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诡案录之九霄鼓

第十五章:粉饰太平

字体:16+-

第十五章粉饰太平(1/3)

柳竹雪听果子的前言,知道里面肯定另有玄机。不曾想,果子的反应会这么大,那一叠声的话语出口,算是把心里的憋屈全释放出来。

她没有开口安慰,正如有人一定要和她谈柳家有多好,应该回去继续做她的大小姐一样。每个人都有死穴,并不愿意别人来触碰,哪怕这人是最亲密的那一个。

戴果子喊了一通,又迎面吹了一阵冷风,慢慢心静下来。这些话,在孙友祥面前都没有直言过,孙友祥对他太好,但凡提起亲生父亲,他总担心干爹会多想。

一个人已经为了毫无血缘关系的孩子,没有成家,没有生子,牺牲良多,戴果子实在是不敢再要求什么,多一句都是过分的奢望。

“小竹,我不是想和你发火的,我……”如此伶牙俐齿的一个人,说话都不利索。

柳竹雪只剩下满满的心疼:“果子,以前你没有说过,我也没有往这上面想太多。你想救孙大人,我不会反对的。顾大哥一定不准的话,我们两个,只要我们两个,也不会太糟糕的。”

戴果子拼命压制住自己的手,生怕忍不住推开车门,把里面那个温柔如水的女子用力拉扯出来,再紧紧抱在怀里。他从小知道是被孙友祥收养的,身边人也没有要相瞒的意思,孙友祥没有对他说过一句重话,最多是温和的训斥两句。

更何况孙友祥的性格黑白分明,对就是对,错就是错。绝对不会像柳竹雪这般,因为喜欢一个人,愿意为他做任何的事,无论对错。

“别说了,顾长明的话不差,我只管尽力而为。”戴果子终究没有把方原生交给他的蜡丸取出与柳竹雪分享,虽然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他隐隐有种感觉,里面东西只会让柳竹雪失去的更多。

柳竹雪没有听出他话语中的掩饰:“你能够这样想,自然是最好的。顾大哥嘴上不说,实际上一直在外奔走,帮忙打探各处的消息。”

她还有一句话藏在心里,皇上给了她足以保命的物件,如果可以的话,她心甘情愿拿出来给孙友祥抵罪。只怕换个人不抵用,因此不敢提前告诉果子,有些时候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两人接下来一路无言,回到顾家的时候,天色墨黑一片,唯有院门前的灯笼,映衬得顾长明长身玉立,面如冠玉。

“我们难道真还会在方家出事不成,你守在这里做什么?”戴果子将马车一停,人飞身而下,三步并作两步到了顾长明的面前,“人家帮忙打听出些消息了,不过我们好像也把人家给得罪了。”

“进来说,外面风大。”顾长明折转身,把灯笼往柳竹雪落地的方向递了递。

“我没说错什么话,方原生突然就发起脾气了。”柳竹雪下车来,果然被寒风吹得缩了缩肩膀,抬步往院中走去,“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直接让府中的下人把我们给轰出来了。”

“真正是轰出来的,逼着我们出门,当着面把院门关得震天响。”戴果子说起这个又来气了,“小竹始终对他客气得不行,好话说了一箩筐,这人怎么说变脸就变脸的。”

“他去过提刑司以后发现事态发展在他的预期之外,根本没有办法继续相助。万一柳姑娘当面再提出其他的

请求,他抹不开脸,答应也不是,不答应也不是。不如索性寻个借口和柳姑娘翻脸,往后等风波过去,最多来陪个不是,柳姑娘不是那种小心眼的人。”顾长明分析的犹如亲身经历一般,“可惜,他是个小气的人。因为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没准还就是你说的这样,其他实在是想不出原因。”戴果子忽然转身问柳竹雪,“你们两个单独在书房的时候,他是不是想占你便宜?”

“说什么呢,他知道我自小习武,哪怕是单独相处,我不往夸大了说,一只手能在三招内把他治理得服服帖帖的。他没有不相信的道理,也绝对不敢冒险动我。”柳竹雪狠狠的瞪了果子一眼,“你想什么呢,给我正经点。”

“要不就是他也聪明,瞧出你我的关系。”戴果子的话一出口,又觉得不对劲。柳竹雪虽然有求于方原生,却从来没有假意让对方有所误解。她是最落落大方的性子,甚至不屑一顾于此等手段。

“他在提刑司受了惊吓。”顾长明见两人互瞪着,要是再不出面掺和两句,没准能当面吵嘴起来,“方原生本是个书生,虽然在国子监任职,那地方最是见君子的,哪怕是伪君子,表面文章做得也是极好。到了提刑司,正好是审案中的话,多半是要见血的。这位吴圩的手段狠辣,不是一天两天了。”

“他穿去的衣服上沾了不少血迹,回来立刻更换,脸色也不好。”柳竹雪似乎想起了什么,“他仿佛对果子甚有兴趣,有意无意的看了几次。”

