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心
字体:16+-

190、送你上天堂

-----

凌天宇进入郑婷婷的身体之后,就不再冒然行动了。

他知道,强势的进入,必然让郑婷婷身体吃不消,此时,需要的温柔的安慰,让她紧张的身心,放松,再放松,那样,自己才能趁松而动。

于是,凌天宇右手探入了她颤动的大腿中间,拇指按着顶出郑婷婷的木耳上的花生米,食、中二指压住木耳的唇口,把它们尽力向外翻,让那被顶得向里缩去的小唇,翻了出来,包在了自己的棒子上。

然后,凌天宇俯下身去,在那咪咪的葡萄上舔吻。

竟管凌天宇在用一切方法为心中的女神减轻痛苦,可**的痛楚还是让娇弱的郑婷婷流出了眼泪,下面像橡皮筋一样的,紧紧夹着凌天宇**的东西。

郑婷婷的身子紧张的颤抖着,嘴上呻呤着:“呜呜…老公…疼…老公…”“婚礼仪式”已经在进行之中了,老公的称呼自然而然就顺口了起来。

眼见美人挂着泪珠的脸颊,由于疼痛都已变得苍白了,却还带着一丝笑容,显然是没有丝毫的后悔,这是女人对男人的一种舍己丰献,凌天宇简直是心疼万分,这让他更是珍惜郑婷婷对自己付出和配合,而不是没心没肺的享受。

所以,他赶忙吻住了她微微抽搐的双唇,右手也离开她的下荫,双臂紧紧的抱住她,安慰的说:“不哭,好婷婷,我…我…对不起你,婷婷,放松一点儿,你把身体放松一点儿,不然,你会更痛啊…”

不知是凌天宇语无伦次的情话起了作用,还是郑婷婷的小缝适应了一直在自然勃动的大棒,郑婷婷的身体竟然在慢慢的软化,出现了轻微的扭动,脸色也恢复成了娇艳的淡红色,娇柔的舌头开始回应着爱人的亲吻,鼻子呻呤着:“老公…老公…我…我…要…”

撕裂般的刺痛已经减轻到了可以忍耐的程度,郑婷婷的下面,升起一种又胀又酸的感觉。

凌天宇虽然也感到了美女身体上的变化,但却不敢冒进,怕再“伤”到她,所以并没有启动下身的“活塞”,只是用双手在她两个高耸的山峰和平坦的小腹上抚揉。

郑婷婷的下面正已经产生了麻痒的快感,那个感觉还在不断的加强,再加上男人在她奶奶上的温柔把玩,她就更是难耐了,她本能的想要塞在体内的那根“大棒子”活动一下,可这又怎么好意思说出口呢?

于是,她只有轻轻的扭动屁股,让那棒子发挥作用,以解轻她体内升起的异样感觉。

虽然郑婷婷动作的幅度很小,凌天宇又是在专心搓着她那对儿娇好的奶奶、吸吮她甜美的舌头,但她的行为还是无异于掩耳盗铃。

凌天宇已经从最初的“受宠若惊”中恢复了过来,他现在的注意力全集中在女人的身体上,一心只想使这个自己苦恋了这么久的姑娘饱尝**欢愉,所以,郑婷婷任何一个微小的转变都瞒不过他。

郑婷婷的痛感过去了,凌天宇也就放心了,这下子轮到他觉得疼了,因为,郑婷婷的小缝是惊人的有弹性,小缝壁以超出想像的力量向中间挤压、收缩,将侵入的肉-棒死命的箍紧,夹的凌天宇下面生生的痛,痛得他直咧嘴。

随着郑婷婷主动的扭动,让下面在她的洞里小幅的套动,那种几近能够榨汁儿的压力所造成的痛楚,让凌天宇的下面,差点软去。

“婷…婷婷,再…激烈一点儿,好吗?你的美洞太…实在是太紧了,夹的我好疼…”凌天宇吐出了美人的舌-头,咬着她的柔软的耳垂儿小声央求着。

“啊!”郑婷婷知道爱人发觉了自己的“霪行荡为”,真是羞赧欲死,连耳根儿都烧红了,她想逃开,可奶奶被男人攥在手中,根本无法挣脱。

哪怕是她的奶奶没被抓着,她酥软的身体也难以聚集足够的力量,更何况又能逃到哪儿去呢,她的洞中,塞着一根长棒,就像她的尾巴一样,生长在了凌天宇的身上,她已被凌天宇的下面所牵住控制了。

