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执行官
字体:16+-

胆大包天

胆大包天

伴随着迟缓的“吱嘎”一声, 走在最前面的野牛双手推开了医院沉重的黑铁大门。

“等一等。”

走在野牛身旁的秘银一手将他拦下,同时抬手去接从天上坠落下来的雨滴。

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刚才在院子外面还是无色透明的雨点,忽然间变成了狰狞的血红色,沉重地向着地面砸去。

不出一会儿工夫,整片天空满布着腥红, 地面上也到处都是东一滩西一滩的血水。

“有腐蚀性。”凭借着滴落在指尖感应器上的那一点雨水, 秘银迅速做出判定。

“打开防护。”齐征南一声令下, 所有人同时点击了手腕部的某个表型装置。

一声短促的提示音过后,众人的战斗服表面立即生成空气屏障。落下的雨滴被反弹出去,形成了一层粉色薄雾,远远看去就像是热血漫画里描绘的“斗气”或者“小宇宙”。

确认防护罩开启并且工作正常,齐征南一马当先,率领郁孤台众人正式探索病院。

“前面这栋是门诊大楼, 左右两侧是医技楼和保健中心。门诊大楼的后方是住院部。”

真赭是队伍中的情报兼技术担当。在进入病院之前, 他已经放飞了一只微型无人机,并且将从高空拍到的鸟瞰画面与现实中的医院平面图做了对比。

“梦境主人应该在住院部。”炼狱里首屈一指的安抚师鼠兔迅速做出了判别, “他的生理指标和意识状态非常衰弱。再这样下去,恐怕连我都很难追踪到他的气息。”

“还能保持多久?”齐征南问。

“一个……不, 一个半小时。”

“足够了。”野牛打开了手中重型枪械的保险, 信心满满, “要不是打着三倍报酬的噱头,这种小case根本就用不着咱们动手。”

“一切还是小心为上。”

秘银没有错过门诊大楼里那些隔着玻璃向外窥视的眼睛, “我们是领头羊, 别让其他的大战队看了我们的笑话。”

大致探明了梦境主人的方位, 五人小队开始沿着室外道路朝住院大楼的方向走去。

血雨越下越大,天上甚至开始掉落耳朵、内脏、手指等人体器官。空气中也满溢着令人窒息的血腥气味。明摆着就是要把人往危机四伏的室内驱赶。

与全身心投入于当前副本的队友们不同,齐征南一边警惕着四周的情况,一边还需要同时掌握着其他36个副本的执行状况。

好在他有一位经验丰富、训练有素的辅佐官。

当执行官们在各自的副本里执行任务的同时,他们的辅佐官则在副本之外结成了一张高效的沟通网络。

各个副本的进度将由该战队队长的辅佐官统一汇报给齐征南的辅佐官二虎,再由二虎定期、择要汇报给副本内的齐征南。

目前看来,各个副本内部的进展都非常顺利,甚至还有个别低难度的挑战副本已经临近收尾阶段。

“No.27的情况怎么样?”这是齐征南主动问起的唯一一个副本。

“一切正常。”二虎回答,“这一组的进度还不错,已经开始尝试拘束偷渡者。”

“人员呢?”齐征南问得更具体了一些,“有没有受伤,或者战斗减员?”

“……”二虎略做停顿、却不敢隐瞒:“截至目前,有一名队员因伤退出了副本。”

齐征南呼吸微窒:“是谁?!”

————

No.27副本内部。

小雅手上那台关不掉的闪光灯很快就找到了解决的办法。

宋隐从精品商店里找来了几条真丝围巾,将闪光灯的灯头一层又一层地牢牢裹住。虽然仔细看起来还是像萤火虫似地一亮一灭,但毕竟没有刚才那么扎眼了。

但事情还不算完——刚才在逃跑的过程中,小雅不小心崴了脚,现在右边的脚踝肿得像个馒头,几乎无法正常行走。

“我们不能带着她一起行动。”大丽花很直白地表明自己的态度,“这就是个累赘。”

铃兰表示反对:“但如果把小雅留下来,万一遇到袭击,她人死了,我们任务一样失败。”

“我们不是还有药么?”宋隐提到的是刚刚收到的那盒强化剂,“给她贴上一副,能不能多撑点时候?”

“没用的。”爵梅摇头:“炼狱的药物只能对执行官发生作用。”

“我们必须带她一起走。”紫藤队长作出了决定,“如果前方遭遇恶战,我们再视具体情况,将她临时安置在相对安全的地方。”

这个折衷的办法获得了大多数队员的认可。赶在其他人表态之前,宋隐二话不说背起了小雅。

他原以为再轻盈的姑娘也该有点分量,没想到托了体能强化和高级装备的福,一个大姑娘家背在身上居然跟驮了只小猫似的,没有半点压力。

按照小雅的回忆,飞机坠落在了7号登机口附近。那里是航站楼的西南角,距离他们大约还有两三百米的距离。

若是换做平时,这么点距离一个冲刺也就到了。可是现在,情况显然复杂了很多。

候机大厅里的视野十分开阔,因此可以看见通往登机口的这一路上,有不少人影或坐或立。保守估计应该不会少于二十人,而隐匿在黑暗之中的数量,恐怕还要翻上一番。

性格急躁的大丽花提出了一个有些冒进的建议:她表示愿意充当诱饵,吸引那些“植物人”的注意力。然后由紫藤以及爵梅进行远距离攻击。

考虑到藤蔓需要不断吸取人体养分以维持生命,这种追逃模式就是消耗战,能够最高效、最快捷地解决问题。

“不行,这太冒险了。”紫藤却立刻表示反对,“机场地形很复杂,怪物潜伏的位置、数量也不明朗。绝不能让你一个人冒那么大的风险。”

“这有啥。”大丽花据理力争,“如果被它们抓住了,大不了我退出副本保命呗!”

