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心皇后
字体:16+-

160 为何抛弃孩子的父亲

“那他也不过是一个县太爷而已,不还有太守大人嘛。”楼玉笙说着,眼眸亮晶晶地看着还在不断挥着手小声抽噎着的双双,“你不能去,可以让别人去啊!这不是现成的人选嘛!”

虽然容恩还在生阿缘的气,可他觉得楼玉笙的建议很可行,他见双手还害怕地哭,本就有脾气,语气就更不好了,“别哭了别叫了!我们都是人,没人是鬼,你心虚什么!”

双双被他一吓,被迫地停止了哭泣,把害怕都全部聚集在眼睛里,眼泪汪汪、忐忑不安地看着容恩,半天没反应。

“双双,我不是鬼,我是人……”杨若水慢慢开口,伸手握住双双的手,惊得双双整个人都要抽搐了,她说,“你看,我的手是有温度的,我是人,我没死。”

……

半晌后,胆小的双双终于相信杨若水没死的事实,一个扑通跪下去抱住杨若水的腿就哭,“小姐……对不起……对不起……”

容恩本就有点烦躁,被双双哭得更是心烦意乱,“够了够了!你们主仆相见要互诉衷肠回头继续,现在先做要紧事!”

杨若水安抚地拍拍双双,说道,“容公子有何主意?”

“很简单,爷会通知太守大人到临县来,到时双双去击鼓鸣冤,待查明真相,自会还你杨府一个公道。”

真是简单粗暴啊,可是让太守大人到临县来,可能吗?

杨若水有点犹豫,若真如他说的这么简单,当初爹爹就会这样做了,又怎会落到如今的田地。

容恩傲慢地说,“不过是个县太爷而已,还是个假冒的,有什么好担心!”

至于那太守大人,他一声令下,他敢不巴巴地过来?

哼!

“麻烦几位了,若是能大仇得报,若水一定报答各位的大恩大德,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杨若水福了一礼,郑重其事地说。

容恩摆摆手,“等他们都被砍了头了你再来道谢不迟。”

“……”

太粗暴了!

容恩看了看大家,眼睛偷偷瞄了瞄阿缘,然后有些失望地说,“既然没事了,大家都早点休息吧。”

阿缘说道,“杨姑娘和双双姑娘就住这里吧,小玉,我晚上和你一起。”

“好啊。”楼玉笙说道,“你们两个,晚上小心点,别出去乱走,有事叫我们。”

“多谢!”

楼玉笙挽起阿缘,经过容恩时看他一眼,暗暗摇头,她之前也以为容恩当真喜欢阿缘喜欢的不得了,倒是提醒过他几句,可现在看来,或许真的只是一时新鲜,否则如何会如此在意男人那可怜的一点点尊严?何况他不如阿缘是事实,他怎么好意思因此怨怪阿缘?

罢了罢了,她也不要插手的好!

阿缘虽然似乎有一点动心,但在听到容恩的“真情告白”后,大概也死心了!

她还是不要从中掺和的好,免得误了谁!

开门的一刹那,容恩突然没来由的心慌的厉害,“阿缘……我们,我们谈一谈,好不好?”

阿缘冷冰冰地站在那儿,有一会儿都没什么反应,像是在思考,要不要和他谈一谈。

过了会儿,阿缘冷声说,“不必……你这是做什么?”

她冷冷看着容恩抓着她的手腕,秀美微拧,这已经是她很难得的别样表情了,也说明,她非常的不开心了。

“我一定要和你谈谈!”容恩固执地说。

“谈什么?”阿缘冷眸看着他,没有一丝温度地说,“我说过,我不会喜欢任何人。”

容恩在她冰冷的眸光下,心底涌起的那一股惶恐不安和害怕失去的焦虑都渐渐消散,漆黑的眸子里涌动着自嘲和失落。

他……

放手了!

回了自己的房间,背影,竟有些萧索落寞。

回到楼玉笙的房间,楼玉笙才刚点了灯,阿缘冰凉的嗓音忽然响起,“小玉,你武功不错,不如我们切磋一下。”

楼玉笙惊得后退一步,表情甚是惶恐,她那点不错也就能跟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比,跟阿缘这种逆天的存在比,那不是等死吗?

“我是孕妇啊,你别欺负我!”

阿缘身形一动,已经来到楼玉笙面前,牢牢地抓起她的手腕——把脉。

“你竟然还懂医术?”楼玉笙有些吃惊。

靠!这到底什么物种啊!武功高的神出鬼没,容貌美得不似人类,居然还懂医术!还让不让其他女人活啦!

阿缘冷冷地看她一眼,她乖乖闭嘴,不说话就不说话嘛,又不是不能腹诽!

“你腹中子很健康,武艺切磋无碍。”阿缘说道。

楼玉笙好想哭,“阿缘,我就会暗器啊……我根本就不会打架啊…………嗳?不对啊,好端端的你找人打架干什么?”

