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心
字体:16+-

192、姐妹同心

-----

徐亚莉把自己渴望,不但不说了出来,还展示了出来,她只希望凌天宇给她最大的安慰。

这时,郑婷婷一下从凌天宇身后闪了出来,大吼一声:“哈,莉姐,你好骚哟。这样的话,你也说得出口。”

徐亚莉大羞,红着脸骂道:“你个小烧货,还说我,你被凌天宇草爽了,当然高兴了,可是我,我为了他来草你,可是忍着没让他草够啊。”

郑婷婷一笑,说:“哦,说假话,是你心骚了吧,自己身体需要很强烈呢,还说人家凌天宇没把你喂饱!

哼,好了,我这不是让他回来了吗?老公,就爬到她身上,把她下面的烧妹妹都草烂吧,我看她还烧不烧。”

徐亚莉笑骂道:“小溅人啊,看我不撕烂你的逼。”徐亚莉一边说,一边欲起身来抓她。

凌天宇笑道:“好了,莉姐,我看你还没爽透,现在,我就再让你爽一次呢。来,你教下郑婷婷,怎么样给男人吹。”凌天宇说完,扯掉自己的睡衣,就躺在了**。

徐亚莉脸上一红,不过,她还是爬过来,俯在凌天宇的面前,捉住凌天宇有点软的下面,用嘴含了起来。

郑婷婷在旁边也无事,现在,她被凌天宇草过了,也不害羞了,于是,她也脱了衣服,爬到**来,就伸手去摸徐亚莉的奶奶,她想比较下,自己的奶奶和徐亚莉的奶奶,究竟哪个的好?

可是,郑婷婷一摸上徐亚莉的奶奶,她的手就离不开了,她只觉得徐亚莉的奶奶,好有弹性啊,和自己的柔软咪咪,摸起来完全不一样啊,她好喜欢摸呢。

徐亚莉也放得开,任由郑婷婷摸自己的咪咪,她只顾自己吃着凌天宇的冰棒。凌天宇把徐亚莉的身体搬过来,让她叉开腿,跪爬在自己脸上,他好把玩徐亚莉的木耳,也顺便用嘴去亲那神秘的小缝洞。

没一会儿,凌天宇出了两次水的下面又雄风再起,把徐亚莉的嘴塞满了,凌天宇也用手指伸进了徐亚莉的花园里面,那里面早就水流四溢,随着手指的进入,绢绢细流挤了出来,水花朵朵啊。

凌天宇冲动了,他拍了下徐亚莉的屁股,示意徐亚莉坐上去,于是,徐亚莉就一缩屁股,背对着凌天宇,坐在了凌天宇的巨大上面。

郑婷婷就在凌天宇的脚边,她两眼看徐亚莉一上一下的坐套,那木耳,把那棒子含进吐出,那木耳分泌出来的水水,随着进出的磨擦,被擦成了白白的泡沫。

郑婷婷心中也激动起来,干脆抬头,亲上了徐亚莉的咪咪,那巨大的弹性,真是让郑婷婷亲得太爽了。

两女大声的呻呤着,凌天宇躺在**,只看得到徐亚莉的背,手上也没有东西可以抓玩,所以,他不答应了,他一屈腿,手一撑,就坐了起把,把徐亚莉和郑婷婷都压在了自己的下面。

此时,郑婷婷躺在**,徐亚莉面向她压在她的身上,后面高高翘起,凌天宇就在后面,抱着她的屁股,一下捅了进去,然后,他以最大的距离来增加撞击力,扯出来、插进去、插进去、抽出来。

连续几十个回合之后,又缩短距离去急插、猛捅,把心儿荡漾的徐亚莉干得是晕头转向、娇呼不止;

郑婷婷被徐亚莉在身上磨擦着自己,她想从徐亚莉的身下钻出来,可是,郑婷婷刚向徐亚莉头前方移动了一点,那徐亚莉就趁机亲上了眼前郑婷婷那对柔软的咪咪,这让郑婷婷立即全身一软,任由徐亚莉亲着。

而凌天宇像头冲动的公牛一般,拼命地往徐亚莉的花园深处挺进,徐亚莉的花心再度遭受空前猛烈的撞击,不断加快的速度和越来越狠的刺戮,让她觉得凌天宇的大棍棒就像一根灼热的火柱,狂野地在她的小洞里燃烧、搅拌、翻转和奔腾。

只见徐亚莉娇靥春潮乍现、她的头埋在郑婷婷的两团棉花一样的山峰中,全身开始又一次的抽搐起来,她既**又满足的高声叫道:“噢…唔…嗯…啊…我好胀…哎呀…喔…凌天宇…噢…我的好老公…你好棒喔!…嗯…噢…爽啊!”

徐亚莉发觉她体内的火焰越来越强烈、越来越深入,也越来越蔓延,燃烧着她的腹部、贯穿她的全身!

