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执行官
字体:16+-

小隐

小隐

“闪蝶, 你有一通呼叫。”二狗发出提示。

“呼叫?谁啊?谁这么不识趣, 在我工作的时候打电话过来?”

宋隐顿了顿,立刻又意识到什么:“不对啊,闲杂人等就算打进来也会被你拦截的吧?所以这是一通重要电话?”

“是焚风。”二狗还没学会欺瞒执行官:“他知道你也在一号子副本里了。”

“呃, 我不想接。”

与其说是赌气, 宋隐是真的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但对讲频道已经被接通。很快, 一个低沉悦耳的声音钻进了他的耳朵。

“小隐。”

“……”

宋隐还没开口就默默地打了一个激灵。

小隐——自己究竟多久没听过这个称呼了, 是两年?或许还更多。

虽然这的确是宋隐唯一的小名,但更多的时候,齐征南选择直呼他的大名或者干脆用“喂”和“你”来代替。

对于两个成年男人来说,“小”字似乎已经太过亲密,容易唤起某些被刻意稀释的感情。

宋隐并没有浪费时间去感慨, 他立刻给出了明确的回应:“是我,我在。”

“……”

耳机那头旋即传来一声轻不可闻的叹息——很显然,齐征南又开始犯头疼了。

一想到之前捅在自己腰上的那一刀, 宋隐抢在前面解释:“我不是自己跑过来的,也不是赖着不肯走,你可别又全怪在我头上!”

耳机那头沉默了片刻,极为难得地保持着温和的语气:“前因后果我都听说了, 不关你的事, 我不会怪你。”

说到这里,齐征南居然还主动关心道:“你现在人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这下子轮到宋隐沉默了。

齐征南的这个问题就像一个鱼钩, 卡在了他的喉咙里。他的嗓子突然有点痒痒的, 有很多话想要往外喷涌。

“我没事, 都好。”他最终选择长话短说,只是没忍住小小的抱怨:“…你家臭猫不许我家二狗联系你。”

“我知道了,已经调高了你的优先级。”说到这里,齐征南回归业务模式,“所以,你刚才看见了黑衣人?”

“一共两人,全副武装、戴骷髅面具。五分钟前从门诊部西边的围墙翻进来,向着住院部后方跑过去了。”

“你现在在哪?”

“门诊部附近的凉亭里。”宋隐想了想,报出一串坐标,“附近没发现怪物,比较安全。”

“那你就暂时待在那里,没事不要轻举妄动。”

“我想帮忙。”宋隐主动请缨,“做点我力所能及的事。”

虽然多少料到宋隐会这么说,但真正听到耳朵里,齐征南还是没忍住“啧”了一声。

“这里是危险副本,比你现在的等级高出太多。要是不想死,就给我老实待着。”

“可是……”宋隐还想据理力争。

“没什么可是!我是这个超级副本的负责人,一切服从我的指挥!”

说到这里,齐征南看了一眼身旁,鼠兔已经结束了与梦境主人的沟通,队员们正识趣地站在离他稍远些的地方等待着。

“记住,找个地方躲起来,有什么事立刻联系,不许给我到处乱跑!我一有空就来找你。”最后强调了这一句,他匆匆结束了通话。

“嘁。拽个屁啊。”宋隐不爽地弹了一下耳机,假装弹到了齐征南的脑门上。

——

结束了与宋隐的通话,齐征南立刻走向自己的队友:“梦境碎片的情况怎么样?”

“有点……呃,惨。”

鼠兔用丰富的表情诠释着这个词语:“陈美在住院期间一直不停被骚扰。骚扰者不止来自院外,医院内部也有不少病人因为被打扰而投诉她,要求将她转院去精神病院。她的病房里时常被人塞进骚扰的小纸条,有时候甚至还会从窗外飘来挂着谩骂字幅的气球……”

“说重点。”齐征南打断了他的絮絮叨叨,“这和这个副本的梦境主人有什么关系?”

