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诡案录之九霄鼓

第六十一章:如芒刺背

字体:16+-

第六十一章如芒刺背(1/3)

“戴先生领了谁的指令?”顾长明冷下脸,体内气息交驳,翻涌不息。他依然能够做到表面上波澜不惊,稳如泰山。“翻脸比翻书更快,我以为你和我们是同路人,至少和果子是一条心。”

“你这个时候把果子摆出来,我也不会手下留情的。”戴绵山盯着顾长明的一举一动,似乎在判断他到底伤了几成,是不是留有后招?

“我没有想过果子的名字能成为我的挡箭牌,我只是想问个清楚,戴先生如此作为,所为何人?”顾长明给小凤凰递了个眼神,示意她莫要惊慌,找机会先走。

戴绵山的武功虽好,小凤凰的轻功也是一流,只要他拖得住人,小凤凰完全可以全身而退。

“我只要留你一个人,其他的没什么关系。”戴绵山以为小凤凰会像当时的柳竹雪,奋不顾身的冲到受伤的顾长明身前保护。他眼睛一眨,小凤凰的身形是动了,但是转眼已经在十多尺开外。

这变化来得太快,纵是他阅历甚广,一时半会的也无法接受。这个丫头不是和顾长明是一对,这还没到真正危机的时候,就这样扔下人跑了。

那边的人是跑了,顾长明一点没有吃惊的样子,好像全在他的操控范围之内。戴绵山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他独自生活太久,要揣摩小凤凰的心思,却是有些难。

“她,她逃跑了?”戴绵山咽了口口水,思来想去的还是打算问问清楚。

“是,你不为难她,她回去了,留着也无用。”顾长明的嘴角甚至带了一丝笑意。

“你不生气,你明明受伤了,她留下来至少能够照顾你,护着你一招半式的。”戴绵山认为自己想得很合情合理。

“不用,在戴先生的武功面前,她逃跑才是最明智的选择。”顾长明微微仰起头,正好迎面向风,姿态中有股说不出的倜傥,“戴先生又不是要取我的性命。”

“你倒是一点不替自己担心。”戴绵山心口一动,顾长明的话中有话。

“伤我一招,是想让我认识到自己有几斤几两,等会儿会乖乖服从,不会半途给你生事。”顾长明一双眼扫过来,戴绵山居然有些应接不暇的挫败感。

“你说得没错,姓顾的素来最为精通勾画别人的心思,你家老子会,你也会,祖传的家业没什么了不起的。”戴绵山既然被他说破,再要装样子也没有多大意思,放下攻势,冷眼相望。

“这条街虽然不算繁盛,也绝对不是今天这样冷清的光景。从你出现在路口,出手,再说了这么一大圈的话,统共才两个人在街口走过。这两人还不是附近的百姓,其中一人善使朴刀,左撇子,另一人用的兵器比较冷门,应该是流星锤一类的。”顾长明双眼如电,看得过于分明,“所以这两人都是与你同行之人。”

戴绵山只得替他鼓起掌来:“厉害厉害,他们明明手无寸铁,你又是如何看出来的?”

“用惯武器的人,都有些细微的习惯,只要你注意观察,想必你也能够看得出来。”顾长明同样放松了警惕,“所以整条街被你们锁定了。”

“顾长明,跟我进宫吧。”戴绵山终于说出了此行的目的地。

顾长明并非第一次进宫

,却是用这样不客气的方式。戴绵山虽然没有捆着绑着他,却用个硕大的麻袋将人套了扔在马车上,一路疾驰而去。

顾长明安静躺在麻袋中,没有挣扎,更没有气得破口大骂。赶车的技术不错,他几乎全身贴在木板上,震动的幅度却不大,也没有颠簸之感。

先前车中的另两个人还紧张的锁定麻袋,生怕顾长明心有不服,挣扎着要出来。然而一路上,麻袋中的人始终没有动静,若非知道里面藏着的是谁,都怀疑是不是戴绵山下手过重,把人打断气了。

顾长明在思考,戴绵山背后的人是谁,实在太清楚了。皇上要见他,完全可以堂而皇之的招他入宫,正如以前很多次一样。为何要选择这样一个又麻烦又不体面的法子。

原因只能有一个,皇上不想让亲信以外的人获知顾长明进宫了。

戴绵山这些见不得光亮的人,才是皇上真正可以信任的。

顾长明一旦想明白这些,越发的心安理得。既然是活着进宫,总能活着出去。只是小凤凰千万不要回去搬出父亲来当救兵。

小凤凰转身跑的时候,连眼角的余光都不敢留下,生怕耽误一眨眼的功夫,戴绵山可以把她重新锁定控制住。等她快要到街口的时候,两个人向着她围了上来。小凤凰非但没有躲避开,反而疾步向前冲了过去。

等到双方快要撞上的瞬间,她腰肢一折,双脚凌空而起,踩着旁边的民居窗棱,屋檐,再翻***,轻盈的踏着瓦片调转方向前行。

那两人以为会撞上,还特意避让,结果后者撞到前者,两人踉跄着稳住脚步才发现,视线之内哪里还有小凤凰的身影,早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小凤凰的第一个念头是戴绵山出手,顾长明有危险,应该找人来救他。无论是从武功上来看,还是气场上的压制,顾武铎是最好的选择。

这会儿,顾武铎应该还在家中,她只要再加快些速度,兴许能够赶上唤来援兵。顾家几乎要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小凤凰猛地停了下来。

戴绵山应该不是要顾长明死,他的话里同样是这个意思。上次相见,小凤凰对戴绵山的印象不错,既然说了不是来取性命,那么就是要带走顾长明了。

把这些告诉顾武铎,对方又会怎么做?

