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诡案录之九霄鼓

第四十一章:釜底抽薪

字体:16+-

第四十一章釜底抽薪(1/3)

顾长明不愿意听旁人的秘密,特别是宫中的,知道的越多越容易短命的道理,大概七岁的时候已经够通透的。

可秘密从皇上嘴里说出来,又另有不同。

其中有赏识拉拢,又有威逼利诱。

一步棋两种下法,看对面的人要怎么接招了?偏偏皇上这个时候,直接发问,连一点回旋余地都不给人留。要是换个人在跟前,怕是结结巴巴什么都答不上来了。

顾长明不过略一沉吟,即刻道:“皇上是真的不要齐坤门了。”

宋仁宗的眉角一扬,等着他继续往下说。

“所以选择的是釜底抽薪。”小葫芦怕是皇上安插在齐坤门最大也是最深的一颗棋子,连顾长明都丝毫没有怀疑过此人。直到在此处出现,连带着先前多多少少的破绽,才觉得是有迹可循的。

“釜底抽薪,这四个字说的不错。”宋仁宗微微显出一丝笑容,“与你同行的凤凰,也是齐坤门的人,她所知的应该不少。”

顾长明的脸色安然,反而是小葫芦慌了神:“皇上,曲景山把小凤凰当半个闺女养着,很多事情倒是不肯与她多说,连那一位的身份都始终没有提及过。”

一听这话,顾长明知道要糟糕,小葫芦与小凤凰素来交好是明摆的事儿,但是小葫芦肯这样维护,却是在顾长明意料之外了。

“她倒是好手段,把你们一个两个哄得心里头只装得下她一个了。”宋仁宗这句话很是不客气,小葫芦的脸色一下惨白,这回儿是一个字都不敢多说了,“那个人,那个人又如何,早在土里化成白骨化成泥了,还当朕真的会念念不忘。”

顾长明才是觉得每个当事人提及敏妃的时候,情绪都异常容易失控,非但是皇上,连父亲同样如此。小凤凰虽然性子机灵,在男女之事上很是懵懵懂懂,绝对没有如此的手段。

但是对小葫芦,他是一点不担心。皇上既然一心想要铲除齐坤门,小葫芦是个关键存在,便是犯错,也不会惩处,最多秋后算账。

小葫芦连磕了几个头,低声道:“皇上,与其动用个不知深浅的,不如让我来一举端了齐坤门的老巢。”

“你这是显能耐了?”宋仁宗意味深长的多看了顾长明一眼,小顾比老顾还沉得住气,反而显得自己有些急躁了。于是他放慢了语速道,“朕知道你一片忠心,这些年来也是不容易,不用磕头了,此事定然是会交给你办的。”

顾长明在心里给小葫芦飞快算了笔账,齐坤门不是一个小打小闹的组织,其中盘根错节,不知藏匿着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要说一锅端哪里这么容易。小葫芦这话一出,等于是在皇上面前立下了军令状,铲除不掉齐坤门,除非是提着脑袋来见。

即便是铲除了齐坤门,小葫芦在里面待了这些年,难免脱不开干系,反而不如小凤凰当时能够抽身抽得一个干净利落。

顾长明倒是很愿意相信小葫芦的话,曲景山对小凤凰自然有些不同,一来是长得和敏妃实在相似,二来毕竟是从小收养在身边的,纵是铁石心

肠多少也有些亲情在里头。

曲景山对小凤凰说的很少,除了交代些任务,几乎没有让她参与其他,更没有说过齐坤门的真实底子,要是往好了想,曲景山也算是个聪明人,知道齐坤门早晚会走到这一步,不如早早对小凤凰放手,放她回去过平静的日子。

“朕见你丝毫不见意外?”宋仁宗重新将目标放回顾长明身上。

“是吃惊的太多,所以不知该如何表述了。”顾长明大概表明了与小葫芦以往的交集,“因为是熟人,才更显得隐藏太深,是我从未曾想到过的。”

“都说长明公子看人厉害,也有你没看出来的。”宋仁宗对他的回答甚是满意,“行了,你既然懂得朕的心意,那么先把你要对付孙友祥的策略说出来听听。回头,你再和苏旭碰头,他会把其他细节给你交代的。”

宋仁宗对小葫芦一挥手,对方不敢懈怠,连忙起身退了出去,临转身时还若有似无的多看了顾长明一眼,虽然同样是跪着,背影颀长挺直,很是俊秀。他心下一酸,赶紧摇头把这个荒谬的念头给甩了出去。

“在想什么?”宋仁宗没有等到顾长明开口说话,很有耐心的多问了一句。

“有些庆幸,皇上的先见之明,保住了很多人的性命。”顾长明没有先提孙友祥,而是将心中的真实想法先念及一遍,“我当时在天牢中想的是,若是这些侍卫都死于非命,实在有些可惜。”

“你觉得他们无过?”宋仁宗有些意外,这个顾长明总不按套路下棋,一步一看,甚是微妙。

“对手是曲景山,他们没有招架之力。”顾长明实话实说,“皇上比任何人更清楚此人的能力,齐坤门中何其复杂,他身在千里之外的西夏国,照样可以把大宋境内这许多人安置调配清楚。如果他是有备而来,侍卫的能力有限,至少没有一个是反水的,所以算是无过。”

“朕本来要严惩这些人的,一个天牢都看不住成何体统。被你一说,朕又想要改变主意了。”宋仁宗的耐心有限,有些等不及了,“赶紧说,怎么再进一笔逼孙友祥改变主意?”

