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诡案录之九霄鼓

第六章:狗咬狗

字体:16+-

第六章狗咬狗(1/3)

马车中一片静默,谁也不敢先开口,生怕定远师太说出令人绝望的判断。连一向镇定的顾长明紧握双手,手心出了一层汗。

“她身上的脏东西是哪里来的?”定远师太斟酌了一下,难以对小凤凰身上的情况用常见的言语形容,只能硬挤出脏东西三个字,“多久了?”

小凤凰不用别人为难,自己答道:“四天之前,被人咬了一口。”

“伤口在哪里?”定远师太目光如炬,一把握住了小凤凰的手臂,把衣袖往上翻起。牙印犹在,还是青紫的一团,她仔细看了会儿,“还有谁帮你处理过伤口,居然到现在没有扩散开来?”

“一位姓施的太医。他给我三颗药丸说能保住六天性命,还有希望再找解药。”小凤凰应答自如,虽然定远师太的手劲大,面容肃然,眉宇间却有股化不开的慈悲,“师太,顺其自然就好。”

“施自游?给你药丸的太医是不是叫施自游?”定远师太帮她把衣袖缓缓拉下来,盖住了小臂。

“这个我不太清楚。”小凤凰压根没有询问过那位太医的尊姓大名,求救的看向顾长明。顾长明当时也没有细问,朝着她使了个眼色,小凤凰立时明白过来,“是位四十来岁的男子,国字脸,身形颀长,右边眉毛中有一颗小痣。”

柳竹雪在旁边一呆,她也见过那个施太医,只记得个子挺高,其他的一概想不起来,小凤凰的记性怎么和顾长明一样,对见过的人过目不忘,还能记得特别鲜明的特征。

定远师太低头叹口气道:“果然是他。”

“师父,你认识那个施太医?”柳竹雪一听师父的口气,完全像是旧时啊。她还以为师父清心寡欲的,眼睛里对普天之下的男人都一视同仁的。

“他原先应该是我的师兄,你的师伯。”定远师太看着柳竹雪张大的嘴巴,苦笑了下,“想什么呢,不是峨眉派的师兄,而是我学医的师父。二十年前,因为与师父的意见有所分歧,被师父逐出师门,再无音讯。没想到已经入宫做了太医。”

“师父,那么说来他用的药丸与你的师承一脉,小凤凰有救了?”柳竹雪眼睛晶晶亮,一把握住旁边小凤凰的手,发现神态自若的小凤凰,双手冰凉冰凉,没有一丝暖气。

“救不了。”定远师太摇了摇头道,“施自游救不了的,我也救不了。不过我在师门中比他有多待了几年,多学了些师父的看家本领,所以他说的六天,倒是还能够缓一缓。”

“师太最多能替她缓上几天?”顾长明沉声说道,“师太需要什么药材,什么珍稀药引尽管说,我一定尽力寻来。只求师太替她续命。”

“长明公子也说是续命了,当时如若当机立断把她中毒的手臂砍下来,虽然以后不太方便总好过红颜薄命。”定远师太见着周围双双灼灼目光,“她应该还有一天的缓冲期,你们都别急,让我仔细想想办法,要是能够多拖上一段时日,她得

救的机会才会更大。”

“师父,小凤凰身上到底是什么?”柳竹雪一颗心被师父的话搅得生疼,七上八下跟着大起大落,“咬她的是个很小年纪的孩子。”

“那孩子呢?”定远师太说完,已经知晓答案了,“咬上一口都这样毒,想必宿主已经死了。这不是毒,也不是病,而是有人刻意弄出来的坏东西。至于算是什么,我也说不好。”

“师太曾经见过?”顾长明虽然没有得到定远师太明确的保证,字里行间总是多了一层期冀,“这应该不是来自中原的东西。”

“长明公子,这还真是中原的东西。”定远师太将马车的车窗推开,让外面新鲜的空气流通进来,接下来的一路上,都没有再开口说一个字。

等到了顾府,马车稳稳停下,定远师太喊顾长明留步,其他人暂且回屋休息。

小凤凰本来应该坚持留下的,反而抓着柳竹雪先一步离开,还记得给定远师太行了个大礼。

定远师太看着小凤凰和柳竹雪牵手而去的背影:“这孩子来历不简单,居然能够竹雪处得这样好,也是难得。”

“柳姑娘家中突遭巨变,小凤凰正好全程都有见证,两人倒是能够谈得来些。”顾长明以前也没有想过柳竹雪会与小凤凰成为好友,千金闺秀对小女贼非但没有轻视,反而推心置腹,渐渐深交。

“小凤凰,这名字有趣,性格也很好。一般这样年纪的年轻女子,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便不是哭着喊着也会惧怕生死交关。她依然是落落大方,不卑不亢的样子。”定远师太回过眼来,再看顾长明,“长明公子曾经见过狗咬狗?”

