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诡案录之九霄鼓

第二十二章:时不等人

字体:16+-

第二十二章时不等人(1/3)

小凤凰垂眼看自己的手腕,虽说她没有多提,此事仍然是她心坎上的一个结。如今听太后这样说,什么都烟消云散了。

“这世上许多人,长得像的不是没有,母女两人却也未必有相似之处。如意小时候就被后宫的人说不好看,但是越长大这眉眼和皇上越像。皇上指着给她远嫁,看起来对她不喜,实则也算是一桩不错的婚事。”太后松开小凤凰的手,轻拍两下她的手背,“帝王家的女儿有太多的身不由己,反而不如你这样,长得好,眼力劲又好,找到个合适的好人。”

小凤凰听太后一番话,真是半点架子不见,反而像是自家的长辈谆谆善教,眼圈一下子红了。

太后顺手又摸了摸她的头发,见她满头青丝不见一件首饰,轻咦了一声,把自己头上的一支玉钗取下交给她手中。

这礼太重,收不得。小凤凰想把手往回缩,见顾长明对她点下头,赶紧又行了重礼,“恭敬不如从命了。”

“这就像样子了,我看你也不像是小家子气的。玉钗值不得多少钱,也算是哀家的一份心意。”太后让身边的女官把小凤凰领出去,“哀家和小顾有些话要说,你出去等等。哀家不会留他太久,时不等人。”

小凤凰一走,顾长明明白太后有要紧的话交代。

“哀家知道你为了老九的事情费心了。”太后嘴角抖了抖,皆是苦涩,“这案子虽说已经结了,哀家总觉得好似缺少了些什么。老九的性子,哀家很明白,虽然不够长进,也不会与人结仇结怨,谁会这样害他。想必幕后另有人指使,你确定是柳致远?”

“柳致远已经死了,柳竹轩知道的实在有限,而柳竹雪一无所知。”顾长明考虑到这一点,生怕太后迁怒于柳竹雪,连忙帮她推脱的一干二净。

“小顾,生在帝王家,不分男女同样身不由己。老九想要给哀家承欢膝下,哪怕是一辈子碌碌无能,可惜有人信不过他的。”太后不再看他,目光远眺,似乎在很远很远的某处藏着个心知肚明的答案,“既然案子到了柳致远这里断了,哀家不为难那个柳竹雪,她的兄长却是不能再留。开封府不能再出一个怪物了。”

“多谢太后成全。”顾长明听太后也说了怪物两字,想着九皇子死时候的惨状。太后的神情看似波澜不惊,脸颊牙根处却明显凸起一块,似是咬紧了牙关尚不自知。

“你父亲算不得什么大罪,皇上的一块心病。这个齐坤门韬光养晦的,明着是见了好处,暗底子太多,皇上应该是有所后悔,早晚会一并端起。但是眼下不是时机,顾武铎的性子太耿直,正好撞在了枪口之上,皇上摆出姿态,是为了安抚齐坤门,安抚那个曲景山,你都懂了吗?”太后足不出殿,可是又有什么能够瞒得过她的双眼双耳。

“都听明白了。”顾长明没有丝毫异议,全凭太后做主的低姿态。

“哀家送你去天牢,见见你父亲,他若是清醒过来,劝他两句。不要在这个节骨眼上顶撞皇上,有些事睁只眼笔直,早晚会有结果,并非要急于一时。”太后嘴角挑起点诡异的角度,看似在笑,又不像是

笑,“他对敏妃到底是什么心意,你做晚辈的,不要再多问了。”

“谨听太后教诲。”顾长明再次听到敏妃两字,心境再无波动。伊人已逝,他深信父亲的坚持是不能容忍朝内有齐坤门这样的组织存在,而并非是单单为了敏妃一人。

“她长得和敏妃这么像,你倒是胆子大,敢把人带进宫来。哀家倒是要问问你,这如果能进不能出,你又该怎么办?”太后笑眯眯的让人给顾长明赐座,“别直挺挺的站着,哀家年纪大了,脖子肩膀不行,老是仰着头说话累得慌。”

“我只是把人带到太后这里。”顾长明说的非常含蓄。

“她原先肯定有些来处,不会是偶尔遇上的。”太后听顾长明把小凤凰和曲景山的关系大致说了,“没有自己的名字,只是叫小凤凰?”

