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诡案录之九霄鼓

第五十六章:快刀斩乱麻

字体:16+-

第五十六章快刀斩乱麻(1/3)

顾长明说戴绵山肯定会来,沏了茶,让小凤凰安心坐着等。她哪里有这样的闲心,坐了一炷香时间,站起来两回,心说这万一不来,岂非白白浪费了时间。

“戴绵山隐匿身份多年,自然是其中高手。他肯露面去提刑司救人,肯定是有把握才为之。至少目前的形势允许他暴露出身份来。”顾长明悠悠喝一口茶又道,“父亲出门不归,才是他现身的最佳时机。”

小凤凰的手一抖:“顾先生是特意回避的?”

“谁又说不是呢。”顾长明低头轻笑道。

小凤凰心里通通通打鼓,本来觉着顾长明已经太厉害。如今若是他磨练归来,父子联手,怕是快要天下无敌了。不过她在开封府待了段时日,知道有些话能说有些话不能说的道理,绝对不会落下这样的话柄,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起来的。

“我,我想去看看柳姐姐。”小凤凰心生畏怯,突然想要抛开眼前复杂的局面,找个清静的地方去躲一躲。

“留下来,留在我身边。”顾长明一抬眼,眼底深邃远眺,山雨欲来风满楼,他似乎已经闻到了风的味道。

戴绵山出现的一瞬间,以为面前两个年轻人多少会露出警备的神色。毕竟这是顾家,他一个外人闯进来,多有不妥。

小凤凰不知为何想到的是曲景山被个大铁笼困在顾家后院的场面,应该心存警惕的人是戴绵山才对。哪怕是武功再高,能够比曲景山轻功更好的人委实不多。

“你猜到我会来?”戴绵山见着桌上三盏茶,只坐了两个人。

“既然现身一次,总要把当年的故事说清楚才好。果子对亲生父亲原本就心生芥蒂,你需要一个中间人来周折下,以免伤到父子之情。”顾长明朝着小凤凰一扬手道,“她与我与果子一路同行,再可靠不过的,不用有所顾忌。”

“我知道。”戴绵山见顾长明如此镇定,反而有些悻悻然的。怎么顾武铎生了个儿子如此出色能干,某些地方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你们四人萍水相逢,倒是很投机。那位柳姑娘对果子也是很好,他们是不是?”

小凤凰在旁边噗嗤一声笑了,戴绵山明明要来说更重要的事,如何一张口却问了戴柳两人。这才有亲爹的样子,十五年甚至更久不见,心里头该牵记的一点不便。

“果子的后脖颈有一道很深的伤痕,如今虽然长好依然明显。他说父亲抱着重伤未愈的他到了曲阳县,从此落脚下来。那时候的你又在哪里?”顾长明没有给戴绵山一个精准的答案,十五年的额分离,无论是什么原因,戴绵山对果子的亏欠都不足以用一次援手相助来抵消的。

“他的后脖颈……”戴绵山的声音渐低下去,“就是那道伤,让我误以为他已经死了。”

顾长明很有耐心的等着戴绵山继续往下说,寻常孩子若是被如此重创,能够活下来的机会是少之又少。这样说来,果子也算是福大命大了。

“那个人,那个说他是戴十七的人算是我的同僚。等我发现孩子还活着,他们在曲阳县又过了三年,果子完全不记得哪个才是他的父亲。”戴绵山的眼神空空洞洞,当时想必是受了巨大的刺激,“我去看过他,见他过得很好,而

我的身份又太特殊。与其暴露出来,谁都活不下去,就保持现状就好。”

接下来,戴绵山为了平复心情,索性请命接受了一项重大的任务。他以为最多一年半载能够回来,不曾想其中曲折太多,耽误了太多时间,等他圆满领命归来差不多时隔了两年半。

再到曲阳县的时候,戴十七不见了。

戴绵山无法打听到戴十七去了哪里,果子却转手交给了孙友祥。有一个主簿当干爹,戴果子又跟着那些捕快衙役学了不少杂乱的武功。他曾经想过放弃到手的那些,只求回到孩子身边,无意中见到果子偷偷取出眉间尺。

“我知道宫中卷宗记录,当年的戴绵山死了,而那把眉间尺也断了。”顾长明要再次确认一下,“果子说眉间尺是孙友祥交给他的,同时给他的还有一本手抄的册子。果子的武功稀疏,这把眉间尺使出来却是有模有样的。”

特别是在阿九山的山体之中,若非这件兵器,他们的损失恐怕要更大。

“应该是十七按照原来的那把打制出来留给他的,手抄的册子同样出自十七之手。”戴绵山苦笑了一声,“我见他学得有些四不像的样子,很想亲手指点,又怕别人从中看出破绽,反而对果子不利。”

