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诡案录之九霄鼓

第五十四章:百密一疏

字体:16+-

第五十四章百密一疏(1/3)

裴永伦见戴果子猛然收口,哪里还有不明白的道理,这是没把他当自己人。他不甚在意,反正回到开封府把任务一交,他立马会回到裕景将军身边去,以后何时再见还真不好说。

戴果子一副坦****的表情:“裴大人不是应该去打听一下,辽圣宗会如何处置萧铮,否则回去和皇上怎么交代?”

“也对,公主大婚后,辽圣宗恐怕没闲情来搭理我,总不能为了一句话,在此处虚度时日。”裴永伦站起身来往外走,“你们预备几时离开?”

“和裴大人一起。”顾长明很庆幸同行的是如此干脆利落的一个人,“裴大人放心,三公主不会再出事的。”

戴果子等裴永伦走远了才问:“你怎么知道公主不会出事?”

“茹**外面多了几个人,应该都是辽圣宗的亲信。这些人只听辽圣宗一人的口谕,不会隐瞒不报,更不会坐视不理。”顾长明见戴果子正源了眼睛,低头笑道,“你肯定又要说有这等好事,早怎么不派遣过来?”

“难道是故意让萧铮有机可趁?”戴果子一猜就中,“你也说萧铮不会是死罪的。”

“很快会听到消息的。”顾长明十分有把握,辽圣宗等这个机会很久了,绝对不会拖拖拉拉,以免夜长梦多。

待三公主把婚服试过,多少有些疲累,还要强打起精神来。皇后那边是一点没闲着,不停有人送东西过来,需要三公主亲自接手,柳竹雪帮忙登记在册,标注放置在哪里。特别贵重的首饰摆设,全部送进三公主的屋中。

顾长明被果子说的心动,救人的那位至今没有露面,或许他出去转一圈能够找到些线索。他想来想去还是决定再探青玉殿。

青玉殿周围被绸缎围起来,守卫不算森严。顾长明跃身而入,没有惊动任何人。殿中依然留有淡淡的火药味,顾长明看到一片断壁残垣,再想到裴永伦说的萧铮是花了大手笔,苦笑了下。

他虽然受了皇上的指派,却只是为了保护三公主的安全,萧铮这样对待未免有些小题大做了。顾长明边想边快步往里走,到了中埋伏的地方。床榻早被炸飞出去,连宫门都倾斜在旁。他依着记忆,踩在塌陷下落的位置,用力踩了两脚,地面稳固丝毫不为所动。

如果不是对自己十分有信心,顾长明简直要怀疑果子的话不错,根本没有什么机关。他放眼四下望,触动机关的装置是在附近,否则不会算得如此精准。

眸中晶光一闪,顾长明径直朝着未曾倒塌的半边墙走过去,墙角有东西在反光。本来兴许是埋在墙壁中,被火药的威力震动,显露出来。

果不其然,他的手指碰触到冰凉金属的凸起,按下去稍后听到机关被触动的声响。顾长明避开落脚处,却见三尺见方的空洞显露无疑。他走到空洞边,尝试往底下看,黑漆漆的几乎见不到底。

救他的人到底在后宫中潜伏了多久,才会发现辽圣宗御书房边的青玉殿中藏有这样的机关。如果那人真是父亲,父亲离开家也不过数月的时间,如何做到这么多?

顾长明想要把机关关上,发现再怎么按动,

空洞始终大开。难道说一定要有人跳入才能够闭合?他既然已经跳了第一次,那么多跳一次又何妨。

待顾长明双脚踩到实地,头顶上的机关果然关合起来,四周漆黑一片。他警觉的站在原地,或许是他疏忽大意了,此处不止他一个人,黑暗中有另个人的呼吸声,平缓低沉又清晰可闻。

一时之间无法判读对方是敌是友,又不知黑暗中到底潜伏着多少秘密。顾长明收敛内息,对方肯定先一步确定了他的位置,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他明显处于劣势。

沉默四散而开,顾长明意外听到对方开口了:“你为什么会来这里!”

这个声音,根本不会认错。顾长明再无顾虑,把火折子点亮。与此同时,那人也点亮了一盏油灯。

“这是我想问的,你怎么会在这里!”顾长明见两处光线亮起,忽而转身直视对方,“萧铮,你难道不应该蹲在死牢中吗!”

萧铮警惕的看向他空着的那只手,见他没有手握利器,声线不再紧绷,试探着问道:“你不是来找我的,只是恰好过来瞧瞧?”

