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诡案录之九霄鼓

第二十三章:暗中落地

字体:16+-

第二十三章暗中落地(1/3)

那声响惊天动地一般,本来静谧的环境被强行撕开打破,无论是谁再想开口说法,才发现自己的能力在大自然面前变得再卑微不过。哪怕是你有再好的武功,想用真气冲破屏障,让对方听见自己在说什么,依然做不到。

顾长明的经验丰富,连头都不抬,一手抓住素娜,一手抓住柳竹雪,飞快往后退去。小凤凰在原地先是一愣,随即见到他的目光,顿时什么都明白了,连忙紧紧跟随。

戴果子毕竟是个男人,遇上突**况不会乱得没有主张,他只认定了一点,只要跟着顾长明,其他的可以随后脱险后再说。

黑压压的一大片,迎着数人刚才站立说话的地方砸了下来。无数碎石头溅起,有人的皮肤被擦伤,有人觉得全身都疼,还是一点不敢耽搁。

谁敢停下脚步,谁可能再也看不见生路。

这几个人中间,反而是顾长明最为紧张,所有人看过来的目光都是深信不疑,似乎只要他在的话,大家都可以脱险。

他大致明白发生了什么,越是这样越压力深重。山体滑坡,又是在这么近的情况下,想要所有人都平安无事,大概只能听天命了。

顾长明右边耳朵一疼,知道是被碎石子削过,很快有一线热乎乎的**沿着脸颊流下。没想到,这么小的石子力道如此大,伤口看样子还挺厉害的。不过他两只手都不得空,也没可能去抹一把血迹。

突然之间,脚底下又是一松。顾长明的退势用尽,再想要原地跃起变得十分困难。如果不是还拖着两个人,或许尚有一线生机。他的性子根本不可能松开手,于是在左右两边的惊呼声中,三人齐齐往下坠去。

至于小凤凰和戴果子两人,顾长明实在是顾不上了。

幸而下落的距离不算太深,素娜不知道做了什么,小金从她的耳朵里飞出来,震动翅膀飞在一侧,随即尾部发出幽幽的一点光。

什么都在电光火石之间,趁着小金尾巴的亮光,顾长明匆匆来得及低头一看,大致辨认出离底下的硬地还有多少距离,快要到底的时候,他双臂高振,将两个人甩出去,自己又在半空旋转借力,落在地上滚出一段,才停了下来。

耳畔再是接连听到两声哎哟,哎哟,分明是柳竹雪和素娜落了实地,而且能够发出声音来,哪怕是受了伤,也不会太严重。

顾长明从怀中掏**折子,很快点亮,一团白光刚让眼睛适应了些,上面又落下一个人来,顾长明下意识的身手去接,那人的分量异常轻盈,落在怀里也不过让他倒退了两三步而已。

只是把他手中的火折子给打落,眼睛才适应的光线,又变得像是黑暗中的盲。

“小凤凰?”顾长明轻易分辨出怀中人,这么熟悉的身形,还有淡淡的白和罗香气,明显都是属于小凤凰的标识。

小凤凰当时见到顾长明几人失足摔落,压根没有多想,朝着同一个位置扑了上来,跟着也一起掉下来。她的轻功好,身形又轻,比他们三个人同时往

下坠要慢一些,才会赶在第二拨落地。

她似乎没有想到顾长明会直呼其名,还是在这样黑漆漆的情况下,轻轻唔一声才道:“我看到火折子掉在哪里了,你放我下来,我去捡起来。”

顾长明意外固执的没有松开手,沉声问道:“你所站的位置比我们要好,你可以不用下来的。”

小凤凰很轻的笑了一下:“不跟着你下来,让我一个人在上头,我不干的。”

顾长明跟着笑起来:“那就是说即便摔下来摔死了,也要跟上?”

“摔死了也是摔在一起,好过在上面什么都看不见听不着。”小凤凰的声音清软,态度却异常坚定。

“为什么听起来不像是真话的话,最会哄人高兴呢?”顾长明松开手,把人放落在实地上,“这边还有两个人,先把火折子重新点亮起来。”

“我们虽然也摔得挺疼的,不过还能再多撑一会儿的。你们先把话说完也未尝不可。”柳竹雪一副乐观其成的口气,她的左边胳膊撞在石块上,估计是青紫一片了,龇牙咧嘴的揉着伤口。没有光也好,谁也看不到狰狞的表情。

小凤凰被说得怪不好意思的,连忙摸着把火折子捡起来:“下来的时候,我好像看到底下有一点光的,怎么又不见了?”

“素娜,那是素娜的小金。”顾长明下意识去找小金,发现什么都看不见。那一点光仿佛完全消失了,“我刚才明明听到素娜喊了一声,怎么没有动静了?”