他在曲阳县停留了十天,见着孙友祥对果子照拂有加,更胜过戴十七的细心周到。戴绵山突然做出快刀斩乱麻的决定,飞速离开曲阳县,从此再无过问。

“这些年,大概也是因为知道这个孩子的下落,心中没有顾忌,反而事事顺利。直到那一天,我收到消息说孙友祥被皇上下令抓到开封府,直接投入提刑司,深感不妙。”戴绵山很是纠结,若是戴果子对孙友祥不闻不问的,显得太不近人情,若是一心想要救人,又怕是会把自己的小命一起搭在里头。

他在暗处见着顾长明几人来回奔波,果然是年少出英雄,顾长明步步为营,把戴果子带进提刑司欲孙友祥见了面。孙友祥的表现与他想的如出一辙,平静无波,根本不需要有人来营救。

偏偏在他以为顾长明可以控制住果子,让这次**折平缓而过时,中途杀出个反咬一口的方原生。他实在对方原生没有多大的印象,国子监本不在他的监视范围之内,连徐大人都不在话下,更何况是一个区区方原生。

正是这个不入眼的方原生,一把将果子推入万劫不复之地,差点死在了提刑司。

“戴先生这些年做了很多朝廷不方便正面出手的事情。”顾长明的手指在桌角叩了两下,“这些都是朝廷中的机密,我自当不会多问。今天既然戴先生来了,我只问你一件事,你先如实答了,我们再继续商量。”

戴绵山的身份虽然隐秘,手中的权值已然到了连吴圩都不发比拟的地步。而顾长明非但始终不卑不亢的态度,还能反过来给他一道。

但是为了果子,戴绵山眼角一抽,没有多语:“你是顾武铎一手栽培的,朝廷的规矩应该比谁都清楚,既然是你感觉可以问的,我相信必然有你的道理。”

“前开封少尹柳致远柳大人的暗杀,是不是你下的手?”顾长明一句话出口,小凤凰的手一抖,差点把大半杯茶水直接扣在地上。

好似听到咯咯的声音,仔细辨认才发现原来是自己牙齿打架。柳竹雪的家务,当时她虽然不在场,同行时听另外三人说的太多次,柳大人在自家后院被刺,死后却被皇上加封了一场,另外又让柳竹轩入了官职,办了实差。

今天顾长明问起,而且是要定了准备的回答。小凤凰不敢细想,若是戴绵山回答是,以后戴柳两人又该如何相处!

顾长明的手掌按住了小凤凰的后背,发现她的身体在微微发颤。这丫头果然聪明,他还不曾解释,该想到的全部都有了。他心生怜惜,低声说道:“别怕。早些问清楚才好。”

戴绵山没有特别的反应,似乎要想一想柳致远是谁。忽而他笑起来道:“一个开封府少尹,还不到要我出手的地步。”

小凤凰差点鼻酸眼红,哭出声来。

戴绵山有些古怪的看着她,他是照着实话说的,怎么把人吓成这样!

“此事的确没有经过我之手,你要是很想知道实情,我可以去帮你查一下。”戴绵山的反应比小凤凰还慢了半拍,“那个柳姑娘是柳致远的女儿?”

“是,她如今不算是柳家人,皇上替她除了名,柳家族谱中再没有此人。”顾长明难得露出一丝轻松,只要不是杀父之仇,他没有其他可以担心的。

“是不是都没有关系,我看着她很好,果子应该也很喜欢。”戴绵山一歪头,似乎发现顾长明如此慎重的问了一个小问题有些古怪,“没有其他要问的了?”

“十五年前发生之事,身边人获知良多,却无人肯开口告知。”顾长明垂眼掩盖情绪,“要是因为此事,你与果子失散十五年,可以算得上是苦主之一。不知方便说与我们听一听实情吗?”

“很抱歉,我不能说。”戴绵山一口拒绝,连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顾长明听到最后一个可能开口的人是如此作答,反而没有所求:“或许有一天,你可以说的时候再来开口也不算迟。”

“你父亲应该知道果子在提刑司做下的那些事情,他怎么还不对果子出手?”戴绵山听他没有追问,连忙换了个话题再问。

“父亲已经不在朝中做事,何必要咄咄逼人呢。”顾长明的态度很明白,你可以不说,我也可以不说。

戴绵山应该是个沉得住气的人,事情牵扯到他唯一的孩子。正如顾长明所言,失散十五年,想要弥补之心历历在目。他反而变得有所顾忌,被牵制住了手脚。于是顾长明一发话,他的脸色瞬间变了又变,终究冷静下来。

“我不能说,所以你也不想说。”戴绵山微微一动,并没有人看到他是如何出手的。那只快如闪电的右手,已然搭住了顾长明的肩膀。

顾长明连闪避的动作都没有,反而侧头看了看那只手:“戴先生,你对我动手,我不会介意的。你很好,并没有向着在场中的弱者要挟,果子的品行如你一般。”

戴绵山老脸一红,明明想要加力压制的,哪里还下得去手,抽回来恨恨道:“姓顾的果然是一个比一个难缠。你家老子到底什么意思,你说清楚。”

小凤凰以为两人要交手,紧张的不知要不要帮忙,见顾长明三言两语让戴绵山放弃,心中又惊又喜,忍不住站起了身。

(本章完)(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