似乎想到什么,楼玉笙神秘兮兮地凑过去,“是不是心情很烦躁啊?”

“烦躁?”阿缘茫然无辜地看她一眼,稳稳地在椅子上坐下,“我只是心跳紊乱而已。”

“……”这还不叫烦躁,叫什么!

看来是真的对容恩动了心啊!

这样不对啊,美少女!

楼玉笙又凑过去,在她旁边坐下,“阿缘,你听我说,容恩呢……”

“他真的不适合你”这几个字还没说出口,阿缘忽然问道,“你为何抛弃孩子的父亲?”

你为何抛弃孩子的父亲?

楼玉笙差点一口唾沫喷死她!

她哪只眼睛看到她抛弃郑变太啦?

分明是郑变太抛弃她好吗?

“你这是什么表情?”阿缘奇怪地看着像是快噎死了一样鼓圆了眼睛的楼玉笙。

“呵呵呵——”楼玉笙笑的磨牙,“杨姑娘讲完她的故事,你尚且知道不能仅凭一人之言断言真假,现在如何断定是我抛弃了别人?”

阿缘一怔,表情变得迷惑。

是啊,她为何会如此断定?

果真是因为来尘世太久,沾染上七情六欲,才会因为和小玉有过相处而凭她的性格断定事件真假?

若是这样,她该静静心了!

“你说的有道理,我不该因为和你认识就妄下定论。”阿缘表情严肃而认真,一副我真的该自我反省的沉重样。

而知道她内心想法的楼玉笙好想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她欲哭无泪,阿缘那叫什么话嘛!

什么叫“因为和小玉有过相处而仅凭她的性格断定事件真假”?

难道她的性格就是喜欢抛妻弃子吗?

啊呸,不对,是抛夫弃……

啊呸也不对!是抛弃前男友!

呜呜……

好忧伤!

难道她脑门上刻着这几个字嘛!

为什么阿缘会这么想!

呜呜!

她明明才是被抛弃的那个好吗?

忧伤中的楼玉笙默默地瞅了眼已经沉下心自我反省的阿缘,淡淡腚疼地说,“我出去散散心!”

“嗯!”

阿缘淡淡应了个字,连句“早去早回”、“路上小心”的话都没有,楼玉笙表示,她终于能体会容恩的心痛了!

只是,等她出了门,忽然想起一件事,差点一跟头摔在楼梯上。

她刚刚,听到了阿缘内心的话?

这没什么不对,她有读心术嘛!

可阿缘说那话的时候,她压根没看阿缘的啊!以前不都是要看别人的眼睛,集中注意力才能听到的吗?

这是……

难道是……

她的读心术居然升级了?

卧靠!

真是个意外的好消息!

以后再也不用担心看不到别人的眼睛就不能读心了!

——

天边夜色渐浓,房间里亮如白昼,但光线温和柔润,不会让人觉得刺眼。

郑宣自昏睡中醒来,不适地咳了几声,意识还有些浑浊。

身体里一阵冰寒,一阵火热,郑宣知道,毒发了。

门开了,进来一个十五六岁的清秀少女,端着清粥小菜,眼里有着努力掩饰的惶恐。

她端着饭菜小心翼翼地走近郑宣,声音有些哆嗦,“公,公子,用膳吧。”

郑宣此时还能勉强维持理智,冷声道,“出去。”

“出不去……”那少女都快哭了,“门被锁了……”

郑宣知道,这定是倚华安排的,可他已经坚持了两个月,怎么可能这时候功亏一篑?

何况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即使又欠爱能缓解毒性,但他根本已经无法承受无休止的又欠爱。

他勉强地坐起来,极力保持着一丝清明,声音喘喘,“你出去,告诉他们,不想本公子死就放你出去!”

“可我出不去啊……”

“出去!”郑宣喘息着,怒声呵斥,吓得那少女一哆嗦,手一软,端着的饭菜都摔在地上,而后看到郑宣渐渐泛红的腥眸,逃命一样地往门口跑,不停地拍门,“开门呐……姑姑……放我出去……公子,公子说……我留在这儿,他会死的……放我出去……他会死的……我不要死……”

门,忽然开了,那少女犹如看到最后一丝生的希望,什么都顾不得了立刻冲了出去。

文德忙进去扶着走路都有些踉跄的郑宣,眼睛红红的,“公子,您这又是何苦呢?”

“带我去密室!”

“公子……”

“再啰嗦,我丢你去喂野狗!”

“……”

待郑宣进了密室后,倚华和文德守在外面,双双落下泪。

不久,有暗卫盛来急报,文德一看,气的差点吐血。

“发生何事?”倚华担忧地问。

“楼姑娘……楼姑娘用孩子做要挟,他们不敢轻易动手。”

“她竟然!”倚华气的咬牙,“她仗着公子喜欢,仗着有了公子的子嗣就敢无法无天!这跟那些嚣张跋扈的宠妃又什么区别!妾就是妾!永远都只会用这些上不得台面的手段!”

“那该如何是好?”文德有些忧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