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诡案录之九霄鼓

第四十章:树倒猢狲散

字体:16+-

第四十章树倒猢狲散(1/3)

不知外头发生了什么,顾武铎看起来心情比离开时要愉悦的多:“如果说有些人天生带有福报,那么小凤凰大概是如此了。曲景山从来不是善茬,对她网开一面,也算是照拂有加。两种药物在她体内相克,也是我不曾遇到过的。”

顾长明抿着嘴角不作声,但是保护戴果子的姿态很明显。

“长明,自小我是怎么教诲你的,一个人交什么样的朋友最能够表明其心性。你与苏旭交好,我很赞成,同这么个不入流的小混混称兄道弟的,有意思吗?”顾武铎的眼中,戴果子根本连威胁都算不上,要不是有个戴绵山还需要些许顾虑,根本就是如同蝼蚁般,随时可以操控其生死。

“或许我的骨子里头本来和果子才是一路人。”顾长明不用回头,听到果子低笑声。这样的讽刺,压根不会让果子有所动摇的。这才是父亲欣赏不来的坦**磊落,“苏旭是很好,一心维护父亲,可是他死得那么惨,不得善终。”

顾武铎终究脸上出现一丝动容:“苏旭的死是意外。”

“父亲既然这样说,我就当是相信了。”顾长明反讽道,“或许药物发作是意外,但是在他身上种下蛊虫,却是刻意的。他临死前,还努力想要控制住自己,知道我是相识的人。”

他将一双手举起,平摊在顾武铎面前:“我亲手杀了他。”

“长明,你变了。”顾武铎忽然不想与儿子的目光对视,勉强避让开来。

“父亲,到底是谁变了?”顾长明越说越是轻松,“也对,是我不识得父亲的真性情,以为眼前是另外一个人,一个被权利充满内心,利欲熏心的人。”

戴果子再次发笑,要不是顾武铎的气场太大,强压一头,他真想在顾长明的身后附和两句,从来没想到你会这样大胆,要知道干正面怼你父亲的人,普天之下当真不多。

“长明,你当真以为我不敢严惩你吗!”顾武铎的好心情终究被尽数冲刷干净,双眉直竖起来,看起来威慑力十足。

“父亲,我从来不会这样天真。正如你随时可以找到人替代师兄是一样的。”顾长明的下颌微微向着另个方向扬起。

“出来!”顾武铎何尝不能领会,单手虚空一抓,把藏匿在阴影中的齐笙硬生生给抓了显形,“我的话如今都可以当成耳旁风了,偷听很有意思吗?”

齐笙这个时候反而硬气了,冷笑道:“顾先生打算怎么严惩我?逐出组织,还是要送我一个和苏旭相同的下场?”

他本来对苏旭不算熟悉,听到父子两人的对话,很知道怎么才能够产生更多的嫌隙。

“师父虽然不曾加入,但是师弟在这里,我是怎么死的,师父早晚会问到他的头上。师弟是什么性格,顾先生比谁都清楚,想来师父会明白真相的。”齐笙双手背在身后,连最简单的抵抗都放弃了。

顾武铎盯着他看了片刻,突然有种无从下手之感,这个齐笙太聪明,至少在顾长明面前,是不能动杀招的。否则死了一个苏旭,再死了一个齐笙,无论两人是何种原因

,顾长明是不能再和自己父子齐心了。

“滚,给我滚!”顾武铎想到此处,甩手将齐笙扔了出去,恨不得再没见过此人,真正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等他再回过头来,发现顾戴两人的姿势有所改变,戴果子没有一味躲藏在其身后,两人是并肩而立的样子。果子比顾长明矮了两寸,丝毫没有距离感,反而是一脸笑嘻嘻的样子,看得人火大。

“你们两个最好别生出其他的鬼主意,想清楚了。”顾武铎拂袖而去。

顾长明见着他离开,消失在阴暗处:“果子,宫里便是地方再大,父亲如此来去自如的,也是很诡异的情况。”

“你想说什么?”戴果子摸摸鼻子,“别说一半留一半的,这都什么时候了。”

“这里光线不好,我以为是冷宫或者废弃的宫殿,再仔细想想,又不太像。”顾长明的手臂展开,大致挥舞成一个圈,“要说外头的光线不好,或者是晚上,也说得过去。”

“其实不是。”戴果子一副愿听其详的态度,都到这个份上,能够和顾武铎分庭抗争的,大概也就是亲生儿子了。

“想一想父亲书房底下的密室,还有孙友祥藏黄金的地方。”顾长明基本可以肯定了,“我们在皇宫底下的暗道中,皇宫有多大,暗道密室就可以设置多大。”

“你的意思是皇上在上面作威作福,你爹在底下暗做手脚?”戴果子仿佛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笑得腰都直不起来,“那皇上知道真相以后,岂非更加憋屈?”

