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诡案录之九霄鼓

第二十九章:避而不见

字体:16+-

第二十九章避而不见(1/3)

这个消息此时传来,顾长明心无波澜,吴圩似乎离他很遥远的位置,这边已然焦头烂额,哪里还有时间来管这人的生死。

司徒岸可不是这样想,眉梢眼角都带着喜色:“这几年,可没少吃这小子的亏,总算是把他给绊倒了。”

“柳竹轩呢?”顾长明实在不想继续这个话题,直逼另一个主题。

司徒岸刚要大放厥词的势头,硬生生被顾长明的问题给压制下去了。在吴圩的问题上,如果没有顾长明的推波助澜,他哪里拿得到这样好的机会,本来想着怎么都要庆祝一番,却等于是被顾长明兜头一盆凉水下来:“吴圩被彻查,不是你想看到的吗?他当年承蒙你父亲的教诲才有了今天,可他又是怎么对你的!”

“司徒大人,柳竹轩呢?”顾长明耐着性子又问了一次,态度很是明确。

“收拾干净了,该说的他都说了,其实柳致远死得有些突然,或者说他没想到自己的父亲会把秘密拿捏的这么牢固,以至于人死了,没留下多少线索甚至有价值的东西给他。要问他后不后悔,这小子肯定是后悔的。”司徒岸啧啧做声道,“太后有令,那个外放的柳竹轩暂时在原地监控,神不知鬼不觉的一并处理。柳竹雪算不得柳家人,所以这座宅子,以后没有主人,归公家所有了。”

顾长明得到了想要的答案,点点头,不作声的往里面走:“这些话,我会找机会和柳姑娘说,所以我不希望是从司徒大人的口中透露出来的,司徒大人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姑娘家脸皮薄,又是这样的大事,自然是你来说更适合。”司徒岸的心情太好,完全没有理会顾长明言语中的嘲讽之意,“这个宅子不日将被收回,里面值钱的家当不多,我可以允许柳竹雪先查看一遍,若是有什么想留作纪念的,可以拿走一两件。等到上面再派人下来,可就不方便了。”

顾长明的嘴角牵动,仿佛微微一笑道:“那我就先替她谢过司徒大人了。”

“动作要尽快,最好三天之内,免得夜长梦多。”司徒岸交代完毕这些,大步向着外头走去,“我还有些其他的事情,这院子里没其他人了,你父亲的事情快要解决了,以后不用躲在这里藏身,回顾家更方便。”

“有劳司徒大人费心。”顾长明带着小凤凰与他几乎是擦肩而过,小凤凰的拳头紧握,这人的一张嘴真是怎么讨人厌怎么说,要不是碍于大局,她真想抽出拳头给他迎面来一拳。

顾长明没有明确的表示,小凤凰忍得很是辛苦,直到他的手掌按住她的肩膀。小凤凰缓缓抬起头来:“顾大哥,你觉得我是不是太冲动了?”

“发生这种事,如果无动于衷的话,真是铁石心肠的人才能够做到的。你这样的反应是最正常不过的。”顾长明见她忍到身体都在微微发颤,这次露出的笑容才是温暖如初的,“司徒岸邀了大功,把这里的手下全撤走了。”

“你能肯定全部撤走了?”小凤凰对这人完完全全就是不信任的,十句话里面九句半都是别有目的的。

“这里完全没有利用价值,还留着做什么,他的那些手下肯定

被派去做其他所谓更加重要的任务了。比如说落井下石的查找吴圩犯下的失误与罪证,那才是此时此刻他最需要的额。”顾长明站在原地,慢慢转了个全身,“没有其他人了,我可以肯定的。”

“也说明这个宅院里真没有什么油水了。”小凤凰其实早先摸查过一次,柳致远为官多年,她尤记得第一次见到柳竹雪时的场景。柳竹雪的穿戴首饰还有手中的融雪剑,无一步表明出其大家闺秀的金贵身份,这样的柳府怎么会清冷贫瘠到这个地步,别说是之值钱的首饰摆件,反正兜转一圈,都没一件她能看得上眼的。

“这个宅院经过几道手,能够看得见的明面上的东西早被搬空了。柳姑娘在意的从来不是这些身外之物,对于这一点,我倒是不担心。”顾长明话说到此,见柳竹雪听到他的声音寻出来,最后留给小凤凰一句话,“我有些担心的是她心爱的那柄融雪剑。”

小凤凰的心一抽,怕是知情人都明白,融雪剑当年是柳致远为了千金,一掷千金所买。案子往前翻,什么都会被人一笔一笔的拿出来重提,融雪剑怕是会和这个柳宅一样被充公上缴。

其他的东西可以不在乎,融雪剑对于柳竹雪的感情绝对是不一样的。

小凤凰想到这里,连勉强的笑容都挤不出来,只能微微把头偏侧过去,不让目光与柳竹雪正面相迎。这个时候,她很是敬佩顾长明到底是如何做到表面上丝毫看不出来端倪的?

