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诡案录之九霄鼓

第六十四章:志在四方

字体:16+-

第六十四章志在四方(1/3)

顾长明听到身后的动静,一转身是小凤凰等到腿软,后背倚着墙瘫坐在了地上,脸色苍白,笑颜如花。他起身,大步走到她面前,直接把人拽起来,再紧紧抱在怀中。

小凤凰又想哭又想笑的,哽咽问道:“顾大哥,是不是没事了,是不是没事了?”

顾长明不知要怎么安抚她,笑着回道:“你听皇上说了,顾家这一系不能入仕为官,我们稍后离开开封府再不能回来,还有顾家的家宅充公,我从此时此刻起,一无所有。你说算没事了吗?”

“那些都算什么,我要的只有你,只有你这个人。”小凤凰哭得一塌糊涂,扶住他的手臂,整个人都站不稳,最后还是顾长明把人抱着回了太医院。

那边的老温太医早就翘首以盼,见小凤凰哭成这样,吓得也是不轻。以为是顾长明一开口引得皇上龙庭大怒,出了大事。他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声音都是抖的:“皇上说什么了?”

“皇上答应了。”顾长明言简意赅,不让他担心,“凤凰是喜极而泣,不碍事的。”

老温太医看着两人的姿势,用力眨眼睛:“当真没事?你们可不能瞒着我。”

“瞒着谁也不能瞒着师父。”顾长明怀中的凤凰,哭累了,惦记起不好意思,赶紧挣扎着下地,“师父,皇上虽然收回了顾家的所有,但总算是收回成命了。”

“皇上答应了?皇上没有为难你?”老温太医大概也没想到会这样顺利,他们两个出去的时候,他虽然没有加以阻止,还是偷偷捏了把汗。心里头做好了打算,若是有个万一,便是豁出这条老命去,也要把两个孩子保全下来。

顾长明把皇上的话原封不动都说了:“我刚和凤凰说,以后我无家无业,身无分文,她就哭成这样。”

小凤凰嗷一声扑过来,扯着他的胳膊不依:“我不是因为这些才哭的,我根本不在乎这些。”

老温太医不知情况好坏,特意关照其他人暂时别现身的,戴柳两人听到他们回来,哪里还按捺得住,从里间出来,直到确认不算是坏消息,方才安心。

“你爹杀进来的时候,我只当是完了,这里虽然人不少,都是些太医药童的,就算小竹和温太医联手也肯定不是你爹的对手。”戴果子说起这些心有余悸,“你们却及时赶回来了。”

“当是温太医说什么都不肯让我帮忙,我只能干着急。”柳竹雪见小凤凰眼睛鼻子都哭肿了,连忙倒了水给她敷眼睛,又想听听顾长明还会说些什么,否则一颗心七上八下的,怎么放都不安妥。

“戴先生呢?他的伤势可好些了?”顾长明见两人安然无恙,有些愧疚。若非事情牵涉到的是他的父亲,实则大家不用担惊受怕到这个程度的。正如他当时所想,要是父亲伤了他身边的至交好友,他又该如何面对这样残忍的现实。

“戴绵山的伤势平缓,在最安静的里间休息。他喝的药都有安神成

份,连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多半都不清楚的。”老温太医索性让顾长明说说今后怎么打算,皇上的意思是让他们立时离开开封府,还是能够和缓几日,“老顾的罪名尚未定论,你要不要再等一等?”

话中有未尽之意,顾长明舍不得父子亲情,便是顾武铎落个死刑,好歹有人来收尸。只是这话当着顾长明的面,老温太医怎么忍心说出口。

“我有种预感,皇上暂时不会处理父亲,大局之下需要留着他。”顾长明眯了眯眼睛,“皇上原先对父亲治下的组织兴趣没有这么大,现在似乎有些变化了。”

“你从哪里察觉到的?”老温太医不解的问道。

“皇上对父亲的态度,父亲尚存理智时,皇上反而更想及时作出了断,话语间杀伐果断很是简练。因为很清楚以父亲的脾气性格,想要从其口中挖掘到蛛丝马迹根本是不可能的。现在却有机会了,有可以彻底翻覆这个组织的机会。”一个比齐坤门利益更大的所在,对于皇上来说,怎么肯轻易放手去。

那么留下顾武铎的性命,成了唯一的捷径。

“你这样一说,的确像是皇上会做的手笔。”老温太医皱了眉,顾武铎的情况,他是亲眼看到的。便是顾武铎这般心性的人才会在受到重挫后,根本无法接受,而变成如此。皇上拿捏住这样的顾武铎,恐怕有很长一段时间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

