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诡案录之九霄鼓

第十三章:竹篮打水

字体:16+-

第十三章竹篮打水(1/3)

司徒岸很清楚,皇上对柳竹轩的赏识,一来是接着柳致远的意外,二来这个年轻人的确很有些真材实料。现下顾长明却说,那人是个赝品,真的柳竹轩被关在自家柴房的密室之中多日,好不容易脱了身。

他的神情分明有些进退两难,这案子要是查下去,一定不是小功劳。然而查出真相又等于是狠狠打了皇上一巴掌,案前皇上肯定不会多说什么,事后会不会记下一笔账,以后翻出来算一算够喝一壶的。

顾长明把他寻来,分明是要拖人下水,而且他的一双脚也算是沾了水,想要这个时候抽身更不像话了。

司徒岸硬着头皮细问道:“长明公子能够肯定救出来的才是柳竹轩柳家大公子?”

“柳竹雪可以证明,这世上没人比她更有权利开口。”顾长明好心好意的提醒了一句,“司徒大人,这个案子接是不接?”

“开封府中杀人的案子,原本不该是我来接手的。”司徒岸假意要推诿,功劳或许很诱人,要背负的责任似乎也大了些,他有些吃不住。

“若是案子能够把吴圩和徐有仓一并算上呢?方原生死了,你说一个国子监的判监生谁会去买凶杀人?”顾长明好似料得他会是如此反应,慢悠悠的又给添上一句,“司徒大人查两人的线索想来查的非常辛苦吧。”

司徒岸顿时明白,功劳大过天,他是肯定挣脱不掉了,咬着牙道:“只要长明公子愿意相助,我为什么不接!为皇上扫除眼前迷障,将这些肮脏不堪的东西统统都从朝廷中驱逐出去,方能让朝中官员安心,让皇上安心,让天下百姓安心。”

顾长明微笑着鼓掌道:“说得好,司徒大人果然好口才。”

“空有口才,又有何用?”司徒岸无奈苦笑着摊开手道,“长明公子给我些确切的消息,别让我竹篮子打水一场空才好。”

“外头八个人,那个年轻貌美的叫桃心,她应该对柳府目前的状况最为清楚上心。另外还有个漏网之鱼,被我送去别处,回来一并交予你。柳致远的案子和方原生的案子是一路所为,而且他们选择鸠占鹊巢,顶了柳竹轩的官位,又霸占了柳家的家宅,秘密就在这里。”顾长明端坐不动道,“那场火是我放的,烧掉的证据不多。司徒大人多带些人手,好好搜查,趁着柳家上下无人做主,你也该出头做主才是。”

“那个柳姑娘可是在顾家,她没有意见?”司徒岸记得柳竹轩看自己的眼神,那绝对是千刀万剐一般的锐利,恨不得见一次杀一次的。

“不但是她,连我都始终怀疑柳致远的死与你有关。如今查清凶手,司徒大人也算是给自己验明正身。既然不是杀父之仇,其他的那些不足为道。”顾长明听得外头的脚步声纷乱,“只不知司徒大人带的人手可够?”

“人手肯定是足够,要是不够,我还可以再捎信回去,再多派二三十人。”司徒岸见两人似乎要离开,连忙一个箭步上去拦人,“长明公子,这个时候如何能走?”

“如何不能走,司徒大人是要再建新功,把我也一并交官?”顾长明对他的阻拦好不介意,含笑

问道。

司徒岸在太后面前当差多年的人,在这样的目光下,居然生出手足无措感来:“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长明公子不要误会。”

“那你可知我在哪里落脚?”顾长明反问了一句。

司徒岸脸色尴尬,生怕说错话让对方误会:“即便知道长明公子落脚在哪里,我也一定会守口如瓶的。”

“不在其他地方,就是柳家了。”顾长明反而打定主意要留下来,“那你怎么和你的手下解释?”

“半句不会透露出去,请长明公子放心。”司徒岸精神一振,既然顾长明说要留下,那么搜查的过程中无论遇到什么问题,近水楼台先得月,一概都可以询问于他,岂非好事将近。

“那好,我记得柳家的客房在东首,我与她一并先住下了。”顾长明示意小凤凰同样会住下,“司徒大人,先别过了。”

小凤凰很乖巧的始终只字未提,顾长明拔腿走人,她丝毫没有耽搁。途中两三次忍不住想要回头偷看司徒岸的脸色,想必是难得的精神,听到顾长明轻咳一声,赶紧的收敛了注意力。

“不要回头,让他心中忐忑才好。”顾长明沉声道,“你一回头,便是露怯。”

“你说让他带人搜查,又说要住在这里,不是为难他吗?”小凤凰以为会回到老温太医那边,不曾想顾长明下了一着险棋。

“他是什么人,在宫中办差多年,与他一起的不是死就是辞官,唯独他明哲保身这些年。你放心,司徒岸有本事有手段让我们在这里过得舒舒服服,比回去还要强些。”顾长明不用考虑,向着正东方向走,“他有要利用我们的地方,而且他还有个好处。因为太深知皇上和太后的脾气,他反而比苏旭更相信父亲会没事出来。”

