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心
字体:16+-

142、不可不看

-----

那日本人:井上一狼,三十来岁,一个鹰钩鼻子,说话的声音很尖,他中国话又不是很熟,有点生硬,这让骆无泪听到耳中,有了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骆无泪又看到井上一狼的眼神非常凶恶,他一下了更害怕了:他怕日本人开枪,这么近的距离,若乱枪齐发,就算他武功再高,也有可能被打死,他不想死啊……

于是,骆无泪颤抖的说道:“井上……井上社长,我是西当派武林掌门的独子,你不能杀我,不然,你就是跟整个西当为敌。

还有,今晚……今晚我只是带着手下小弟在这里喝糖水,跟你们的事无关,你们要让我走才行。”

骆无泪这个话一出,在坐的中国人,都几乎失望了,特别那几个糖水店的服务,先前还把骆无泪当崇拜的对像,现在,立即把骆无泪当抛弃同胞的汉奸鄙视。

井上一狼却笑了:“哟西,你就是西当派的骆无泪少侠?”

骆无泪不再威风,他老实的点头说:“是,是啊,能让我走吗?”

井上一狼大方的说:“好说,好说,你西当派的朋友,我是交定了,你们西当派,在广东也有几个公司,我们平时还有生意上的往来嘛,哈哈,你当然可以走了。”

骆无泪指着阿峰那些人,说:“井上君,他们就是我的小弟,我可以带他们走吧。”

井上一狼看了下阿峰那张桌子,坐着两个人,桌子周围站着十几个混混,而且,有的混混手上还有枪的样子。

井上一狼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能分化中国人,就是自己成功,是应该放他们走,少了一些中国人,少了一些枪,那样的话,他才能更好对付天雷集团的三个小妞,也许,三个小妞害怕了,就交出了玉咪咪,自己也不会得罪天雷集团凶猛的报复了。

于是,井上一狼又大方的说:“行,你骆少侠这个朋友,我是交定了。所以,你的小弟,也是我井上一狼的朋友,你们可以走了。”

阿峰小声对刘通兵说:“刘黄毛,只要你愿意投靠我,我现在就说你是我的人,带你一起走,否则,哼,你就不要跟上来。”

刘统兵无所谓的说:“你们走吧,我用不着跟着你走。哼。”

阿峰骂了声:“不识抬举。”然后,一挥手,带着手下出去了。

骆无泪见阿峰出去开着车过来了,他对孙小美说:“小美,我们也走吧。”

孙小美并没有答话,也没起身,那日本人井上一狼身后,却有一个五十多岁老者说话了:“男人可以走,女人不可以走。”

井上一狼立即回头,恭敬的说:“野比君,为什么?”

凌天宇心中一凛:“看井上一狼的态度,这人的身份不简单,又名野比,那应该是日本国尽国神社的社长:野比二流子了。妈的,起个名字,都是:野地里曰逼的二流子,他叫暂停,肯定是没安好心了。”

果然,野比二流子深沉阴险的说:“那个小妞会功夫,正适合我练双修日-b**,还有,兄弟们也辛苦了,我练功后,也让兄弟们玩玩。

你们不知道,我听我父亲说,当年他们来中国打仗的时候,**了不少的中国女人,说中国女人很爽的,嘎嘎,井上一狼君,这个事情,你一定要办好哟,嘿嘿。”

“海。野比君,请放心,今晚一定让你爽得歪歪的。”井上一狼恭敬的回答,然后,对骆无泪说:

“骆少侠,你们西当,我是不会得罪的咯,不过,这个女子,我看不是你们西当派的人,你可以走,她要留下。”

骆无泪求情说:“井上君,这是我的未婚妻啊,求你行个方便。”

井上一狼凶狠的说:“不行,她练的不是西当武功,不是西当人,你找老婆,另外找一个就是了,这个女人,得给我们神社长老:野比二流子君玩玩的咯,你实相的就快走,不然,连你的**,一起死拉死拉的。”

骆无泪急忙用手捂了下自己的屁股后面,想着**被弄的感觉,他就全身发寒,于是,他不舍的看了眼孙小美,居然狼狈的跑出去了,还飞快的坐上阿峰的车,就这样,走了。

井上一狼得意的大笑:“哈,中国男人就是这样,为了保命的咯,就会丢下自己的女人。好了,与天雷集团的无关的男人,全部可以出去咯,女人嘛,嘿嘿,就得留下在这里咯。”

没有一个男人走出去。连李家的三位贪生怕死的公子,也没有动。

井上一狼脸上一寒,但是,碍于生意上的情面,他又不敢直接向李家和雷家开火,所以,他想攻心为上,先让他们害怕,于是,井上一狼,就决定调戏被骆无泪丢下的孙小美。

为什么选孙小美?因为,孙小美在这里没有后台了,长得又漂亮,他们日本人当然欺软怕硬的选择上了孙小美了。

井上一狼嘿嘿冷笑,用日本话和神舍的野比二流子说了几句,那野比二流子就阴笑着,向孙小美走了过去,嘴上说道:“美女,让叔叔来和你双修下,很爽的哟。”

“住手!”一声暴喝响起。

这次喊的人,就是义溥云天的大黄毛:刘统兵。

凌天宇本来一直在想办法,他顾虑着郑婷婷,又顾虑着雷家三位小姐的安全,所以,他心头虽然恨,但是没有准备出手的,他在找机会,现在,见刘统兵站出来,他心中暗自可惜:“枪打出头鸟啊,刘统兵没有什么武功,他跳出去,一定会糟糕。哎,妈的,我得想办法……”

井上一狼抬眼看去,是一个头上染黄毛的小混混,他恨声道:“妈的,不怕死的中国人,要么跪在地上磕头,要么死拉死拉的。”

神社的野比二流子吼道:“哪有那么多废话?敢跳出来的,就是死拉死拉的。”说着,他身形一晃,向刘统兵欺身过来。

凌天宇见壮,心中想道:“妈的,只有牺牲刘统兵这三个人物了,现在,就看我的轻功,能否救下这店里的美女了。”

野比二流子动的时候,凌天宇也动了。

野比二流子一掌拍向刘统兵的胸口,刘统兵没有武功,躲闪不及,眼看就要拍上,然后,必然会胸骨断裂而死,这时,有人帮他挡了这一招。

是小黄毛,他冲了上来,挡在刘统兵的前面,用背,接下了这一掌,小黄毛从刘统兵的身旁飞过,摔在了后面的柱子上,贴在墙上面,成了肉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