“那是因为他对你有兴趣,在心里头揣测我到底担当的是个什么角色!”戴果子不知怎么从柳竹雪的话中联想到方原生看自己的目光,后背脊一阵阵发凉。加上他还揣着方原生偷偷摸摸塞过来的蜡丸,怎么都不是个滋味。

“你们先把他打听到的告诉我,其他打情骂俏的话,回到后院慢慢再研究。”顾长明嘴角似笑非笑的一抹,差点把柳竹雪给羞臊红了脸。

“谁,谁要和他打情骂俏。”柳竹雪示意果子先别开口,把到方家以后一路的过程。方原生先说起此次艰难,又奉劝她早些断了这层关系,“他说的也是相同的罪名,而且孙大人是由吴圩亲自审问,吴圩的几个亲信大致知道是怎么回事,却没有一个人说得清楚其中关键细节。”

“大功一件,吴圩是想要独占了。”顾长明单手负在背后,想的是皇上说父亲快要完成任务回到大宋,会不会吴圩也得到了音讯,以为父亲在皇上面前再次立功,可能会要求重回提刑司。

提刑司中的人员虽多,当老大的只能有一个。吴圩想要保全自己的同时,分明有些自乱阵脚。

孙友祥辞官已然有段时日,能够让皇上亲批提刑司到乡下老家去抓人的,那是多大的罪名。吴圩一个人能够单肩抗下?他要是有这个本事,便不会把父亲视作眼中钉肉中刺了。

父亲当日只肯定了此人的本事,却忽略了这人的心眼怕是比针眼大不了多少。一个手握旁人生死大权的官员,心胸狭窄的后果是会以公报私,铲除异己。

顾长明对吴圩无所畏惧,只是不想让其知道自己想要插手孙友祥的案子。否则

对孙友祥来说,绝对不会是雪中送炭,只能是雪上加霜。

吴圩身边有几个不服气的,顾长明也早早打听出来,几人在提刑司的资历都差不多,一个吴圩倒了,很快会有人填补而上。

这大概便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吴圩一心勇往直前的厮杀,没想过后院起火,有人在提刑司想要撬开他的墙角。

“这个功劳,莫说是他一人,便是父亲还在提刑司的话,也吃不下来。”顾长明见小凤凰来到门前,听他们说重要的事,一只脚明明迈过门槛,又停住了,“一起进来听。皇上让提刑司把孙友祥缉拿到提刑司的最终目的是为了审问出同党。这种罪名,一人想要完全吃下来,也根本不可能。”

“那么眼下的情况不是很有意思,干爹想要认独罪,而吴圩拼命想要撬开他的嘴。”戴果子一想到吴圩会用什么办法来迫使干爹开口,眉梢眼角冰雪凝霜一般。

“至少有一点,在皇上限定的日期内,吴圩不敢让孙友祥死。”孙友祥不会武功,没有内力护体,而且年岁摆在那里,这些年为官又清廉,身子骨已见老态。吴圩万一选的刑具不巧,这人受了剧痛,直接一口气上不来的先例太多了。

“生不如死。”戴果子低声说道,“落在那样的地方,那样的人手中,还不如……”

“说的是什么傻话,孙友祥比你聪明不知多少,他始终示弱的话,吴圩未必敢对他用刑。”顾长明这话三分真七分假,多半是为了先安抚一下果子,“他的身体状况,你应该很清楚。辞官以后,再回到乡下度日。心情松散下来,人的体力反而会还不如在曲阳县的时候。”

“你的意思是,吴圩怕他死,怕得不敢用刑,那怎么去讨要出重要的口供?”戴果子的确不懂提刑司中的弯弯绕绕,而顾长明却是行家里手。

“用其他法子,杀鸡儆猴,软硬兼施,甚至用心术战。反复试探对方的软肋和喜好,投其所好,令其放松心里戒备,从而套出想要的口供。”顾长明拍了一下果子的肩膀,“我说的这几条,你感觉哪一条更适合孙友祥?”

“要我说,一条都不适合。他这个人也算是油盐不进,软硬不吃的。要说自己干爹是老狐狸不太好,可我怎么听着你说的吴圩若是非要一对一单打独斗的话,未必是干爹的对手。”戴果子暗道顾长明就是会说话,三言两语的把人的心结打开不算,还让他重拾信心。

“至于皇上给提刑司的期限到底是多少天,我明天再出去继续打听。”顾长明的目光缓缓在柳戴两人脸上扫过,“我要的是柳姑娘看管住果子,而不是要你被果子同化,他一张嘴最会哄人的,你切莫心软,否则害了不止你们自己。”

“我,我哪里有这么不懂事。”柳竹雪嘴上是这样说,差点不敢正眼去看顾长明,总觉得路上的动摇全部被此人看在眼中。她偷偷冲着果子吐舌头,幸而在提刑司的是吴圩不是顾长明,否则那些进了提刑司的人,除了鬼哭狼嚎,什么本事都施展不开来。

“我多嘴问一句,就一句,你出去打探消息找的都是什么人?”戴果子见顾长明笃定,反而害怕他是粉饰太平,故意安抚人心了。

(本章完)(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