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诡案录之九霄鼓

第四十八章:最是为难

字体:16+-

第四十八章最是为难(1/3)

素娜发现湖面状况不对劲,连忙点点头,她虽然水性不很好,在这种平静的水面上还是可以游很远的。

小凤凰得到确定的答复,在棺椁中站起身:“没有时间解释,来不及了,跟着我跳下去。”

她的一只脚塌在棺椁边沿,轻功本来就好,虽说带着一个素娜,跃身入水的时候还是先浮出一道直线,然后再挥动手臂带起了水花。

素娜的姿势要难看的多,不过好在能够保持始终漂浮在水面上,不往下沉。

顾长明没想到小凤凰如此果断,给了她一个赞许的眼神,依然奋力往她们两人的位置划来。

小凤凰游得很快,时不时给素娜借个力,两人嘴上谁也没有说,已经把**的力气都用上了。

从顾长明的角度看过去,本来无波无澜的湖面,形成一个巨大的犹如漏斗的形状,水流失去了控制,向湖底更深的位置倒灌。而这个漏斗越来越大,正在把它范围中的所有全部往中心点吸了过去。

顾长明大致知道发生了什么,两个活人要是被吸进去,很快会被水流冲进七窍之中,加上水压的威力,小凤凰的生还可能都近乎于无,更不要提素娜了。

眼见着两人离他的距离不远,而漏斗的边沿快要吃下素娜的双腿。顾长明哪里还坐得住,腾空而起,仿佛是从高空搏击捕食的鹰,精准无比的一边一个抓住两人的肩膀,先把她们远远的向着安全地带甩了出去,再左脚踏上右脚,做了个登云梯的动作借力,一口气行云流水般把人给救了回去。

扑通扑通两下落水声,小凤凰在湖水中折身翻上来,而素娜喝了几口湖水还是能够勉强抬头,跟在顾长明身后看着湖面的奇观。

半边湖水都被吸进了大漏斗里,顾长明挥手让她们继续往后划,尽管漏斗没有吸到这里,但是防范于未然才好。

素娜学聪明的把手臂搭在棺盖上借力,顾长明的手臂挥动,棺盖往后漂浮,让她轻松了不少。

水流急速翻腾后,从湖面底下,猛地被簇拥而上一件大物,瞬间什么漩涡,什么漏斗,仿佛被一只看不见的巨掌抹平,什么都像是没有出现过。

顾长明盯着那件大物看了看,正是戴果子和柳竹雪栖身的那口金丝楠木的棺材。金丝楠木木料轻盈,看起来比棺椁还不稳当,斜斜的向着他们撞击过来。

“果子,出来了!”顾长明调整一下内息,再次腾身而起,啪的一声落在棺材上方。他用力拍了两下:“果子,柳姑娘,能听见我说话吗,你们还清醒着吗?”

稍等片刻后,棺材里面有回应了。戴果子有气无力的声音传出来:“我们要透不过气了,你帮忙把棺材盖打开。”

“巧簧在里面,从外面打开很难。你听我说步骤。”顾长明把怎么打开棺盖的经验总结了告诉果子,“我马上退开,你试试看,不行的话再破坏这口棺材。”

“没有不行的,你走开。”戴果子没好气的答道,等到顾长明一离开,感觉到头顶上分量减少,连忙按照步骤找到四个角上的巧簧逐一掰开。

柳竹雪同样没闲着

,巧簧解开,她帮衬果子一起把棺盖推到一边。这会儿的自然光线再次减弱,眼睛的适应度很快调整好,她能够清晰的见到天空和染了暮色的云彩,长长的叹了口气:“总算是脱险出来了。”

戴果子等到确定柳竹雪没事,一下子坐起来,还没开口就是一阵头晕眼花,差点又重新躺回去,嘴里可没闲着:“顾长明,你这个害人精,你怎么不说这一路要颠成这样的。我们两个差点在棺材里吐了,里面一共才多少干净的空气,要是吐了,自己先把自己熏死。你这会儿哪怕是把棺材盖给撬开,也救不了我们了。”

柳竹雪在旁边使劲拽他的衣袖,不许他继续往下说。要是只有戴果子一个人吃苦受累,他一定闭上嘴,捎带上柳竹雪遭罪,他哪里咽的下这口气,哼哼唧唧的没完没了。

“我们也才刚出来,遍寻不见你,正在着急呢,没想着你们从湖面底下冒出来了。”顾长明自己经历的时候,反而没有这么清晰的目睹。原来水流是这样一个过程把棺材从山底送上来的。

知道归知道,想要从这样深处的湖底下去找暗流,恐怕也不是常人所能及的。顾长明同样叹了口气,这样的答案是否知晓,又有什么区别。

“从湖底冒出来!我们是从湖底冒出来的?”柳竹雪感兴趣的询问,小凤凰也游得累了,想要回到棺椁中去是不可能的。那个笨重之物,早不知道被漩涡卷到哪里,又挤压得粉碎了,只能任由身体半漂浮在湖面上,随着水流而波动。

