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诡案录之九霄鼓

第四章:我不委屈

字体:16+-

第四章我不委屈(1/3)

戴果子抓抓后脑勺的头发:“喂,我说你是怎么看出来,这么个东西是墓穴的?”

连随手一画的小凤凰都压根没发现自己的假藏宝图不但有山有水,还有墓穴。

“像样的墓穴都是看过风水的,我的书房里有一册墓穴分解细说图,其中有各地按照风俗挑选墓穴的手法。当然看易经也未尝不可。”顾长明见几人围着他,俱是一脸的不解,“要是你们信得过我,那么就确定是墓穴无疑了。”

“可是,这真的是我随手画出来的。”小凤凰生怕顾长明以为自己在撒谎,本来下决心要离开的,为什么偏偏还要留下最差的印象!

“你跟我来。”顾长明不管素娜的蓝眼珠子都快瞪出来,抓过小凤凰的手腕,拖着她离开。

小凤凰吃惊的低下头看,舍不得把手缩回来,别说人还在顾家,便是顾长明要这样带着她上刀山下火海都心甘情愿,毫无怨言。

“行了,就先这里。”顾长明停下脚步,正是隔着两个小院中的矮墙。他单手撑在墙面,垂下眼看着小凤凰,不知道为什么心情突然奇好:“不要在意素娜说的那些话,我们早就认可你,才会让你参与其中的。”

“我不怪素娜,她的寨子里出现过齐坤门的人非常正常。从她口中听来,寨子里物资充盈,民风淳朴,很适合我们下手。”小凤凰苦笑了下,“素娜要不是跟着学了些门道,刚出现的时候同样容易受骗上当。她以为我对你们隐瞒了身份,一急之下才口无遮拦的。”

顾长明听完她着急的一番话,眯了眯眼道:“为什么明明是你吃亏,你不为自己委屈,反过来要替素娜开解?”

“我不委屈。”小凤凰本来理直气壮的一句话,在顾长明的注视下渐渐无力,渐渐低声,不敢与他的目光相接,选择低垂着脑袋,一动不动。

“当真不委屈?”顾长明心说,你这是想瞒着我的话,至少也要做出点有说服力的姿态。这样小受气包的模样,实在是让人有些心疼又有些好笑。

小凤凰本来比他矮了大半个头,一截粉白的脖颈正好在顾长明的视线中。没等他细想,手掌很自觉的覆盖上去,果然和想象中的同样曼妙,顾长明的指尖还很轻的掐了一小下。

“不,不,不……”小凤凰要不是千真万确眼前人是真的顾长明,会拼命猜想这个在专注撩拨自己的男人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一紧张,说话结结巴巴,压根接不上去。

“小凤凰,我要是说很早以前见过你,你信不信?”顾长明懂得分寸,见她从脸颊到脖子一路被染了粉色,将那只作祟的手掌给移开来,“不是在曲阳县之外,是更早的时候。”

“三年前?”小凤凰轻咳一声,想把脸上的尴尬掩藏开去。怎么如此经不起套话,顾长明还什么都没提呢,她已经把三年前都说完了。

顾长明很认真的想了一下:“应该不止三年,更早之前,你还有印象吗?”

小凤凰傻眼看着他,更早以前又是几时

,为什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顾长明对她的反应在预料之中,伸手在她的发顶揉了两下:“慢慢想,既然曾经发生过的就不会忘记。”

“那你不能直接告诉我吗!”小凤凰着急的差点没原地蹦跶起来,然而头顶的那只手太暖,她根本舍不得抽身而出。

“我发现你的很多记忆都产生了偏颇,不知是因为曾经生病还是吃了什么药物。如果我今天告诉你一点点,那么剩下的大部分,你依然想不起来。”顾长明善意的引导她,“你必须依靠自己的力量,把藏起来的那部分挖掘出来。它是完全属于你的一部分,由你来释放它才是最好的。”

“所以……”小凤凰犹疑着往下说,“所以我自以为是随手画出来的藏宝图可能就是真的。”

“素娜的脾气说得好听是心直口快,不好听的是根本没人教她怎么做人。一味遵从自己所愿,这样的人最不会撒谎。你刚才也听她分析的很仔细,阿九山,铁郎湖,若非是打小就熟悉的地方,你认为凭借她的判断能力,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编造出完整凄美的民间故事吗?”顾长明对素娜的话信了七八分,“行了,今天的话题到此为止,你们一起跟着出发,明天一早。”

留下这句话,顾长明松开手转身回去,小凤凰被一通又揉又捏的,大半个人都快软化了。一看顾长明拔腿要走,腿软也要抓紧跟上:“你说的是一起?所有人一起?”