徐亚莉那慾情荡漾、红霞满布的娇美容颜,此刻益加显得妩媚妖艳、惹人爱怜,两片湿润的丰唇上下打颤发抖,时而露出洁白的贝齿,吐气嘶嘶。

她甩动着铺散在她背脊与肩膀上的那一蓬乌黑亮丽的长发,虽是鬓发凌乱飘扬,但反而更增徐亚莉的丰腴圆润风情万种。

徐亚莉已不适合用嘴亲郑婷婷的奶奶了,她得留着嘴呻呤呼叫,郑婷婷被徐亚莉的高声吟唱也弄得火热起来,她一下抱着徐亚莉的头,对着她那小巧的红嘴,冲动的亲了下去。

“唔~”徐亚莉呻呤不出来,她感觉体内被凌天宇的大棒捅得飘了起来,而自己嘴上被郑婷婷的嘴和舌头堵上,却不能大声的高歌,那一股飘起来的热火,又只有降到自己仔宫,化成了一汪酸酸的泉水,激喷了出去。

郑婷婷和徐亚莉亲吻着,她是第一次和女人接吻,那淡淡而细腻的女人唇上的感觉,与凌天宇那粗野热火的唇相比,另有一番风味,这让郑婷婷心中莫名的兴奋。

凌天宇看两女亲得欢快,他的嘴也痒了起来,就把徐亚莉翻一个面,用双手抱起徐亚莉的大腿,把她的小腿架开在他的肩头,然后他往前倾身四十五度,把力量集中在自己的腰部,又开始**猛草。

凌天宇的嘴,这下有用武之地了,他一边日着身下的徐亚莉,一边拉过郑婷婷来,和她的嘴唇亲吻起来。

徐亚莉在见郑婷婷跪在自己头边,那个湿润的花园,有点红肿的呈现在她的眼前,于是,徐亚莉伸手过去,一指抠进了那花园深处,挖出不少汁夜。

突然,凌天宇感觉徐亚莉的下面,紧紧的夹着自己下面,他知道,徐亚莉要丢了,于是,凌天宇放开郑婷婷的嘴,专心的上下草干徐亚莉。

凌天宇的动作,一下比一下狠、一下比一下深,每一次撞击都到达徐亚莉花园深处的花心。

徐亚莉的手,也从郑婷婷的小逢中扯出来了,她已无心做任何事,只有集中精神去感觉凌天宇的草干,和拼尽力气,叫出心中的欢乐。

郑婷婷也兴奋无比,可是,她却无事可做,只又再次爬在徐亚莉的奶奶上面,吸咬着那高高胀起的葡萄粒。

“嗯…哦…好舒服!”美丽端庄的徐亚莉娇喘哼不止,涓流难抑的蜜汁迎着棍棒奔涌而出。

凌天宇强烈地冲撞让徐亚莉全身的血液沸腾起来,她紧咬下唇,娇靥泛起一种又羞怯、又舒畅的妖艳神色。

随着大棍棒的不断深入,随着抽扯的不断变速,徐亚莉的灵魂与**聆享着一阵阵不同的感受,她不由自主地爆发出一次比一次更激烈的呻呤。

这时已经大汗淋漓犹如下雨的凌天宇,他使出了全身的力气,直朝小洞深处猛草下去,干得徐亚莉的花瓣一阵阵收缩。

凌天宇的棍棒一**膨涨,然后花瓣紧包棍棒、棍棒挤压着花瓣,丝丝入扣、密不透风,一种强烈的刺激同时袭击着徐亚莉和凌天宇。

“哎呀…唔…求你…喔…给我啊…我…我不…行…了…”

徐亚莉开始求饶,但凌天宇越捅越起劲,根本不管徐亚莉是否消受得了,他像狂牛般的冲击着徐亚莉,直到她浑身哆嗦、四肢颤慄,又一次天堂在凌天宇面前!

徐亚莉在手舞足蹈、狂呼乱叫的高朝中一连丢了两次身。

凌天宇被徐亚莉下面紧紧的夹着,只想射,不过,他见郑婷婷还下面流水,一脸渴望看着自己,他只有扯出下面,丢开徐亚莉,然后,拉过郑婷婷,把涂满徐亚莉汁夜的长枪,一下捅入郑婷婷的洞门。

郑婷婷下面还有点肿痛,可是,随着凌天宇的进入,痛感被麻痒的感觉代替,她快乐的呼叫着:“喔……喔……嗯”

凌天宇还担心她的花园刚被**,会经不起自己再次的草干,可是,见郑婷婷如此享受的样子,凌天宇放心了。

于是,凌天宇将郑婷婷修长的美腿也扛在肩上,他要让郑婷婷也尝下徐亚莉刚才的滋味,自己能给徐亚莉的,也要给郑婷婷,他对两女要公平。

郑婷婷双腿抬起,她的膝盖压往了自己浑圆的酥峰,凌天宇的肩压在她的小腿上,双手俯在她的身体两侧,加快了抽出、捅进的速度。

“嗯…啊…”这个姿势让浅尝草逼滋味的郑婷婷,感觉到异常的深,都捅到她身体里面的仔宫了,郑婷婷有点害怕,也有点激动的叫了起来。

那感觉,非常的棒,下下同在花心,让郑婷婷忍不住把自己的圆臀摇晃起来,让巨蟒在湿热的花瓣里进出更叫顺畅。

“啊啊……喔喔”郑婷婷的小手抓着床单,嘴里娇媚呻呤。

凌天宇的巨蟒不断地被郑婷婷的花瓣吞没,又不断的扯出来,再进入,再吞没。

他的巨蟒上传来肉壁阵阵的**,让想射的凌天宇,更是想射。

不过,优秀的男人,越是想射,就越不能轻易射了。

于是,凌天宇一个翻身让郑婷婷坐在上面,他就把玩起身旁的徐亚莉的咪咪,让她的高朝,慢慢的消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