顾长明知道定远师太突然来这样一句话,必然有其深意:“自然是见过的,有打群架的,也有为了抢地盘厮杀的。”

“有一种狗,眼珠发红,畏惧见水见光,遇到同类下意识撕咬啃噬,不死不休。长明公子也见过吗?”定远师太说起这样血腥的画面,声音依然镇定如初,“我曾经在瘟疫爆发的地区,见过一头雄壮的公狗,便是这样一路咬一路啃,遍地都是同类的尸体,而它最后用尽气力,七窍流血而死。当时我怀疑它便是瘟疫的源头,然而官府突然派大队人马前来,将瘟疫遍染的地方浇上桐油,连同在瘟疫中丧命的无数尸体,一把大火烧成了焦土。”

“师太,柳姑娘家中遭遇巨变,便是有人症状如同方才师太说的公狗一般,半个时辰中把柳府上下几十口人全部撕咬失血过多而死,事后唯一幸存的柳致远柳大人还被神秘人杀死,至今没有抓住凶手。”顾长明不论之前定远师太听到的是什么版本,他只想把自己亲眼所见的真相告知。

定远师太无缘无故千里迢迢赶来开封府,怕是多半为了柳竹雪的变故,路上所费时间太长,才没有赶上柳竹雪最艰难的时候。

“那人权高位重,所以消息丝毫没有透露出来。”定远师太对顾长明的话没有丝

毫的怀疑,“而柳家变故后,最吃亏最受伤的就是竹雪。我接到消息,生怕这孩子性格娇弱,想不开会出大事,披星赶月的过来,依然晚了一步。幸而她始终不是一个人,我倒是没有才想到,她能够结交到不少朋友,而且还是长明公子这样的朋友。”

顾长明没有把柳竹雪险些崩溃,说要出家的经过说出来。如果可以的话,这些应该留作以后,让柳竹雪亲口告诉定远师太才更合适。

眼前最重要的是查出小凤凰身上的源头,确保性命无忧。顾长明想到定远师太先前的那段话:“师太,我是假设说找不到最合适的解药,现在把她的手臂砍下来还来不来得及?”

定远师太很坚定的摇了摇头道:“只能是当时,隔了近五天时间,肯定是来不及的。便是因为施自游给她又另外服食了三颗药丸,让她暂时不会一命呜呼,而毒素遍布全身,第六天一到,恐怕她会变得和你说的那个人一样,嗜血嗜杀,六亲不认,连你我都不再认识。”

“施太医的意思是六天以后,她性命不保。”顾长明的话猛地停了下来,施太医的那几句话说得很巧妙,如今想来又何尝不是六天以后,小凤凰神志全失,甚至会不停杀人。到时候为了阻止其犯下大错,必然会及时了断其性命,只是当时施太医医者仁心不忍心说得如此直接。

“你都想到了。”定远师太垂眼想了想道,“还有一天时间,容我再细想想,有些结果只能往前走而不可逆转,不能因为一时心急如焚,坏了她的生机。”

“师太请尽力救她,她是为了救人才会变成这样的。如果救人者非但没有福报,还会惨死,天道何在。”顾长明明白定远师太需要时间,也需要安静的环境,亲自把人送到小院中安顿,又吩咐府中下人,另外准备斋菜,不可怠慢贵客。

等这些忙碌好,顾长明心绪不宁,突然有种想要闯到父亲书房中去的念头。但是自小所受的家训太根深蒂固,他花费九牛二虎之力,勉强拖住自己的双脚,停留在庭院一角,深深吸了口气。

“我从来没有想过你会为我如此尽心尽力。”小凤凰从长廊的一角阴影中,缓步走出来,脸色愈发惨白,嘴唇却有抹鲜艳的红,一双眼毫无遮掩爱意的看着顾长明,“我从来只以为与你相比,我便是不值一晒的稀泥,有你这般对我,便是没有解药,我也死而无憾了。”

顾长明的嘴唇意外抖了抖,没有说出话语来。

小凤凰的眼底铺着一层星光,格外明亮璀璨,仰起头看着顾长明英俊的面容,**起伏的线条,眼睛都舍不得多眨一下,似乎怎么看都看不够一般。突然像是被什么魔咒牵引,她慢慢抬起一只手,纤细灵巧的手指摸索到顾长明的嘴角,贪恋那里的暖意,还有出乎意料的柔软。

忽而,笑容栩栩绽放开来,小凤凰收回手指,怔怔低头而看:“有了这些,我已经满足了。”

(本章完)(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