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诡案录之九霄鼓

第二十二章:千载难逢

字体:16+-

第二十二章千载难逢(1/3)

戴果子揉揉鼻子,略微无奈的笑道:“顾长明,你也太看得起我了。就算我以前在曲阳县做个小捕快,也算是为朝廷做事的。但你这会儿问的全是国家大事,我要是连这个都能答得上来,早不待在曲阳县了。”

“我要问你的,是看你的第一反应,有些事情,想得太多反而不妙。”顾长明至少揣测了关于萧铮此行目的的七八种可能,又逐一推翻。

首先萧铮放弃随行者,径直而入开封府已经很不正常。其次在大街上如此高调,尚能解释是意外。但是他对待柳竹雪的热情反应,是生怕别人不注意他的一言一行?

又或者柳竹雪不过是他的一个幌子,一个借口,让皇上对其放松警惕,以为这不过是个辽国玩世不恭的纨绔子弟,本身是萧太后的本族子弟,依附于家族势力当上枢密使。如此一个人,不足为惧。

“要我想啊,我见着这小子,能直接一拳打在他脸上,我管他是哪国的人,又是做什么的。换了其他男人,有个登徒子见一眼你心仪的女子,就说要娶回去,而且还是当小老婆,你说这个男人会怎么做?”戴果子没好气的哼哼,“小竹不说,我心中也有数,要是上头压制,我们直接走人,天南地北的,看谁来抓人。”

“可是萧铮到开封府之前,并不会预知到遇上柳竹雪。他突然发病应该不是有所预谋的,否则也太危险了点。”顾长明的手指点两下鬓角,“他原先来大宋又是所为何事?”

“反正没好事。”戴果子看地图上那些弯弯扭扭的线条,看得眼晕,“司徒岸来过一次吃了闭门羹,绝对不会善摆干休的。要不我们趁着谁也没有开口,事先离开,免得给你带来麻烦。你说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你的家庙在开封府,反而不如我们自由自在的。”

“不不不,我不是让你们立时离开,再等一等。”顾长明刚要多说几句,让果子赶紧打消了主意,外头又有人来报,说宫中来了人。

戴果子重重一掌拍在书桌上:“便是我的武功不济,今天也要和司徒岸打一架,否则消不得这口心气。”

“来的不是司徒大人。”下人在门外听到他的大嗓门,赶紧解释道,“以前不曾见过的。”

顾长明霍然而立,只说是宫中来人,怎么一下子先认定是司徒岸。宫中多少人,多少眼线,这个萧铮的到来果然搅动起了浑水。

“我出去先见见人,你别太冲动。”顾长明见果子锲而不舍的要跟在他身后,“跟着也行,少开口别惹事。”

戴果子一一答应,来的暂时不是司徒岸和萧铮,他可以先隐忍不发。

顾长明走出书房来到前厅,那位客人安静坐着喝茶,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一碰。他分明有些意外:“苏旭,怎么是你?”

苏旭放下手中茶盏,微微笑道:“顾家的茶还是这么清淡,明天我把家中的那些送一部分过来。”

“父亲不在家中。”顾长明显然和来者很是熟稔,虽然口气不太和善。

戴果子一向好奇了,眼前的年轻人和顾长明差不多的年纪,衣着打扮甚

至是说话口气都有种高高在上的泠然。他一路而来,见到顾长明的人无不恭敬,连司徒岸都是长明公子常挂在嘴边,不敢轻易得罪。

这个人的态度显然很是微妙了。

“老师不在家中,我就不能送点好东西过来了?”苏旭的目光越过顾长明的肩膀,看着身后的戴果子,“你素来喜欢独来独往的,听说最近结交了些不三不四的人。”

“你出去。”戴果子没忍住,这个人怎么比司徒岸更讨人厌,一开口说话如此难听,这还是只有他一个男人在场,要是两个姑娘听到不三不四这种形容,还不知道气成什么样子了。

反正顾长明也不待见这个人,戴果子客随主便替他开口了。

苏旭大概也没有这样被人指着鼻子往外赶过,愣了一下,压根没打算搭理戴果子,转过头去对准顾长明,呵斥道:“老师出门,你就收留这种小混混在家中,听说还有几个女的。顾家门风何在!你有没有替老师着想过。”

顾长明嘴角微微上挑,大概真的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以往若是苏旭这样说话,他最多置之不理,佯装什么都没有听见。然而戴果子的处理方式,看起来也很合乎他的心意:“我想说的和他一样,你出去。”

苏旭差点把手边的茶盏都给砸了:“他不知道我是谁,难道你也不知道,敢这样同我说话!”