“我们的梦境主人、也就是那个住院的小斌亲眼目睹了这一切。而且至少在这个阶段,他对陈美还是怀有同情的。”鼠兔叹了一口气,“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两个同样被边缘化,同样被困在医院里的人,估计是物伤其类了吧。”

“可这就说不通了。”真赭立刻提出了最大的疑点:“如果小斌和陈美关系不差,那他怎么会变成陈美的第一个受害者?”

鼠兔摇了摇头:“不知道,答案可能藏在其他碎片里。而且眼下我们还不知道这个副本的偷渡者究竟藏在哪里。”

说到这里,大家不约而同地沉默了几秒钟。

“老大,刚才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还是秘银心思细腻,“看你脸色不太好,有情况?”

“有入侵者。”齐征南并不打算隐瞒队友,“还有,闪蝶也跑到这个副本来了,入侵者就是他发现的。”

此话一出,众人果然纷纷露出了“How old are you”的震惊表情。

“小闪蝶他没事吧?怎么老跟我们撞上啊?”鼠兔捧着脸难以置信,“要不干脆直接拉他入队得了!”

“总不会是他主动碰瓷吧?”真赭想得更严肃一些,“他等级那么低,辅佐官应该也不会放任他乱跑胡来才是。”

齐征南立刻解释:“这事纯属意外,和闪蝶本人没关系,而且他现在暂时没办法退出,处境相当危险。”

“那……需不需要去个人保护他?”秘银试探地提问。

“不用,我已经让他暂时躲藏起来。他等级虽然低,但装备应该不差,人也还算有脑子,应该有自保能力。”

前不久赌船里的那一夜,的确让齐征南对宋隐刮目相看。但更重要的是,上次海怪克拉肯副本里的“捅腹”闹剧已经让初出茅庐的宋隐遭受了不少人身攻击。这次如果再对他采取特殊保护,而最终又证实这种保护完全多余,那么宋隐铁定还会遭到更多的舆论攻击。

“凡事皆有度,过犹不及。”

他默念着这两句话,暂时将注意力切换到眼前的任务上来:“走吧,去找梦境主人的下一块碎片。”

——

无聊。

这是此时此刻宋隐最最真实的心情写照。

距离超级副本开启已经过了整整三个小时,按照二狗刚刚更新的数据。所有37个子副本中,已经有17个顺利收尾。

目前依旧奋战在副本内的执行官还有107人。而这107人之中,最清闲的显然非宋隐莫属。

被齐征南下了禁足令的他,难得老老实实盘腿坐在凉亭里,开始与直播间里的围观群众们互动。

因为从27号子副本跌进1号子副本这种绝无仅有的荒唐事,宋隐的直播间再一次人气爆棚。

各种飞翔的弹幕开始异口同声地称呼他为“炼选之子”、“系统碧油鸡”、“郁孤台第六人”。甚至还有人对他进行无脑的锦鲤崇拜,一时间各种奇奇怪怪的许愿文字刷爆了屏幕。

对此,人形锦鲤宋隐非常淡定地给自己立了一个反向的flag:“还什么炼选呢,能不能活着走出这个副本都是个问题。”

弹幕里的很多人显然也存有类似疑问,甚至还有人告诉他,游乐园的赌船上临时增开了一个盘口,专赌他闪蝶这一次能不能全身而退。

“快点帮我买十万我赢。”宋隐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回答道,“反正输了我也不用赔钱了。”

