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诡案录之九霄鼓

第二十一章:联手退敌

字体:16+-

第二十一章联手退敌(1/3)

柳竹雪从不畏惧正面迎敌,很快她发现自己高估对手的能力,剑招不断是防止对方伤害有伤在身的小葫芦,然而这种招数是很费内力的。

白蝶以为这么纤细柔弱的姑娘,最多坚持一炷香的时间。结果等外头人把赤蛛都给解决掉,回头进屋,柳竹雪方才收了剑招。

“哟,小凤凰,好久不见了。”白蝶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双手往身前一抱,不藏不躲的,“我这个人最有自知之明的,赤蛛的本事高过我一大截,无声无息的就被你们给解决了。我也不还手了,你们要是大方就放我走,这任务算失败也是四个人平分,我吃不了大亏。”

说完这些,白蝶的一双桃花眼还冲着柳竹雪眨了眨:“姐姐好生厉害,下次也教教我好不好?”

偏生戴果子也是天生桃花眼,柳竹雪一个恍惚,有些走神。她的心志还算坚定,立刻紧握了下拳头,指甲一掐疼得顾不上想其他的。

小凤凰不客气的指着门口:“你给我少使花招,这里没有你下手的目标,你马上给我离开!”

白蝶虽然想顺带勾搭一下柳竹雪,心里更巴不得立刻离开是非之地,边作揖边倒退着走:“行行行,胜者为王,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以后门主还想抓你回去,我绝对不会来,说什么都不来了。”

小凤凰等他退到门口,才发现地上有细细的血线。她抿嘴冷笑,难怪白蝶这么老实,柳竹雪的融雪剑已经让其中招了,这人嘴上还在硬撑,差点被他蒙混过去。

顾长明本来没有要抓人的意思,看出端倪也没有点破。等白蝶溜走,快步走到柳竹雪身边,单手握住她的手臂:“你也不要硬撑,快些坐下来调息,我帮你。”

小葫芦刚才看了一场好戏,张嘴要夸奖柳竹雪两句,却见她脸色发白,在顾长明一句话说完后,腰背瘫软窝进椅子,仿佛站都站不起来了。

“她怎么了,是不是白蝶下了暗招,我去抓他回来!”小凤凰着急的直跺脚,果子才出门,要是回来见柳竹雪出事,不知要气成什么样子。

“没有,他没本事伤我。”柳竹雪气若游丝,勉强把融雪剑递出,“我快要拿不动它了,劳烦先放在桌上。”

“她是内力透支到极限,我们若是再晚些收手进来,她憋着一口气恐怕要受重伤。”顾长明的手掌贴住柳竹雪的后背,“我慢慢运气给你,你别急着归位,让筋脉中留存的真气滋养起来,最好这三两天中都不要再动用,很快能够养回来的。”

柳竹雪轻轻嗯一声,合上双眼,聚精会神的疗伤。顾长明的内力缓缓传输过来,让她十分受用。小凤凰在旁边护法,小葫芦更是安静无语,等她再次睁开眼时,已经是大半个时辰之后。

顾长明察觉到她的动作,把内力收了:“没有大碍的。”

“果子回来,别说得太严重,只说来了人交了手,否则他瞎担心的。”柳竹雪稍微活动一下,还是疲惫不堪没有恢复,“不如我去屋中睡上一觉,应该能好得快些。”

“我陪着你去。”小凤凰挽住她的手臂,要不是为了自己,柳竹雪何必要如

此拼命。便是保护小葫芦,还是欠了一份大人情,“如果不想走的话,我来背你也行。”

柳竹雪被她给逗笑了:“你比我还娇小些,哪里能让你背。我是真气衰竭,身体其他地方都好好的,能走能坐,别太较真。”

小凤凰把人送回客房,完全安置好,柳竹雪仰面看着她问道:“我方才知道你脱身而出有多么不易,你当真是为了顾长明?”

“要说起来七八成是为他,门中的日子本来暗无天日般,遇见你们以后,仿佛看到一丝光。你说我怎么舍得放手好不容易重见光明的机会,肯定是要紧追而上,哪怕付出我能给出的所有。”小凤凰没料得她会如此直白的询问,很是落落大方的回答。

“你知道吗,果子一直怀疑你接近顾大哥是别有用心,他嘴上不说,心中生疑。你也别怪他,他在曲阳县当了多年的捕快,习惯使然。”柳竹雪平躺以后,倦意更浓,眼睛几乎要睁不开来,“我能够看得出,你喜欢顾大哥,顾大哥也喜欢你。不管是什么把你们相连在一起,你好好珍惜才是。”

小凤凰听她的声音越来越小,呼吸浅淡完全脱力而眠,探身替她盖好被子,低声道:“谢谢老天爷开恩,没有放弃我,让我遇见你们几个。”