“是的,所有人一起,我们四个加上素娜,缺一不可。她爱说什么让她说,说到过分的自然有人会阻止,你不必放在心上,找到藏宝图里的方位,没准能够有助于你想起丢失的那片记忆。”顾长明对宝藏没多大的兴趣,反而对小凤凰的这种情况,更加想要推敲。

小凤凰整个人看起来最正常不过,到底是谁有如此高明的手段,可以从记忆的中间挖出一块,剩下的依然完好无损。当事人一无所知,如果没有知情者来点破,完全被瞒在鼓中一辈子。

有趣,真是有趣之极。顾长明仿若看到前所未见的挑战,这一路上正好用来琢磨琢磨此事。

那边素娜眼泪汪汪的一脸不开心,戴果子刚把柳竹雪送去休息,为了定远师太远行,柳竹雪受了不小的打击,还是要多静养才能缓过神来。

戴果子双手往后腰一插,两边看:“到底有什么可哭的,什么事情都讲究个先来后到的,你要是真喜欢顾长明,那应该自己努力争取,而不是骂小凤凰。”

“她就是个女贼,我没有撒谎,我说的都是实话。”小凤凰用力揉眼睛,“连你都不肯相信我。”

“没有不相信,她是齐坤门的身份,我们一早都知道的。”戴果子头疼的不知要解释几次,素娜才会明白。如果小凤凰身份不明,顾长明根本不会容留这样一个人。在顾长明的眼中,齐坤门又如何,小凤凰还帮了孙友祥的大忙,初心良善,不算作恶。

“你们知道怎么还能留她下来!”素

娜执拗的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因为顾长明不会觉得齐坤门是威胁,他压根没放在眼里。”戴果子觉着这样说,虽然让齐坤门失去颜面,却是千真万确的真话。顾长明是熟悉了才好相处的,在陌生人面前根本就是眼睛长在头顶,一脸骄傲让人恨不得冲上去干架的那种类型,“你别多想了,不是一个齐坤门,什么人什么地方,要我说除了当今皇上,他还真没放过哪个在眼里的。”

“这话说得也太过了些。”顾长明才算是出现,戴果子连忙松口气。你倒是会做人,把小凤凰直接拖走。把素娜这么难应付的留给我。这劝得好不好的,全是麻烦,还好柳竹雪乖巧,让去休息就去休息。天底下的女人都随了柳竹雪的性子,男人的世界就此太平了。

“你要是觉得我说得不好,你来说,我给你机会慢慢向这位蛊母细细解释,她一定很乐于听你的故事。”戴果子在心里骂了十七八遍顾长明不是个东西,我吃心吃力的,在你眼里就剩下这么一句不中听的。

“不用解释了,明天一早,我们全体上路,谁也不许留下来。”顾长明简单的把决定告诉果子,不是要找人商量,说的不过是他的决定。

“柳姑娘都说不想去了。”戴果子直接把柳竹雪给搬了出来。

“不会,一起去找宝藏,她会乐意去的。至于你,应该比柳竹雪更贪财,所以你也会去。”顾长明没给果子留一分面子,“该准备的都去准备一下,我会让府中的下人准备马车的。五个人将就一辆车,我另外安排马匹,可以换着来。”

素娜听顾长明一连串的话,他这是全部准备好了,才过来宣布的。也就是说,眼前这些人全部要跟着她回寨子去了。素娜心里又是欢喜又是不痛快,如果小凤凰不去的话。没准到了寨子,两人在天时地利人和之下成就一段佳话呢。

小凤凰在这里,别说是佳话了,假话都不管用了。

“素娜,你要不要捎带些什么东西回去,我一并喊人准备。”顾长明没等他们一个了两个答应,在他的词典中,没有反对两个字,反对无效直接驳回。

戴果子摸摸鼻子,在这里最没发言权的人就是他,一个打赌输了做随从的人,自然是顾长明到哪里,他跟着到哪里:“那我去看看有什么要整理的。”

“开封府里好吃的点心不少,能买了带回去寨子给大家尝尝鲜吗?”在素娜看来,顾长明说的话都是对的,他说一起走那就一起走,途中再想办法对付那个女贼。

“点心很容易坏的,不用把食材带些过去,到时候想吃什么,可以尝试着自己做。”顾长明回过头去问小凤凰,“小葫芦好像说过,你会做不少好吃的。”

“他就没少吃。”小凤凰吐吐舌头道,“既然明天要走,我出去找一下小葫芦,让他注意风吹草动。”

戴果子和小凤凰一左一右分头走了,院子里只剩下顾长明和素娜,眼对眼,相隔不过一尺有余的距离。

(本章完)(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