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诡案录之九霄鼓

第二十五章:富贵险中求

字体:16+-

第二十五章富贵险中求(1/3)

柳竹雪本身是峨嵋派的弟子,未曾料到小凤凰所学的那些招数比她还要齐全,虽然出招姿态有些不同,还是能够看出根底是一样的。

她想问小凤凰师从哪里,看其平时的武功,除了轻功斐然,其他的也是杂乱。人家好心帮忙,她要是一味追问反而显得多疑。

小凤凰接过柳竹雪递过来的手巾擦下额角的薄汗:“那个三公主身边还有其他侍女吗,或者只有你会武功?”

“我一点不知情,恐怕顾大哥才能告诉答案了。”柳竹雪身体没有完全恢复,汗流浃背,很是不习惯。

“小竹先休息,这些事情到时候自然分明。皇上要嫁公主,为什么我们这些不相干的人不但要出力,还要费心。”戴果子心中有数十个不想去辽国的理由,在柳竹雪听到他的声音回眸一笑中,烟消云散。

“皇上也没说干白工,总比我在齐坤门这些年落得两手空空还要被同门追杀好得多。”小凤凰琢磨着出发之前别说什么丧气话,否则路上还不知晓多少艰难。要是随便当个侍女,还不用端茶递水的,皇上能把顾长明弄到宫里去说半天?

顾长明意味深长的看过来,小凤凰素来敏锐,比别人也要想得略多些。皇上有些话不曾明说,他心中有数。要是三公主出了意外,或者和亲事宜失败,那些陪嫁的侍女,负责守卫的侍卫,甚至他和柳竹雪都脱不开干系。

大概能够保全的只有不在名单之上的小凤凰和戴果子了。

顾长明丝毫没有要退却之意,连杀人凶犯都可以不眨眼的面对,何来恐惧!

苏旭去了又来,这次神情异常慎重:“顾长明,我听到些消息,这个任务不好做。是我考虑不慎,反而害了你。”

顾长明重重拍一下他的肩膀,把苏旭半个人都拍歪:“富贵险中求,要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又何尝需要我出手?”

苏旭知其平日说话处事最是低调内敛的,今天一番话说得他心尖发颤又热血沸腾的,不禁用肩膀碰了碰他,低声问道:“我总瞧着你和以往不同,是不是心里头装了什么人?”

顾家如今住着两个年轻女子,苏旭虽然不曾成家,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两人中必然有其一是顾长明心仪的女子。

“是,等父亲回来,我会让父亲做主成亲的。”顾长明一点没有要回避的意思,“你别这样看人,你哪天遇到喜欢的,或许比我还心急。”

“老师是不是离家很久了?”苏旭不知道为何,明明说的是顾长明的终身大事,他反而心跳加快,耳朵后面发烫,连忙想要扯开话题。

“父亲不在大宋境内。”这是太后透露出来的消息,顾长明不会全信,也不会不信。

“老师已经辞官在家,怎么还会跑到别国去,而且看起来你并不知情?”苏旭对顾武铎这位恩师素来敬畏,若非今天话题到这里,说什么都不敢主动问起。

“任务在身,与我一般。”顾长明见柳竹雪从对面走过来,“苏旭,她要和我同去,在三公主身边做侍女。你对三公主的了解有多少,可以同她说明,让她行事能方便些。”

苏旭还想要进一步询问老师做的是什么任务,

转念一想,老师何等身份,既然说了是任务,那个可以指派其行的人是谁,答案不言而喻。这种任务便是家人亲子都不可透露,他不过是个挂名的门生,实在不该多问的。

柳竹雪才换了衣服出来,明眸善睐,雪肤花容,手中拿的依然是苏旭带来的匕首。

“用,用的可还趁手?”苏旭的脑子里跳回到前个话题,此女相貌端庄秀丽,与顾长明看起来很是般配,加上顾长明很是维护她,应该便是她了。

柳竹雪停下来才意识到问的是匕首可还趁手,当下点头道:“我平日里用剑,匕首要多练习才是。”

“留在三公主身边,身配武器本来就很显眼。这是在宫外行事,方可破例的,所以思来想去选的是匕首,容易藏起来。”苏旭不懂武功,见柳竹雪的手腕灵巧翻飞,匕首仿佛活了一般,散出朵朵银花,“我来说说三公主的情况。”

三公主的生母地位不高,又是早逝,所以三公主是交予皇后抚养。皇后性子严谨,平日比皇上更不苟言笑,在皇后面前的规矩比哪里都多。三公主性格怯懦,这些年一直过得战战兢兢,所幸没有犯下过什么错。

和辽国和亲之事,虽说名义上是要公主远嫁,如果皇上不舍得女儿,可以在宗亲中挑选年龄相貌合适的年轻女子,此封于公主头衔再嫁出去也是一样的。

“不知三公主此次是从何处听到消息,居然向皇上主动请缨,表示愿意远嫁。”苏旭似乎有些想不明白,“要我说宫里头的日子怎么都比孤身去辽国要好得多,哪怕生母不在,皇上不至于会亏待亲女,早晚会安排一门好婚事的。她到底是在着什么急?”