顾长明其实就在房门之外,把两人的对话听个正着。小凤凰推门出来,没有留神他在等着自己,慌得差点夺路而逃。

正如柳竹雪与戴果子两情相悦,然而当真说起男婚女嫁的时候,她分明又有些迟疑。

小凤凰的心境也是如此,她明白自己对顾长明的心意,可是暗地里又生怕他会说些什么。或许潜意识里,连她自己都有些看不起自己的过往,与始终站在光明正大之下的顾长明相比,她活得实在是卑微而不堪了些。

“躲什么,她能够与你说这些,说明已经十分信任你了。”顾长明牵着她的手,没有去看她此时此刻的神情。他知道但凡看了一眼,小凤凰能想尽办法躲开,而且是有多远躲多远。

“我没有要躲,柳姑娘这么好,我是自惭实在不能和她相比。”小凤凰念念叨叨的,仿佛不停说话才能让她纷乱的心绪渐渐平静下来。

“她没有要和你比,正是因为曾经的美好,她能够坚持下来更加不易。”顾长明还想着司徒岸来游说的原因,“接下来还有其他的麻烦,她帮过你,你也要帮她才是。”

小凤凰何等聪慧,不用顾长明细说,一点即通:“你是让我去查探一下那个萧铮的动向,还有他到底要做什么?”

“本来齐坤门派了人拍抓你,你不方便独自出门,如今该放的该走的,一个不剩下。想来你那位前门主,没有这么快再次动手。小葫芦也说此次派来的都是门中的一流好手,再要找出相同本事的,没那么容易。”顾长明眼神闪动,藏不住一丝笑意。

小凤凰听出他的言下之意:“你是笑齐坤门没有真高手,可是齐坤门本来就是鸡鸣狗盗的地方,真正的高手留在那里无所作为,反而无用武之地。”

“真有高手,我也不会后退半步的。”顾长明把笑

意收敛起,瞳仁幽深,专注的看着小凤凰,“你若是信我,我便一直一直护着你可好?”

小凤凰被他看得再次心跳若狂,忍不住伸手抓住了衣襟,想要往后退,脚后跟碰到墙角,是压根无路可退的架势。她低着头,目光盯着鞋尖,依然能够感觉到灼灼目光在她的上方,把她整个人都给笼罩在其中。

“我不急,你想好了再告诉我。”顾长明莫名心情好起来,嘴角微弯,主动往后退了两步,留出空余给她,“去萧铮那边,别停留时间太长,这人心思缜密,要是察觉到我们在试探他,万一做出硬逼着柳竹雪做决定的手段,反而是个麻烦。”

“行,我都记下了,绝对不会让他有所察觉的。”小凤凰等他的影子离开,方才透过一口气,“没准我能比戴果子还回来得更早些。”

顾长明目送她离开,径直去了书房。从柜子中取出一册辽国的地图,摊开在桌面,细细的看了起来。

等戴果子回来,见他全神贯注的样子,还不敢出声打扰。顾长明主动抬起脸来,冲着他一笑道:“那边都交代好了,你也进来看看。”

“那些小兄弟倒是忠心可信,我看小葫芦要是没有被什么门主控制,也不用回去齐坤门了。开封府是个好地方,他在这里又习惯了,过日子没有问题。”戴果子把话都给带到,那半枚铜钱还是原封不动的带了回来,“小竹呢,我一路进来没见着她。”

“你走之后,有人来过了。”顾长明掀了掀眼道,“不是司徒岸,真把这位大官当什么了,一天往我家跑几次,不算其他的,也要招人非议了。是赤蛛和白蝶两人,摸上门来,想要偷袭。”

“你们都没事吧。”戴果子嗓子都紧绷起来了。

“没事,被我们联手打发了,赤蛛的杀招被我破了,元气大伤,只要还想留着命,没可能再卷土重来。齐坤门的门主若是心中有所衡量,为了找回一个小凤凰,搭上其他的手下,未免太得不偿失了。”顾长明的眼睛微微一眯,除非是小凤凰身上还有什么其他人不可知的秘密。

所以,她的记忆是一段一段不连贯的。所以她连最早与他相遇的回忆都完全遗忘了。

“上次你说倾巢而来都不会怕,别说是小凤凰了,连我都听着安心。”戴果子往后指了一下,“那个小葫芦的伤养得差不多,不要留在这里,也打发了吧。”

这小子哪里来的好福气,让柳竹雪亲手喂汤喂药的,戴果子都没有被这样照顾过。

“这人是个闲不住的命,只要能动弹了,不会长时间留在这里的。”顾长明一句话消减了果子的疑虑,“你过来看,这是近十年来,辽国与大宋边境的走势图。”

戴果子以前从来不关心这些,对地图也是一知半解的程度,低头顺着顾长明的手指看过去:“这一条线怎么分成这么多?”

“因为十年来两国大小战事不断,边界随之变动。这不过是数次较大的改动,要是每次都详细绘制而出的话,效果会更加惊人。”顾长明把地图收起,“果子,你说辽国派出枢密使,会是何种企图?”

(本章完)(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