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执行官
字体:16+-

齐征南转正啦

齐征南转正啦

游戏开始, 首先发起提问的, 是宋隐。

“你是不是个男人?”

他问齐征南,语气有点挑衅,可内容足够简单——如果齐征南连这种问题都答不上来, 那这个副本真可以不用下了, 直接回炼狱检查脑子和身体吧。

齐征南果断点头:“是。”

话音刚落, 他们头顶高处的那只破烂兔子不知从哪儿掏出一个小喇叭连吹几下:“恭喜!回答真实!升级!”

话音刚落, 齐征南头顶上方大约一米半的高处,忽然横生出了一根树枝。

齐征南在树身借力一踏,轻轻松松攀了上去,稳稳地站定在了新的高度。

破烂兔子又拍了拍手:“下一题,倒数计时开始, 十、九……”

齐征南直接将同一个问题还给了宋隐:“你是不是男人。”

“驳回!”

破烂兔子忽然打断他:“不可以重复已经提过的、或者类似的问题!倒数计时继续!八、七……”

要求还真多……齐征南不耐烦地轻啧了一声,很快改了口:“今天早饭吃了什么?”

“我想想,泡饭、腐乳和荷包蛋, 还有油条、花生米……”

宋隐一一列举,而且语速越来越慢:“还有酱油、盐、糖、水、淀粉……”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齐征南只诧异了一秒钟,很快又反应过来——宋隐是在故意拖延时间,好让他更充分地准备下一个问题。

这家伙平时疯归疯, 有些细微之处理得的确还蛮贴心, 而这也正是他的可爱之处。

齐征南主动朝宋隐打了个手势,说明自己已经做好了准备。宋隐果然立刻结束了作答, 一边还冲着他抬了抬下巴、抛出一个媚眼。

“回答真实, 升级。”破烂兔子倒也认可了宋隐那巨细靡遗的答案。

于是宋隐也攀上了另一根为他而伸展出来的枝条, 站在了与齐征南相同的高度上。但他们彼此之间还隔着相当长的一段距离,即便同时伸长双手也无法触碰到对方。

从大树的高度来看,他们至少还需要互相提问十次左右才能够结束游戏。

想出十个白痴都能回答得了的问题,对于宋隐来说毫无任何难度。难的是如何按捺住他时不时想要搞点事情、变变花样的心思。

当他和齐征南同时站上第八根枝条的时候,他提出了一个不算特别简单的问题。

“云哥,什么是灵修?”

他指的是那天录制节目的时候,自由提问环节里一个观众给他的建议——如果想要提升天赋的发动概率,可以尝试灵修。但是话还没说完就被齐征南给打断了,所以想必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果然,接到问题的齐征南立刻皱起了眉头。

凭心而论,他不太希望那些乱七八糟的无聊东西污染宋隐的耳朵和大脑,但考虑到游戏规则,他不得不做出真实的回答。

“灵修是种歪门邪说,是一小部分人用来利用和控制他人的工具。它宣称低等级的执行官可以通过跟高等级的执行官进行‘双修’来提升天赋的发动概率。而所谓的‘双修’不仅意味着要上贡钱财、接受掌控,还可能会发生性接触。炼狱里的绝大多数人都认为这是极其荒谬的邪教,但耐不住总有那么一帮居心叵测的人推崇备至,甚至四处传教。”

一口气说完这一大堆,他还再度叮嘱宋隐:“我知道你着急升级,但千万不能上他们的当。”

“这你放心。”宋隐咧嘴一笑,“我都有你了,还找他们双修干啥啊。有病吗这不是。”

“回答真实。升级!”

破烂兔子非常及时地给出了判定。或许是齐征南的回答很令他满意,这一次伸出的树枝居然比之前的都要高出半米。

提问的机会又转交到了齐征南手上。也许是受到了宋隐的启发(刺激),这一次他决定问点儿有趣的、困惑已久的问题。

“你的辅佐官,他的原型是谁?”

