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诡案录之九霄鼓

第三十一章:其心可鉴

字体:16+-

第三十一章其心可鉴(1/3)

瞬间沉默后,裴永伦放声大笑道:“萧大人,你这是要把送亲队控制在手,为所欲为?”

顾长明示意其他人不许出来,他低头笑着走近,这人的确有趣,如此情况下,非但不卑不亢还直接给萧铮扣了一个大罪名。要知道,眼前看来,似乎是辽人占了上风,且不说武功好坏,出了这道门,外面送亲队伍中的宋人是辽人的几倍,而且谁说都是端茶递水的下人。那可都是裴永伦的亲信兵,顾长明是看得通透明朗,萧铮恐怕还欠缺了点。

“你说的是什么混话,这些人潜入我的客房,企图偷听我的一言一行。他们是什么人,想必你也很清楚,你们到底是何居心!”萧铮不是普通人,枢密使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大官,不会因为裴永伦一句话自乱阵脚。

裴永伦只以为萧铮发现有外人混进送亲队,没想到顾长明几人如此大胆,还跑去偷听!纵然是想要偷听,先打声招呼啊,现今他一无所知,又该怎么把胳膊肘往里拐!

顾长明打定主意把裴永伦拖下水,一百两银子不是白拿的:“裴大人,你先前叮嘱,说公主和亲,必须要确保周全,所有人必须要监视到位。我去萧大人的客房附近,却是听到了些有意思的细节。”

裴永伦一听顾长明两句话把自己套进去,听起来完全就是两人合伙,不禁暗暗啐了一口,然而脸上一点不能表现出来:“你是说萧大人那边也不太平?”

萧铮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他们这是直接承认来监视自己了,那么从他房中走脱的那人,顾长明到底有没有见到长相容貌,万一日后相遇指认出来……不知不觉中,他后背的衣裳先湿了一层。

“你说你认出他们的身份了?”裴永伦不退反进,连他都很想知道苏旭到底塞了些什么给他,“不如萧大人指认一下?”

“长明公子不是开封府的名人吗?其父是前任提刑官,裴大人同朝为官,何苦再来为难我!”萧铮有满心的不愿意,让顾长明千万别提在屋中出现的那个人,否则一事无成之外,还要旁生枝节出大乱的,“长明公子是个聪明人,素来知道怎么做才是最好的。”

顾长明一听,萧铮先妥协了,意思是大家不要提软肋,他可以不计较送亲队中多出来几个人,裴永伦也不用把他当成贼子一样防备着。

他快速的在心里算这笔账是否划算,那边裴永伦瞪了下眼睛,什么长明公子,什么前任提刑官,压根不认识!怎么连辽人都认识的,他这个宋人一无所知。

“萧大人为了把公主平安护送回大辽,也是费尽心思,寝食难安。只看萧大人平日的做派,肯定以为轻描淡写的就过去了,殊不知萧大人费的心血比我们更多。”顾长明很快做完权衡,在查出那个逃脱之人前,他对萧铮的所作所为没有任何的证据,不如做个顺水人情,暂且相安无事就好。

“纵使心力交瘁,在人前也不能表现出来。我们大辽的男人自有担当,绝对不会因为一点挫折就后退不前的。”萧铮偷偷松口气,顾长明果然是个聪明人,领会到他的意思,不再相互揭短了,“希望长明公子不要把我

精神不济的一面,告知旁人。”

他再次挥挥手,那些人从何处来又回到哪里去,屋中顿时变得空****的:“大家的心意都是一致的,可能中间有所误会。可我要再三强调一点,我同样真心实意想把公主护送到大辽的,其心可鉴!”

“那么萧大人还有其他的事宜吗?”裴永伦最多听懂两人对话中的三分含义,不知萧铮来势汹汹,一副要讨个说法的嘴脸。怎么到了顾长明面前,气势没了,话头都放软了,好似有天大的软肋拿捏在对方的手中,指东不敢打西。

“没有了,我只想好好休息。”萧铮佯装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背手转头便走。

“萧大人已经回去了,裴大人怎么说?”顾长明始终孤身应对,依然不见弱势。

“苏旭骗了我,对不对?”裴永伦眯了一下眼睛,“你们根本不是兄弟姐妹,说要去找失散多年的亲爹,我居然会相信这样的鬼话!”