“那可不行。”铃兰细声慢语,“都还没遇上偷渡者呢,就战斗减员了,太冒险了吧。”

“换我上吧。”爵梅提议,“我的鞋子有机械加速,护甲防御值也比较高。”

讨论陷入了僵局,五双眼睛看向宋隐:“浪蝶,你怎么看?”

“你们还是叫我闪蝶吧。”宋隐苦笑,“还有,我觉得不用讨论……敌人已经过来了。”

话音刚落,只见不远处的商店里果然闪出了两条人影,朝他们奔袭而来。

紫藤眼疾手快,首先一箭拿下一个。另一个冲到近前,也被爵梅挥舞着手中的细长唐刀,刷地一下把胳膊给卸了下来。紧接着大丽花箭步上前,将一个黑洞手..雷塞进了那人怀里。

两秒钟后,只见那人的怀里突然冒出一个拳头大小的空洞,紧接着整个人就像是被这个空洞给吸了进去,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而这整个过程,甚至连半点声音都听不见。

“cool~~”大丽花吹了声口哨。

“一个几万块,当然酷了。”爵梅心疼得很,“浪费!”

不过吐槽归吐槽,看起来这些“植物人”倒也并不是真正难以对付。他们甚至很快就研究出了一套行之有效的阵法——四位女队员将背着小雅的宋隐护在中间,像个移动的堡垒。这也是宋隐生平第一次受到空虚公子级别的待遇。

刚开始的时候,一切似乎都很顺利。可没过多久,有点事情就慢慢变得微妙起来了。

宋隐觉得有东西正在“非礼”他。

刚开始只是胳膊有点瘙痒,紧接着有什么软趴趴的玩意儿爬上了他的领口,还想挤着缝隙钻进他怀里。

“等下!等下!!”

忍无可忍,他一个急刹停下脚步,赶紧让身旁的铃兰帮忙看看是什么情况。

这一看不要紧,原来小雅那只不安分的右手上藤蔓又长长了不少,就是它处心积虑地想要和宋隐发生“亲密接触”。

于是众人不得不停下来,七手八脚地重新为小雅包扎。还得小心翼翼地避开那个闪光灯,以免包裹着灯泡的丝巾松脱。

“这样子不行!闪蝶迟早都会被她给坑了!”还是大丽花暴躁起来,“砍掉她的胳膊!”

包括宋隐在内的所有人,都因为这个混乱邪恶的建议而虎躯一震。但是仔细回味起来,混乱当中又好像带着那么一丁点的意思。

砍掉小雅的手,不仅可以拿掉那架倒霉的闪光灯,还可以阻止藤蔓继续肆虐。只要及时包扎止血,简直就是再正确不过的决定。

如果事情发生在现场随便哪一位执行官的身上,她或者他恐怕都会毫无犹豫地做出这个选择。

然而这么好的选择,放在别人的身上,就是残忍。

一路上神情呆滞的小雅偏偏听懂了“砍手”这个词,突然狂躁起来,扭动着身子就要逃跑。

所幸爵梅和宋隐眼疾手快,一边一个将她牢牢按住。

“不砍手不砍手。”铃兰赶紧双手捧住她的脸颊,轻声安抚。

不愧是以鼠兔为偶像的安抚师,小雅的情绪很快就平稳下来,软绵绵地没有半点力气。

大家一边留意四周的情况,一边以最快的速度将小雅的右手捆扎结实。然后依旧是宋隐,毫无怨言地又将人背到了背上。

“小蝴蝶,你能不能行啊。”大丽花皱着眉头看着他。

宋隐被她给逗乐了:“姐姐,我好歹也是个一顿饭吃一斤、扛着水桶噔噔噔上六楼不带喘气儿的纯爷们儿,威猛着呢,就甭替我操心了。”

“那就好。”大丽花也反过来逗他:“姐老记得你穿那身小裙子时的俏模样了,差点忘了你还是个金刚芭比,失敬失敬。”

废话少说,等到宋隐重新背起小雅,大伙儿继续小心翼翼地向前走去。

接下来的五六十米,一切都按部就班。沿途上他们又遇到了十一二个“植物人”,全都采用逐个击破的手段,干脆利落地解决了。

事情似乎正在朝着再好不过的方向发展。直到他们沿着商店街缓缓地拐了一个弯,前方终于出现了他们此行急于寻找到的东西。

一架巨大的飞机,大半个机身撞进了候机厅,就那么静静地蛰伏在那里,像一只巨大白鸟的尸体。

而就在飞机的前方,生长着一株两三层楼那么高的“大树”,像榕树那样垂下一条条细长的枝条。

毫无疑问,那就是这个副本的“偷渡者”。只要将它拿下,这个副本就算是攻略成功了。

可事实却远没有那么简单——

因为在执行官们与大树之前,还跪着一圈奇形怪状的“人”。

感谢晓之 的手榴弹

感谢小院子、黛染、梔香烏龍茶的地雷

感谢顾清明x6、河豚精x10 的营养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