“要是知道萧大人在此处,我一定要做好准备再跳下来。”顾长明半点不客气道,“我们一路北上,遇到所有的麻烦都是萧大人精心设好的,出于礼尚往来,也应该给萧大人备一份回礼才是。”

“别,我知道你武功好,脑子好,斗不过你。”萧铮把手中的灯盏往旁边一放,顾长明才看到他本来是坐在椅子上,分明是听到机关开启才站起来防备的,“你要是想看看究竟是怎么死里逃生的,那么兴许要失望了。因为我也没算计到,在此处会有人来救你。”

“如果当时我被炸死了,萧大人的下一步是什么?”顾长明步步紧逼而上,不给萧铮松口气的机会。

“你要是死了,我还是一样会在冷宫被皇上的亲信侍卫团团围住,辽宋依然会和亲成功,区别只是在于你死了。”萧铮眉毛一扬道,“看样子,你不信我的话。”

“我和你有旧怨新仇吗?”顾长明自然不信,好歹在开封府的时候,他还间接救过萧铮。哪怕是后来萧铮鬼使神差的上顾家想要求娶柳竹雪未果,那也不是生死的冤仇。

“没有,只是另外有人想你死罢了。”萧铮嘴角抽了抽,仿佛想笑又忍住的样子,“别问我,那人是谁,我不会说的。”

“如果我有手段让你开口呢?”顾长明本来以为他是故弄玄虚,然而事实摆在面前。如果一开始,萧铮的种种破坏手段都不是为了拆散和亲,那么目标直接从三公主转移到了自己的身上,“我没想到自己是个这么找仇拉恨的人。”

“陛下或许也不是真要你死。”萧铮歪过头看着他的反应,这人遇到什么事情都是淡淡的样子,的确不讨人喜欢。可是萧铮又不得不相信,便是在这样的密道中,顾长明还是会有手段让自己生不如死。在见到顾长明终究脸色微变后,他得意的仰头大笑起来,“再聪明的人也有百密一疏的时候,否则你又以为会是谁?”

“那么救我的人也是你们安排的?”顾长明的诧异不过是一闪而

过,在不曾完全确定之前,他听到的依然是萧铮的一面之词。

“对不起,那个人是谁,我比你更想知道。”萧铮猛地向前两步,一张脸几乎要贴在顾长明的脸上,“不管你信不信,杀身之祸是你招惹来的,别来找我的麻烦。我也不过是听命行事,杀了我同样于事无补。”

“驿站中,我只以为有人要对三公主下手。”顾长明怀疑过萧铮,特别是在辽国的驿站中那场大火委实蹊跷,“看起来,我尚未意识到自己的这条命也很受关注。辽圣宗要我死,对他没有任何的好处。”

“没准只是替人下手呢。”萧铮的神情在火光下有些狰狞扭曲,“长明公子,虽然不曾入仕,却破了不少的案子。你是能干舒坦了,多少人却在暗处嫉恨于你,碍于你是提刑司顾武铎的儿子,才不敢动你。世上总有人胆子大些,不怕得罪厉害的人物。如果你还不信,我只能说陛下身边有个很能说得上话的宋人,此人身份神秘,却为陛下出谋划策数次,没准他恰好与你有仇。”

“如此说来,你岂非才是最委屈的那个?”顾长明没有后退,反而将目光迎上去。火光同样印在他的眼眸中,只微微泛起一层光,“背负了毒害皇上的罪名,枢密使的官职肯定是保不住了,是生是死还要等辽圣宗一句话。”

“我的选择很少,这一点你比我幸运。”萧铮见激将法对其依然无效,主动退开些,“萧家的根基虽然看似稳固,若是皇上想要动摇,谁也拦不住的。长姐贵为皇后,自然不能是牺牲的棋子,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总要有人甘愿出头来做这颗星火。”

“皇后之位保住,诞下龙子,萧家依然还是萧家。”顾长明听懂了他的话,“把一些可以抛弃的棋子扔出棋盘,萧家虽然不能赢了这一局,至少不会输得太难看。”

萧铮眯着眼笑起来:“我很相信宋国的朝中有不少人想要看着你死,一个人太聪明而没有牵制,简直是件很可怕的事情。陛下选的青玉殿,本来便是要给你留下活路。你若是心有疑惑,可以找陛下问问到底是谁和你结怨这么深远,兴许陛下大婚心情尚好,会透露些许线索出来。”

“你说了这么多,心中早已确定此事到此为止。于公于私,我都不会追问下去。因为我是绝对不会允许和亲失败的。”顾长明丝毫不为所动,“当然,我知道真相后,以后会更加小心些,免得得罪太多人,再要查案的时候举步维艰。辽圣宗是为了替人解恨,才故意摆了我一道。我不想追究那人是谁,选择尽快远离是非之地才是明智之举。”

萧铮见他居然没有好奇心,迈步要走,忍不住喊道:“你连谁想杀你都不想知道了?”

“想杀我的人很多,但是没有一个成功的。”顾长明的步速都没有改变,萧铮自然也不会追上来,选择了走这一条路,他等于选择留在了黑暗之中。

快要走到出口时,远远传来萧铮的声音:“一击鼓,草木生。二击鼓,忆空白。三击鼓,往昔伤。四击鼓,歌笙逝。五击鼓,求上苍。六击鼓,明心事。”

(本章完)(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