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诡案录之九霄鼓

第六十章:静观其变

字体:16+-

第六十章静观其变(1/3)

顾长明突然意识到,老温太医是特意把小凤凰给支开的。他恭敬行礼,低声道:“家父不愿细说,若是温太医愿意告知详情,感激不尽。”

“老顾心志坚定,那人也算是他命中劫数。”老温太医冲着他招招手,示意他坐下来,“别一脸面无表情,老顾是知恩图报,碍于那人的身份才不能说破。没有其他的心思,我知道你们父子两人相依为命这些年,突然冒出来这些往事会让人困惑。”

“父亲说那人帮忙解围数次,等于是救命之恩了。”顾长明看似镇定,内心波折不断,在老温太医给予准确答案后,算是彻底松了口气。

“是,救命之恩,还不能回报。那人后来出了大事,老顾要插手只会更加害了那人,所以只能选择眼睁睁看这儿惨剧发生。”老温太医苦笑着道,“他盛年之下,说要辞官归隐。一半是因为此事此人心灰意冷。”

顾长明安静听完,想到父亲愿意出行西夏,会不会与心中那口怨气放不下有关?

“我第一次见着那个丫头也是吓了一跳,以为你是知道的。仔细观察了几天,发现你一无所知。世间怎么会有这样的巧合?”老温太医不知情当年曲景山正是见着小凤凰长得像那个人,才会出手把人从洛阳城掳走,尚在感叹之中,“老顾见着她,不管是什么身份什么来历,应该会心软的。你们两人的事情,你也不必太在意,我看不难。”

“她师从曲景山。”顾长明话一出口,听得老温太医倒抽一口气,“本来没想会是这样,曲景山又远在西夏,并非有意相瞒。”

“那就是说,果然是有渊源的,不是完全的巧合。”老温太医用手扶额,长叹口气道,“最近避着你父亲点,别带着那个丫头有事没事往他跟前晃悠。最好他公事繁忙,皇上多找他几次,让他分散些注意力。”

“温太医,家父和那一位到底……”顾长明见老温太医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连忙收口。

“有些事,在别的地方别的人看来都是再正常不过的,偏偏是在宫里头,多少双眼睛多少只耳朵,明的暗的躲不过去。那人的确是好的,老顾也是好的,两人在其入宫前相识,却是恪守君子之道。老顾对你母亲一心一意,只是人一死,心境总有些不一样。”老温太医说不下去,按着桌角站起身来,“不说了不说了,和你们这些孩子说这些糟心事,把你们都教坏了。”

他不等顾长明起身,径直往外面走去:“你随我去看看那个受伤的,成天想着往外跑,不知道自己一条小命都是白捡回来的!”

“果子,要出去?”顾长明当然知道他要出去的理由,眼见着孙友祥的期限快到了。

“幸好柳家丫头的武功好,治的他服服帖帖,否则的话,我前脚给治好了,他后脚又跑出去送命!提刑司的人如今可不给面子,这里已经来过一次,要是再来抓人,谁出面都难。”老温太医气鼓鼓的说道,“你来得正好,该教训的教训,多大的人了,做事不能一味由着自己的性子。”

顾长明快走到的时候,听着果子在屋中嗷嗷叫:“我说了没事,怎么你们一个两个都不相

信呢!”

他将门一推,果子仿佛猜到来者是谁,立刻闭紧了嘴不吭声。柳竹雪在旁边看着又是好笑又是好气的:“还是顾大哥来得巧,能够治得住他。”

“我又没做错事,为什么要他来治我!”戴果子的脑袋侧过一边,心虚的顶嘴。

“还是你来劝劝他,柳姐姐说得口干舌燥的,他偏偏不听,还说我们是哄他的。”小凤凰连忙走到顾长明身后,把人往前推。

“没有骗你,孙友祥的案子暂时被压制住了,他的性命无忧。至于今后的问题,慢慢再想其他的办法,他的罪名是坐实的,结果如何不是我们几个能够做主的。”顾长明一下子把好的坏的全兜给他听,“你要是再想去一次提刑司,我不拦着你,让柳姑娘也不拦着你。你未必能够等到戴绵山再次出手相救。吴圩这几天坐镇提刑司,绝对不会让你留着命出来的。”

一番话说的没半点脾气,戴果子却能听得进去,小心翼翼的问了句:“暂时没有性命之忧?”