小凤凰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双脚却不听使唤的重新朝着老温太医的府上去了。相比之下,老温太医或许是个更好的救兵。

顾长明被人从马车上抬下来,又一路双眼抹黑的抬了一路。他对宫中的各处都很了解,依照着台阶和转弯的频率,大概能够确定住方位。

不是皇上的御书房,更不是上朝的地方。顾长明忽然无声苦笑,怎么感觉正在把他往后宫的方向抬过去,皇上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戴绵山用手势无声指挥,把顾长明放下后,亲自来解开麻袋的系绳。

“这么听话老实?”宋仁宗都怀疑戴绵山绑来的根本不是顾长明,忍不住上半身前倾往这边看,“你不会是下手狠了吧?”

“不敢,我只出了一招。”戴绵山虽然说的是实话,顾长明的脸色却有些不太好看了。

“一招能够制住顾长明,朕记得他的武功很好

,甚至有超过其父的潜力。”宋仁宗等顾长明整个人显露出来,“是你愿意过来,所以零三没有再出手了。”

顾长明听到了零三,再想到那个戴十七,大致了解是怎么一回事了。

“他全部猜准了,我也没有再吓唬的必要。只是按照皇上的嘱咐,不要被任何人见到他此时此刻出现在宫中,把他给带来而来。”戴绵山恭敬行了个礼,随即退身而出。

顾长明左右相顾,发现这间宫殿异常冷清,别说宫女太监了,一共才留有一把椅子。皇上端坐其上,他只能站着或者跪着。

“你一定很奇怪,朕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方式把你带过来?”宋仁宗见他脸上没有丝毫的怨气,知道他是个通情达理之人,完全可以说的明白。

“因为皇上不要别人看到我进宫来见皇上,也就是说皇上防备的有两种人,我身边的,或者是皇上身边的。”顾长明的话音一落,宋仁宗笑着拍了拍椅子把手,连声夸赞了几句,又让他继续往下说。

“我身边的人,刚才有一个已经见过戴绵山,戴绵山却没有赶尽杀绝,可见后者的可能性会更明显一些。”顾长明可以确认,小凤凰安然退开,没有人可以伤到她的。

“朕不知道身边哪个是有问题的。这种感觉简直令朕茶饭不思,食不下咽。”宋仁宗的笑容慢慢收拢,留下个讥讽的嘴角,“朕很想信任朕的每一位臣子,但是他们怎么对待朕的!如芒刺背!如芒刺背啊!”

顾长明不知皇上所指何人,想必是平日的宠臣,才能让皇上如此心绪大乱。

“朕突然发现除了这几个,朕有意培养的暗卫,其他人的心都深不可测。”宋仁宗居然没有丝毫的隐瞒之意,“你认识目前关押在提刑司的孙友祥对不对?”

“曾经在曲阳县有过交集。”顾长明不会天真到在皇上面前,说一半藏一半,皇上既然问及,想必是前因后果早就了然于心的,“随他一共经历了两个案子。”

“通天河上的女尸,朕看过案卷了。”宋仁宗在他说到两个案子的时候,眉角稍微动了动。

如此细小的举动,尽数落在顾长明的眼底。皇上以为他只说其一,不说其二。那么皇上就有些小觑他了。

连带着小凤凰一起有所牵涉的黄金被盗案,连孙友祥都被关押了有段日子,怎么会不显山露水呢?

皇上正是用话在试探,试探他到底会说几成老实话。

“还有一宗是曲阳县县衙中设置了密室,用来放置所谓官府的黄金。期间不幸遇盗,全部消失不见。幸而追踪及时,最后全部归属原地,没有露出一分一毫。”顾长明的口齿清晰,一字一句,尽数落耳。

“那么他有没有对你提起过,这笔黄金从何而来,又要所到何处?”宋仁宗的眼睛微微一眯,挡住了眼底的寒光。

“当时不曾问,孙友祥也不曾答。”顾长明本来是觉着问了也不会得到答案,既然帮忙破案,何必要为难孙友祥。

“那么朕如果告诉你,黄金最后的流向是回到朕的手中,你又会不会吃惊?”宋仁宗略为失望,为什么这样的秘密说出来,顾长明的神情依然是淡淡,好像没有什么能够吓得住他。

(本章完)(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