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诡案录之九霄鼓

第二十六章:玩忽职守

字体:16+-

第二十六章玩忽职守(1/3)

戴果子缓缓转头看向苏旭,眼底是藏不住的惊讶:“你见过这个?”

“没见过,但是有卷宗记载中出现,而且绘了图样,与你手中的如出一辙。这是极为冷门的兵器,所以不会轻易忘记。”苏旭说完这句,将脑袋一抱,已经有经验了,耳边听到破风声,窗口又有短箭射进来,被戴果子用眉间尺挑开,“能不能先逃出去再问这些!”

柳竹雪手腕极快的刺出几十剑,苏旭除了银光如繁星坠落,根本看不出她用的是什么招数。车帘外不管有多少人,在她出招的同时,谁也不敢接近。

等车帘碎成蝴蝶一般,外面的光线照进来,视线豁然开朗,柳竹雪说了一句多加小心,身形轻盈,几乎是跟着碎布一起飞出去的。

苏旭看得眼睛发直,小心翼翼问道:“她真是柳少尹的女儿?”

“师从峨眉派的定远师太。”戴果子傲然答道,“她的武功很好,你不用太担心。”

“那你的武功呢!”苏旭是个很现实的人,这会儿留在身边的是果子,他更关心的肯定也是果子。

“一般。”戴果子单手拍在苏旭后背脊,抓住他的衣服,用巧劲把人带起来,紧随柳竹雪的方向而去。马车内空间狭小,转不开身,万一有高手逼近,连躲避的地方都没有。

柳竹雪的意图非常明显,出了马车,毕竟是在开封府的大街上,对手有的放矢未必敢出全力。

有柳竹雪在前面开道,扑过来的数人被她尽数挥剑避开。她不用出声同样能够确定果子就跟在她的身后,外面包围马车的人,比她想的更多。她放眼望了一周,至少有十二三人,全部便服,看不出来路。

苏旭见到日光,胆子壮实了些,况且柳竹雪一个姑娘家毫无畏惧,他好歹是堂堂朝廷命官:“你们都是什么人,敢在天子脚下作恶,不怕重责嘛!”

戴果子听苏旭一开口,脚底下踉跄了下,本来见他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以为遇到这种事情,肯定吓得不敢出声。再转念一想,顾长明又怎么会交结胆小怕事的朋友。一个人的胆量与武功没有直接的联系。

柳竹雪深吸一口气,说来古怪,苏旭这句话一出,四周一片静默。她不知对方用了什么手段,偌大的街上,除了对峙的两群人,居然连一个百姓都没有见到。

“你们若是此时收手,我还可以网开一面……”苏旭的耳力不错,突然听到角落处,有人掐着嗓子喊了一句射!他不顾形象,身体呈大字往地上合身一扑。

戴果子的反应也快,两步上前与柳竹雪背靠着背,不用再顾忌空门被人偷袭。两人的武器施展开来,将所有的暗器尽数扫**在地。

柳竹雪却听到果子**一声:“你中招了?”

“一点点,没关系。”戴果子咬了咬牙,开封府的捕快衙役都去了哪里。这里都喊打喊杀这么久了,连个人影都不见。要是大街上真出了人命案,就等着吃不了兜着走吧。

苏旭的姿势虽然难看,却保全毫发无伤,坚持不给身边人添麻烦。他同样在暗暗咒骂,回头就去查清楚,今天街上当值的应该是什么人,全部算上玩忽职守罪!

对方没想到柳竹雪的武功如此精辟,

虽然人数占了上风,要是当真一拥而上,肯定会被融雪剑重伤不少,到时候受伤的人带不走,全部都成了证据,有些得不偿失。

要是此时放手,又心有不甘,煮熟的鸭子要飞走了。

戴果子嘴角勾了勾,沉声说道:“小竹,你屏气都有多久?”

“运功的话,能有半柱香的时间。”柳竹雪后背暖融融的,眼睛虽然看不见,身体却很清楚果子在离她最近的地方,后背相靠,心口相融。有这样一个人,她面对敌人,心无畏惧。

戴果子的嘴角划出弯弯的弧度,自言自语道:“很好,足够时间了。”

所有人只听到噗的一声,随即是浓重的烟雾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有人高喝道:“他们想跑,千万别让他们得逞!”

