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诡案录之九霄鼓

五击鼓 第一章:视若无物

字体:16+-

第一章视若无物(1/3)

素娜无论戴果子怎么解释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不能把尤婴带回寨子去。她挑眉嘟嘴道:“我知道她做了很多错事,哪怕是触犯了你们汉人的律条,便是要处以极刑,我也可以把她的尸体带回去。”

“你怎么就听不懂人话呢,我们既然把人交出去了,谁也没有办法去要回来,无论是活的还是死的。”戴果子被逼得在屋中团团转,不想正面再看到素娜。

定远师太不在开封府中久留,一来见到柳竹雪安好,二来小凤凰身上的蛊毒好得差不多,没有再留下来的必要。她又要一路前行,继续修行。顾长明三人都去送行,戴果子从四季春回来,不知是不是太累的缘故,有些头晕眼花的,差点一头栽倒在地。

诸人决定让他留在家中,正好可以看守住素娜,已经坚持到这一步,千万不能前功尽弃才好。

“我真是后悔,后悔到家了!”戴果子见素娜还要再重复发问,双手往前一推,“你别过来,闭上嘴。早知道你这样难缠,我不如在外头晕死过去,也比在这里被你烦死要好。”

素娜心里也不痛快,要是换成顾长明留下来陪她说说话,不至于要纠结尤婴叶落归根的问题。这不是她看着顾长明和小凤凰出门前对视的目光,全身不舒服起来,才想给自己找些事来做分分心。

“那我不问尤婴的事,能问其他的吗?”素娜瞧出戴果子一脸的不耐烦,她和小金不能在开封府长久的待下去才是最大的麻烦,“等那个老尼……师太走了以后,你们还要把我也送走?”

“你如果不需要千里相送的话,我们很乐意你单身上路,无牵无挂。”戴果子想说本来是担心对手还有后招,现下连尤婴的身份来历都被顾长明连根拔起,那些留在四季春的蛊虫也都处理的干净利落。按照素娜的能力而言,自己回寨子的问题不大,再不济给她雇辆车,省了脚力。

万一路途上遇到歹人,戴果子一想到素娜控虫的能力,摇了摇头,谁打劫这个丫头谁倒霉,要钱没有,要色还顾勉强。但是被她养的小宠咬一口,大概能忘了亲爹亲娘叫什么。

“我也没有说让你们都去送我,让顾长明去就行。”素娜打蛇顺杆上,还真什么都敢说。

戴果子一脸你省省心吧,小凤凰放心,我都不放心。一提顾长明的名字,素娜就差吸口水了,见过没出息的,没见过这么严重的。

“我和你说顾长明,长明公子,虽然没有入仕为官也有很多重要的事情等着做。其他的都可以暂时放一放,他要去

找他爹,你总该知道吧。两相权衡,你觉得哪边更重要?”戴果子问完话,听到外面传来说话的声音,眼泪都快下来了,把素娜一扔出去接人。

柳竹雪走在最前面,眼圈通红通红的,显然送走定远师太的时候,心中委实不舍,狠狠的哭了一通。小凤凰紧挨在旁边不时低声安慰:“师太不是说了,以后书信往来也有个固定的地方,寄到顾府就是,两边都不会耽搁。”

“我想跟随师父一起去,师父为什么不答应?”柳竹雪的话一出口,戴果子心发凉,不会又要跟着定远师太出家了吧。

“师太都说了,你暂时和我们在一起更合适,你看顾公子和果子平日里是秤不离砣的。要是你一走,我也留不下来了,对不对?”小凤凰把随身带着的匕首取出来,左看右看的。又对着戴果子晃了晃,“师太送给我的,说和柳姑娘的融雪剑是出自同一人之手,非常好用。”

顾长明在外面关照好府中下人一些重要的叮嘱,最后一个进屋来:“你们都过来坐下,我有话要说。”

