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诡案录之九霄鼓

第十章:草木皆兵

字体:16+-

第十章草木皆兵(1/3)

诸人的目光不由自主投向顾长明,谁都没有勇气在这个时候开口,生怕说错了一个字,让果子情绪过激。

“要是小葫芦的消息不错,那么孙主簿所犯的肯定是大罪。”顾长明彻底把黄金案给排除掉,黄金一两未少尽数上缴,纵是要指派个监管不力的罪名,那绝对不至于要下死牢,“既然已经点名,孙主簿最晚明天会押解到提刑司,更可能是今天晚上。果子先别急,方原生那条线不能断,需要他去打听情况。我们在皇上那边也讨了话,要是蒙冤的话,肯定不会坐视不理。”

戴果子听到消息后,五官微微扭曲,很快又恢复原状:“你还有话保留未说,若是干爹的罪名坐实,我们谁也救不得他。”

“果子,不管是什么罪名,我总会想办法让你入狱与孙主簿面对面说次话,你先想好要问他什么,时间有限不容迟疑。”顾长明没有耽搁,叮嘱柳竹雪千万把人看紧了,他先出去走动走动。

“要是提刑司给他上刑,又怎么说!”戴果子哑声问道。他好歹也是衙门里做过事的。那些小偷小摸的不肯说实话,也要挨几下板子,若是真以重罪缉拿,怎么可能毫发无伤。这样的问题实在是为难人,他瞬时想明白了,改口道,“能保全性命才是最要紧的,我不会冲动行事,你放心。”

顾长明嗯一声,人已经快出院子。戴果子跟着往前几步,又停下来低头苦笑,这人就是面冷心热,实则已经出尽全力在帮自己,嘴上却没多说过半句。

“小葫芦,你赶紧的,去城门口盯着。”小凤凰转身把一叠纸交给他,“我想着你一个人未必看管的过来。这是孙大人的画像,虽说人肯定有变化,总好过两眼一抹黑。”

戴果子诧异的扭过头,小凤凰还会这一手?他抢在小葫芦前面收过纸卷,落眼看每一张画的都是相同长相,居然十分传神。他飞快再抬头看小凤凰:“你记得这么清楚?”

小凤凰抿嘴笑道:“怎么能不清楚,要不是孙大人,何来我洗心革面,再世为人。我原先还生怕不像,既然你都认可,那么没错了。”

“我也去城门口!”戴果子一激动,脸都涨红了。

柳竹雪把纸卷拿过来,送到小葫芦手里:“你哪儿都不能去,留在家里等消息,明天依时送我去见方原生。城门口能望风的人多了,人家要是瞧见孙大人,默默回来传递消息。你见到了呢?万一孙大人也见到你,你说以后还怎么办才好。”

戴果子被她训得差点抬不起头,闷声道:“都听你们的,我本来该是出力最多的人,反而闲下来什么都做不了。”

“等孙大人平安回来,有你做事的时候,”柳竹雪多看小葫芦一眼,小葫芦心领神会抱着纸卷跑了,腿脚特别利索。

“他还能……”戴果子伸手啪的先给自己一嘴巴,差点说出不吉利的话,太不应该。

顾长明出门两个多时辰,接近天黑的时候才回来,脸色还算镇定。戴果子愣是没敢主动开口问他到底去了哪里,打听到了什么。

“你跟我来便是。”顾长明的步伐看起来有些沉。戴果子的心跟着往下沉。

两人还没走

到书房门口,听到小葫芦不知嚷嚷着什么,声音大得吓人。戴果子刚要转头去看,被顾长明给阻止了:“不用看,他打听不到什么了,提刑司知道有人泄露消息在外,已经在严查。”

“你去了提刑司?”不是说好明天让方原生去的,戴果子有些不明白了。

“不去提刑司也能问出些门道,吴圩大人防范着所有人,我不能在他面前表露出对此事有干系。他的为人特别谨慎,而且一心想要在皇上面前立功,其中也有家父的原因。”顾武铎在任上的时候,做得太尽善尽美,后来者想要居上谈何容易。

话里话外,总有人提起前提刑司的顾大人,加上顾府还在开封府中,要让别人忘了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吴圩咬牙切齿的办了几宗大案,才让这些声音稍微平静下来。然而他的感觉依然如履薄冰,但凡走错一步路,那些声音又会重新响起。

顾长明很清楚这些官场忌讳,与吴圩能避则避,能让则让。免得孙友祥没有救出来,先让吴圩草木皆兵了。

“那天,我从御书房出来的时候,见到吴圩了。”顾长明没有在意外头的吵嚷声,推开书房的门,侧身让果子先进,“小葫芦想必是发现能够联络的人,全部不见。心里头发慌才找到这里来的。”