此话一出,宋隐顿时瞪圆了眼睛。

好你个齐征南,明明约好了手牵手一起走、不整什么幺蛾子,你却突然给我出难题,想赚我便宜是不是?!

他想要发作,却又不得不忍了回去——因为那只破烂兔子开始了倒数计时。

也罢,反正迟早都要捅破这层窗户纸。只不过就是一层薄薄的脸皮问题嘛,宋隐安慰自己根本就不在乎。

“是焚风。”

他大大方方地坦白道:“二狗是我在焚风的容貌基础上二次调整出来的艺术品。扬没扬长我是不知道,不过肯定避开了不少的短处。怎么样?很帅气吧?比焚风本人可帅多了。”

“回答虚假,惩罚!惩罚!”

破烂兔子突然两眼冒出红光,扯着嗓子发出刺耳尖叫。

“搞什么?!”宋隐一脸无辜:“我说得全都是真话,二狗原型就是焚风没错啊!你这只傻兔子没毛病吧?!”

“回答虚假!回答虚假!”兔子继续斩钉截铁地否定着:“惩罚、惩罚!”

随着兔子的尖叫声,宋隐又开始感觉到那股熟悉的燥热在身体里汇聚起来。双腿有点发软,他赶紧扶着树干稳住了身体。

“你没事吧?”他头顶斜上方的齐征南蹲下身来,紧张地关怀道:“要不要我过来?”

“不用,没上一次那么难受。”宋隐冲着他摆了摆手,也没忘记朝兔子大声抗议:“我说的都是事实,二狗的原型就是焚风!”

“也许这部分的确是真实的,虚假的是后面那半句话。”齐征南给了他一个较为合理的解释。

“后半句?什么后半句?”忍耐着从小腹一阵阵往心头涌动的燥热,宋隐的思绪有点混乱。

“你说二狗比焚风帅气,这句是谎话。”

齐征南替他把话给挑明了:“美是有很强主观性的。即便你在塑造二狗的时候,的确基于大众审美做了一些所谓的‘优化’,但在潜意识里,你还是觉得焚风更帅一些,因为你的内心始终偏向他。”

我的天呐,宋隐简直目瞪口呆。

这个满口骚话、自我吹嘘的男人,真是他认识的那个齐征南?他是不是忘了自己身上还绷着“云实”这张皮呢?难道说装不下去,准备摊牌了?

“还愣着干什么?”

见他难得地吃了瘪,齐征南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你答错了,按照规矩,还是我提问,准备好了吗?”

“……”宋隐这才重新抬头朝他看去。虽然齐征南笑如春山,可宋隐却只想沿着光秃秃的树身爬上去,直接咬他一口。

短暂的中断之后,游戏继续。

蹲在高枝上的男人认真地想了想,觉得经过前面两轮“试探”之后,他期待已久的“撕破脸皮”的时机已经成熟。

于是他低头看着宋隐,一字一句地问道:“我——云实的另一个代号是什么?”

“……”就说今天齐征南怎么有点不对劲,原来在这儿等着呢!

宋隐张了张嘴,“我哪里知道”这五个字在喉咙里打了一个转儿,好歹是没有冒冒失失地抛出来。

此时此刻,破烂兔子施加在他身上的第一重惩罚还没有结束。他浑身上下就像是有无数蚂蚁在爬,骨头酥软、心里更是瘙痒得不行。尽管目前他还能够勉强忍耐,可如果再叠加第二重惩罚的话……说实话,就连他自己也保不准会不会双腿一软,直接从树上摔回地面上。

你丫混蛋!

他恶狠狠地抬起头,对着蹲在高枝上的齐征南作出这四个字的口型,然后从对方的目光中收获了一半的关切和一半的作弄。

宋隐算是看明白了——齐征南早就知道偷渡者有“逼人说真话”的本事,所以才打着“约会”的幌子带他进这个副本,目的就是为了结束这场旷日持久的戏精论剑。虽然最后坦白的一方是自己这点令他有点不爽,但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以后光明正大地腻在一起了,还愁没有扳回一城的机会?

