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执行官
字体:16+-

戏精之夜

戏精之夜

炼狱电视台的一层、访客大厅的最北端, 是进出工作区域的刷卡闸机。

站在闸机外等待的这段时间里, 宋隐掏出手机给云实发送了一条消息,问他是不是已经到了电视台。但云实照例没有立刻回复。

又过了大约一分钟左右,有一位戴着胸牌的工作人员跑了出来, 连声称呼他“闪蝶老师”。

电视台里超过三分之二的员工是人工智能, 但也有一小部分是普通执行官, 专门负责一些需要选题和创意的高级工种。

眼下被分配来接待宋隐的这一位, 就是代号为“鸭跖”的执行官。外表看上去就是个二十出头,老老实实的都市白领。不过递上来的名片头衔却是“副导演” 。

只是宋隐并不知道,有很多节目组其实是由一名制片兼主持人、一名导演以及许许多多位美其名曰“副导演”、其实就是打杂的员工构成的。

过了闸机就是电梯。不过今天的演播厅恰好在一楼。

推开一道沉重的防火隔离门之后,宋隐跟着鸭跖在四通八达、如同迷宫一般的走廊里穿行,时不时地会和别的棚子里跑出来的嘉宾主持打个照面。

宋隐对于炼狱的影视娱乐业并不感兴趣, 但也听说过电视台还兼具着制作电影和电视剧的工作。

只不过比起人间的影视剧需要辗转多地拍摄外景,炼狱实在是方便太多——无论是古装剧、时装剧还是科幻片,都有合适的练习副本可供取景。

又拐过一道弯, 差不多快要走到通道尽头的时候,宋隐在墙上发现了齐征南的海报。

这张海报宋隐很早就在网上见识过,其实就是黄泉恋人夹心饼干广告宣传图。不过亲眼见到实物的感觉还是有点不太一样。

画面正中央是目光咄咄逼人的齐征南。他赤..**近乎完美的的上半身,正以极富占有欲的姿态, 搂抱着怀里的女子。

广告的女主角同样光**上身, 不过仅仅以背部示人。她拥有着光滑的蜜色皮肤和一头顺滑无比的乳白长发,其中的一缕还被齐征南衔在了嘴角。

啧啧。看出来了——这女主角感情就是饼干成精。齐征南这是在表现生吞大活人。

看着齐征南修长的手指在女主角后腰上按出的一个个小凹陷, 宋隐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颤。

哎唷喂, 肉麻死了好吗?!

好端端的饼干广告, 非得拍得跟个色情片似的,而且明摆着物化女性!还注不注意舆论导向和群众影响了?让人家爸爸妈妈怎么教小朋友?!

不对,炼狱里没有小朋友。

……总之就是不可以,伤风败俗,政治错误!看不惯!!

“啊,闪蝶老师你也喜欢这张海报吗?我也收藏过一张原版的物料呢。”

发现宋隐盯着墙壁出神,鸭跖错误地以为他看得入了迷,于是主动停下来解说。

原来与海报同期的还有一支CM广告,也是由电视台负责拍摄的。就是那支广告让齐征南在炼狱里一炮而红。广告投放之后,黄泉恋人夹心饼干的销量翻了两番。

不止如此,鸭跖甚至还鼓励宋隐:“我看闪蝶老师的条件也非常不错,今天好好表现,说不定很快就有赞助商找上门来喔!”

一提到钱,宋隐顿时又来了劲儿。他正想再问得更仔细些,忽然听见前面不远的拐角处传来一阵干脆利落的脚步声。

紧接着,只见齐征南在三个工作人员的簇拥下从另一条岔路上走了过来

“嚯。”宋隐倒吸了一口凉气。

哪里来的明星大帅哥,这是要去领奥斯卡还是要去结婚?