“你是皇上身边的左膀右臂,现在他知道了。”顾长明料得果子知道了,还是一样的反应。远离朝廷的人,从来不像天子脚下的朝官这么一板一眼的。看看孙友祥养出个戴果子,便知道大致不差了。

“那我来请他出去吧。”戴果子趁着苏旭看不到的角度,朝着顾长明挤挤眼睛。这人应该是个文官,没有一点武功的样子。

“皇上要召见你,不方便下圣旨,我特意请缨而来!”苏旭气得说话都结结巴巴,“外头的那些流言果然不假。”

“你请缨而来的目的何在,看看我在家中怎么鬼混?”顾长明与他的气急败坏一比,越发云淡风轻的样子,双手往身后一背,“如今都看到了,你还有什么流言要出去传上几句?”

“顾长明,你实在是太不像话了!”苏旭倒是不畏惧他动手,站起来与他****的架势,“你不肯入朝为官也便罢了,连自己的清誉都不要了吗!”

“你这话说得不明不白的,我实在是听不懂。既然是皇上要召见我,我过去便是,你的这番说教肯定不是皇上的旨意,所以这里没有人想要受教,你请回吧。”顾长明的手指不客气的往门外一指。

“你,你,你!”苏旭一口气差点接不上来,胸口起伏的厉害,“今天是皇上的要事,我不和你计较,马车在外面,你跟着我走。”

“我没有答应要跟你,我只说皇上召见我,我会进宫面见。”顾长明回头叮嘱戴果子两句,令其不可大意,若是小凤凰回来,无论发现什么都不要轻举妄动。

这些话大大方方当着苏旭的面说完,反正苏旭也听不懂到底什么意思。

“你必须和我同坐马车入宫。”苏旭锲

而不舍的在旁边扯着脖子喊道。

“听见了,为难你了。”顾长明假客气的做了个手势,“既然这样紧张着急,你何必在这里浪费时间,还不快些回宫。”

苏旭重重一挥袖子,再瞪了戴果子一眼,才恨然而去。顾长明与他保持三步之距,到了院门外,苏旭府上的马车富丽堂皇地等在原地。

“皇上要单独见你,不想别人知道。”苏旭等顾长明上了马车,似乎没有那么生气了,“你知不知道辽国来了使臣?”

“枢密使萧铮。”顾长明直接把对方的名字报上。

苏旭眼睛一弯,心头气消退的一干二净:“原来你还是在干些正事的,消息还很灵通。”

“我见过这人了,在大街上。”顾长明言简意赅的答道。

“皇上有件头疼脑热的事情,必须要有个值得信任的人完成,而且不能是朝廷的人。”苏旭越想越是得意,“皇上与我一提,我直接举荐了你。若是重任完成,老师回来之前,你也算是在皇上面前立了一功,以后求取功名要容易的多。”

“苏旭,到底是谁让你有这个误解,以为我很想要做官的?”顾长明一听他说举荐两字,同样开始头疼脑热了。这种事情一听就是十分棘手,别人往外推都来不及,他倒好美其名曰帮忙,实则把人往火坑里推。

“老师盛年辞官,虽然我一直不太清楚其中缘由,但是我想着老师一贯的品行极好,肯定是愿意子承父业的。这些年,你不是没闲着,一直在帮各处破案吗?不是想要在入仕之前积攒下好口碑,到时候一鸣惊人吗?”苏旭继续自说自话道,“这次机会更好,皇上亲口答应,只要你顺利完成……”

“不顺利呢?”顾长明不耐烦的打断了他的话。

苏旭似乎根本没有想过不顺利三个字是怎么写的:“你愿意出马,怎么会不顺利!你连那些杀人凶犯抓起来都不费吹灰之力的。”

“谢谢你的夸奖,我真是受宠若惊。”顾长明发现和苏旭交谈,简直是在浪费时间。虽然不想说百无一用是书生,可用在苏旭身上真是再合适不过了。他微微合眼,拒绝在见到皇上之前多说一个字。

苏旭絮叨了会儿,发现顾长明没有接口的意思,讪讪的闭上了嘴:“你应该是想怎么在皇上面前留下好印象吧,多想想也好,别说错话,也千万别说不想接下重任,千载难逢的机会。”

顾长明在心中默默念道,千载难逢的机会,你亲力亲为岂非更合皇上的心意。

马车的速度很快,等进了宫门,苏旭更是走得飞快,顾长明不紧不慢的看着他,看样子倒是急事,托这位仁兄的福,皇上钦点,一时半会儿的想要回绝看来是很难了。

不过,倒是可以拿来和皇上做个合适的交易。

特别是听说与萧铮有关,顾长明边走边想,苏旭说的是不能动用朝中官员,非要个外人来接手,听起来很是古怪啊。

苏旭把人带到御书房前,顾长明两下一望,不相干的人应该早早被驱散。等御书房中,皇上出声让两人入内,他方才收敛心神,一步踏入。

(本章完)(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