宋隐利用短短十秒钟的倒计时迅速地安慰了自己一番,然后深吸一口气,说出了那个他早就知道的标准答案。

“你,云实,另一个代号就是焚风。”

“回答真实!升级!”破烂兔子发出了悦耳的庆祝声。

响应着宋隐的回答,蹲在高枝上的男人立刻做了一个动作——他一把扯掉了脖颈上的易容投影装置。带着几分阴郁的“云实”顿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齐征南英俊的真容。

“……小隐。”

他眼底含笑,一如既往地唤着宋隐的小名。可是宋隐却能听得出来,这声呼唤之中所蕴含着的情绪,已经大不一样了。

这是齐征南以“恋人”这个正式身份,第一次发出的呼唤。

宋隐撇了撇嘴角,心里头刚才的那点儿郁闷,其实早就已经随着这声“小隐”消散得七七八八。

可他嘴上依旧不依不饶,还比划起了中指:“大混蛋!”

才骂出这么两个字,那只煞风景的破烂兔子又叫嚷了起来:“下一个问题,下一个问题!”

这一次又轮到了宋隐提问。

他抬头朝高处看了看——齐征南距离树冠仅仅只剩下最后一个问题的距离。这意味着游戏即将产生胜利者,意犹未尽的“真心话”环节要结束了。

那么,应不应该利用这最后的机会,来听一听齐征南的肺腑之言?或者干脆再肉麻一点,直接让他亲口说说有多爱自己?

还是算了吧——这些个念头几乎是刚刚诞生就被宋隐给掐灭了。现在毕竟不是在玩“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他们两个也不是争锋相对的对手,而是噩梦执行官。

心态可以轻松,互动可以有爱,但任务必须第一。

于是他很快就定下了最后一个问题:“你是齐征南吗?”

这简直是所有问题当中最最简单的一个。齐征南只需要点点头、说一声“是的”,就能够轻松登顶、结束掉这个游戏。

至少在宋隐单方面看起来,事情的发展就应该是这样。

可不知道为什么,听见这个问题的齐征南,却非常明显地愣了一愣,紧接着居然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大哥,这有什么可沉默的啊?

破烂兔子又开始了答题倒数,宋隐忍不住用眼神和口型催促齐征南赶紧结束比赛。

明明接受到了他发出的信息,可齐征南却迟迟不给出那最简单的答案。

“超时不回答的话,惩罚翻倍喔。”兔子突然又附加了一个新的条件。

“快说话啊!”

宋隐从莫名其妙开始变得有些惊讶起来,虽然他暂时还想不明白齐征南的沉默究竟意味着什么,但总归不是什么好事。

“四、三、二……”破烂兔子的倒数即将归零。

就在这时,齐征南终于嘴唇翕动,却是说出了一个让宋隐怎么也想不通的答案。

“不,我不是齐征南。”

“什么鬼?!!!”

宋隐双手抱头,发出了“土拨鼠一般”的叫喊。

恭喜南哥取得了这场戏精大战的胜利!!从此开始正式和小隐成为小情侣!!!

————

聪明的大家,来讨论一下南哥为什么要否定自己?

————

下面是作者的一段废话,可以跳过不看~

写这一章的时候,想到了《非自然死亡》的第一集,女主三澄美琴和同事在凶案现场取证时气氛轻松、有说有笑。新人男主对此不理解,认为她们有不尊重逝者的嫌疑。美琴医生解释,尊重逝者是一回事,而将自己从负面情绪里摘出去则是另一种法医自我保护的方式(大意)

说回故事本身,执行官因为任务的特殊性,也总会经历一些不好的事。但执行官并不会时刻保持特别严肃悲恸的情绪。这是这个故事一开始就设定好的小细节~~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晓之、梔香烏龍茶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嘿大一个球 5个;静·可可、咪啪~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梔香烏龍茶 21瓶;爱丽丝 10瓶;寒禄云雨 8瓶;机智的小葵花 6瓶;君无华、luanshiya 5瓶;没有猫的小鱼、云中书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