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诡案录之九霄鼓

第七章:真是见鬼

字体:16+-

第七章真是见鬼(1/3)

两人之间到底什么渊源,顾长明当真是不知。父亲从来没在他面前提及过,倒是赞过***数次,那么即使有矛盾也是对事不对人。

宋仁宗等了片刻,不见顾长明开口,别有意味的想给他出个难题,看他在此等情况下该如何化解尴尬?

“家父夸过***数次,两人都是耿直性子,若是公事上有些矛盾,皇上只当不知吧。”顾长明语气略带无奈,也属实话实说。皇上面前无须遮掩,父亲与***这些年的同僚,怕是毫无顾虑的在皇上面前起过纷争,皇上此时问起这些,实属为难他了。

宋仁宗听了顾长明的答案,总算开怀而笑道:“朕的确该装糊涂才好,否则他们办差也难。朕第一次派任务给你,你做得很好。那个孙友祥,朕会给你个明确答复的。”

“多谢皇上恩典。”顾长明再次行了大礼。

“朕有些不明白,顾武铎离家有大半年之久,你不算担心。区区一个路遇的孙主簿能让你这般上心。要知道,朕今天找你来,是想给你个更大的恩典,你用在个毫无相干的人身上,朕有些好奇了,这个孙友祥想必也是个妙人。”宋仁宗居然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回头找到了人,再来审你。”

顾长明得了皇上的亲口应允,等于是替孙友祥保住了命。他急着赶回去把此消息告诉果子,也好安心。

他从御书房退身而出,见对面有人气势汹汹而来,是提刑司的吴圩吴大人。顾武铎离任前,向皇上举荐了吴圩,顾长明对此人颇为熟悉。

果然吴圩同样见到顾长明后,缓下脚步,勉强露出笑容道:“贤侄好久不见了。”

顾长明见他的架势,多半是出了大事,不适宜浪费对方的时间,连忙向着另一边让开道,请吴圩先行。

吴圩没有再客套,两人擦肩而过时,顾长明清晰见到其鬓角发梢濡湿,明显是心急如焚,才会在这样的天气一头大汗。

等顾长明出了宫门,风势大作,眼见着要变天了。他跃身上马,拍了怕踏雪的脑袋,低声道:“明明都很顺利,我怎么依然不能安心?”踏雪哪里听得懂他的话,一声轻嘶,马蹄铮铮。

回到顾府,顾长明把御书房中的一番对话给戴果子复述:“皇上肯定暂不知情,孙大人坐得端行的正,便是得罪了人,也不会有大事的。”

戴果子对官场之事懂得不多,听顾长明如此说来,他全盘接受,连连点头道:“让你费心了,希望干爹无恙归来。”

“小葫芦那边还是没有消息,我有些怀疑让他想想,到底消息是从哪里来的?怎么他就听到孙大人被抓捕的消息,要不是我们去过曲阳县,这消息便是小葫芦听个七八遍都不会放在心上的。”小凤凰从门口进来,双眉轻蹙道,“可他说消息十分可靠,去抓孙大人的是提刑司的人!”

顾长明直接想到吴圩急匆匆进宫回禀的架势:“上次不曾提到提刑司。”

“是,他自诩是个旁门左道的,对提刑司那种地方心有畏惧,加上令尊又是前提刑司的大人,小葫芦生怕你问得太细,实在答不上来,特意避而不谈。我过去寻人,把他拎到面前再三逼问,才给

问出来的。”小凤凰见顾长明的神色不对,小心翼翼的试探道,“是不是消息说晚了,要出事?”

“我从御书房出来的时候,提刑司的吴大人正好入内。”顾长明再联系到皇上的那番话,如果是提刑司直接去抓的人,那么开封府尹***的确是不方便插手来管。案子未必是在开封府发生的,于情于理,案卷会直接送往提刑司,连孙友祥这个人都……

“干爹是被提刑司抓走的!提刑司,提刑司不就是顾长明老爹的地盘!”戴果子没反应过来,反而还欢喜道,“那不是简单的多,你去一次提刑司都能解决了,不劳驾皇上费心了。”

“家父早离开提刑司了,况且提刑司这个地方素来是认理不认亲的。吴圩的办事能力极高,家父在任时,便说过他天生一副铁石心肠,适合做这个官职。莫说是一位吴圩大人,便是家父当值,我去询问孙大人的下落,家父同样会守口如瓶,半句不曾透露。这是提刑司的规矩,谁坏了这个规矩,谁也没有资格留在提刑司。”顾长明这会儿反而巴不得孙友祥是被人故意整治,穿小鞋抓来受苦,哪怕说是和黄金案有干系,肯定好过人进了提刑司。

没有真凭实据,提刑司不会抓人。也就是说,孙友祥的案子完全在他们的意料之外。

“干爹在曲阳县上任后,没离开过那个小地方。他能犯下什么大罪,要把人押送到提刑司去审问。这地方进去了,不死也要褪层皮。”戴果子见顾长眠面有难色,才真正意识到提刑司到底是个什么鬼见愁的地方。