小凤凰赶紧把火折子擦亮,又高高举起了手臂:“素娜,素娜,你在哪里?”

素娜斜坐在地上,半张脸都是血,伤口正好在靠近前额发际线的位置,鲜血蜿蜒而下,挡住了右边眼睛的视线。她的伤口看起来比柳竹雪更加严重,还要在黑暗中听自己心仪的男人在和其他女人说情话,气不打一处来。

她的心情变差,小金尾巴的光芒黯淡,自然是看不见了。

“我这里还有些外用的药,先包扎处理一下再说。”柳竹雪感觉到气氛一下子变得压抑起来,取出伤药,先走过去给素娜用帕子擦去血迹,又撒上药粉。然后再回过手来帮自己。

“我来帮你弄。”小凤凰把火折子重新往顾长明手中一塞,过去帮柳竹雪把伤口包起来,“好像伤到骨头了,里面是不是摔得错位了?”

“我也不太清楚,不算很疼。”柳竹雪想说还可以再坚持一下的,顾长明一个错步过来,单手搭住了她的伤臂。

大致用手指按了两下,顾长明立刻确定柳竹雪的手臂是错位了,必须马上整骨,否则时间一长对手臂的影响很大。

本来素娜以为自己的伤最重,还在那里等着安慰,一听说柳竹雪的手臂骨头错位,她也坐不住了凑过来看着说要帮忙。

“暂时不用帮忙,我可以的。你们谁去找找看有什么可以用来固定手臂的,比如说木板又或者是其他平整的东西。”顾长明低下头,隔着衣袖摸到柳竹雪错开的骨头。

两边的骨头已经变成了相互交叉的状态,

柳竹雪依然强笑道:“还有一个人没下来,这见鬼的地方,希望他留在上面好好的。”

“嗯,戴果子在上面也好,有个万一的话,他还能想想办法。”顾长明知道柳竹雪疼得不行,说话的声音不停发颤。说话是为了让自己分散注意力,也可以稍微掩饰一下因为疼痛而引出的失态。

“你让她们两个一起去找木板,而且还是黑灯瞎火的。”小凤凰把火折子固定在地上,从下往上映上来,正好方便可看清楚伤口,柳竹雪微微笑道,“她们两个不会趁黑打起来吧?”

“你几时也变得像果子一样,这么会说笑了。”顾长明故意板下脸来,“以后记得在他的面前也表现一样,他应该会很得意。”

“他哪天都得意着,根本不用我来。”柳竹雪的手臂被顾长明从两边扯开再合拢到正确的位置上,一声惨呼,冷汗沿着后背往下淌。为什么这种时候,她突然那么想见到果子那张笑嘻嘻的脸,如果他在身旁的话,一定会说出更好笑的话,让她完全分心,不会那么痛,一定可以的。

柳竹雪的眼泪留下来,还使劲吸吸鼻子掩饰:“我是太疼才哭的,可不是想戴果子。”

顾长明把骨头继续调整位置,柳竹雪全身都抑制不住的颤抖,再找到合适固定物之前,他不能松开手,否则就是前功尽弃。

“找到了,这个行不行?”小凤凰跑得明显比素娜要快些,素娜靠着小金的本能才没有在黑暗中迷路,边跑边骂,连家乡话都一股脑儿冲出来了。

顾长明见到小凤凰手中的两本竹简,点点头道:“这个可以,你帮她上下两边夹住,力道要不轻不重,能够做到吗?”

小凤凰的手势很好,当真是不轻不重的把柳竹雪的手臂给固定好了:“你别小看我,我这身上骨折的地方没有十七八处,至少也有十二三次的,所以我有的是经验。”

顾长明再没有开口,一直到确认帮柳竹雪固定包扎好,才伸手握住小凤凰的手臂,眉毛轻轻一扬问道:“你说的十二三次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一一说清楚。”

小凤凰没有想到他会如此认真,特别是他的眼神明显就是在说,今天不说清楚,你哪里也别想去。她讪讪笑道:“我这不是为了给柳姑娘一点信心吗,你看我这么活蹦乱跳的样子,像是骨折过十二三处的样子吗?”

“像的,别人我不了解。你脚踝都扭成这样还跑东跑西的,什么都不肯说,是不是真以为我不会生气!”顾长明的手底下一使劲,小凤凰根本站不住脚,一声轻呼往后栽倒下去。

柳竹雪把两人的对话听得清楚,连忙走过来查看。小凤凰右脚的鞋子已经被顾长明单手扯下来,再是一只布袜。

“你,你脱我的鞋子袜子做什么!”小凤凰居然妄想从他的怀里挣脱开来。

顾长明根本不给她任何机会,本来秀美纤巧的足踝,已经肿的像是馒头一样:“如果我不揭穿你,你是不是准备带着这只脚一路再和我们走出去!”

(本章完)(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