“我们虽然还留在宫中,看情形,最多两三日后,皇上一道旨意便打发了我们出开封府,从此不归。”顾长明并非不舍,他突然想到的是柳竹雪曾经说过的话,做过的事,当时她将融雪剑留在柳家,心中已经没有什么放不下来了。

原来,其中滋味是为这般的。

“顾长明,你要是走,我们同你一起走,一路上有个伴。”戴果子双手往胸口一抄,看不惯顾长明愁眉不展的样子,这家伙不应该就是淡然镇定,任凭外头风吹雨打,都不会轻易动容的那个人,

“对,我和果子都商量好了,还是我们四个人,到处走走,要是见着哪里的景色好留下来住一阵,想离开的时候再离开便是了。”柳竹雪勉强撑起个笑容来,“小凤凰觉着可好?”

“顾大哥到哪里,我便到哪里,这一辈子都这样了。”小凤凰大大方方说出来的话,听在耳中格外动人。

老温太医本来想说,小凤凰是真公主,若是给皇上求个情,多半能够留下。如今见有情人成双成对,谁还真稀罕要留在开封府中,施展不开手脚,果然是走过外头的山山水水,才是更令人向往的好日子。

“你们记得给我老头子写信,要是见着特别好的地方,我来看你们也是一样的。”老温太医见顾长明警觉的回过身,那边门口处站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却是裕景将军见他们停下说话,方才走了过来。

“将军怎么这个时候来太医院?莫非是临走前又要来搜刮一批药材?”老温太医

有些猜不透这人出现的目的,想要缓和一下气氛。

“温太医说什么笑话,临走之前搜刮一批药材如何够用,太医院的存货都交予我才好。”裕景将军正视着的人是小凤凰,“凤凰姑娘,你拜托的事情已经办完,曲门主的尸身火化后装入陶罐,我放在了外面。只是他衣物中有些东西,我看着不便焚化,思来想去,既然他也算是你的师父,交予你保管应该是最合适的。”

小凤凰双手接过一个锦囊,里面零碎有不少物件。

“为着安全起见,东西我都过目了,至于是用作何处,我却不知了。”裕景将军的笑容有种释然的味道,“我明天晚上即离开,你们方才的话,我都听见了,若是路过随行可以来看看我和我的将士们。”

顾长明深知此次也受了裕景将军的恩情,刚要表示谢意。裕景将军咳嗽一声道:“小顾,你跟我过来,我有几句话想对你说。”

两人走到僻静拐角,裕景将军是个藏不住话的人:“皇上不许你顾家子孙入仕为官,也厄令你离开开封府了?”

顾长明不想裕景将军的消息如此灵通,这是皇上身边有了他的眼线,否则哪里会这般迅速:“皇上已经算是法外开恩了。”

“小顾,好男儿志在四方,不能为官不打紧,难道你就此浪费了这一身的本事,避世而归,在不问窗外事?”裕景将军实则是舍不得如此人才,“你要是愿意可以到军营里来跟着我,苍鹰提过几次,说是若营帐中多了长明公子这样的人物,我们没准真能百战百胜。”

“苍鹰也说是没准了,多谢将军抬爱,家父做下的这些错事,我想要慢慢弥补回来。”顾长明正色道,“正如凤凰要送曲门主的骨灰去西夏一样,虽然弥补的能力有限,我尽力而为。”

“小顾,你这样太过于可惜了。”裕景将军还待再说动于他,“虽然军营中也不能给你什么官职头衔,但是能够放给你权利,绝对不会少了你的。你当真不考虑考虑我说的这些?”

“将军,有机会的话,我会到将军营帐中做客的。”顾长明拒绝的十分果断,让裕景将军明白再无周旋的可能。

小凤凰到墙角抱起装了骨灰的陶罐,曲景山也算是个人物,现下不过装在这小小的罐子里头,又能挣得到抢得到什么?

顾长明将裕景将军送走,小凤凰怀抱陶罐,站在原地静静看着他。

“凤凰,你在想什么?”顾长明一眼看出她欲言又止的模样。

“把这个抱去给你爹看看,曲景山的齐坤门也算得上是一番作为,半生积累。到头来,他还不是被装在这样小小的陶罐中,什么都带不去,什么都带不走。”小凤凰请示过老温太医后,暂时将陶罐存放在太医院。

各人回各人的屋中休息,等的是天亮之后,进一步的事态发展。

顾长明难得睡了个安稳觉,无梦无言,唯有安静的黑暗,满天满地,毫无边际。

(本章完)(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