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心皇后
字体:16+-

269 身世之疑2

公子贺无语到极点,还真是钻到钱眼里的财迷,连母亲的遗物都想着变卖出去,也不知她母亲泉下有知会不会哭晕过去,不过那玉璧……

他想了想,说,“你见过那玉璧吗?可还记得长什么样?不如画给我看看。”

“我就很小的时候远远看到过,印象不是很深刻,只记得是白的,大小还是我爹告诉我的,所以我画不出来,只是,”楼玉笙有些纳闷,“就算知道长什么样又如何?虽说那也是个线索,但光凭长相也查不到什么吧。”

公子贺略有点嫌弃地看着她,“你可知玉璧的用处?”

好似也不需要楼玉笙回答,反正她连玉璧是什么都不知道,更别说用途了,公子贺接着说,“玉璧,一为祭器,用作祭天、祭神、祭山、祭海、祭河、祭星等。二为礼器,用作礼天或作为身份的标志。所以寻常人等,不可能拥有玉璧,至少你的生父,也是有些来历的,不排除就是常瑞德。”

楼玉笙没料到小小的玉璧还是身份的象征,不过,那也不能认定常瑞德就是她的生父嘛,至少还有可能是别人。

“再有,”公子贺又道,“若如你爹所说,那玉璧是上好的白玉雕琢而成,更非一般权贵能拥有。”

“为什么?”

“自古,唯有帝王将相有资格佩戴上等白玉,如玉玺,皇后之玺都是白玉。”

“那……”楼玉笙心头有了不好的预感。

公子贺看着她,叹声说,“这世上姓常的人何其多,但姓常的,又能拥有白玉璧的权贵,少之又少,除非你娘与京城没有任何关联。”

楼玉笙苦笑道,“我娘极少提起她的过往,倒是听我爹说过,我娘是京城杏林世家楼家女,祖上出过太医的,她自幼在京城长大,在嫁给我爹之前从未离开过京城,也很少出家门,又怎么可能认识旁的男子。”

公子贺看她如此失落也有些不忍,但也只是一丢丢而已,还是残忍地说,“虽然你认为常瑞德品德败坏,配不上你娘,可你娘养在深闺,识人不清也是可能的。”

楼玉笙很忧伤,难道她的生父真的只能是常瑞德那个混蛋?

她手撑在软榻上的矮桌,托着腮,清丽的小脸上凝着忧愁,怎么也没办法把她娘口中的那个温润如玉、儒雅清朗的男子和她心目中猥-琐不堪的常瑞德联系在一块儿,光是看常瑞德三个字,都俗不可耐,哪配得上雅若芝兰那四个字啊!

不知怎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行字:甲寅年惊蛰,阿蘅绝而离山,余了无生趣,避居此谷,又一年,闻阿蘅噩耗,恸,哀而绝,愿有来生,必不相负……

那是南歌前辈的遗作,画中女子是她的外婆,容颜绝丽,清贵出尘,不食人间烟火,清冷似世外仙姝,而南歌前辈,观字识人,那必也是温和有礼才学卓绝之人,能让南歌前辈输得一败涂地的外公必也不是平庸之辈,惊才绝艳的外公外婆养育出来的女儿就算养在深闺眼光再差,也不至于把个猥-琐小人看做儒雅潇洒的人吧?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duxinhuanghou/33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