“你说在明处的人憋屈,还是在暗处的人不平?”顾长明冷静的反问道。

戴果子的笑容一收:“你说得对,皇上根本不知情,哪里来的憋屈!”

“父亲也在等消息的。”顾长明拍了两下果子的肩膀,果子可是亲眼见到顾武铎差点把齐笙拍残废的,心里发虚,想要躲还躲不掉。这点表情变化哪里瞒得住顾长明,“果子,孙友祥其实把你教的很好。”

“他也没有教我什么,而且他不喜欢我的个性,说是过于跳脱。”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死者为大,明明孙友祥也是组织的一员,而且看顾武铎先前对他的信任程度,怕是没少做些见不得光的,果子却不觉得干爹就是坏人了。

“不,孙友祥把你带到曲阳县,给你做捕快,让那市井的琐碎之事来历练你。这种成长,有时候比世家的面面俱到,让你活得更加有血有肉。”顾长明和果子同感,孙友祥带走果子,未必是经过顾武铎的授权,如同曲景山这样的人对自小抚养长大的小凤凰也会有真感情。

“比起苏旭那种死法,干爹自杀还算是得体的。”戴果子心里头其实很难受,一说到这些,仿佛心口有两个坏小人用力在左右拉扯,疼得他龇牙咧嘴的说不出话来。

“果子,走吧。”顾长明居然没有坚持再等待。

戴果子怔忪后,立刻赶上去与他同行:“你不是说要谨慎防范?”

“那你知道我父亲到底要做什么?”顾长明走得不快,始终留存余地在观察

四周。

“你方才说他在等消息,我猜想是等待边关的消息。“戴果子抓抓头发,如果是边关的瘟疫蔓延开来,得益者首推的并非是身在开封府中的顾武铎,“难道说你爹也和外敌有所勾结!”

顾长明的脸色一沉,有些话说穿了并不好听,但是必须要说明:“曲景山是怎么说的,你还记得吗?”

“西夏王本来和他谈得好好,齐坤门想要从皇上的桎梏中挣脱出来,自立门户,必须要有个跳板。曲景山想得挺好的,用西夏王那个莽夫来行事。”戴果子当然记得很清楚,曲景山一路潜逃到开封府的狼狈,活脱脱像是丧家之犬。

西夏王不知怎么,临时改变了合作的条件,而大宋皇上又对齐坤门严加制裁,导致齐坤门背腹受敌,曲景山不得己之下,只能暂时遣散了所有人,能够蛰伏下来,以待日后有机会东山再起。

然而树倒猢狲散,这种可能性实则是微乎其微了。

“西夏王为何会改变主意,要知道齐坤门的总部设置在西夏,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西夏王从中抽取的好处,稍微算算也绝对不是一笔小数目。”顾长明曲起手指,紧握成拳,“在此之前,父亲领了皇上的密令,单身匹马前往西夏,在行宫中几乎是生擒了西夏王,逼迫其达成两国边境和解的目的。”

这些都是顾武铎顺利完成任务后回禀的话,如果这中间三分真七分假呢?

如果和西夏王另外达成协议的人,正是顾武铎呢!

“我突然有些看不起你爹了。”戴果子说的都是实话,“说他野心大,看不惯皇上的不作为,想要另外开创一片江山,按照他一贯表现而出的态度,并不算太大的意外。但是把坚守边关的将士性命拱手送给外敌,我看不起他!”

顾长明沉默不语,父亲素来嫉恶如仇,眼睛里揉不下沙子,要是和果子说的那样。为了一己之私,放弃了最基本的原则,那么前提刑司的活阎王已经死了,在其辞官的时候,或者在其心中带着另一副盘算前往西夏的时候,已经死了。

“你别介意,我是藏不住话的人,虽然是你亲爹,我还是要说的。”戴果子还待继续说完话,顾长明朝着他扑过来,他惊恐的瞪圆了眼睛。

顾长明扑到他身前,一把捂住了他的嘴,把人往角落的阴暗处按住。戴果子倒是很老实没有挣扎,两人的武功悬殊有多大,他心中一笔明账,挣扎压根不起作用。

“刚才这里有人?”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戴果子的嘴巴虽然被捂上,脸上的惊诧却愈发的明显。顾武铎到底何德何能,这是把皇上身边所有的人全给挖了墙角?

“毛大人,你是不是最近为了宫中的安危,为了皇上的安全,神经绷得太紧,以至于杯弓蛇影,草木皆兵了?”另一道声音笑着答道,“你看这前后左右的,还有什么人在这里?”

顾长明没有出声,嘴巴一开一合说出两个名字,正是毛六和苗喻。

两人不在左右说话,而是在他们的头顶之上,所以听起来声音有些古怪。

(本章完)(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