“你们回来了,我两次误以为是你们都听错了。”柳竹雪显然也是内心不安,又不想在这里与司徒岸正面相对,所以选择避而不见。

“事情还算顺利,我父亲的状况比较稳定了。”顾长明先说的是好消息,果然柳竹雪的神情松了一些,“我们进屋去,有些事情要交代的。”

柳竹雪没有想得太多,知道他们是奔着天牢去的,两人顺利回来,她已经很心满意足:“顾大哥,不知道你进来的时候发现没有,这里的其他人都不见了。”

“进门的时候遇到司徒岸了,他专门等着我回来告诉我,他把手下全部都给撤了。”顾长明说话的声音明显抬高,仿佛是给柳竹雪一个安心,“这里只剩下我们四个人,也不会有别人来,当然戴先生可能会出现,他也算是自己人的。”

“他当然是自己人,果子的父亲,随时可以过来的。”柳竹雪的心情好了许多,抿嘴一笑道,“顾大人身体无恙了?”

“老温太医施针的,他没事了,太医们很快也能够放出来回去做事,两厢欢喜。”顾长明说的略有艰涩,毕竟接下来要说的话有些令人无法承受。

“果子,我说我的直觉没问题吧,顾大哥说了,他们全部都走了,只剩下我们。”柳竹雪的笑容突然凝在嘴角,“那个柳竹轩呢,他也被带走了?”

“真的被带走了,假的也很快会被带走。”顾长明边说边留意柳竹雪的反应,“司徒岸完成了他的大功劳,皇上和太后面前都能有所建树,有所交代,他放弃了这里。”

柳竹雪点点头道:“做下错事肯定是要承担责任的,他也算是罪有应得。”

“还有一点

,司徒岸说的很明白。你不算是柳府的人,所以这个宅院没有了主人,也没有了继承人,很快会充公,我们要搬走。”顾长明感觉要是一句一句说,活像是用钝刀在割肉,疼还不够彻底,索性一口气说完,“他很好意的允许你先拿走可以留作纪念之物,回头来收缴的应该也不是他了。”

“要充公……”柳竹雪显然没有想到这一点,顾长明说的是柳竹轩被带走,她同样没想到是死,“那柳竹轩回来的话,不是没有可以落脚的地方了?”但她毕竟是个聪明人,很快反应过来了,“他再也回不来了?”

“是,不会给他机会了。莫说是九皇子的死,便是他杀害自己的父亲这一罪名也是死罪,他死了。”顾长明见到柳竹雪差点没有站住,戴果子坐在她身后,始终没有开口,到了这个时候伸手连忙将人给扶住。

果子可以自行坐在椅子上了,顾长明才发现这一好现象,这么显而易见的,他却视而不见了。想必果子是故意不说破想要给他们一个惊喜,结果是他们带回来的惊吓。

柳竹雪勉强扶住果子坐的椅子扶手,摇摇晃晃的重新站稳:“我没事的,我其实已经想到过会这样,只是一旦当面说出来,还是对我有些冲击力。”

“这样的坏人,与你再无瓜葛那是好事。”戴果子气狠狠的说道,“除了给你添麻烦,想要利用你,陷害你,还有什么!”

“他还想要害死你,我其实是恨他的。”柳竹雪低声说道,“他还杀死了父亲。父子相残,人间最大的惨绝居然发生在了柳家。”

“既然我把这些都给你们说开了,果子又能够坐起来,说明是我们可以离开的时候了。”顾长明能够体会到柳竹雪莫说是从这个家里拿什么可以当做纪念的物品,怕是一刻钟都不想留在这里。

留下来只会让她更加容易想到那些噩梦一般的过往,父不慈,兄不爱,她在柳家到底又算什么!

这样一说,戴果子暂时要询问孙友祥的情况,反正看着顾长明的样子,顾武铎应该是没事。

“离开这里,我们还有什么可以落脚栖身之处?”戴果子皱皱眉头,总不能一行四人去住客栈,要回老温太医那里,总感觉给别人添了太多的麻烦。

“回我家,回顾家即可。”顾长明早已经想得周到,“不用担心提刑司会再上门来找麻烦。司徒岸刚才算是兴高采烈的告诉我一个好消息,吴圩被皇上下令彻查,所以顾家很安全,我的父亲回来的日子也在眼前了。”

“那我和柳姐姐稍微收拾一下,我们就走。”小凤凰同样在这里是一刻都待不下去了,生怕柳竹雪问出什么让她答不上话的问题,早些到顾家,一行人早些能够安心。

柳竹雪本来想说没有什么需要收拾的,再一想果子那些要用的药材,必须要带走,还有几件欢喜的衣服。加上小凤凰那边肯定也有些细碎的贴己,她不疑有他跟着过去。

小凤凰很快帮着把顾长明的东西全打包拿出来,柳竹雪这边还在收拾。她慢慢走过去,见柳竹雪对着墙壁发呆,不由自主的低声唤道:“柳姐姐,你其实不舍得的,对不对?”

(本章完)(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