眼前的齐征南显然接受了一番比宋隐专业百倍的造型装扮。他穿着一身高级定制的黑色西服四件套、银灰领带,左边衣襟上还别着一枚代表郁孤台战队的宝石徽章。

欣赏完了宽肩细腰和大长腿,还能继续欣赏脖子以上。

出于最原始的嫉妒心态,宋隐很少会承认别的男人比自己好看。但齐征南绝对是个特例。

如果宋隐愿意承认自己只是天下第二好看,那天下第一必须是齐征南,其他人一律滚蛋。

此时此刻,这张在他眼里“天下第一”的脸也经过了上镜前的修饰,平日里随意垂落的刘海打了发胶、梳向脑后,显露出线条硬朗的前额和深邃有神的双眸。也显得鼻梁愈发地高挺,两颊瘦削如同完美的雕塑。

人比人,气死人……突然不想和这家伙站在同一个台子上了。

宋隐懊恼地揉了揉自己仔细梳理过的刘海,后悔着刚才出门之前没让二狗下载个洗剪吹插件、让他帮忙好好拾掇拾掇。

就在这时,他的口袋里突然震动了一下。宋隐愣了愣,一把将手机抓了出来。

是云实回复了他刚才发过去的短消息,虽然只有寥寥四个字:「我快到了。」

嗯?宋隐看看手机,又看了看此刻站在自己面前的齐征南。

“怎么了?”

西装革履的齐征南风度翩翩,一手放在裤袋里,一手搭在衣扣上,短信显然不是他发送的。

“没什么。”

宋隐的脑筋转得飞快,他眯了眯眼睛,细细打量着眼前的男人。

“就觉得你今天还挺帅的,总算又有点模特范儿了……说起来,上一次看你穿得那么正式,好像还是三年前的感恩节,你家里安排你去慈善晚宴?”

“没那么远。”齐征南纠正他,“第二年春季的柏林时装周后台你不是也在?还被当成了来走秀的时尚博主。”

“对哦,那次啊……”

宋隐当然记得,他只是想要验一验眼前这个齐征南是真货还是假货。

依照目前的情况来看,有问题的多半应该是还没露脸的云实。

“你们两位以前认识?”听见了他们对话的鸭跖副导演表示难以置信。

关于这个问题,宋隐是真的没想好该怎么回答。不过他也无所谓,干脆歪了歪脑袋,用眼神将难题抛给了齐征南。

“我们六七岁开始就在一起。”

齐征南倒是一点儿也不避讳:“有关的大致情况,刚才已经和虎睛简单地沟通过。”

虎睛就是这档栏目的制片人兼主持,节目内部的事儿基本上都由他说了算。鸭跖顿时意识到自己问得有些多余,赶紧回到正事儿上,催促宋隐前往准备室。

宋隐看了眼齐征南,心想着这家伙待会儿估计是要易容成云实再登场一次,于是决定主动缠住他:“哥,你现在有事吗?”

“没。”齐征南似乎没理解他的用意,“刚刚和制片人碰了下头,现在准备回休息室。”

“没事的话,你就陪陪我呗。”

说着,宋隐甚至不惜装出一副忐忑不安的模样,凑上前去小声道:“第一次录节目,我有点方。”

“……”

齐征南似乎有些不太习惯这么轻易示弱的宋隐,但还是极为干脆地点了点头。

他与负责陪同的几名人工智能简单交待了两句,然后就正式来到宋隐的身旁。

“你在给谁发消息?”他发现宋隐飞快地在手机上输入了一串文字,然后又飞快地将手机藏进了口袋里。

“嗯?没啊?没谁啊。”睁着眼睛说瞎话的小狐狸抬头回了他一个又贼又贱、却又无比灵动鲜美的微笑。

——

当来到面前这条走廊尽头的时候,宋隐终于明白了自己接下来要做些什么。

“什么,原来电视台里有人帮忙搞妆发的啊。”

他看着休息室内被灯泡环绕的造型台,以及已经等候在了一旁的人工智能tony老师,脸上一下子就有了光。

见他一脸状况之外,齐征南还特意提醒:“现实中的长相和镜头前呈现出的不太一样,打光也会让人脸上的阴影消失,从而产生脸大的错觉。所以无论男女,都必须上妆强调立体感的——都是学艺术的,这点常识你总该知道的吧。”

说老实话,宋隐早就不记得这些有的没的了。而且眼下这些细节并不重要。

他两三步走过去,兴奋地坐到了镜子前:“可以指定造型吗?我想尝试一下硬朗成熟的风格,还有肤色可不可以改?深点!”

