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诡案录之九霄鼓

第五十一章:心狠手辣

字体:16+-

第五十一章心狠手辣(1/3)

顾长明单手把小凤凰抓回到自己身边,手掌按住她的肩膀,体温从两人碰触位置分享于她。小凤凰全身一抖,飞快抬起头来看着他,眼底是黯淡星光。

“我们所做的是我们自己的决定,和谁事先安排没有丝毫关系。”顾长明每个字掷地有声,“凤凰知道自己以后该走什么样的路,她更不需要别人来指定她的将来。”

顾武铎眉毛一扬,倒是有些耐心听儿子说话。

“她是什么身份,什么过往都不重要,我答应要护她一辈子,就是一辈子,无论是谁都不能伤她。”顾长明稳稳踏前一步,弯身将断了的袖中剑捡拾起来,“父亲刚才说的不错,这兵器是花费了代价寻来的,也跟了我这些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回头我找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让它安息。”

小凤凰耳边是顾长明的声音,本来似乎离她很远,仿佛罩着一层纱,渐渐又似一束光,渗透而入,无处不在。顾武铎加注在她身上的压力顿减,她的双手双脚能够重新自如行动,动作麻溜的往顾长明身后躲了大半去,实在不想继续暴露在顾武铎的禁锢之下。

“长明,你的意思是,我与你费了这么多的口舌,依然无法打动你。你可知外头天地即将变色,不是你一个人可以控制住的。”顾武铎貌似淡定,目光中的戾气渐渐散发出来。有些东西,藏一时半会的可行,年数长了越来越容易失控。

“外头有什么变化,也不是父亲一个人可以说了算的。”反观顾长明是当真拿得起放得下,并非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顾武铎一人身上,才更显得放松自如,“果子,戴先生的情况如何?”

“伤很重,但是不至于要了性命。”戴果子咬牙切齿的回道,如果顾武铎杀了他爹,那么他便是拼了这条命也要扑上去反击。眼下亲爹生命垂危,他必须要保存实力,必须要与顾长明做出最默契的配合。

顾武铎的武功太高,心思深不可测,如今戴绵山再受了重创,他们即便联手,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戴果子恍惚了一下,顾长明到底是怎么做到在这样连一成胜算都没有的情况下,不卑不亢,字字句句都能戳到顾武铎软肋的!他究竟是怎么做到,连半隐在衣袖中的手指都稳稳当当,没有丝毫的发颤!

“那就好,不能再有人伤亡了。”顾长明转过头来见到了父亲的怒气冲冲,“父亲,即便是要革新要变法,为何要伤人性命,自古朝纲之上,父亲想做到的不是第一人也不是最后一人,却是我所知的,最心狠手辣的一次。”

顾武铎一怔过后,放肆大笑道:“你用心狠手辣来描述你的父亲,长明,你很好,你真的很好。”

“边关将士何其无辜,父亲为了达到一己之私,用这样多的人命来做赌注。西夏王从来对大宋的地界虎视眈眈,一个齐坤门,一个曲景山都能让他蠢蠢欲动,父亲许给他的是裕景将军麾下两万人马。父亲,无论这一场较量,胜负如何,在这片宏大的舞台之上,你已经输了。多年以后,后人提起你,你只是个输家。”顾长明根本置顾武铎不顾,俯下来查看戴绵山

的伤口。

柳竹雪照拂伤员很有经验,帮助果子把戴绵山胸前的伤口包扎牢固,只要渗血缓慢,回头找到太医,应该性命无忧。

“果子,你别担心,我们会治好你父亲的。”柳竹雪没有说的是,她当时对自己父亲没有机会援手,成为她此生最大的转折点,她不想也不愿意果子重蹈覆辙。

戴果子强忍胸口剧痛,连小竹都比他坚强,他必须要直面应对:“顾长明,他的伤口渗血情况好转,呼吸也比刚才强力了些。”

“戴先生的武功底子很好,这些年来又没有耽误过,一旦流血暂缓,真气运转的话,依靠本人的求生欲望会缓过气来的。”顾长明此时的姿势等于把整个后背放置在顾武铎的眼皮子底下。

小凤凰有些发慌,刚才言语中的冲突,任凭是谁都可以看得出来顾武铎的怒气值即将到达顶峰,若是要对顾长明动手的话,顾长明的处境太危险。

她刚要动,被顾长明按住了手背,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碰触到,虽然一字未发,小凤凰看明白了,面对面开打的话,顾长明自知不是父亲的对手,与其畏手畏脚的,不如大大方方更好。

话虽如此,她的一颗心高悬,比先前自己被顾武铎掐住要害的时刻更加心慌。顾长明到底有什么办法可以脱身,毕竟这里还有一个昏迷不醒的皇上。

这人抛开九五之尊的头衔,还是她的亲生父亲。手忙脚乱之中,她方才想起这一点,下意识的想要多看看他的情况如何,会不会挣扎着醒转过来?