地上的苏旭因为相距最近,把两人的对话全听在耳朵里。他没有屏气的本事,好歹人是趴在地上的,又及时用衣袖把口鼻遮挡住,小口的呼吸被衣袖过滤完毕的气体。

而柳竹雪的手在烟雾升腾起来的瞬间,被戴果子精准无比的握住。他们根本没有要逃跑的意思,好整以暇的站在原地,等着烟雾中逐渐响起身体倒地的闷声。

戴果子默默在心里数着,他的脸孔同样被衣袖遮挡住,不过是比其他人稍微能多撑上一点时间罢了。等他数到六的时候,眼睛前除了浓雾再看不见其他的人与物。

柳竹雪的手指一滑,戴果子倚着她的后背,慢慢的向下滑落。她想要拉扯住,不让他摔倒在地上,奈何果子全身脱力,根本拉不住。

四周的静默变得诡异,柳竹雪耳畔不住听到类同的声响,等到第十二下的时候,浓烟逐渐散开去,她的视野重新变得清晰开阔。

刚才把他们团团围在中间的那些人,全部躺倒在地,不省人事了。柳竹雪连融雪剑都没有掉以轻心的放下,既然这边有她这样会龟息**的人,那么对方很可能也会出现相同的高手。

她数过对方有十四个人,倒地声只有十二下。想到这里,又是一下传来。柳竹雪的双脚左右分辨趴着苏旭和躺着果子,两人睡得死沉,任凭她用脚尖去踢,半点反应不见。

柳竹雪下意识在找最后这个人在哪里?后背失去果子的支撑点,她不敢掉以轻心,更不敢随便转头。忽然,她的小腿上攀附上一双手,手心温热,而且使力将她往下一扯。她没有准备,下盘不稳,连忙用下蹲的姿势化解掉向下的气力。

头顶上却听到有兵器横劈而过的动静,柳竹雪再低头看,苏旭正咧嘴冲着她笑,可惜笑容软绵绵的,应该是花去了最后的气力,双手再抓不住任何东西,摔在一边再不动弹。

“可惜。”柳竹雪在找寻的这最后一个人终于出声了。

柳竹雪确定对方所站的方位,也知道刚才想必是一把朴刀从自己的脑袋上砍过去,如果不是苏旭拉了那一下,她只怕能躲过去也会受伤。

“只剩下你我二人,不要再畏头畏尾的,哪里像个男人!”柳竹雪听到对方掐着嗓子说话,总觉得哪里怪怪的。突然脑子一动,想到宫中还有一种叫做太监的男人,故意用激将法说出来。

“你给我闭嘴!一个人也能把你们都弄死!”果

然那是对方的软肋,压根经不起挑衅,嗓子压不住,柳竹雪更确定对方的身份来历。

她抿了抿嘴角,没有选择与对方互骂,只是更握紧了手中的融雪剑。对方的气息藏匿很好,武功应该在她之上,一对一的话,她没有什么胜算。

但是她输了的话,地上两个人无法保护,怕是要尽数折损在这里。她绝对不会甘心如此结果的。

对方依旧破口大骂,脏话连篇。反观柳竹雪几乎连眼帘都闭起来,全神贯注的查找对方的弱点,或者等着对方情急火燎之下,毛躁的先出手。

忽而,叮的一声。

柳竹雪豁然睁开双眼,叫骂声停止了,连身边的风声似乎都静止了。

“顾大哥?”她意识到什么,飞快的转身去看。离她四五步的距离出,有一人倒地,眉心中间浓郁的鲜血正流成一线,蜿蜒而下,顺着鼻梁染红了大半张脸。

柳竹雪再下意识的去看对方的下巴,光溜溜的不见一根胡渣,愈发确定此人就是敌人中的最后一个。是谁出手相救,而且来无踪去无影的。

她向着死者的方向快速跑了几步,哪里有出手之人的影子。她似乎不能够相信,有人速度如此迅速,杀人藏身,不过是在刹那之间同时完成的。

柳竹雪站在十几个中间,也是唯一还能勉强行走的人。戴果子放出的毒气,她虽然没有直接吸入,还有留存了一部分在体内。她感觉到双腿越来越重,仿佛变成两块铁疙瘩,迈开都快要成问题了。

不远处,再次传来踏踏的马蹄声。柳竹雪深吸口气,再次绷直了后背,以为是对方来了援手。其他的没有多想,她只是遗憾可能要辜负出手相救之人的恩情了。

顾长明的踏雪冲在最前面,几乎快要踩到地上躺的横七竖八的那些人。随后,他看到站在中间怔怔发愣的柳竹雪,不禁高喊道:“柳姑娘,柳姑娘,你没事吧?”

柳竹雪用力眨两下眼睛,先定神看着顾长明,待看到他身后还跟着小凤凰,算是彻底相信不是自己眼花了:“顾大哥,果子和苏大人晕过去了,你快来帮忙。”

顾长明听她声音虽说微微发颤,还算是镇定,从马背上飞身而下,已然来到她的跟前:“怎么会晕了这么多人,吸入了什么有毒的东西?”

“我也不知道,是果子放出来的。他从未曾提起过身上还装了这些玩意。”柳竹雪这个时候才看到顾长明身后又跟着的几个人,很是眼熟。再细想一下,正是司徒岸身边的几个亲信,有数面之缘。

司徒岸的人怎么会和顾长明在一起,而且看起来正是结伴同行而来的。

人多却是好办事,果子和苏旭被抬起来,放置在通风的马车上。至于剩下的十几个人,有人过来询问顾长明该如何处置?

顾长明想到司徒岸和吴圩的不对付,斜眼看一眼地上。这些人故意穿着便服,如果铁定要追查到底的话,没有比司徒岸更加合适的人选了。

“既然敢在开封府对朝廷命官动手,交给司徒大人来处置更好。”顾长明见柳竹雪一脸的不解之色,甩个眼神过去,示意随后再同她详细解释,“只是不知道他们到底吸入了多少赌毒气,解药又在何处?”

(本章完)(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