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心皇后
字体:16+-

111 只要她在,就好

伴着这一嗓子,文德只觉楼姑娘真是个破坏美好氛围的个中高手,刚刚那场景,他们深深的凝望,那是多么绝美的一幕啊,这楼姑娘,啧!

再悄悄瞥一眼公子,文德惊讶地发现,公子竟没有如往日一般,因楼姑娘这一嗓子而无语地直皱眉,仍然五官静沉,仿佛成了雕塑。

直到小二又端了碗热气腾腾的面,楼玉笙开心地吃了起来,郑宣才突然像活了过来一样,捏了捏指节在颤抖的手,缓步走过去,眉眼依然淡然如水。

他静静地坐在楼玉笙左手边的位置,一言不发地看着她吃东西,连呼吸都轻的几乎听不见。

楼玉笙亦静静地吃着面,那碗油泼辣子面,的确够辣,辣的她忽然就掉下了眼泪,刷刷的止不住地往碗里掉,她却仍然坚强地继续吃着。

郑宣忽然就站起来,过去抱着她,紧紧地拥她在怀。

这真实的触感,衣衫上滚烫的泪,仿佛才告诉她,眼前的,都是真的,不是梦,不是妄念。

这一瞬,他好像忽然才明白,原来,没有什么比她好好地在他身边更重要。

他闭着眼,这些日子的思念与折磨,化成一声叹息,“笙笙,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仿佛泻开了她心头的闸口,连日来所有的担惊受怕,所有的委屈惶恐一涌而出,她在他怀里,哭得昏天黑地,“你为什么不来找我?为什么不来救我?我好多次都梦见你说带我回家,可是醒过来,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你知不知道我这些天是怎么熬过来的,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害怕?我每时每刻都在担心自己会被吃掉,会渴死饿死,可是你一直都不来救我,一直都不来……我都以为我这辈子都出不来了,这辈子都不能再见到你了……我恨你恨你恨你恨你……”

一声声的控诉,如一把把锋利的刀刃割着他的心,鲜血淋淋。

他忽然就觉得,她是常瑞德的女儿又如何,重要吗?她想要什么,他给她不就行了?

只要她还能,好好地在他身边,哪怕吵吵闹闹。

只要她在,就好。

他心疼地不得了,久久,缓缓蹲下身,捧着她泪水斑驳的脸,声音暗哑无比,“笙笙,我向你保证,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楼玉笙哭得太凶猛,仍不住地抽搐,“要是,要是还有下一次,你就再也见不到我了。”

“不会再有下一次了。”郑宣轻轻地说。

——

郑宣带着楼玉笙先回了客栈,让她先好好休息,其他的事,容后再说。

在山谷里半月,楼玉笙有很多时间泡在冰凉凉的水里,加之那里的气候本就偏凉潮湿,如今终于有了机会泡个热水澡,哪怕已是夏天,楼玉笙也开心的很,她泡在热气氤氲的水中,完全放松,竟然就在暖暖的水中睡着了。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duxinhuanghou/31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