“老话说的好,上场父子兵,我这辈子统共你一个儿子,你非但不为相帮,还执意与我背道而驰,是料准了我不会对你下死手?”顾武铎眸光再闪,杀气浮现而上,“我可以把你的性命留到最后,至于你的几个朋友可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话音落,小葫芦一声惨呼,与方才小凤凰的情况如出一辙,被无形的真气从暗处提拉出来,根本无力挣扎。

“这人也是皇上的暗子之一,长明,有时候我觉得你很有本事。连这种应该对皇上忠心耿耿死心塌地的主儿,也会偏袒你相助你,你倒是一点不担心皇上会猜忌你,高位之上的人心中所想,根本不是你我可以揣测衡量的。”顾武铎没想到顾长明会为了一个小葫芦动手,而且速度这样快。

顾长明用的是小凤凰偷偷递给他的匕首,他们手持青云六逐令,有的放矢的带了不起眼的武器进宫,原本是图个方便,不愿意贴身的东西留在外头。现下倒是帮了大忙,至少可以竭力一战。

顾武铎眼见着匕首的寒光逼近过来,顾长明的动作居然比刚才又快了一倍,原来隐藏实力的人,永远有让人意外的时候。他口中喝了一句好,银之手再次用相同的招数,对准匕首握了上去。

顾长明的动作越来越快,接连刺了十七八下,才被顾武铎的手抓住了匕首的锋刃,顾武铎刚想把匕首折断,眼前又是一道寒光。顾长明始终背在身后的左手出招,用的是一模一样的匕首。

两人相隔的距离太近,顾武铎想要中途变招已经来不及,想都没有

想,对准顾武铎的胸口当胸一掌。

其他人只听到一声闷响,顾长明的身形仿佛是断了线的风筝,径直重重的摔了出去。

“顾大哥!”小凤凰惊叫一声,扑上去要接住他。

顾武铎的情况不算完胜,即便是对亲生儿子痛下杀手,他的脖子到胸口还是被顾长明豁出去的这一招划伤,匕首虽然锋利,能够伤到高手毕竟有限。

那边的小凤凰奋力把顾长明抱住,卸去了一部分的劲道,低头看他:“顾大哥,顾大哥!”

顾长明面如金纸,嘴角渗出一丝血,勉强笑道:“我没事。”

戴果子差点连亲爹都顾不上了,被顾武铎这样直击一掌,谁敢说自己没事,这明明就是为了安抚他们说的谎话。

小凤凰吓得只会不停重复喊他的名字,其他的话语完全无法组织出来。不可以,顾长明不能出事,她不想再看到有人出事了。

顾武铎对这一击重击也是有些懊悔,顾长明手中不过是一把匕首,最多是道外伤。被他八九成的功力打在胸口,长明怕是不中用了。他反手一抹伤口,看到掌心的血色,冷笑刚刚浮起,一瞬间,脸色大变。

顾长明笑着咳出一口血,还是在笑:“父亲,有意思吗?”

“这是什么?”顾武铎见掌心的血渍飞速在空气中变成了碧绿的颜色,厉声呵斥道,“这是什么,长明这是什么!”

“一点小玩意。”顾长明抬手也擦了下嘴角的血丝,这会儿全身痛得随时要散架一般,还是无法阻止他的笑容,“父亲见多识广,怎么会认不出来呢?”

这边几人大致都了解,顾长明用了这几乎是同归于尽的手段,把素娜留下的最后一点蛊虫都给抹在了匕首之上,那迎面的一招根本是障眼法,他求的就是后面一柄匕首能够伤到顾武铎,哪怕是擦出一丝伤口,蛊虫入体成为事实,无法逆转。

“你以为我会害怕小小的蛊虫?”顾武铎很快冷静下来,不至于会慌乱得好似无头苍蝇团团转一般,“你本来不会养蛊,即便能用的也不是什么厉害的玩意儿。回头确定了这里,我立时派人去把那个西南边陲的寨子全部给拆了,管什么蛊母,什么蛊王!”

“父亲,果然素娜被掳走带到开封府来,也是你一手策划的。”顾长明一边说话一边咳嗽,咳出来的全是鲜血。

小凤凰在旁边看得眼泪扑扑往下掉,有一百种心思想要让他先调息别再开口,却也知道这个时候,根本没有人可以让顾长明停下来,他打定的主意,任凭是谁也不能改变,更何况,她太知道,他所选所做的都是对的。

“本来想利用这个不通世事的小丫头一下,谁知道你们半途插手要管闲事,也好,正好把你们引到阿九山底下,去看看九霄鼓的真迹。”顾武铎稳住心神,用真气霸道的想把入体的蛊虫从血脉中逼出来,边说边观察顾长明的情况,还以为他会闭气昏厥,看起来这几年武功精进了不少,还能硬撑到现在。

“九霄鼓,棺材板上的九霄鼓。”顾长明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父亲,那不是你的初衷吧。”

(本章完)(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