“暂时打听不出来,我这个身份,更加不能去。”顾长明不是故意推诿,而是他太清楚里头的关键,“要是换个其他官职的人,有意无意的去问一句,没准还能讨得两句话。”

“他们是不是防着顾大哥,见着你的人,会把嘴闭得更紧?”柳竹雪听到有消息来了,连忙也从后院赶过来,“要是大案子,你插手你就会分走功劳,即便你不想要,别人不是这样想的。”

到底是前开封少尹的大小姐,柳竹雪一开口全说在点上,而且比顾长明解释的还清楚。

“他们怕顾长明抢功劳?他要是在意这些功劳,他完全可以当官啊,到时候看谁拦得住他。这些人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能动动脑子吗!”戴果子气得哇哇叫,“你不是在宫里见到提刑司的吴圩了,他也是这样的人?”

顾长明低头苦笑,正因为吴圩几乎是看着他长大的,对他甚是了解,才会更加心存警惕。两人对视时,吴圩眼中深藏警觉,似乎生怕顾长明开口问他出了什么事?

“真是见鬼!”戴果子算是看透了,越是如此越是心寒,“我们眼前就四个人,都不能去提刑司过问,小葫芦在外围打探打探还行,让他去提刑司,等于是放老鼠进了猫窝,我怕他小命不保。”

“我想到有一个人,兴许还是能够帮忙的。顾大哥还记得那个方原生吗?”柳竹雪何尝不着急,戴果子与她两情相悦,两人几乎是心有灵犀。他有多担心孙友祥,她就有多担心戴果子。

“那人上次没帮上忙,差点把我们给搭进去了

。”戴果子想都没想一口反对。

柳竹雪被他给气笑了,这不是吃醋拈酸的时候了。于是她柔声柔气的回道:“要么请你给想个合适的人,敢去提刑司还能全身而退的。”

戴果子仿佛是被大核桃掐住了嗓子眼,一个字都挤不出来。小竹存心挤兑他,他是什么出身什么来头,在开封府能认识最厉害的人就是顾长明了。但凡他能报的上名字的,顾长明全认识。

柳竹雪一句不够又加了一句:“你要是愿意亲自去一趟,我们绝对不拦着你,怕是一个没救出来,还往里头又搭上一个。”

戴果子垂头丧气的,连反驳的话都不敢说了。他不是胆小更不是贪生怕死,而是他壮着胆子去了提刑司,谁给他看脸,谁放他进去?连大门都进去的人,没资格说三道四的。这些话别人没说,他自个儿全给琢磨出来了。

“方原生是国子监的人,所说两处办事不相干。刚才顾大哥也说了,越是不相干的才越好开口,别人不会怀疑他存了其他的心思。”柳竹雪不忍继续压制戴果子,语声放软道,“只是有一阵没联系了,找到人家又是为了办事,也不知道人家愿不愿意。”

“能不愿意吗,你一出现,他眼睛都发直了。”戴果子左脚踩着右脚,低头嘀咕道。

“我要是能长得倾国倾城,让别人眼睛发直的容貌,不会可怜到有家归不得,要请皇上开口许个恩典方能战战兢兢的活下去。”柳竹雪知道自己长得好,但是离宫里那些宠妃还相差太多,“你到底是在不放心方原生,还是在不放心我。”

“我是不放心我自己!”戴果子梗着脖子喊道,“我是不想你再去见那些所谓的故人,你出事的时候,也没见个人来帮过你。”

“这话倒是冤枉方原生了。”顾长明能想起这么个人,纯粹是个书生,虽然不怎么管用,死马当活马医。柳竹雪说得不错,眼下时间紧迫,能够想到的又合适的也就这么一个。“柳姑娘家中变故,方原生是知道的。他没有特意要避嫌,也没有说要轻怠她。”

“只是百无一用是书生,我也试试看。”柳竹雪不给戴果子另外一个后悔的机会,这张嘴真正是说好话的时候,喜欢死人,说歹话的时候,气死个人,“我换身衣服去见他,能帮则帮,孙大人可能很危险,我们不能再顾着抹不开脸面,浪费太多的时间。”

顾长明见柳竹雪都走了,戴果子还傻站着,那双平时机灵的桃花眼中神采都淡了。他从身后踹了一脚过去:“柳姑娘贵你做到这个份上,还不赶紧毛遂自荐,驾车把人给送过去谈正事!”

“我,我也能去!”戴果子居然难得还给结巴上了。

“她从头到尾没说你不能去,都是你在胡思乱想的。快去!”顾长明见他再不动弹,不是轻轻一脚这么简单,直接把人给踹飞出去,脑子落地大概才能清醒了。

戴果子用力一拍后脑勺,全通透了:“是,我马上陪小竹去,你们在家里等我们消息,我们速去速回!”

小凤凰瞧着他猴急猴急的样子,抿着嘴笑道:“别看柳姐姐脾气软,一物降一物,可把果子给治的服服帖帖的。”

(本章完)(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