“他的案子牵涉太广,背后连带的何止十人百人,越是这样的案子搁浅的时间会越长。”顾长明骤然想到孙友祥被关押之后始终气定神闲,仿佛是早就料得接下来会是这般场面。

提刑司中被关押着的孙友祥根本不是他记忆中的那个人了。

“那么我们能做什么,我还能做什么!”戴果子得到也算是半个好消息,兴奋的想要坐起来,无奈牵动了胸口肋骨的伤口,**一声摔了回去。

“好好养伤,静观其变。”顾长明给柳竹雪使了个眼色,趁着果子还在消化得到的讯息,柳竹雪悄声跟着他走出来。

“顾大哥,你刚才的话是哄他的还是当真?”连带着柳竹雪被果子闹腾的都有些真假难辨了。

“真的,父亲亲口告诉我的,而且提刑司那边同样不会来找你们的麻烦。吴圩虽然好大喜功,得到了眼前的利益之后,不会在短期内再次狮子大开口的。若是他敢这样,父亲可以不给他脸面。”顾长明见柳竹雪的脸色略有憔悴,“你别太迁就他,他本来是个孩子脾气,受了伤,又知道你心软,还不闹到房梁上头去。”

柳竹雪听得这形容,再想一想果子平时的作为,扑哧一声笑道:“可不就是只活生生的猢狲,要不是伤得太重,怕是要用绳子绑着才行。”

“还有一事,也替你问清楚了,令尊的遇刺与那个戴绵山没有任何的关系。”顾长明本来不想多提,又担心柳竹雪的性格会憋屈在心,不如趁着兵荒马乱的全说清楚,免得以后诸多猜忌。

“顾大哥,你在说的是什么?”柳竹雪要拐个弯,才反应过来顾长明到底是在担心什么,“你连这些都替我们想到了,我真不知道该如何谢你。”

“过命的交情,何必说这些客气话。果子的心病,我先给他治好了。他本来就聪明应该很清楚,只要治好了伤才看得到今后。你放心去休息,不用没日没夜的盯着他了。”顾长明见小凤凰站在门口踮着脚尖看人,心口一甜。

他的一颗诚心不变,才会在冥冥之中与她重逢。顾长明快步走到她面前,低头问道:“你是想留在这里,还是

跟随我回去?”

“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小凤凰想都不想,脱口而出道,“别说什么危险不危险的,阿九山中,大辽皇宫,哪里都是一样危险,我们不是熬过来了。”

“眼前没有危险,至少今天没有。”顾长明被她的豁然开朗感染,本来有些阴郁的心情一扫而空,“你既然说要跟随,可不要半路跟丢了。”

小凤凰才想再说两句俏皮话,一转头见柳竹雪含笑看过来,连忙低声应道:“整个开封城,我都跑熟了的,才不会跟丢的。”

柳竹雪绝对不是会轻易取笑人的,向着她挥挥手,示意这边一切安好,不用担心。

小凤凰跟在顾长明身后,往外走了一段才道:“老温太医为什么先头要把我支开?”

顾长明停下脚步,不知是不是在他身边待久了,一个个快成精了似的,瞒都瞒不住。本来他也没有要隐瞒的意思:“问了一些关于父亲的旧事,老温太医知道的不少,也愿意告诉我。”

“那是你的家事,我也不会偷听的。”小凤凰偷偷牵了他的手,不敢看他的表情,自顾往前走,“我最高兴的是你爹没有要赶我走,说能够让我留下来。你说得对,他不是那么看重世俗的人,别人都说他很凶是什么活阎王,我看他很好很好的。”

顾长明的目光落在两人十指相握的手上,嘴角不住往上扬起。至于老温太医对他说的那番话,几乎可以抛之脑后。那个人是那个人,小凤凰是小凤凰。不过是长得有些相似,也只有那些曾经铭记于心的人才会有所比较。

他从未曾见过那个人,所以眼中只有这样一个。

“父亲把去西夏的功劳让了一半给吴圩。”顾长明把这些前因后果的交代明白,以免小凤凰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

“你爹,你爹独自去西夏一行,回来把功劳给了吴圩!怎么给的,真是见鬼了!这个吴圩到底要不要脸,明明足不出户的也敢抢这份功劳!”小凤凰一旦在心里认定顾武铎是个好人,又是顾长明的亲爹,一颗心早就偏过去。

更何况吴圩是她很不喜欢的人,把果子害得这么惨不说,还扣押着孙大人不放。

小凤凰始终是市井出身,对朝中这些结党营私之罪,几乎没怎么放在心上,更没有觉得是天大的罪名。

顾长明刚要再次解释给她听,前面路口笔直站着一个人。他的眼睛微微一眯,虽然衣饰有所改变,却是戴绵山无疑。

小凤凰顺着他的目光同样认出来:“这不是戴绵山吗,他都是偷偷来偷偷去的,怎么……”

话音未落,戴绵山向着他们两人冲了过来。

顾长明的戒备在同一时刻扬起,单手把小凤凰拍开,另一只手接住了戴绵山如同排山倒海般的掌力。

“顾大哥!”小凤凰见到一蓬血剑从顾长明口中溢出。打从她认识顾长明,也见他出手多次,她从来不担心他的武功会输给任何人。

今天一招立分高下,戴绵山一掌击中却没有趁胜追击,反而冷冷相望,看着顾长明单手防卫而立,同样没有要退缩的意思。

小凤凰见着前后左右的行人不多,心急如焚,要是戴绵山痛下杀手,他们可能谁也躲不过去。

(本章完)(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