段记忆的。到那时候,你可能已经走完了很幸福、很安逸的一生,回到了记忆宫殿。又或者还是没能逃脱命运的摆布,成为了和爸爸妈妈一样的执行官……不过,那都没有关系。接下来的这番话,就当做是爸爸妈妈给未来的小隐的一个礼物……”

说到这里,他与女人对视了一眼,二人同时调整坐姿。啜泣声勉强止住了,黑暗愈发地凝重起来。

“小隐,爸爸从没后悔成为炼狱的叛徒。可是爸爸也的确出于个人的私欲,而对无辜之人犯下了可饶恕的罪行。我所犯的罪,为我偷到了九年的幸福,也偷到了你……但是现在,爸爸和妈妈应该还债了。”

“小隐,这个世界并不是一片坦途,人往往会在最没有防备的时候,遇见最无奈、最痛苦的选择。无论怎么选,都会辜负一些人;无论辜负谁,都会面对良心的谴责。但妈妈真心希望,你能够成为一个例外……希望你拥有很平凡、但是问心无愧的一辈子。”

一口气说到这里,夫妻二人停下来做了颤抖的深呼吸,再说话时,声音也有些嘶哑。

“小隐,你看看那边……”

顺着母亲所指的方向,宋隐忽然发现不远处的黑暗中站着一个熟悉的高大身影,一动不动的,像尊雕塑。

“……南哥?!”

他愕然出声,紧接着发现齐征南投射在墙壁上的影子依旧是个小孩,而那才是他当时真正的模样。

父亲低沉的声音又在宋隐的耳边响了起来。

“他…是爸爸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也是爸爸这辈子最最感谢的人。如果没有他,等爸爸妈妈离开之后,屋外的那些黑衣人会把小隐去福利院。等你长到十六岁,就要成为新的执行官……是他不计前嫌,愿意留在人世间保护你。如果还来得及……你一定要好好地报答他,代替爸爸做一辈子他的好兄弟……”

“……”

听到这里的时候,原本悲伤的宋隐忽然破涕为笑。

如果爸妈知道了他和齐征南已经不止是“好兄弟”这么简单,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会上网发帖吧……《我最好的兄弟居然看上了我的儿子,该不该成全他们,急,在线等!ps.我兄弟很帅》

他正觉得有点好笑,忽然间一个冰冷的声音硬生生地截断了一切。

“时间到了。”

宋隐心中狠狠抽搐了一下,几乎立刻抓住了父母的双手。

但这显然阻止不了任何事。

咚咚咚——几双军靴重重地走了过来,将湖蓝色的沙发团团包围在了中央。

临别在即,母亲开始连连亲吻着宋隐的脸颊和头发,很快这些地方全都被泪水打湿了。

“时间到了!”还是刚才的那个声音,生硬地催促着。

又是一串轻微的脚步声从宋隐的背后走过来,紧接着,一双手按住了他的肩膀。

是齐征南。在这片黑暗之中,宋隐唯一能够看清楚的,就是他的面庞。

在武力无言的催促声里,男人搀扶着妻子缓慢地站了起来,开始朝着门的方向一步一步地挪移。

宋隐知道自己的嘴唇在动,他也知道自己正在歇斯底里地挣扎着,但他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感受不到,铺天盖地的巨大惊慌与痛苦,如潮水一般将他吞没。

而就在这歇斯底里的惊慌失措中,他看见父亲搂着母亲,一步一步地挪到了门口,却又最后一次回过头来。

“小隐,如今的你,应该也拥有了许多朋友和心爱的人吧。或许爸爸没资格这么说……但爸爸希望你能用最大的能量去爱着他们。这样一来,到了不得不分离的时候,至少你会少一些后悔和自责。”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又将目光挪向了齐征南,然后深深地弯下腰来,向着齐征南鞠躬。

“对不起…还有……感谢你。”

一时间,天地之间只剩下呼啸狂乱的暴风雨,荡涤着旧日的污浊,却也留下了新的斑驳。

仿佛许久之后,宋隐听见自己的耳边传来了一声简短的回应。

“……永别了,闪红、玉蝶。”

那群穿着军靴的人,旋即将宋隐的父母带出了屋子。

宋隐隐隐约约地听见有人向他们发问,是否需要将他们带去更远些的地方,以免遗体给孩子留下阴影。

然而他的父亲却摇了摇头:“不用。我们不希望留给他任何虚假的希望。这样…他才可以获得新的开始……他们新的开始。”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重新搂紧了依偎在自己身旁的妻子,然后两个人一起,消失在了铁灰色的凄冷雨幕当中。

宋隐:所以我爸代号闪红,我妈代号玉蝶,而我代号闪蝶,这么随便的吗!?!??

齐征南:其实你爸代号玉蝶……

宋爸爸:爸爸不同意!!!爸爸不开心!!

宋妈妈:度假航班来了,老头子你还走不走?!

————

关于家书这个设定大家应该都看明白了吗。结合之前亚历山大关于记忆分层的论述看喔。

人死之后,就会回到存储着所有记忆的记忆宫殿。也就是说,哪怕没有死藤水,小隐死后他也能够看见这段记忆。而那时候他应该已经度过了很平凡美好的一生了。

不过小隐还是成为了执行官,这就是命!

————

齐征南是一个多么好的男人啊,所以接下去就要开始大规模发糖了,不,应该说接下来整篇文都是糖构成的……哈哈哈

————

对了,又有一个伏笔连上了。就是故事一开始,小隐进入炼狱之后做的梦。那个蝴蝶影子的梦,就是这段被封印的记忆。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梔香烏龍茶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晓之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犬夜叉、len0629、没有猫的小鱼、琴心初霁、光年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寒禄云雨 35瓶;小叮当 30瓶;浮游喵 19瓶;光年、机智的小葵花、爱丽丝 10瓶;上善若水 5瓶;掉进了一个坑 2瓶;疏园、伶泠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