素娜刚才一脸的怨气,在顾长明出现的刹那**然无存,仿佛从某处吹来的风,尽数给卷带走了。第一个乖巧的走过来,几乎是挨着顾长明的身边落座了。

戴果子瞪了小凤凰一眼,你轻功这么好居然抢不过一个养虫的。小凤凰抿着嘴角笑,这种时候抢来抢去有什么意思。无论顾长明对她是什么心意,至少她知道顾长明对素娜是个什么态度就好。

顾长明等诸人皆入座,缓声道:“尤婴交在司徒岸手中,他给我的交代是,如果查出酒坊后暗道中的幕后黑手,会及时原本的过来把真相告知。其他的,都由他自行决定,我也没有兴趣。”

他说的是实话,连是谁在太后眼皮子底下给九皇子下毒下蛊,依然不想获知。这种秘密便是司徒岸说了,只能一辈子常压在心底。人的一颗心总共才多大,要是被这些欲吐不能的东西塞满了,只会让自己越来越阴郁。

“按照我分析的情况,素娜不能继续留在开封府,必须在小金出现波动变化之前,送他们回西南边陲去,回寨子中去。”顾长明想要点名,有谁不愿意走长途的,素娜才不管这些。两人本来坐得近,她合身扑过来,想要抱住顾长明的手臂。

眼前一晃,顾长明还是坐在原来的位置上,仿佛一动不动。素娜双臂中却是空空一片,什么都没有抱到。

对面的柳竹雪无心细看这些,小凤凰别转过头去,抿嘴轻笑。

素娜看看双臂环抱的

姿势,再看看顾长明一脸的若无其事,身为蛊母的尊严被挑衅:“你为什么要躲开,为什么不让我抱住你!”

戴果子咳嗽两声道:“你有没有听过汉人有句老话,男女授受不清,顾长明是为了避嫌。”

“我听不懂这些,什么授受什么避嫌,我们寨子里没有这种说法。”素娜说得振振有词,“我只知道他在危难之际救过我的性命,为我留好退路。而且他武功高强,容貌俊美,我们寨子里的规矩就是遇到这样的男人,要想方设法嫁给他!”

小凤凰一直以为自己的做派够大方,遇到素娜以后底线总是会被一再打破。素娜居然连缓冲都免去,当着大家的面向顾长明求嫁了。

“我计划过,明天启程送素娜回去。我们一共有五个人,想留在开封府的人,可以先提出来。”顾长明用了最简单的法子,权当没有听见素娜的惊天告白,视若无物。

“我不想去,想暂且休息一下。”柳竹雪把融雪剑拍在桌面上,“师父说融雪剑用的时间长了,需要铸剑师保养一下,我想开封府中应该有非常好的工匠可以担当此任,所以我选择留下来。”

“那我也留下来。”戴果子明白自己的身份是顾长明一年的随从,然而柳竹雪单独留下肯定是不放心的。只要顾长明点头答应的话,分开一段日子应该无伤大雅的。

素娜眼中都是欣喜,一个两个都不想随行最好,只留下她和顾长明两个人,共骑一乘,双行千里,没准回到寨子中便成就了一段佳话。如此一想,素娜眼角弯弯,笑意快要满溢而出。

留下小凤凰面露尴尬,两人退出行程,她如果说要去的话,有些过于刻意。如果说同样不去的话,看素娜的样子,半途还指不定会大胆出阁到什么程度呢。

“你要回齐坤门?”顾长明见小凤凰脸上犹疑再犹疑的神情,问了一句。

“齐坤门是什么地方,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的?”素娜又蹦跶出来一句,“齐坤门,齐坤门,我肯定是听过的。让我再好好想一下。”

小凤凰连忙摇头道:“没有没有,我不回去。小葫芦给我捎带过消息,最近那边暂时没有念叨起我这个人,而且我也无心再回去的。”

“要是你不想再回那个地方,把这些年的账目算一算,我带你回去功过折算,逼迫他们放行。”顾长明很确定齐坤门本身不是什么好地方,虽然接触到的小凤凰和小葫芦都很不错。但是和小凤凰越熟悉越不愿意她再回去做心不甘情不愿的任务。

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本章完)(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