“他只是想找个比较温和的理由,裴大人,我们另外有任务在身,事关重大,见谅不能处处细说到底了。”顾长明与裕景将军倒是见过三次,彼此留下的印象都是不错,“回头你见着将军,替我问好。”

“是不是要提那个什么长明公子?”裴永伦没好气的干瞪眼,“你和我不是一路人,我要不是拿了一百两银子,早该把你们从队伍中剔除出去。”

“请相信我的话,我们是一路人,绝对是一路人。”顾长明轻咳一声另道,“公主那里还要裴大人好好照应,千万别把时间都浪费在我们这些不相干的人身上。”

“你只需要告诉我,公主身边是不是安全的?”裴永伦有些明白萧铮为什么妥协,眼前人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经过深思熟虑后,没有破绽的同时还在挖坑给对方,然后笑眯眯的看着对方失足落下去。

想要明哲保身的首要之法,便是不能正面冲突,即便他手中有几十个帮手,同样不敢造次。既然顾长明强调两人是同路人,裴永伦偷偷在心里头松了一口气。

“目前是安全的,公主必须和亲成功,有人不愿意见到安乐祥和的情形,裴大人常年在边境征战,应该比谁都明白百姓的心意。但愿两国永不交战。”顾长明把其中的大道理直接说与他听,“要是和亲失败,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裴大人一样是很清楚的。”

“你先前的一番话直刺人心,没想到还是个天真的人,连永不交战四个字都敢挂在嘴边。”裴永伦显然不太喜欢这些圆满话,“你给我保证,你们在队伍中不会闯祸,更不会再次去主动出现在萧铮面前。”

“我保证。”顾长明丝毫没有为难他的意思。

“那么你现在可以说说,先前你见到那个和萧铮会面的人究竟是谁?”萧铮唯一的好奇心,全部留在这个似乎被一语带过的人身上。如果他的直觉不错,或许这个人才是案子的关键。

“汉人,约莫四十多岁年纪,有武功,武功还不弱。他妄想说服萧铮与其一起干票大的。不知道是我们出现的缘故,还是萧铮尚在考虑前,因此没有答应。”顾长明心中滚过无数的念头,只怕着这一票不是要把整个村

子给摧毁掉。

“我看你的武功也很好,你怎么不追?”裴永伦分析的很清楚,“又不是长草植被的,驿站总共才这么大,你见到了人还能追丢,也是难得了。”

“那人身上穿着带倒刺的软甲,我一时疏忽因此没有抓到他。”顾长明被厄令着伸开右手,把五指伸展到直。萧铮把脸凑过来,见他的指尖伤口依然明显,只是止住了血,方才相信了他的话。

“萧铮有些心虚。”裴永伦向着顾长明的肩膀处往后看去,“你们一共五人同行,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没有细想过,一个亲爹所生的孩子,怎么会相貌差别这么大?”

“如今想明白也是好的。”顾长明向着他拱手行礼,又把另外几人唤道面前,让裴永伦牢记住每一张面孔,“我们虽然不是要找寻父亲的下落,还是接到了同宗任务,所以谁也离不开谁。”顾长明没有把外人保护三公主的圣旨口谕给说出来。

如今看来,裴永伦做得很好很出色,别看其人大大咧咧不拘小节的模样。实则安排的井井有条,出错率非常低:“你们不会当真要去辽国吧?”

“肯定要去,必须要去。”顾长明见裴永伦的目光在每个人的脸上至少停留了半柱香的时间,似乎是在把印象牢牢的篆刻进脑海中。

“萧铮没见到的话,还能蒙混过关。我听他的语气,似乎与你们交恶。你能够确定他会为了你们守口如瓶?”按照裴永伦的性子,肯定首要做的就是让顾长明把萧铮的可疑之处先例举而出。

如果积累到一定的量,他可以拿着这个去和萧铮对峙,反正本来看这人就不太顺眼的。

“不要惹是生非,还有不要靠那个萧铮太近,他既精明又敏锐,哪怕武功没有你高。一个辽国的枢密使在大宋公主送亲的马队中,完全是说得上话的存在。”裴永伦早失去要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习惯。无论是在朝还是在世,不能样样事面面俱到。很多时候,偶尔的小疏忽反而是另一种乐趣。

“裴大人的话,我都记住了。”顾长明见裴永伦一双眼看着的是小葫芦,不禁有些奇怪。他难道连小葫芦的真实身份都能够看得出来?

“你们既然不是寻亲,为何要带这么小的孩子出门。两国边境不算太平,万一出了事,可怎么是好!”在裴永伦眼里,小葫芦大概才七八岁的模样。如今尚在大宋边境,没有什么问题,等他们到了辽国,风云突变的,谁也没有办法控制。

“他说一定要跟了来,我们拗不过他,只能随行了。”顾长明始终不愿意说得太多,哪怕是裴永伦一双眼眸中微含晶光,他也不会露出什么破绽,“你别看他年纪不大,非但能够照顾好自己,还能够做个帮手。”

“就他这么个小萝卜头,还能做帮手?”裴永伦朝着不远处的小葫芦勾了勾手指,示意他快些走过来,“这人说你会做的事情很多,那你帮我把这个送去给三公主。”

小葫芦没有孩子的怯意,伸手把裴永伦手中的信封抽了过来:“与和亲公主,私底下暗通文书……”

顾长明衣袖飞过去把小葫芦的整张嘴都给堵得严严实实,差点不透气了。

(本章完)(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