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诡案录之九霄鼓

第十四章:冥顽不灵

字体:16+-

第十四章冥顽不灵(1/3)

“小竹,你要去哪里?”戴果子见她站起身,连忙询问道。

“说方原生穿回来的衣衫上有血迹,我怕他受了伤,过去看看才能放心。”柳竹雪疾步走到书房门口,门是虚掩着的。她抬手推门的同时,外头也有人想把门往里面反推。

明显外头那人的力气远不如她,柳竹雪微微使劲,连门带人都推到大开。外头站着的正是方原生,脸色发白,比昨天看起来要憔悴得多。

“你怎么快换好衣服了?说你衣衫带血,有没有哪里受伤了?”柳竹雪退后一步,见方原生眼底阴晴不定,直勾勾的看过来,仿佛想要看透她的心。她倒是丝毫不惧,目光相迎。

“我没有受伤,只是提刑司那地方本来是我不喜的地方。一不小心蹭到血迹,所以回来才赶紧把脏衣服换掉,让你担心了。”方原生低着头念叨,猛地看见柳竹雪身后还有个男人跟着,吓得差点结巴,“这,这又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顾公子不放心柳姑娘,让我陪同过来。”戴果子抢在柳竹雪之前开口,免得她为难。

柳竹雪的眉角动了动,有些意外。今天居然如此配合,那昨天吃醋拈酸的又算哪门子的事?

方原生明显有些心不在焉,一下子信了:“竹雪一人出来,虽然武功傍身,有个人陪着也是好的。现下她人到了这里,不会有危险的,你去外面等着便是。”

戴果子咧了下嘴,没有反抗,说了个好字,转身出去,还特意把书房的门给关上了。

柳竹雪有些哭笑不得,他这么听话,自己反而有些不习惯了。可眼下要是闹起来,的确是要误大事的。她眼角余光瞧见方府的灯笼已经挂起,照出个淡淡的人影在窗前,看着果子的影子,她眉眼跟着温柔起来。

再转过头时,看方原生都愈发顺眼,那一眼看得方原生都有些受宠若惊起来:“我虽是这样说,但答应你去提刑司的,绝对不会食言。你想打听的那个人,的确已经昨天半夜被押解到了。只是……”

柳竹雪平视着他,静静等他继续说下去。

“只是你别难过,这人肯定是救不出来了,据说犯的是重罪,吴圩吴大人亲自审讯的,别人想瞧都瞧不见的。我也是通过几层关系,进去走了一遭,并不曾见到本人。”方原生很是耐心解释给她听,“不知你听过吴大人的名讳没有,顾长明应该清楚,正是接任顾武铎大人官职的那位。顾大人是活阎王,这一位大概就是鬼见愁了。”

说到此处,方原生的眉头皱起,似乎又想到无意撞破的逼供场面。提刑司中血腥气浓重,以前他听闻从里面出来的官员,在街上走动,连野狗都避让着走的。与之相比,国子监真是宁静平和之地,他以后要好好珍惜才是。

“可知什么罪名?”柳竹雪有些意外,以为方原生多半是白跑了一次,没想到多少还是问出些细节的,“若是死罪,那么有没有希望进去见最后一面。”

“我说你到底是承了这人的什么恩情,要如此执拗。你可知道若非我是国子监办差的,素来本分老实,今天打听这些已经是连坐之罪。你未必能看到我平安归来了!”方原生刚才被柳竹

雪的温柔迷惑,很快反应过来,她压根没有这个心意,一味就是要问被提刑司关押的那个。

若非知道孙友祥的年纪比柳致远还年长些,方原生简直要怀疑,柳竹雪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花费最后的人脉去打听此人。

柳竹雪当然听出方原生动了气,她不敢反驳。本来方原生对她有深一层的意味深长,她不道破,反而利用对方,本身已经对其有亏。

方原生的话与顾长明猜测的无差,提刑司十分警惕有人上门打探。方原生能够全身而退,已经十分难得。她虽然替孙友祥着急,绝不会让方原生再次涉险的。

“你肯替我打听,我已经很感激。你问我到底承了其什么恩情,我若是说救命之恩,你信不信?”柳竹雪眼波盈盈,三分真七分假的,把自己经历的和小凤凰受伤住在曲阳县县衙中养伤的那一段糅合在一起说。

方原生倒是没有插嘴,柳竹雪说到最后眼圈发红,几度哽咽说不下去:“父亲已经过世,我作为女人无法尽孝。本来还想再寻机会好好报答恩人的,谁晓得恩人又生死不明。”

“你别傻了,他救你的时候多半知道你是柳少尹的女儿。你可知他犯的是什么罪,忤逆皇上,试图结党营私,数罪并罚,我一时半会的都说不清楚。”方原生一心要惊醒梦中人,用力拍两下书桌角,“没准当时想要通过你来拉拢柳少尹的。不曾想柳少尹过世的太突然,留下你兄长又做了外官,你一个人想帮忙也是有心无力了。所以,他后来与你联系过没有?”

