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诡案录之九霄鼓

第十二章:关心则乱

字体:16+-

第十二章关心则乱(1/3)

宋仁宗冷冷扫了老温太医一眼:“温太医这是想帮他说两句好话?”一进门,两人就一副甚有默契的样子,分明是商量好着来的,真以为他眼睛瞎了,看不出来!

老温太医差点手一抖,勉强笑道:“皇上,臣与顾武铎是多年老友,小顾还不是看着长大的,肯定是要熟稔些的。你看他平时老气横秋的样子,要不是真着急,会是这样口气说话的?”

宋仁宗倒是被他一句话说得没脾气了,顾长明的确是他亲自挑选出来的人,不说其他的,那些暗卫但凡是接触过的,没一个不交口称赞的。更要紧的是,这孩子随了其父的脾气,不好大喜功的,明明做了不少厉害的事,完全可以只字未提。

老温太医说得太明白,宋仁宗虽然看不见顾长明此时此刻的神情,听说话的节奏是真着急了。与其在这个时候故意为难,不如送个顺水人情:“真的有要紧事情办?”

“是,皇上,迫在眉睫了。”顾长明委实有些担心皇上一定要他说明白是什么事,一颗心悬在那里不敢动弹。

“两个时辰之内可以回来?”宋仁宗说出这句,分明是松了口。

“是,必定两个时辰之内回来。”顾长明如何听不出来,赶紧顺水推舟应道。

“把你带来的小姑娘留在宫里,你一个人去办事。”宋仁宗提了个不大不小的要求。

老温太医等了片刻,听身后没有丝毫动静,也不顾皇上再有所猜忌了,立时转头狠狠的瞪了顾长明一眼,还愣着做什么,小凤凰还是我徒弟呢,我会帮忙照看着的!

顾长明回过神来,有老温太医帮忙,留小凤凰下来不算多为难了。皇上这是不放心他,要弄个人质在宫中,以防不测。他很快转念一想,也是关心则乱。皇上根本不需要耍这样的手段,一口回绝才是干脆。

“多谢皇上成全,我一定尽快赶回来。”顾长明行了个礼,精致往外走。

“回来再同朕说清楚,此行而去所为何事?”宋仁宗扔下这一句话闭目养神,再不愿意开口了。

顾长明极低的应了一声,推门出来,并不见小凤凰的人影,连父亲和裕景将军都不知去了哪里?

他顾不上这许多,内心的不安扩散的太快,以至于他心跳加速,疾步要往外走。

“长明,你去哪里?”顾武铎不知从哪里走出来,在他身后问道。

“皇上准我出宫一次,速去速回。”顾长明不想在事情解决之前,透露太多。

顾武铎见儿子连头都不回,盯着他的背影多看了两眼,没有重复问下去:“既然是皇上准许的,你便去吧。”

“见着凤凰,让她在宫里头等我。”顾长明很快走出太清殿,很快到了宫门外。很是意外见到一个熟人,“戴先生,你如何会在这里?”

戴绵山显然就是在等着他:“皇上说了,让我们同行。”

顾长明深吸口气,皇上的疑心过重,这一句同行等于是一石二鸟,连带着两人一起试探到底了。

“戴先生这些天,一直在宫里?”顾长明进出之间,只见到了毛六,戴绵山到底藏身在何处?

“不在宫中,但是离得不远,今天才过来的。”戴绵山倒是没有把他当外人,有问必答,“皇上的意思,不要过问你去哪里,只需要跟着,必要的时候帮你一把。”

“此事是很需要戴先生帮忙的。”顾长明跃身上了踏雪,“我是去城外一次。”

“城外哪里,又是谁有了麻烦?”戴绵山将两人此次见面后的对话推算了一下,脸色大变,“是果子出了事!”

“暂时还不太清楚,希望没事。”顾长明快马扬鞭,此时正是一天之中天色最黑的时分,街上空****的,不见一个行人。

踏踏的马蹄声,让他纷乱的心境随着节奏逐步放缓下来。等到了城门,两人被拦下,不等顾长明取出青云六逐令,戴绵山先行亮出腰牌。看守城门的片刻不敢耽搁,立刻派人下来打开城门,又询问两人何时归回。

“一个时辰左右。”戴绵山冷声道,他照例的黑衣黑裤,又骑了一匹黑马,看起来比顾长明的气势更加骇人。

“你让果子留在了城外?”戴绵山忍到重新出发才问出口。

“不止是果子,还有柳姑娘和另外一个朋友。”顾长明感觉苏旭的藏身之处,在戴绵山面前是隐瞒不过去了,所以摊开来明说,“苏旭暂时留在那边,需要他们照拂。”

“苏旭在城外!”戴绵山当然知晓近日宫中发生了些什么事情,苏旭在皇上晕厥后,彻底失去了踪迹,别说是宫中派出的人,连暗卫都派出了四个,几乎把开封府挖地三尺,连个人影都没有瞧见,这会儿听顾长明说人已经在城外,犹如晴天霹雳一般。

