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心皇后
字体:16+-

159 容恩的心声

“啪”的一声,整张桌子忽然碎裂成渣。

容恩脸色铁青地拍案而起,“这世上竟有如此恶毒之人!简直人神共愤!这种人!竟然还不要脸地做我大周的父母官!我要是不收拾他们我特么就不是男人!”

他怒喝一声,铁青着脸就要冲出去,阿缘袖中白绫一动就拦住了他。

“阿缘,其他什么事都能听你的!但这事,你得听我的!那个李民,太特么不是人了!”

“仅凭一人之言,你如何断定孰真孰假!”阿缘冷斥道。

“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为什么不信我!”才刚讲述了自己最悲惨的经历,即使只是回忆,也足够让杨若水崩溃,可是,阿缘竟然不信,为什么不信!

容恩也很郁闷,虽然他知道阿缘说的有道理,可情感上早已经认同。

“阿缘,我知道你一向冷静,可我们是人,是最平凡普通的凡人,不是所有事都一定要冷静理智地深层次分析之后才做判断,那样的不是人,是冷血,是无情,是麻木,是没有感情的行尸走肉。”

阿缘冷冷地盯着他,似乎和平常看着他的冷漠目光没什么不同,可楼玉笙却感觉到微妙的不同,这个看起来永远都冷静自持,冷若冰霜的姑娘似乎感到一点点的难过了。

楼玉笙忙说,“容恩,你这么说不对,阿缘也只是思虑周全而已,何况要确定杨姑娘所言是真是假,也不会耗费太多的时间!”

虽然她明明已经确定,杨若水说的都是真的,可也不敢在阿缘面前下定论。

脑中灵光闪过,楼玉笙眼睛一亮,“你们还记得中午烧纸钱那个丫头嘛,我相信她一定知道些内情,不如把她带过来,我们一问,不就知道该信谁了。”

容恩似乎还有些生气,声音闷闷地说,“我去带她过来。”

他一动,才发现阿缘的白绫仍拦着自己,有些赌气地瞪了阿缘一眼,示意阿缘松开。

阿缘冷道,“我去吧!你们在这儿等我!”

说完,她手一动,白绫自动收回到袖中,而她人已经离开。

容恩脸色仍不好看,生气地一屁股坐下去,拿起一只茶杯,大口大口地喝水,好似这样才能稍稍降下心头火气。

虽然对于阿缘的不信,杨若水也有些伤心,但看到因为她的事让阿缘和容恩吵架,她又有些愧疚,“容公子,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害你们吵架了。”

“不关你的事!”容恩生气地说,“阿缘总是这样,冷冰冰的,一点人情味都没有,要不是她是活生生的人,我都觉得她只是没心没肺的冰雕!说什么一家之言无法辨别真假,她也不想想,正常人能编出这样的谎言来骗人吗,有这个必要吗?这说好了听叫有原则,说难听了,那就是冷血无情!……她不让我去带那个丫头回来,偏要自己去,不就是不相信我,怕我一时冲动去杀了那些坏蛋?哼……在她眼里,我永远都是个不知天高地厚,毛毛躁躁的小毛孩,永远都把我小孩子看!”

这一点小小的事情,仿佛成了打开倾诉闸口的开关,一旦打开,就无法关上。

所有的心事倾泻而出,不吐不快。

“我是喜欢她,从第一次看到她就喜欢她,清冷又高贵,出尘脱俗地像世外仙姝一样,试问世间哪个男人不会对这样的女人动心?我对她一见钟情,所以自见面之后就一直厚着脸皮跟着她,她虽然武功高强,却好像对什么都懵懵懂懂的,让人觉得她很无辜,又觉得她很可爱,所以就更喜欢她了,可天知道,她竟性子执拗到这种地步,时常跟我说她不会喜欢任何人,你说换成谁听了这样的话不难过,可她偏偏一点都不当回事,总用这样的话伤我的心!时间长了,我像是习惯了她这样,可也因为时间长了,相处多了,我们之间的问题越来越多,的确如她所言,我们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什么观点,什么为人处世,根本达不到一致,但她从来不会对我妥协,妥协的永远都是我,就因为我喜欢她,她不喜欢我,我就得永远跟她妥协?这也就罢了,谁让我喜欢她!可是……”

容恩重重地吐了口气,“无论如何,我也是个男人啊,武功什么的比不过她也就罢了,是我技不如人,怨不得谁,可她总把我当成小孩子,永远都让我站在她身后被她保护着,哪个男人受得了啊!……时间长了,我自己都怀疑,我究竟是喜欢她这个人,还是只是迷恋她那张漂亮的脸蛋!”