“那你不告诉他先?”戴果子发现嚷嚷声没有变大,反而被压制下去。小凤凰有的是手段让小葫芦安静下来,这一点不容置疑。

“告诉他只会让他更担心。”顾长明已经做好打算,和果子把事情交代好,立刻让小葫芦离开开封府避风头。要是吴圩一条线往下查,很快会查到他们头上,走得远远的,才是最安全的,“孙主簿肯定已经到了开封府,但是没有露面,城门口的人谁也没有瞧见。不管是用什么法子,反正是见不得光的。吴圩要查他,而且是费劲了心思要查他。果子,我先说句话让你有个垫底的准备,他所犯的多半是杀头的罪名。”

说完这句,大概是想让果子独自留下来冷静一下。顾长明把人留在书房,自己大步走出去,走过两道门,才见到小葫芦脸色发白,背靠在墙角,一见到他才眼睛亮了亮:“顾公子,外头出事了。”

“我知道了。”顾长明只用了四个字,小葫芦彻底安静了。

柳竹雪刚才拦的一身汗,人家是来帮忙的,说要见人,又不能动手,只能怀柔。要不是小凤凰及时赶过来,直接给了小葫芦两个爆栗子,还不知闹腾成什么样子。

“到底出什么事情了?”小凤凰看看这个人,又看看那个人,“你们倒是清楚了,我们心里头还悬着呢。”

“出事了,那个收了银钱肯外通消息的人不见了。明明每次都在指定的地方碰面,今天等了又等不见人。我心里头发慌,壮着胆子去他家里摸了一遍,半碗面还在桌上,人不见了!”小葫芦看过屋中没有打斗的痕迹,更没有流血,这人无声无息就被带走了。

“他是提刑司的,已经暴露了。”顾长明忽然上前,握住了小葫芦的肩膀,“我知道你对开封府有感情,这些年混迹此处,也算是风生水起。但是,今天晚上你必

须要走,带着知情的小兄弟,有多远走多远。盘缠若是不够,我拿来给你。”

小葫芦以为自己听错了:“那一个人被抓走,我们又有什么危险?”

“吴圩一路彻查,那人只要被上刑,很快会招供出你。你已经不是那种脏兮兮混在人群中分辨不出的小乞丐了,你若是不走,最迟明天,你也会被抓进提刑司中。”顾长明想到小葫芦带着的那一帮孩子,不能所有人都带走,目标也太明显了。

“提刑司几时空闲到连叫花子都要来抓了?”小葫芦强笑道,嘴角一抽一抽的。

“是我没有考虑周全,没想到孙友祥犯下的案子会这么大。此事从头到底没有经过开封府府尹,也就是说是皇上亲自指派给吴圩的,而且吴圩手中已经有了确凿的证据。”顾长明见小葫芦一脸不解,“你要是真想明白了,天都亮了。时间不多,你能走就走,是不是要凤凰亲自押解你才肯离开。”

“小葫芦,你相信他不会讹你的。他说会出事一定会出事。”小凤凰当真走到小葫芦面前,语声温柔的,“若是你想我和你一起走一程,那么这会儿就出发。”

“我又不是奶娃,还要人陪着才肯走路的。行!顾公子肯定也是为了我好。提刑司这种地方,打不过还躲不起吗,我立马带着小兄弟走。小凤凰知道怎么联系我,等风平浪静后,老子还能回来重整雄风的。”小葫芦见顾长明脸色沉沉,心里也是发慌,“至于盘缠……”

“我拿五百贯给你,你先用着。”顾长明立时将府中管账的下人唤来,五百贯钱的银票送到小葫芦的手上,“真有难处,送信到顾家,我能帮则帮。”

小葫芦大方的接过来,咧嘴一笑,笑得很是难看:“有顾公子这句话,天南地北的,哪里都能去的,因为没有后顾之忧了。”

等小葫芦走掉,柳竹雪才问果子人在哪里?顾长明说留他在书房暂时先冷静一下,先前把事情想得过于简单。那天吴圩急匆匆要见皇上,没准就是回禀孙友祥的案子。

他先一步提了孙友祥,皇上那边还不知是个什么态度,会不会连顾家一起算上嫌疑。

“顾大哥,孙大人到底会犯什么罪,他这样一个人会犯什么罪?”小凤凰真是想破脑袋都想不出来了,她都恨不得是黄金案的牵扯,那至少不是眼下那么严重。

“谋反,忤逆。”顾长明艰难的吐出这四个字,三人安静的只剩下呼吸声了。

“那明天要不要告知方原生不要去提刑司过问了。”柳竹雪不是不想帮果子,但是无辜之人被拖下水,更为不仁不义。方原生只是受她所托,对内情一概不知。万一吴圩心狠手辣把人给扣下来,那个人又是一条筋到底的,她都担心会出大事。

“这个时候让方原生不去,他会不会也怀疑我们的动机不良?”小凤凰从旁说道,“他反正什么都不知道,去问问也好。你说他是国子监的红人,几年也不出开封府,平日里只闭门读书。谁查他都是这几个答案,没有危险的。”

她又看了柳竹雪一眼,只要方原生嘴巴把把关,别到时候被吴圩一问,先把柳竹雪给招出来了才好。

(本章完)(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