“她离开家的时候,年纪太小,有个小名叫南南,其他的都记不得了。”顾长明是打定主意要为小凤凰寻找身世的,此时此刻却不是合适的时候。

“既然哀家给你们做了主,证明她和宫里没有一点关系。从此以后,她应该能够安心了。”太后毕竟年纪大了,倦意上来,眼皮子有些撑不开,“哀家会记得这个孩子,有朝一日若是找到亲人,你给捎句话进宫来,让哀家一同欢喜欢喜。”

顾长明点头答应,他本来对太后始终针对柳竹雪之事,略有些耿耿于怀。如今想到太后膝下一共两个孩子,皇上是君,而九皇子正当盛年早逝,对太后的打击可见一斑。

太后在查明真相后,能够放过柳竹雪算是开了大恩,如此算来柳竹雪从柳家族谱被除名,反而成了好事。

“行了,能办的哀家都替你们办好了,事不宜迟,去天牢见见你父亲。”太后闭合起双眸,最后说的一句话是,“对你父亲说退一步吧。”

顾长明等了片刻,太后的气息渐重渐慢,是说着话睡过去了。他起身无声的行了个大礼,再慢慢的退出殿来。

刚一出来,立时有人迎上来:“顾公子,太后有命,让小的带公子去天牢。”

“与我同来的那位姑娘呢?”顾长明横扫一眼,不曾见到小凤凰在左右。大概是老温太医曾经提醒,他不敢过于放心。

“太后只叮嘱小的这一件事情,其他的并不知情。”这人的话一出,顾长明直接出手了,右手掐住对方的咽喉,将人抵在墙面上,缓缓上移。

那人挣扎不开,双脚又无非落实地面,很快脸孔涨得猪肺一般,呼吸极其困难。

“与我同行的姑娘既然与我一起来的,我必须要带着她离开,你听明白了没有?”顾长明的声音冷冽,一点没有要玩笑的意思。

这是太后的寝宫,对方没见过胆子这样大,脾气还这样爆的,连点头的力气都用不上,只能拼命眨眼睛。

顾长明这才一松手,将人重重摔在地上,双手握住自己的脖子,惊恐的看着他。

“人呢?”顾长明的行动又快又狠,声音依然平和如初。

“顾公子稍等,我去找,我马上就去找。”这人费力的吐出一句话,连滚带爬的跑了。

顾长明一声不吭,单手背在身后。既然明白是太后的寝宫,那么凭空出现

个不是太监的男人,难道不会可疑?实在是把问题设置的太简单了,他估计着是司徒岸出手要试探,可惜是用错了地方和方法,他随时可以把合作的部分收回。

这人去了倒是很快回来,后面跟着若无其事的小凤凰。他跌跌撞撞的,小凤凰确实步态轻盈,丝毫不见慌乱。

“你从哪里过来?”顾长明见她安妥,脸色稍稍好转。

“在后面坐着吃点心,皇宫就是皇宫,御厨做出来的点心又精致又好吃的。”小凤凰起初欢快的声调,突然在察觉到顾长明的脸色时,停了下来,“你这边出事了?”

顾长明不愿意多谈,上前牵着她的手道:“我们两个谁都没有出事。”

“那就好。”小凤凰即便看出什么,顾长明不愿说的,她绝对不会多问一个字。

“有没有带点心给我?”顾长明一笑,犹如春风拂面,让人再不会去想与他无关的其他事情。

小凤凰跺了跺脚道:“你都进宫这么多回了,哪里还稀罕吃那些。”

两人正小声说着话,换了个人过来。这次没有要露出马脚的意思,上来先行礼道:“司徒大人在那边等两位,两位请跟我来。”

“怎么司徒岸阴魂不散的,我们到哪里,他也到哪里。这不是我们出门的时候,他还在柳家的,居然又跑到我们之前来了。”小凤凰丝毫不忌讳那人会听见,果然对方的嘴角抽抽,想要喝令她闭嘴,显然又忌惮着顾长明在侧。

“他本来就是两头跑,看着哪头有利益就到哪一头。”顾长明非但没有要阻拦她的意思,反而还火上浇油了。

司徒岸再出现时,生怕顾长明先提问发难,于是先一步上来解释道:“长明公子千万不要误会,不是我有能力带你进天牢而不不肯帮忙。若不是太后开口,我实在没有这个能耐。”说完主动摊开手心,给他看一枚小小的玉牌,“大活人都不比这个管用。”

“我相信司徒大人是尽力而为了。”顾长明半句不提刚才被他差点掐死的那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大家心知肚明的,点破反而没有意思,也算是给司徒岸的跑路辛苦钱了。

司徒岸一心要掩饰自己愚蠢的试探,路上俱是客客气气的,只是快到天牢之前,有些犯愁的问道:“长明公子拿了玉牌进天牢见父亲,那也算是光明正大之举,这位姑娘可怎么办?天牢不是成衣铺子,胭脂店,任凭哪一个想进就进,想出就出的。而且里面血赤糊拉的,让年轻姑娘见到了,也不好。”

“她不怕的,可以进可以看。”顾长明丝毫不领情,***的一句给顶了回去。

司徒岸摸摸鼻子,却是不敢再多话。据他所知,太后手中的这块小玉牌,要进天牢的权限,三四个人不在话下。他只是嫌麻烦,进去的人越少越不容易出事。

小凤凰抬起头来,冲着他笑嘻嘻的。司徒岸敏锐的察觉到笑容里面似乎藏着什么东西,让他后背脊隐隐发凉。

果不其然,到了天牢门前,看守的侍卫要求出示皇上的手谕或者其他的信物,司徒岸正要取出玉牌,身上一摸,差点血色都退了干净。方才明明收好的小玉牌,仿佛长了翅膀飞走了。

(本章完)(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