顾长明把素娜拉到自己坐着的棺盖上,没等素娜得意的笑出来,他又直接入水,抓着小凤凰游到另一块棺盖边,把小凤凰抱了上去,自己才跟着上去。

小凤凰没想到他会这么直接,和他坐在一块棺材板上,一头一尾,心里是甜丝丝的。等见到对面柳竹雪好奇的目光,不自觉的把脑袋往下扣。

“我们出来的位置在这里。”顾长明不知哪里摸到的小石子,在湖面激起圈圈涟漪,“刚开始出来的时候,遍寻不见你们。以为你们出了事,后来湖面异动,我才想到,你们只是迟到了。”

原因也不算难,棺椁本身的分量重,又装了三个人,在某些水流的推动处,比轻些的棺材反而容易通过。

“我们在棺材里面,颠簸的差点吐了。”戴果子揉了揉鼻子,要不是身边是柳竹雪,他打死也不会往心仪的女人身上呕吐,早就毁了。

“我们也没好到哪里去。”顾长明指了一下素娜,“她中途晕过去,反而因祸得福了。”

素娜坐在棺椁里生闷气,凭什么你们都出双入对的,只剩下她一个人孤零零的可怜劲儿。虽说心里很明白,顾长明喜欢的是别人,亲眼所见又是另外一回事。加上顾长明这人性格含蓄,行为斯文有礼,她没有受大刺激。

如今却是不同,两个人又是说悄悄话,又是搂又是抱的。素娜想把双眼一闭,眼不见为净。

“素娜。”顾长明没有去追究她的嫉妒心思,把要紧的放在眼前说,“这里是铁郎湖,对不对?”

素娜还是闭着眼睛,嘴里不甘不愿的嗯了一声。铁郎湖离寨子近,在寨子的了望塔上可以时常看到这一块犹如明镜般的湖面,附近的植被也是再熟悉不过的。

“既然如此,我们应该从哪里登岸,送你回去?”顾长明的语言技巧一向自如,他把送素娜回家暂时推到第一。

素娜哪怕心里头有气,人家四个辛辛苦苦奔波而来,不为财不为权的,仅仅是仗义而为。她如果一味赌气,更显得自己心眼小,更不上台面。

因此,她哼哼了两声道:“我的方向感不行,要等小金恢复一下,让它来辨认辨认。”

“我们没有任何的食物。”顾长明微微笑着看向湖面,“清水倒是可以管饱。”

柳竹雪和戴果子禁不住笑起来,果子一撇嘴角道:“怎么听着这么惨的,既然有湖还怕里面找不到吃的。”

“没有的。”顾长明的笑容依旧,“铁郎湖中没有活物,想必素娜是知道的。”

戴果子一听这话,大惊失色,连忙趴到棺材边往湖水里望去。水质清澈,碧波**漾,虽然不能说一望到底,至少可视度的范围不小。按照正常情况,这样的湖水中应该有鱼有虾,大小不定,却完全不是如此的干净。

铁郎湖的湖水干净到了极点,不要说鱼虾了,恐怕连水草都没有一根的。戴果子伸出手去在湖水中用力搅动了几下,湖水很快又恢复了平静的假象。

“这水里头到底有没有古怪!”这一嗓子是冲着素娜吼的,她都说是在家门口了,没有什么都不知道的道理。

“铁郎湖中本来没有鱼虾,所以寨子里的人过来也不多。”素娜被他吼得倒是老实了,把气呼呼的嘴脸收敛起来,“湖水肯定是没有问题的。寨子中的人还说这边水质好,带回去酿酒很是淳口,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瞪着我,我没有要刻意隐瞒什么的。”

“打从一开始,你就说你对这一带熟悉,这是熟门熟路的人该有的反应吗,连登岸的方向都不知道。还有等那只蛊虫来辨别,它要是一直不恢复呢,我们活该在这里饿死吗!”戴果子想让不远处的素娜再清醒点,用手撩起湖水,朝着她的脸泼了过去。

素娜惊叫一声,没有及时躲避开去,脸上衣服上全是水。她明白这些人不会伤害自己,但是戴果子的行为明显带着羞辱,她心里一委屈,眼泪扑扑往下掉,反正也没有人会注意到,那些是湖水,那些又是泪水。

柳竹雪看她不停擦拭眼角,从后面拉扯一下果子的衣服。果子是被逼急了,素娜知道的明显比广而告之的少得太多,否则大伙儿不会吃了很多哑巴亏。问题是素娜自己也没少受苦受累的,一多半原因估计都在顾长明身上了。

求不得,最是为难。

“小金,小金刚才有动了一下,谁告诉你,它一直都不会醒了。它要是一直都不醒,就该我死了,你懂不懂!”素娜没等到任何人的圆场,只能自行解释,“我推算了一下,最多再等一炷香的时间,你们着什么急!”

戴果子朝着她瞪两眼,直接把头扭过去了。

(本章完)(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