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心皇后
字体:16+-

017 他竟戏弄她

郑宣把药碗递出去以后,见楼玉笙确实已经睡沉了,拿了之前的发簪擦干净,在她食指上划了一个小口子,很快溢出血珠。

他拿了早已备好的一个白色小瓷瓶放在她指尖旁,接了几滴血珠,盖好盖子递给东方禹,“看看这里面的东西跟我体内的毒有什么关系。”

东方禹微微一惊,克制住微微的激动,“属下明白。”

“下去吧。”

待房门关上,郑宣只穿着中衣下了床,拿了瓶上好的金疮药抹在楼玉笙指尖那点小伤口上,很快,便一点痕迹也没有。

楼玉笙一觉醒来时,已近黄昏,肚子饿的咕咕直叫,但她还记着自己是被点了昏睡穴才睡过去的。

她有些意外地看到枕边放着一套黛绿色长衫,她明明记得他之前吩咐随从将所有衣裳都带走了。

不过,管他呢,有衣服穿就好,哪怕是男装也无所谓。

楼玉笙穿好衣裳掀开帐幔,看到郑宣站在书桌前正写着什么,也不理他,直接问道,“你趁我睡着做什么了?”

郑宣眼皮都没动一下,“你父亲已经出狱,现在应该在回府的路上。”

“真的?”楼玉笙一喜,也懒得追究刚才的问题,反正她已经检查过,自己又没受什么伤,也没吃什么亏,“那我去看看我爹,总可以吧?”

郑宣放下笔,侧过头看她。

此时夕阳余晖正好透过窗户落在他俊朗的面孔上,泛着淡淡的金光,恍如神祗,一身祥和瑞气。

“走吧。”他微微一笑,朝她走过去,直接迈过她,朝外走。

楼玉笙狐疑地盯着他的背影好一阵,怎么觉得一觉醒来,这个总是一脸阴沉,容易发怒的公子哥变得这么温和了?

她抖了抖身子,不会突然被穿越了吧?

——

刚到楼府门口,就看到楼永申从轿子里出来,她忙跑过去扶着他,“爹,你还好吧?没受什么委屈吧?快让我瞧瞧,有没有伤到哪里!”

楼永申笑呵呵的,仿佛刚从牢狱里出来的不是他一样,“爹没事,没事。这次多亏了惜珏,要不是他从中帮忙,爹也不会这么快脱身。”

“顾惜珏?”楼玉笙愣住。

“这是小侄该做的。”顾惜珏温润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楼玉笙惊讶地看着他,“是你救了我爹?”

顾惜珏温和地笑着说,“你忘了,我早上答应过你,一定会让伯父安然回家,还好,没超过两日之期。”

“是啊,阿笙,这次你可要好好感谢惜珏啊。”楼永申语重心长地说。

楼玉笙脑子里还有点发懵,既然顾惜珏动动手指就能保爹平安,那她不是白白湿身给那个臭娈童了?

心里莫名地发酸,委屈极了。

她转身,眼神冰冷地盯着郑宣,愤怒的声音竟有一丝颤抖,“你戏弄我!”

郑宣站在那儿,仍是温润高雅的模样,嘴角还噙了一丝极淡的笑意,“我从未答应过要救你的父亲。”

他居然敢这么说?!

可是,好像他的确从未说过这样的话!

可难道她就活该这样莫名其妙地给人占了便宜?偏偏自己一点好处都没捞着,还傻傻的应承着要做什么卖身的侍婢!

从头至尾,他就像看戏一样看着自己如跳梁小丑一般上蹿下跳!

楼玉笙只觉得浑身发冷,眼前这个英俊的男子也变得面目可憎!

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可恶的人!

楼玉笙气得浑身发抖,一怒之下拔出顾惜珏的佩剑直指郑宣的喉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