“好婷婷,真的疼,只有你才能救我…”凌天宇的声音中充满了鼓励的意味,郑婷婷开始照着他的话做了,屁股抬起的高度增加了,频率也在不知不觉中快了起来。

虽说还不是很强烈,但是,由于动作的增加,郑婷婷仔宫里的水,不断涌出,增加了洞道的湿滑,却已使凌天宇从疼痛转为了舒爽。

郑婷婷的小缝虽然紧凑,但小缝壁内也是出奇的柔软、细腻,还会像波浪一样不规则的起伏,一旦动起来,被这种娇嫩的体腔磨擦的快感足以使任何男人失魂落魄。

凌天宇就是立刻就产生了射的冲动,但他还是咬牙忍住了,他知道就算自己现在出精,也会马上恢复,可忍耐时的感觉可比泻出的一刻要美妙的多。

郑婷婷双手肘撑在**,仰起上半身,低头看着:自己摇动着的下面去咬凌天宇的棒子,她觉得又羞又满足。

凌天宇跪在她的面前,只向前立着一杆枪,任由郑婷婷用洞来吞没、吐出。

显然,郑婷婷初次办事,对用力的掌握,还是不到位,没动几下,她就累得身体一软,又躺在了**。

不过,郑婷婷怕凌天宇对自己不满意,好强的她,立即扭动腰,希望凌天宇满意,但是现在的体位是很消耗体力的,郑婷婷刚刚套动了二十来下儿,雪白的腹肌上面,已出现了一层细细的汗珠儿,“老公…我…我…啊…好累…没力气了…嗯…嗯…”

于是,凌天宇微微一笑,就按在她的咪咪上,耸动着自己的屁股,开始了强烈的草干。

“啊…啊…老公…嗯…要啊”郑婷婷无法掩饰的用娇喘,表达着自己从凌天宇那里所获得的喜悦。

凌天宇当然不会让心爱的姑娘着急了,他扛起了她的腿,蹲在**,前后撞击着,撞得郑婷婷的奶奶不断上下晃动,那波涛阵阵,万分迷人。

“啊…啊…啊…好舒服…舒服…老公…”郑婷婷清晰的体会到大棒是如何蹭过自己腔壁的每一寸,体会他圆硬的归头儿对自己仔宫的每一下撞击,体会着自己体内绽放出的每一朵欢乐的火花。

“婷婷…我的好妻子…”凌天宇也不着急,长时间的苦恋才换来今天,自然是要慢慢的品味,他要细细的感受美人那娇柔的膣肉对自己巨棒的磨擦,感受她新鲜的仔宫对自己归头儿的吸吮,感受自己对她无限的爱意。

凌天宇开始主动的将女人的下面拉向自己,而自己,使劲的撞过去,每一次都要在小腹上撞出啪啪的声音。

棒子一下下的直没入她的身体,将她的仔宫顶得乱抖乱颤,快感更加强烈,几分钟后,她本能的感到自己快要“尿”出来了,不禁加快了屁股收拱的速度,还加上了左右的摇摆,“老公…不行…啊…不行了…老公…啊…”

小缝里的收缩不论是力量还是频率都有明显的加强,凌天宇是不可能无感的,“噗哧、噗哧”的草逼声越来越急,这是男人努力讨好儿的最好证明。

郑婷婷眼前一阵黑一阵亮,她忘情的大叫了一声,“老公!”身体开始剧烈的颤抖,小缝中的体夜猛的急剧增多。

郑婷婷天堂了,可是,凌天宇还没尽兴,他一把翻过她的身,让她像狗一样的爬在**,凌天宇从后面,草进了郑婷婷的花园。

郑婷婷根本就还在刚刚高朝的余韵中呢,身体一直在不断的抽搐,可男人已经开始再次草干她了,那份儿舒爽就别提了,“啊…啊…啊…”她的哼声悠扬动听,双手已撑不起自己的上身,她仆在了**,只余腰枝让凌天宇搂着,不断的撞击。

凌天宇一阵狂耸狠顶,速度快得惊人,郑婷婷在天堂之中,再次天堂了。

凌天宇也到天堂的边缘,他急急的说:“婷婷…婷婷,要…要我射在外面吗?”他不愿意再忍了,三次高朝对于一个花蕾初开的小女子来说,应该是很合适的了。

“不…不…要里面…啊…要里面…嗯嗯…嗯嗯…”郑婷婷苦闷的皱着眉头,摇晃着螓首,小手儿攥紧了床单儿,蹬着床面的玉脚又绷直了。

突然,凌天宇抬起的屁股直直落下,紧贴在郑婷婷的屁股上,郑婷婷的身体开始剧烈的乱颤,凌天宇像静止的拱桥一般停住不动了,连声音都没有了,但是,郑婷婷身体内,却有凌天宇的那根巨针在默默的注射着**。

注射良久,两人才又双双重重的跌回**,两人侧睡着,下面也还紧紧的咬着,凌天宇的手,绕到郑婷婷的前面,擦摸着郑婷婷的奶奶。

凌天宇一边抚着郑婷婷的奶奶,一边亲着她的后颈说:“婷婷,你现在是我的女人了哟。”

“嗯,老公,我让你曰得还满意吗?我和莉姐,哪个让你曰得更爽啊?”郑婷婷还是不变争强的心。

凌天宇真心的说着:“都爽,我的小肝,你不要和莉姐比嘛,只要你在我身边,你就是我的唯一。

当然,若是莉姐在我身下的时候,她也要做我的唯一,你不用吃醋,好吗?

我对你们都是全心全意的好,我希望你也不要比较,那样,我会很为难的,因为,我不想骗你,不想用假话,逗你一时高兴,也不想用假话去逗莉姐高兴。

你想,若我不是这样的人,你也不会把自己的身体,交给我,对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