说到此处,苏旭发现自己说得太多,连忙闭上嘴,把公主侍女的大致规矩说了一遍。既然皇上开金口,表明不用柳竹雪太拘泥于此,他也就是过一嘴,让她不至于会在大场合出岔子罢了。

“侍女的服饰明天送来,后日启程。”这是苏旭带来的最后一句消息。

等苏旭离开,小凤凰不说其他,先去做出发的准备,顺带把伤势养得七八成的小葫芦送回去。

小葫芦听闻他们要去辽国,有些眼馋,表示想跟着过去看看那边的风土人情。

小凤凰没答应,反而是顾长明转过头来问了一句:“真想去?”

“千真万确!”小葫芦能听出顾长明松了口风,这是愿意多一个人了?

“后日启程,你把自己的事情都安置好,带上换洗衣服,跟着一起。我们算不上贴身侍卫,送亲大队浩浩****足有几百人,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顾长明心中另有打算,他们四人离开开封府,小葫芦单独留下。万一齐坤门又耍什么手段,派人过来找不到小凤凰,就拿小葫芦出气,到时候他们插上翅膀都来不及回来救人的。

而且小葫芦的外貌,除非熟人,否则根本看不出来是成人。也算是一招暗子,方便调用。

顾长明细细叮嘱了几句,让其明天天黑前必须回到顾家,否则来不及同行,可怪不得别人。

小葫芦腰杆都挺直,不需要小凤凰相送,健步如飞的离开了。

小凤凰又是好笑又是好气

的直摇头:“你不怕带着他是带着个麻烦?”

“对于对手来说,他才是个麻烦。”顾长明收回目光,“你到时候换身衣服,做少年打扮,行事方便些。”

“怎么又要她女扮男装了?”柳竹雪好奇的凑过来问道。

“送亲大队中为数不多的几个女子都在公主身边,女扮男装不容易引起他人注意。”顾长明相信皇上的授意加上苏旭的安排会给他们最合适的位置。

第二日一早,宫中再次送来锦盒,里面盛放的是侍女的衣裙,还有两个小小的锦囊。顾长明没有去碰衣裙,而是把锦囊中的东西倒在手心一看,又原封不动的放了回去。

柳竹雪换好衣服出来,宫里的一顶小轿把人给接走了。

戴果子不放心的一路送到院门外,目光送行还依依不舍:“怎么先把她一个人带走,你确定不会有事?”

“我确定。”顾长明几乎没有考虑,如果在开封府就动手,简直成了个笑话。对皇上而言,女儿随时随地可以换一个,而对方却打草惊蛇,甚至暴露了自己的底细。“你要是相信我的话,在出大宋边境之前,大家都会很安全。”

“你的意思是,皇上忌讳着的那个人是宫里的某位……”戴果子聪明的没有把话说完,虽说顾家很安全。前一阵司徒岸还派了十来个人,美其名曰保护在外面严加防守。天晓得会不会隔墙有耳,“我们进去再说。”

“出大宋边境之前,送亲队伍的人数比较完整。一旦进入辽国之前,会再次精简。否则的话,如此浩浩****的列队前往辽国,万一有所埋伏,辽国人一样受不起的。”顾长明把其中的道理分析给果子听。

精简以后,队伍中大概只会剩下三四十个人,加上辽国使臣的那些。到时候嫌疑范围会再次缩小,而他们在前期展开观察,把目标提前锁定,再其出手之前加以制止才是最佳方案。

“你是说杀手会潜伏在送亲队伍中?”戴果子还臆想着杀手会在某个晚上,防卫薄弱的时候出手。

“皇上让我们同行的目的何在?”顾长明挑唇笑道,“果子,学得再聪明些,路上把辽国话学一学,到时候能够派的上用处。”

“看到那个姓苏的时候,我以为算挺可恨的。你这个笑容才是最招人恨的!”戴果子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顾长明运筹帷幄的姿态,这会儿差点没原地跳起来,“我可先说明白,如果小竹有危险,我不敢什么三公主五公主的,肯定要先确定她的安全才行。”

“这一点,我很认同,无可厚非。”顾长明的手虚晃了一下,袖中剑出手,冷不丁冲着果子的门面攻击。

戴果子被吓得不轻,身体本能的条件反射,抽出眉间尺在要害处挡了一下。顾长明的招数根本没有用实,袖中剑一击便收,戴果子眼前一晃,见他已经双手背在身后,悠哉的迈步向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试试你的应变能力,她们的武功都有所突破,你不能垫底才好。”顾长明从拐角处朗声而道。

“顾长明,你太过分了!”戴果子低头看手中的眉间尺,反应过来自己是被耍了,气得差点七窍生烟,“我和你没完!”

(本章完)(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