他歪歪嘴角,“若只是迷恋她的美貌,那就最好了,再过段时间,新鲜劲一过去,我也就不喜欢她了,我又可以向从前那样潇洒无忧无虑了!”

楼玉笙听得唏嘘,单恋一个人,的确很苦,何况单恋的对象还是女神级别的好似没有七情六欲的人物。

遇到这样的事,也只有两个选择,要么一条路走到黑,无论多苦多痛,都坚持下去,但未必能看到光明的未来;要么现在就放弃。

她觉得,容恩似乎已经做出了第二个选择……

忽然,她神思一凛,直觉有些不对劲,动作却比思绪更快,迅速地去开了门,然后就看到一脸冰霜似的阿缘搂着个晕着了丫头站在门外,也不知站了多久,也不知听到了容恩多少话。

只是,阿缘那张冰雪似的容颜变得更加雪白,冰冷的目光也微微颤抖了一下。

“阿……”楼玉笙张了张嘴,不知该说什么,谁知道就这么会儿说话的功夫,她竟然就回来了。

“阿缘……”容恩看到她,一下子站了起来,神情慌乱的很,手足无措的,表情尴尬晦涩,还有些忐忑和害怕。

“我把人带回来了。”阿缘冰冷的目光看着前方,似乎看着什么,又似乎有些空洞。

她说着话,带着人进了房,面无表情的,谁也没看一眼。

容恩难过地苦笑,看吧,即使他说了那样的话,她也一点反应都没有,她果然是一点也不喜欢他的。

杨若水也有点惴惴不安的,毕竟才听了容恩对阿缘的吐槽就看到她了,尴尬地很,但她的注意力很快就被阿缘放在椅子上的丫头给吸引过去了,“双双?”

她这一略带着惊讶的情绪的沉哑嗓音,稍稍缓解了屋内尴尬凝滞的气氛。

虽然屋里的人心思各异,不过这会儿倒都注意着那丫头了。

楼玉笙怜悯地看了眼阿缘,然后问杨若水,“你认识她?”

杨若水点点头,眼眸里露出点嘲讽的味道,“她以前是我贴身的丫头,后来……如我之前所说的那样,还能活着留在杨府的,都已经是被收买了的。”

“今天中午我看她躲在一个角落里偷偷烧纸钱,应该是烧给你的,她,应该是有些内疚的。”

“内疚?”杨若水似乎苦笑着,“确实,也怨不得她,那种情况下,她若不背叛我和爹爹,就只有死路一条,何况她的背叛,并没有带来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她微微一叹,看着阿缘,“阿缘姑娘,能弄醒她吗,只要你们问她,就知道我说的是真的了。”

阿缘点头,在双双身上一点,双双迷迷瞪瞪地睁开眼,一睁眼就看到杨若水那张满是丑陋疤痕的脸,吓得大叫,手不停地乱动乱舞,“小姐,不是我,不是我杀的你,你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你要杀去杀老爷,不,是姑爷,你去杀他,是他杀了老爷,是他和夫人害死你的,不关我事,不关我事啊,你放过我吧,你每年的忌日,我都会拜祭你的,求求你,放过我,放过我吧……”

人在极度的刺激和惊吓时,都会做出最本能的反应,虽然双双只是简简单单几句话,并没有说出所有事,但已经很明显地表露出,杨若水真的没有骗人,她说的都是真的。

容恩轻轻一哼,“我早说了,杨姑娘肯定不是编的假话,都是真的。”

阿缘端端地站在那儿,立得笔直,“既然她说的都是真的,你打算如何?”

“杀人偿命,这不是你说的嘛。”容恩像是破罐子破摔了,难得的,对着阿缘,也用着吊儿郎当不可一世的语气。

“你如此冲动杀了那些人,只会坐实传言,陷杨姑娘于不复之地。”阿缘冷漠地说。

“阿,阿缘姑娘……”杨若水有些激动地站起来,“我,我是一个已经死了的人,我不在乎我自己,只要杀了他们报仇,我就知足了。”

“杀人是报仇最愚蠢的办法。”阿缘看着她,眸光冰冷,“既然你不在意,你大可离开,想做什么便做什么,但只要你敢杀人,我立刻结束你的性命,至于容恩,他不会帮你去杀人!”

杨若水被她冰冷的目光盯着,心底渐寒。

这,不是陷入死胡同了吗?

她稳了稳有些害怕的情绪,压抑着嗓音中的起伏,“那依阿缘姑娘的意思,我该怎么做?”

“按你们人间的办法,报官。”

杨若水苦笑,脸上的疤痕跟着扭动,丑陋的痕迹都仿佛在嘲笑什么,“可他就是临县的父母官啊,而且我在临县人眼里,是已经死了的人,又如何去报官……”

——

欢迎大家关注我的微博啊,微博上搜索:原茵是懒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