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执行官
字体:16+-

他离开了副本

他离开了副本

孤注一掷的战斗开始了。

“动手!”

作为行动开始的信号, 齐征南向真赭发出了指令。

真赭立刻朝着洞顶展开双臂——只见两道粗壮的蓝紫色电弧高高窜起, 在藤蔓之间飞快地跳跃撞击。

在电流的巨大威力之下,那些张牙舞爪的红绿色触手全都软垂下来,陷入了短暂的无意识状态。就连被藤蔓操控着的小斌, 也软倒在了地上。

“六!五!…”

倒数计时的人是宋隐, 这是他为自己争取到的一份差事。数字的减少意味着电击麻痹效应的衰退。当他数到零的时候, 藤蔓就会逐渐苏醒过来。

不过几乎就在真赭放电的同时, 两枚手..雷已经同时离开了齐征南的掌心,以几乎垂直的角度被抛向了洞顶。

而当宋隐倒数到四的时候,手..雷已经抵达了最高点,并且在那里双双爆炸,开出了两朵耀眼的金色火花。

霎那间, 巨大的冲击波伴随着闪爆的火球俯冲而下,紧随其后的则是大大小小的藤蔓残肢,带着酸性的浆液。

多亏了齐征南及时张开了风障, 宋隐和其他站在他身旁的战友们并没有遭到任何波及。

“……零!”

伴随着宋隐倒计时的结束。强电流的麻痹作用结束。硝烟也慢慢地散去。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聚焦在发生爆炸的位置上,像是进行着无声的祈祷。

但在最后的真相彻底**之前,负责对付小斌的鼠兔已经发出了声嘶力竭的喊叫:“没完!还没完!该死的藤蔓又动了!”

失败了?!宋隐的心中蓦地一惊。

这时候烟雾越发稀薄了一些,他终于看见爆炸发生的地方, 附近一大片藤蔓已经被彻底烧焦烧秃, 树冠中央的核心部位也**出了一个焦黑的大坑。

更加仔细地观察,偷渡者的核心就在那个焦坑里。已经遭受到了极其严重的破坏, 乍看之下就像是一颗被丢进炭火里焚烧了好一阵子的巨大心脏。

然而它毕竟还存在着, 虽然存活的部位只剩下了拳头大小的那么一丁点儿, 但是谁也不知道它的恢复速度如何,更不知道老天爷还给他们剩下了还有多少时间。

“就差一刀。”真赭喃喃自语,“真的只要再补一刀就行……”可他已经没有更多的电力再制造一次七秒钟的麻痹。

死寂的洞穴中突然响起一串枪声——那是野牛朝着烧焦的树冠射出了一梭子弹。但那些复苏过来的藤蔓很快预判出了子弹的方向,将它们如数拦截下来。

“……有坏消息。”素来冷静的秘银此刻竟也有了一丝动摇,“小楼废墟已经被打通,最多再过两三分钟,那几百个怪物就会涌进来!”

“真赭和我去门口堵着!”鼠兔主动请缨。

“你们几个,带着闪蝶先撤,这里交给我。”齐征南忽然将宋隐推给了真赭,示意他们两个去和秘银汇合。

然而宋隐只趔趄了一步就固执地不肯继续往前。

“快走!”齐征南又推了他一把。

这一次,宋隐非但没动,反而回过头来瞪了齐征南一眼。

“别擅自替我做决定!”

说着,他抬起头来,啪地一声照着自己的脖子后面来了一巴掌。

“你——!”

几乎就在宋隐抬手的同时,齐征南立刻一把将他抓回到了自己身旁。

可惜还是迟了一步——他没能阻止宋隐将那块邮票大小的药物注射贴拍在脖子上。

如此一来,宋隐的颈椎两旁,左右一边一个,就有了两块强化药贴。

而在齐征南发出咒骂之前,沉默许久的辅佐官二狗也做出了警告——

“你重复使用的药物已经超过了身体的耐受极限。别忘了药物本身也是偷渡者提取物,你这样乱来会有感染入侵者的风险,必须尽快退出副本接受身体检查!”