“稍等。”

人工智能妆发师用自带的火眼金睛将宋隐的面部扫描了一遍,很快给出了冷淡的答案:“对不起,你的头骨小而圆,单凭妆发很难做好硬朗效果。电视台只负责造型,如果需要易容服务,可以去商城购买投影装备。”

“闪蝶就是个外行人,不用理会他的意见。”齐征南直接和鸭跖沟通,“按照他自身的气质和特点来就行。”

“好的好的。”生怕节外生枝的鸭跖也连声附和:“其实闪蝶老师脸又小,五官又长得那么漂亮,再加上身材比例又完美,而且业务能力还那么出众……简直就秒杀了一大帮子偶像明星,根本就没必要做什么大的改变啊。”

是个人都爱听彩虹屁,宋隐当然也不能免俗。他撇了撇嘴,刚想说些什么,正巧手机又振了起来,他也就点点头,不再多事。

短信依旧是云实那边发来的,他说自己已经过了闸机,问接下来应该怎么走。

宋隐之前已经和鸭跖提起过会有亲友来探班,也得到了许可。于是他想了想,很快地给出了回复。

「来玩个游戏吧!我现在在一楼的休息室,门牌号有三位,前两位是12,第三位是你的幸运数字。快点来啊。」

宋隐在这里设了一个可有可无的陷阱——正确答案是119,但云实自称的幸运数字是5。所以假扮成云实的那个人,或者压根儿不知道应该该往哪里去,或者就误入115房间,当然还有极小的概率会直接走到119房间来。

当然,他也明白,这种小伎俩其实证明不了太多的问题——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宋隐要真心觉得困扰的话,也不会只在暗地里搞些小动作,而是早就已经将真相弄个水落石出了。

这边发完了短信,发型师也已经为宋隐的头发喷好了水,开始用吹风机配合小梳子一点一点调整造型。

鸭跖临时接到了节目组的通知办点小事。为阻止齐征南与假装云实的帮手沟通,宋隐便以“帮忙参谋”和“吹风机太响”为借口,让齐征南直接坐到边上来,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你今天怎么了?”齐征南很快就觉出了异样,“话怎么这么多?”

“我不是早说了紧张吗!”宋隐说出了半真半假的借口:“你第一次上台的时候难道不紧张?”

“不紧张。”齐征南实话实说,“孤注一掷的逐梦人和到此一游的玩票者,心态是完全不一样的。我当时也只不过是想要不同的生活方式而已。没有更进一步的期待,自然放松。”

说到这里,他反问宋隐:“你对今晚有什么期待?”

“……”宋隐张口欲答,这才发现自己其实没有答案。成为炼狱里的偶像明星?连他也知道那只是一个玩笑,不可能当真。

所以,自己究竟还有什么需要紧张的?

齐征南像是看穿了他想法:“这不就很好吗?无欲则刚,没有期待的人才是无敌的人。”

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说教了?

回过神来的宋隐嗤笑一声,目光在齐征南身上逡巡两下,最后落在了他的胸口上。

“你这徽章挺好看的啊,战队的徽标吗?镶了宝石的?”说着就要上手去摸。

“手别欠。”齐征南轻轻把他的手拍开,“抠坏了你赔不起。”

正说到这里的时候,就听见休息室的门传来了几下坚定有力的敲击声。

“叩叩叩。”

有人来了,而且肯定不是刚走没多久的鸭跖。

难道是“云实”?

宋隐看了看手机,并没有收到来自云实的更多消息。

他又看了看身边的齐征南,好端端地,什么多余动作都没有。

门牌号是119、而不是115,这或许意味着什么,又似乎什么都说不明了。

唯有敲门声还在继续。

“请、请进。”

明明等的就是这一刻,但是不知为什么,真相近在眼前的宋隐反倒紧张了起来。

从他面前的镜子里,可以清楚地看见休息室的门被打开了。首先映入眼帘的不是人,而是一捧巨大的、华丽的花束。

猜猜齐征南和云实,哪一个才是本尊?

——

我感觉自己离开电视台已经有半个世纪之久了…很多都是凭着记忆写的,可能和现实中有所出入。反正都是炼狱里的架空内容……

——

看了一眼下一章,居然是传说中的……告白

是的,终于要进入确认恋爱关系的环节了

——

昨天那章居然高审了,吓得我魂不附体。希望接下来的各种剧情别有事……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蓝未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晓之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嘿大一个球、机智的小葵花、琴心初霁、梔香烏龍茶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机智的小葵花 50瓶;嘿大一个球 30瓶;顾清明 8瓶;堙嬅_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