“皇上,孙友祥在天牢时自己抓烂嗓子,导致后期根本无法说话,我猜想在天牢之中另有他所顾忌之人,他这是要表明心迹。”一个人的意志再坚定,也取决于精神上是否会动摇。如果一旦发现自己愿意舍生忘死的存在,已经将自己摒弃,那种绝望的心态最容易让人心神不稳,以至于做出反常之事。

“你的意思,朕明白了,立时安排下去,你隔一个时辰后再去那处。苗喻上次带你过去的时候,没给你看行路的走向?”宋仁宗立时唤人进来,大致交代了几句,又写了一道手谕,这些都没有瞒着顾长明的意思。

顾长明始终安静跪在原处,等皇上安排妥当,回过头来对他的服从态度甚是满意,有些小细节也不想计较了:“行了,朕要的是办事利索能干的,不是会长跪不起的。起来,出去让苗喻给你画个地形图。”

顾长明没有说,虽然当时他们所坐的马车是不透光不透风的,

但是他在开封府生活多年,城里城外没有不知的道路,一上车就刻意留心,实则根本不需要什么地形图同样能够找到皇上所处的别院。

有些时候,还是藏拙方能避开嫌疑。

“朕的确是想让那个凤凰回去齐坤门的。”宋仁宗等他快退到门口的时候,才沉声道,“她是一颗好棋子,曲景山越是拿她当回事,那么他就容易失败。接下来,朕想要看你会怎么做了?”

顾长明低头不语,直到推门出来,站在原地深深吸了几口气。皇上的意思是,孙友祥的案子办得好,小凤凰可以留在他的身边,如若不难,他可能连这个人都保不住。

当年连自己最宠爱的敏妃都可以牺牲,身在君王位,顾长明从来不相信皇上会有什么于心不忍。更何况只是个非亲非故,不过长得相似的女子,完完全全是另外一个人了。

虽然不是朝臣,顾长明依然有些唇亡齿寒之感。突然他意识到父亲当年应该也是生出了相同的念头,才会在诸人不解的情况下辞了提刑司的官职,在如日中天之时,急流勇退了。

父亲的选择没有错,他却再一次将自己推到了漩涡的中心。

“顾公子,在想什么呢?”苗喻见他在御书房待了这么久,知道此人肯定是被皇上即将重用,对他的态度更是和善客气,“凤凰姑娘与你还真是般配的一对,要是换了其他女子,怕是在这宫里早坐立不安了,她很是难得的安静。”

“这次没有胡吃海喝了?”顾长明很快把心态调整过来,不愿意在外人面前露出破绽。

苗喻被他这话一顶,脸色又是尴尬,“顾公子放心,此次送过去的点心全部是皇上的御厨所做,那些人是千挑万选的,绝对没有敢擅做主张的。”

“有苗大人做担保,我没有不放心的。”顾长明跟随在苗喻身后,先与小凤凰汇合,再从苗喻手中接过了地形图,“有劳苗大人了。”

“皇上交代说只你们两人?”苗喻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的,花了这么大的代价,最后却把关键的一棒交接在两个根本不是朝中之人手中,而且其中一个未及双十年华,根本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年轻姑娘。

“如果需要帮手,皇上会另行安排的。”顾长明没有要与苏旭深交的意思,因此没有多费口舌,告辞之后,先带着小凤凰出了宫。这个地方,他总觉得小凤凰对待一分时间多一分危险般,犹胜过当时曲景山在齐坤门放下话,要生擒她回去严惩不贷。

“顾大哥,有哪里不对劲吗?”小凤凰果然一路没有开口,直到出了宫门,连看守的侍卫都离得远了,才问出这么一句来。

“皇宫自来是是非之地,你不懂其中的规矩,更容易出事,我们虽然是为皇上办差,还是离得远些才好。”顾长明斟酌了下,要不要把小葫芦的真实身份告诉小凤凰,又不知刚才小葫芦出来以后,应该察觉到她就在附近,有没有顺势看过她?

“我其实不喜欢进宫的,以后能不来的话,我宁愿在外头等你。”小凤凰见顾长明步履匆匆,“这是要出城了?”

(本章完)(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