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诡案录之九霄鼓

第三十二章:于事无补

字体:16+-

第三十二章于事无补(1/3)

裴永伦一脸震惊的看着小葫芦,颤声道:“他才多大,怎么什么都懂!”

小葫芦努力想要挣脱开顾长明的控制,两人的体力悬殊过大。顾长明不会让他有机会再说出一个多余的字,把信封往人怀里一塞,后背一推,小葫芦仿佛成了只风筝,轻飘飘的出门了。

“都说了他很能干的。”顾长明面不改色的看着裴永伦,“裴大人在辽国枢密使面前都镇定不乱的,一个孩子而已。”

裴永伦拍了下前额,这孩子怕是要成精了,刚才那话是能随便说的吗,万一隔墙有耳,对谁来说都是大罪。他可以罔顾辽国使臣的话,不能把自家皇上的话当假的。以后还想好好跟着裕景将军打仗呢。

“别担心,左右都是自家人。”顾长明的嘴角一挑,这个裴永伦连前提刑司顾武铎的名讳都不曾听过,反而是件好事。皇上还真是有眼光,选的最合适的人选。

裴永伦一听自家人三个字,立即苦了脸,明摆着要和他挂成一条绳上的蚂蚱,他真是吃亏吃到家的。

“苏旭的意思,那一百两是定金。等我们平安成事,还有其他的好处。”顾长明算是拿捏住了裴永伦的软肋,既然拿了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他平日里最看不惯这些,谁知道落在这人身上,反而觉得有趣。

“这话当真?”裴永伦总算是听到些能抚慰人心的话,“你们当真不是来搅局的?”

“只要裴大人是遵从皇上的意愿,那么我们就是一路人。”顾长明的话语委实令人信服,裴永伦实在挑不出其他毛病了。

“那你能够保证他们几个都没有问题?”裴永伦觉着相信一个可以,眼前拉拉扯扯的好几个人呢,既然不是兄弟姐妹,那么相互之间是什么关系就很可疑了。

“我保证。”顾长明毫不犹疑的回答,“我们和你要做的事,目的相同。”

裴永伦挑了挑眉,轻笑道:“包括刚才送信的那个?”

小葫芦不用别人帮着回答,他人小手脚利索,一封信已经送了过去。本来男女有别,纵然是个小男娃,想要把东西交到三公主手中也没有那么容易。可三公主身边还有柳竹雪,见到小葫芦,立时上来询问,听闻是裴大人要送信,直接接手拿走了。

“裴大人,信送到了。还要什么吩咐吗?”小葫芦双手往胸前一抱,很是得意冲着小凤凰挑挑眉毛。

小凤凰和戴果子两人半晌插不上话,见顾长明游刃有余,乐得在旁边看热闹。

“没什么了,那个萧铮既然认出你们,不会善罢甘休的。我是不会听从他的话,不过你们一言一行多当心些,什么岔子都不出,才是最好的结局。”裴永伦往外走了两步,想到什么又折身回来,“你见过将军?”

“数月之前还见过苍鹰。”顾长明半点没说假话,当时寸细从将军府逃出来,正好被他们几个遇上,算是和将军府打过一场交道。

裴永伦点点头,没有再多问:“那我暂且相信你。”

等人真走了,屋中三人的目光齐刷刷看着顾长明。小凤凰先发问道:“这么快露出行踪,萧铮那边

肯定会引起警惕,他甚至会想要找出柳姑娘。”

“他敢!”戴果子没好气的接话,“他要是敢再提此事,信不信我打得他满地找牙。”

“我不信。”小葫芦眯着眼笑道,“萧铮的武功比你强一截呢,而且他是辽国大官,你不能随便出手的。”

“他敢招惹小竹,我就敢打他!”戴果子咬牙切齿道,“水桶粗的巨蛇,我也敢打,他武功再厉害能厉害得多顾长明!”

小葫芦飞快扫了顾长明一眼,此人武功肯定是极好,而且始终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他回头应该问问小凤凰,顾长明师从哪一家,他也算是个见多识广的,怎么看不出来其中的路数。

“你过去三公主那边,是不是见到柳姑娘了?”顾长明料事如神,犹如亲见,“两次都没遇上,她适应的可好?”