“你是说顾大人可以安全脱身?”小凤凰第一次听到顾长明说得这样肯定,顾武铎被抓被关押,她很清楚他嘴上不说,心里要焦急成什么状况。但是,谁也不敢当着他的面询问,连戴绵山都选择了避重就轻。

顾长明一句话说得这般肯定,也就是他和司徒岸的意见一致。皇上固然有惩戒顾武铎的意思,却不会是真正的牢狱之灾,杀头之罪。

既然确定了这一点,司徒岸没有必要把顾长明招供出去,免得没吃着羊肉还惹了一身骚。越是患难时,越容易留下人情,顾长明的选择对象不止是他一个,既然把机会给他,自然是要好好把握才是。

“可以,时间长短。你别忘记,我身上还背负着皇上的另一项任务。”父亲出事后,皇上并没有撤回成命,别的不说,看戴绵山的态度可见一斑。至于是谁得了谁的指使,跑到顾家来抓人,反正不会是皇上的意思。

“彻查孙大人的案子。”小凤凰的眉心都快要打结了,要说柳致远与方原生的两件凶杀案能够练成一线,孙友祥的案子又如何一并查明?

“孙友祥或许也在天牢中。”顾长明不介意把这些分析给小凤凰来听,“父亲会见到他。”

“你爹是故意要进天牢的?”小凤凰听明白话中有话,吃惊的越发厉害。为了见到一个重罪的人,所以把自己的性命都一并

要赔进去?

“有些事情是巧合,有些事情却是人为。人算不如天算,既然一并在天牢之中,不如问问清楚。你当真以为父亲没有好奇心吗?”顾长明比任何人清楚父亲不为人知的另一面,至少一个喜欢破案查案的人,好奇心是必不可少的因素之一。

“我倒是很乐意见到他们碰头,然后顾大人把孙大人的底细摸摸透,然后出来以后一并转交给你,你就能给皇上面前交差了。”小凤凰见柳家的客房布置的很是干净,又有些奇怪,就算那个假的柳竹轩回来肯定也不会睡在客房,那么精心的打扫,是准备随时会有很多人来住下?

“一个齐坤门,正面而望时觉得有些可怕。”顾长明不久前替齐坤门算过一笔账,幕后有皇上撑腰的这样一个组织,一年账面上的过手银两到底有多少,“更可怕的是皇上手中可能还不止一个齐坤门。”

“你是说外头那些人也是!”小凤凰惊得双脚乱跳,“齐坤门负责盗取,盗取金银,盗取情报,而他们负责杀人灭口。可皇上为什么要杀柳致远,又为什么要杀方原生?”

“凤凰,你在齐坤门这么多年,你当真了解其中内情吗?你事先获知齐坤门是在皇上的操纵之下行事,又或者是知道孙友祥保管的那批金子原本就属于齐坤门的?”顾长明见她一下子愣在原地,“你事先不知情,但你又千真万确的是齐坤门的人。那么其他组织想要杀人,皇上又未必全部能够及时了解。”

柳致远死得不明不白,皇上的反应当时便令人商榷,编派的是被异族潜入份子暗杀,才有了后来柳竹轩的官位实差。

如何不是皇上在替自己的手下收拾一地的烂摊子。

“行了,司徒岸暂时不会来打扰你我的,你也累了,去隔壁休息。”顾长明抬手捏了一下她的脸,木呆呆的小凤凰没有反应过来。他又把人扳动了肩膀折转个方向,一路带着到门口,推开门送了出去,“回头他还会过来找我,不会消停的,你自管你休息。”

小凤凰才反应过来,脸颊边温热的触感是什么,羞红了脸,赶紧的推门进去,又重重的把房门给关上了。

顾长明惬意的在客房休息了大半个时辰,正在闭目养神之际,听得司徒岸过来了。

这人的脚步声没有刻意隐藏的话,很是清晰入耳的。司徒岸停留在门外,想必是在揣测他们两个目前在做什么,是否方便打扰。

“司徒大人,有什么新的收获吗?”顾长明懒洋洋的在屋中发声询问道。

“烧毁的柴房,我全部见过了,底下有半个宅院大小的密室。如果这是以前就有的,柳少尹要挖这么大的密室做什么?”司徒岸顿了顿又道,“那八个人全部用冷水浇醒了,除了桃心,分开关押审问,目前倒是问出了一些东西。让你给说中了,这个柳家的确是很有些好东西的存在。”

顾长明听得他又敲了两下门,然后从门缝底下塞进来两页纸。

“这是他们几人分开的口供,你先过过目。那个桃心不是善茬,我决定先去亲自会会她,稍后再来。”司徒岸说完这句,脚步声由近而远了。

(本章完)(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