除去以上这些调侃之外,还有人对宋隐和郁孤台的关系产生了疑惑。更有甚者感觉直接八卦起了他和齐征南在俱乐部里打架的事儿。

当类似的弹幕多到一定程度之后,辅佐官二狗果断地开启了直播间的过滤功能,将关注闪蝶不到24小时的弹幕统统屏蔽掉,世界顿时变得清净了。

此时被留下来的就是宋隐的那帮水友兄弟。比起蜂拥而入的狂欢者,他们明显更加担忧宋隐的人身安全,而且还间接地为宋隐转述起了此刻郁孤台战队的最新进展——

齐征南从707病房取出来的小绿人原来是一团细长的绿萝藤蔓。而根据资料显示,整层楼内唯一拥有这种藤蔓的地方,是楼层东侧的空中氧吧——说白了也就是个小型的温室花园。

只不过噩梦花园里生长的,可就不是那些柔弱无害的绿色植物了。

战队众人横穿过大半个楼层,很快来到了花园宽敞的入口处。经过鼠兔的确定,第三块梦境主人的碎片是一架锈迹斑斑的轮椅,静静地停在温室花园中央,周围被盛开的鲜花所环绕。

但在远离轮椅的其他地方,却长满了互相纠缠的粗大荆棘,荆棘上还插满了人类的耳朵、眼珠乃至舌头和牙齿。

为宋隐转述实况的水友们并没有详细描述实战的细节,只是胡乱发表了一番诸如“焚风帅爆”、“真赭好酷”、“秘银美炸”、“野牛超A”、“鼠兔冲鸭”之类的花痴言论。

就在宋隐忍不住警告他们“不准再在直播间里夸奖齐征南”的时候,战斗结束了,第三块碎片也毫无悬念地被郁孤台收入了囊中。

按照鼠兔的解读,第三块碎片有点伤感、又有点治愈,总之像极了青春疼痛文化小说的场面。

坐在轮椅上的人是陈美,推着轮椅的则是小斌。

两个年轻人,一个因为生理上的病痛不为人所重视喜爱;另一个则因为品行上的瑕疵而被死死摁进尘埃。

他们各自拥有不够美好的人生,却也因为不美好而不傲慢。或许他们此刻的接近只是一种各取所需式的临时互助。但无论本质是什么,至少这一刻应该是纯粹的。

“所以,小斌到底是怎么会被陈美感染的?”

宋隐已经大致上了解了故事的前因后果,只剩下最后最关键的两件事:“还有,陈美又是怎么成为红衣女人的?”

「最新消息,鼠兔正着手将小斌的三块意识碎片拼在一起。」

口播的速度太慢,二狗干脆将涉及到前方进展的直播弹幕一条条推送到宋隐的护目镜上——

「什么?拼合起来的三块碎片居然释放出了一段全新的记忆。又是有关陈美的?!小斌手里拿的是什么?」

「等等,这是什么神展开?!小斌递给了陈美一杯看起来黑乎乎的饮料?这是什么重要的线索吗?」

「陈美喝了饮料……啊,饮料果然不对劲。陈美好像不太舒服,中毒?!」

「紧急纠正,不是中毒!饮料里的确放了东西,但不是毒,而应该是偷渡者的‘种子’!」

「答案揭晓了!本次超级副本不是简单的偷渡事件,再说一遍,不是偷渡!是恐怖袭击!恐怖袭击!」

“恐怖袭击?”

宋隐当然知道这个词的意思,只是不太明白在炼狱语境下又该作何解释。

所幸二狗给了他十分明确的答案——“红衣女人和美杜莎藤蔓全都不是主动偷渡来的,而是被某些人类故意种在受害者身上的。”

齐征南:小隐,我该拿你怎么办?

宋隐:你是拿错了谁的霸道总裁剧本吗?

齐征南:在我的副本里你就得听我的!

宋隐:我懂,否则你的十万脑残粉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把我淹死

鼠兔:我简直想上论坛去写818:我们队长和他捅过的男人的故事

真赭:惊爆!炼狱偶像齐征南与新晋小流量表面不合,实则是青梅竹马

秘银:老大刚才说要喂你们尝尝美杜莎藤的味道。

二狗:上一章作话写成了捏我的耳朵,其实是捏二虎的。我冤

二虎:《仿生人会撸电子猫吗》是什么鬼啦

————

感谢晓之 的手榴弹

感谢犬夜叉、琴心初霁、江上思归、梔香烏龍茶、图桑、小院子的地雷

感谢西泡泡x30、河豚精的营养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