“我才说裴大人送信过来,马上有人请她出来,我瞧着她在三公主那边算是如鱼得水。”小葫芦见柳竹雪面对皇室公主,没有丝毫的怯懦,更没有畏首畏尾的小家子气,说话行事如常,真正是难得。“只是我没见着三公主。”

“没见着也是正常,她一路都很安静。”顾长明其实也担心三公主不愿意远嫁,虽说苏旭一直强调三公主是心甘情愿和亲的。天底下又有哪个年轻姑娘,愿意离开出生地,远嫁千里之外,而且辽国的皇帝,年纪不在大宋皇室之下,据说后宫也是热闹。便是顶着大宋公主的头衔,同样于事无补。

这样一想,过于安静的三公主或者是逆来顺受或者就是另有打算。

“萧铮那边怎么办?”小凤凰心思缜密,萧铮气势汹汹而来,虽然被暂时打发走。这人绝对不是善茬,戴果子的担心不无道理,萧铮没有瞧见柳竹雪,肯定会另外花心思。

“我和柳姑娘提了一嘴。”小葫芦见大家的目光又都转向他,连忙往后退了一步,“我说得不对吗,我知道那人挺中意她的,可她是果子订好的小媳妇,我们不能便宜辽人。”

戴果子一直和小葫芦不对付,此时此刻却觉着这小子说得话怎么听怎么舒心,小竹与他两情相悦,以后肯定是他的媳妇,没有别人什么事:“要是不行的话,我过去那边蹲守?”

“三公主才是主角,你一个陌生男人不合适。”顾长明很有耐心的询问小葫芦到底怎么和柳竹雪说的?

小葫芦说是那个萧铮发现送亲队中混入了他们几个,让裴大人严查,被裴大人一口拒绝,要是萧铮敢厚着脸皮去问三公主,柳姑娘最好回避开,别被发现。

“你说的很好,柳姑娘懂得把握分寸,纵使被萧铮见到,她也会知道怎么拒绝的。”顾长明的手指在案几一角敲击了几下。出了开封府,一路过来数天,平安无事的状况不知道能够维持几天。

“你才说了,要动手也不会再大宋境内的,我们还能再松懈几天。”戴果子这句话真没说准。

才过了两天,送亲队中出事了。

顾长明习惯天蒙蒙亮起身,房门被人从外用力敲击。他一听是裴永伦焦急的声音:“里面的人在不在,快

出来!”

“什么事?”顾长明睡在外屋,小凤凰则在里屋,本来比他起得略晚些,同样被敲门声给惊醒,睡眼惺忪的走出来。

顾长明单手把人拦住:“你先进去,似乎不对劲。”

裴永伦在开门的档口,差点一拳砸在顾长明的脸上:“三公主不见了!”

“几时发现的?”顾长明没有太多意外,数日相处过来,他对裴永伦这人的脾气秉性有所了解。能够让其这样火急火燎的出现,恐怕只有三公主了。

“三公主身边的侍女,说是件天色微亮,生怕早起天气寒重,想要给三公主再加一床薄被,发现床铺上空空一片,人已然不见。”裴永伦急得仿佛是热火上的蚂蚁。尽管此次送亲队都是他的人,出了大事,他第一个想到能够商量的居然是这个目前连底细都没有摸透的顾长明。

说来古怪,这人给他一种能够临危不乱中解决难题,没有什么是其看不破的印象。

“我方便给你一起过去看看?”顾长明自然不能凭借侍女的一句话判断出三公主的去想,看到现场自然效果不同。

那个发现三公主不见的侍女,并非柳竹雪。顾长明早就想到这一点,柳竹雪虽然能干却不擅长伺候人,毕竟也是官家大小姐的出身,能够把自己照应好,已然非常难得。

那么伺候三公主起居饮食的只能是从宫中带出来的侍女,名唤红音,据说跟着三公主有六七年光景,十分贴心。她被裴永伦传唤到跟前,跪在三公主下榻的那间客房门前,哭哭啼啼个不停:“我不知道,我什么都没有听见,三公主就这样消失不见了。”

“不许哭,把话说清楚!”裴永伦一声暴喝,红音反而哭得更加大声了。

顾长明示意裴永伦看紧红音,一步踏入客房之中:“柳姑娘,你在吗?”

柳竹雪一听是他,应声而出:“我也是刚得到消息,我就住在隔壁,的确没有听到惊呼声和打斗声,安静的和前几天一模一样。”

“三公主床榻前只有红音一人伺候?”顾长明知道柳竹雪不会离得太远,最多是里外隔间之分。若是如此,她说没有听到声响,那么掳走公主的人,手脚必然是极其轻巧的,甚至给三公主上了迷药。

“我三番两次提出要在公主床榻边守着,公主说她不习惯人多,否则睡不着。第一晚我坚持之下,她的确整夜不曾合眼。第二天起来,精神极差。我想着要是一路都是如此,别说到大辽,路程过半可能便会一场大病,所以不敢再蹲守了。”柳竹雪引着顾长明四处查看,“红音从公主未满十岁时就贴身照顾,三公主很依赖她。”

顾长明走到窗户前,上房在驿站三楼的尾端,平日里同样是最清净的一间,外面再喧闹嘈杂,也不会有多大的影响。他推开窗,探头往下看,窗外是临河而建的长廊,不会遮挡住欣赏河景的美态,又显得错落有致。

他单手撑在窗台上,不等柳竹雪反应过来,跃身而下,稳稳的落在长廊之上。等顾长明一抬头,柳竹雪的脑袋探出来,正好在其上方,两人四目相对。

(本章完)(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