柳竹雪若不是家道中落后,始终跟在顾长明身边,大概已经被方原生的一番话给说动了。到底是国子监的人,口灿莲花,句句在理。

她摇了摇头道:“没有再联系过,他为人低调,肯定不想我因此而想着要报答。”

“冥顽不灵,冥顽不灵!”方原生气得直接站起身来赶人,“我是豁出半条命帮你打听来的这些,你要是经历过前事,再把自己为了个居心叵测的人搭进去,我只能说愚蠢之极。”

“你听我说……”柳竹雪一手抓住门框,挣扎着还想再问。

方原生的火气上来,直接把书房门推开,把人往外推:“我不要听你说,一句话说明白了。这人当时接近你就是存了故意,此事到此为止。你想想你兄长,好不容易为柳家挣回点脸面,你又要一时冲动让其跟着你身败名裂吗?”

柳竹雪一只脚退出门槛,另一只脚还在里面。要说天真,方原生比她还要单纯。要是兄长像样,她又何须赖在顾家不走。这个时候还口口声声兄长,那是对她而言的陌路人,只不过凑巧同姓罢了。

心里虽然这样想,柳竹雪面上只有焦急:“我的话没有说完,怎么说逐客令就往外赶人的。”

“我是为了你好。”方原生气得腮帮子都鼓起来,见到戴果子正好站在那边,听到动静向着这边看过来,“你是顾长明派来盯着她的对不对!我可算知道为什么要盯着了,是怕她乱说乱跑。快点把人带回顾家,就说我交代的,不许她出门,在那个孙友祥处决之前,最好都关着她。”

戴果子听到处决两个字时,眼珠子都

红了。方原生什么都没有看出来,拉扯着柳竹雪往前走,顺势又重重推了戴果子一把:“别在这里惹我动气,你走,你们都走,想明白了再来找我说话。”

戴果子本来还佯装要相劝的,手里被塞了个什么东西,他先是一怔,很快明白过来是方原生特意塞给他的。若是说什么私下授受,也绝对不应该是他,难道说是慌乱中塞错了对象?

“送客送客!”方原生的手一扬,立时有下人急匆匆过来请两人离开。

戴果子将手中的物件又用力捏了两下,似乎是个严实的蜡丸,这种东西里面多半是用了存放机密消息的。他鬼使神差的收进衣袖中,没有要立时告诉柳竹雪的意思。

方府的下人生怕他们走到半道又转回来找方原生麻烦,一直把人送出院门。没等他们走出去两步,砰的一声连院门都紧闭谢客了。

“这是怎么回事?”戴果子虽然在方原生抬高声音时,隐约听到两句,那秉着连进提刑司这样的任务都敢接下的交情,小竹又是温柔如水的性子,不至于会翻脸成仇。

“他说生气就生气,一点预兆没有。”柳竹雪想了想才道,“兴许是今天去提刑司见到血肉模糊的东西,心里头有些别扭了。他打听出来不少事,我们上车边走边说。”

戴果子等她入座坐稳,马鞭挥起,稳稳驾驶起来,蜡丸在衣袖中藏匿甚好,柳竹雪根本没有留意到这些。

“他劝我不要妄想救人。连关押在提刑司中的时候,也只有吴圩一人可以见到孙大人。”柳竹雪知道此事棘手,“打听到的也是忤逆皇上,集党营私。与本来的那些相差无几。只是我问他有没有可能探望,他突然就气得瞪眼歪嘴的。”

“他要是心软答应了你,代表很快又要去提刑司,而且可能不止去一次。不如发场脾气,让你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戴果子本来存着一线希望,希望从别人口中听到干爹只是被冤枉,很快审查清楚便能放出来,到时候他一定好好孝敬干爹。

“如果提刑司抓的是其他人,我的确已经打消这个念头了。凭借我们眼下什么都没有的条件,别说救人了,还没一步踏进提刑司已经被五花大绑的扣下来。”柳竹雪重重叹口气道,“果子,孙大人真不是那样的人,为什么,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死棋!”

戴果子的手指勾着蜡丸,心中想的是方原生为什么把这个交给他?里面存放的到底是什么消息?还有他要不要同小竹实话实说?

“所有人都说他是坏人,我也不会认同的。”戴果子用力朝着拉车的马匹抽了几鞭子,马匹吃痛受惊,撒开四蹄飞快的跑了起来。“全天下的人都说他不对,我依然会选择站在他的身后。”

“果子,那天你说你亲生父亲不一定是死了,可能只是没有回来?”柳竹雪听他的话透着压抑,想要换个话题,这一句问出来,似乎更惹人心中不悦了。

“其实我每次有这样念头的时候,宁愿他死了。如果他是死了,那么心里头肯定还舍不下我。如果他还活着,便是主动把我抛弃了,他不要我了。”戴果子声音骤然抬高道,“自己的亲爹都不要我了!”

(本章完)(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