“别吵,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用同一句话回应了两位关心自己的人,飞快发挥作用的药物让宋隐的听觉变得无比灵敏。他皱着眉头扯掉了自己的耳机。

二狗的警告声消失了,可宋隐的耳朵还是不得清静。

因为眼下的他依旧被另一个人死死地抓着,距离近到了足以听见对方心脏砰砰跳动的声音。

“啰嗦……吵死了。”他嘟囔着,伸手按在了齐征南的胸膛上。

同样变得敏锐的指尖立刻感觉出对方的体温隔着战斗服源源不断地传导过来,简直要将他的身体也一并点燃。

突然间,宋隐的心脏也像是被点燃了似的,剧烈**了几下。

“哈哈哈,果然有点用处……”

他极为难受地弓起了身体,嘴边却挂着开心的笑容——因为他非常熟悉这种难受感觉,这是每一次绝处逢生时都必定支付的“报酬” 。

只不过这一次,或许是因为药物的作用,这种不适感被放大了好几倍。

不知不觉间,周遭的一切忽然变得缓慢起来。

齐征南还在大声地说着什么,可是他的神态和动作却慢得如同蜗牛,声音也严重变形、低沉得让人觉得可笑。

事实上,宋隐也真的笑了一笑。

然后,他深吸一口气,用力甩开齐征南紧抓着自己的手臂,然后端起手中的枪,朝头顶的树冠扣下了扳机。

野牛交给他的是一把霰..弹枪。无数子弹被天女散花般地发射出去的瞬间,竟然也被放慢了许多。

宋隐看着它们一点一点朝着树冠飞去,慢慢地被四面八方伸过来的藤蔓拦截,慢慢转向其他方向。

就是这一刻!

宋隐狠狠做了一个深呼吸。

他感觉到身体的一部分迅速地轻盈起来,仿佛即将变成泡沫、升上天空。

说实话,他开始有些恐惧了。身体的变化已经超过了他的控制,他甚至担心自己会就这样彻底地消失在空气里。

但就在回头看着齐征南的瞬间,恐惧又一下子烟消云散了。

至少这一次,他一定要保护这个男人。

————

说起来,这还是齐征南第一次亲眼看见宋隐发动天赋。

而与之前的副本录像相比,这一次的发动显然更加惊心动魄。

由于摄入过量药物而濒临暴走的青年,只一闪就从众人的面前消失,留下的无数蓝紫色的蝶翅,也在顷刻间化作了微尘。

齐征南心头一紧,还没来得及品出自己心头的滋味。下一个瞬间,宋隐就出现在了六七层楼高的树冠顶部,身体完全悬浮着,好像背后生出了一双看不见的巨大翅膀。

趁着大多数藤蔓都无暇他顾的时机,他举起手中的匕首,向着头顶焦坑里那仅存的一丁点儿核心奋力刺去!

从齐征南站立的角度,没有办法确认宋隐的刺杀行动是否成功。

可他却看见了两条藤蔓飞快地朝着宋隐扑了过去,紧紧缠住了那裹着战术腰封的细腰!

不再需要任何的深思熟虑,齐征南挥手一抬,两道气刃飞射而出,转眼间已将藤蔓一斩而断。

下一秒钟,只见宋隐做了一个十分明显的劈刺动作。紧接着,所有的混乱与疯狂都在一瞬间戛然而止了。

巨大的、满布着藤蔓的树冠软垂了下来,酝酿中的恶毒果实瞬间全部枯萎,被藤蔓操纵的梦境主人安静地躺在地上。就连耳机里也传来了辅佐官们的喜报——刚刚闯进地下车道的怪物们全都软倒在地,就此没有了生息。

“成功了!!”