“是,所有人兜兜转转在开封府中找人的时候,我已经把他送出去了。”顾长明沉声道,“苏旭不会武功,那样的情况之下,不可能只留他一人下来的。果子和柳姑娘是最好的人选。”

“我应该想到,只有你有这般的手段,抢在所有人之前,让别人都犹如无头苍蝇一般白忙乎了几天。”戴绵山不是要责怪顾长明的意思,苏旭到底出了什么情况,他并不知情。他相信顾长明的办事能力,既然选择这样做,肯定有他的道理。

“我以为苏旭会很危险。”这是顾长明当时最强烈的想法。

“然后,你发现不是?”戴绵山见着他带路的方向,“我想,我知道你把人藏到了哪里,顾长明,果子跟着你一路而来,我这个做父亲的不知该喜还是该忧了。”

“我发现可能不止是苏旭很危险,他们留下来的几个人都很危险,甚至有性命之忧。”顾长明再次催促踏雪快些再快些。

两人到了别院门前,顾长明见着院门虚掩着,心中咯噔一下,几乎是不等踏雪停稳,身形一掠而下,双脚在地上直跑出十几步才勉强停下来。

戴绵山被他的情绪带动,跟着也紧张起来,他既然是暗卫出身,面对如此情况,反而更有经验。同样的停马而下,站在与顾长明差不多并肩的位置,抬手轻按住了他的肩膀:“先别进去,有人在里面。”

顾长明何尝不知里面有人,而且还不是熟人,而且还不止四五个。但愿他没有到的太晚!

戴绵山轻跨出一步,将

院门再推得更开些,听见有个像是孩子的声音在喊:“你们不要欺人太甚了!”

顾长明先一步听出是小葫芦的声音,而且声息短促,分明是受了内伤。为什么只有小葫芦的声音,还有其他三人呢?苏旭在哪里,果子在哪里,柳竹雪又在哪里!

戴绵山接受到他的眼神,知道说话的是自己人,一脚飞踹在院门上,力道十足将院门直接踢飞,向着说话的方向呼啸而去。

小葫芦几乎是撑不住的地步,也不知自己心里到底还在等着什么。天色是漆黑一片,无风无月的,又哪里会来什么救兵。偏偏在他即将要放弃所有希望的时候,援兵真的到了。

“顾长明!”小葫芦其实没有见到所来的是何人,下意识里,除了顾长明再无旁人,除了顾长明也没人能够救出他们几个了。

“我来迟了。”顾长明心口一把火气蹭蹭往上烧,袖中剑出手,伴着一声清啸,袖中剑仿佛长了明目,向着对手直逼而去。

同时,他也看清楚了院中的情形。小葫芦守在一扇门之前,胸口是大片的血渍,嘴角也是血渍,见到顾长明现身,突然很有豪气的用手背一抹道:“我猜对了,果然是你。”

戴绵山不知道小葫芦的真实身份,见个半大孩子一人应战对方四五个大人,火气同样不小,抽出朴刀迎了上去:“你们到底是谁,可知这是哪里,是你们可以乱来的地方吗!”

即便是皇上弃用的别院,那终究是皇上的地方,顾长明算是胆子大的,把苏旭藏在这里,竟然还有胆子更大的,想要在这里杀人放火!

对方四五个人,遮挡的比戴绵山更严实,见来了强而有力的援手,无心应战,其中一人被顾长明的袖中剑刺中琵琶骨,手中长剑哐当落地,居然连捡拾的勇气都没有,转身就往外跑。

“还想要跑,今天一个都别想出去!”戴绵山知道果子也在此处,听到他们说话,还不出来应声,怕是凶多吉少。只想速速拿下眼前这些人,不管果子如何,都够有个交代了。

“顾长明,他们在后面,后面还有人。”小葫芦生怕两个援手到了,却还是耽误了时间,边说话边吐出一口血来,“快去救人,那个苏旭怕是疯了。”

“戴先生,这里先交给你,小葫芦原地坐下,别说话别动!”顾长明一口气冲到后院,小葫芦说苏旭疯了,苏旭疯了是什么个情况,他脑中的第一反应就是苏旭也被沾染了那种毒性。

那种从柳家父子手中传出去,害了不少人的毒药!

这种毒药往往对没有武功的人特别见效,先前还尝试用身有残疾的孩子来做实验,想必也是相同的原因。

一到后院,顾长明的眼底发红,地上到处都是鲜血,一地的狼藉,根本不止是一个人的血。这样的情形和柳家当日的惨剧何其相似!

“果子,果子,你们在哪里!”顾长明从来不曾这样绝望过,由始至终没有听到两人的声音,也不见其他人出来,这地上的血迹到底从何而来。

这是他一手安排下来的计划,无论是戴果子还是柳竹雪之中有任何一人出了岔子,他绝对是难辞其咎了。

(本章完)(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