鼠兔兴奋地一下子抱住身边的真赭,只差转圈跳舞。而野牛和秘银也露出了如释重负的欣慰表情。

唯独只有齐征南依旧目不转睛,一脸紧张地凝视着头顶上方。

就像是一次性耗尽了所有的气力,刚才还高悬在半空中的宋隐开始坠落。

洞顶距离地面足有六七层楼的高度,穿着残破的战斗服,直接跌落在崚嶒凹凸的坚硬岩石上,后果绝对不堪设想。

更何况宋隐和在场的其他执行官都不同——这一次,他甚至没有紧急退出副本的锁血保护。

不过只要有齐征南在,所有的这一切就全都不足为惧。

只见齐征南迅速扬起双臂,熟悉的风声再度呼啸而起。这一次,风不再是牢不可破的障壁,而是温柔可靠的怀抱。

下落中的宋隐很快就被气流稳稳地托住,进而调整到了近乎平躺的舒适姿态,向着地面缓缓降落。

再过几十秒,当这阵风停止的时候,发生在这个副本内的一切都将画上句号。

然而谁都没有料到,句号又变成了惊叹号——

就在宋隐降落到大约三层楼的高度时,一个躲藏在岩壁阴暗处的黑影突然一跃而出,如同猎鹰抓住野兔那样在半空中将宋隐一把抓住,只一闪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变生肘腋,包括齐征南在内的所有人都无从阻拦。但他们很快就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刚刚那个就是入侵者啊!”鼠兔倒吸了一口凉气:“我靠,怎么把这货给忘了?!”

“闪蝶、闪蝶!……小隐!!”齐征南对着耳机连喊几声,却没有得到任何应答。

“老大…”真赭斟酌着说出实情:“闪蝶他好像…离线了。”

“二虎。”齐征南向自己的辅佐官发出指令:“立刻让闪蝶的辅佐官加入队频。”

几乎是话音刚落,耳机里就传来应答:“我是闪蝶二级执行官的辅佐,我和闪蝶目前也处于失联状态。”

齐征南轻啧一声,追问:“那你能不能定位到他?或者读取他现在的各项生命体征?”

“无法定位,最后一次生命体征的读取是在他从副本消失的瞬间。当时他的各项生理指标趋于平稳,如果不遭遇外部打击,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

齐征南很快意识到二狗的话里包含着两重信息。

首先,辅佐官与执行官之间的联系异常强大。一般而言,只要执行官身处于炼狱或者由阿克夏监控的任何一个梦境副本之中,辅佐官就能够同步掌握执行官的各项体能、健康数据。

反过来也就是说,此时此刻的宋隐既不在炼狱、也不在阿克夏所掌握的任何一个梦境副本中。

至于第二条信息——至少在离开副本的时候,宋隐的生命体征还是平稳的。

如果“入侵者”只是单纯地想要加害于他,其实根本用不着刻意将他带走。而这也就是说,无论现在宋隐身在何处,至少一时半会儿之间,他的人身安全应该不会受到威胁。

但是必须尽快将他找回来,越快越好。

齐征南的脑海里瞬间跑过许多林林总总的讯息,很快就拿定了主意。

“退出副本。”

本次超级副本中难度最大的一号子副本,成功结束了。

但这并不是整场战斗的结束。

从战斗副本里脱身,回到战斗准备室,有超过半分钟的时间,郁孤台战队的五个人谁都没有开口说半句话。

鼠兔一低头倒在了长椅上,抬起胳膊遮住眼睛。一旁的真赭喘着粗气,将护目镜拉扯下来。

野牛默默地将手上的武器一件件放回架子上,秘银则扯开了系长发的发带,丢到了一旁。

看似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但是四双眼睛全都悄无声息地关注着同一个方向。

而被集体关注的那个人,此刻正低垂着头,手上一刻不停地动作——却是在更换着身上不能继续使用的破损装备。

等到更换得差不多的时候,他问辅佐官:“二虎,汇报现在各副本的情况。”

耳机里旋即传出了清晰的统计结果:截至目前,全部37个子副本之中,已经有32个宣告结束,成功收容偷渡者32名。参与副本的174名执行官中,有一人不幸殉职,13人中途退出副本。

除此之外,还有13个副本报告发现了入侵者。包括闪蝶在内的三名执行官在执行副本任务中神秘失踪。

“通知各战队的预备队员,紧急支援剩下的五个副本。一旦发现入侵者,务必尽最大的可能性将其俘虏。”

说到这里,齐征南终于抬起头来,眼神已经再度调整到了临战状态:“二虎,这五个副本里难度最大的是哪个?马上送我过去。”

对于一次又一次被独自留下的人来说,先走一步或许反而是一种救赎。

经历过这次的“先走一步”之后,小宋也会感觉到生命的可贵,慢慢走出自毁的阴影……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晓之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梔香烏龍茶、蜜桃养乐多、琴心初霁、小院子、鸡汁儿味的荷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姚小瑶 72瓶;林球球 33瓶;萧瑶欣心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