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诡案录之九霄鼓

四击鼓 第一章:家训

字体:16+-

第一章家训(1/3)

花开了。

当店小二推开客房屋门的时候,整个人呆在那里,足下是繁花似锦的颜色,仿佛是春末夏初最绚丽的时光。他怀疑的看看窗外,正是鹅毛大雪翻飞之时。

哪里来的春天,又哪里来的鲜花毯。

仅仅在眨眼之间,店小二看到地上的鲜花毯动了起来。怎么可能!今天诡异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他拼命的揉眼睛,两条腿想要往后退,却发现那姹紫嫣红早就在不知不觉中,蔓延过他的鞋子,蜿蜒顺着小腿往上爬,而且越爬越高。

店小二吓得目瞪口呆,屋中的颜色根本不是花,而是****的虫,无数艳丽的虫,让人产生了错觉。

就在他以为这些会吃人的虫会把他啃得连骨头都不会剩下的时候,窗外大雪中,仿佛听到有清脆悦耳的笛声,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

而虫潮又慢慢退了回去,先是小腿,再是脚背,然后是桌子椅子,最后窗户半掩,彻底退下。

这屋中的陈设依旧,仿若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切不过是店小二旖旎而惊惧的梦境。

小凤凰一大早从**坐起来,有些梦中不知身是客的仓惶。她的目光落在床头放置的一杯清水上,清水边的小碟中,留着一枚药丸。

药丸赤褐色,龙眼核大小。小凤凰拿起来看了看,毫无犹疑的放进嘴里,囫囵吞下,再用清水把苦涩的药味全部冲淡。等她起身推开门,一眼先看到的是顾长明。

每天一早,他都会长身玉立,单手负在身后,等着她出来。让小凤凰心里多少生出点期盼,如果可以她愿意长此以往,每天睁开眼就看到那张英俊逼人的脸。

“第五天了。”顾长明没有要藏掖的意思,既然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实,又何必自欺欺人,“我们依然没有查找到可以解开你身上奇毒的办法。”

“我起来就把药丸吃了,昨晚上睡得很好,今天一定把故事说完。”小凤凰的眼中没有伤心,没有难过,那甜津津的笑容真的从嘴角一路攀爬上了眼底,特别是在她看向顾长明的时候,“如果不说完就可以一直活下去的话,我才可以选择说一辈子。”

顾长明已经从小凤凰这里得知父亲最后一天留在自家书房,不!精准的说应该是留在顾长明的书房中,把一本从来不存在的书册撕成了百千碎片。

“我见到书的封面是白色的,而封底又是黑色的。”小凤凰对这些细节格外留意,“书册有这么厚。”

“那不是我书房里的书。”顾长明把人带到书房,让小凤凰自己巡视一周,“发现什么了没有?”

“这里书架上所有的书都很薄。”小凤凰随手拿下来一本翻动了下,书中字迹挺拔流畅,端正有力。等她再抽出一本来看,发现其中的字迹居然和上一本是一样的。她眼睛一亮,继续拿下来,继续翻动,一样的一样的一样的。

没有一本是例外,小凤凰嘴巴都张大了,这样说来,书房中所有的书册都是同一个抄录的。这个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应该就是顾长明本人。

“我小

时候不喜欢看书。”顾长明从小凤凰手里把几本书册接过来,记性极好的全部归于原位。“你这是什么表情?”

“我以为你是那种很喜欢念书,而且念得比谁都好的人。”小凤凰眼中的顾长明简直就是一种无所不能的存在,这样的人突然开口说自己不爱念书,算不算是打破了她长此以往的旖念?

“父亲说既然我想做一个和他一样的人,必须要看书,不但要看还要熟记,不但要熟记还要学以贯通。”顾长明修长的手指从书册滑过去,“这是第七批,也是我默背下来最完整最详尽的一次。”

小凤凰在原地转了个圈:“你是说相同的书,你一共抄录过七遍!”天哪,这书房的三面墙顶天立地都是书架,装得满满的书册。从头看一遍已经是很难做到的,顾长明居然默背七遍才留下这些,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所以你说的那本白加黑又很厚的书册,肯定不属于我。”顾长明不明白小凤凰对自己快要死的现状,没有半分在意,反而还在陆陆续续回忆过往。

但是顾长明又不想打断她,如果当真只有六天,何不让她做些能够开心起来的事情。

“我没有撒谎。”小风换一字一句的说道。

“我相信你说的话。”因为根本没有说谎的必要,一个人说谎总是有目的所在。小凤凰骗他骗得没有丝毫的意义,“我也相信你不会骗我的。”

小凤凰突然不想留在书房里,莫名的压抑感从四面八方涌过来把人团团包围住:“顾公子,你为什么不去令尊的书房看看,没准会有其他的线索。”

“顾家的家训,不可以出入家主的书房。”顾长明见小凤凰一愣,知道她多半不能理解这句话,“父亲是顾家的家主,为什么顾家会有两个书房,因为我不能去看父亲书房里有什么,没有什么,所以只能拥有属于自己的。”

“如果你真的进去了呢?”小凤凰对于这种小偷小摸的事情素来抱着无所谓的态度,“令尊根本不在家,你潜进去一次,便是他有朝一日回来,肯定也不会记得临走时的书房是什么样子的。这中间都隔了这么久,你说对不对?”

顾长明深深看她一眼:“家训并非是为了做给别人看,而是我作为顾家的人,在一天必须遵守一天。”

“那还不简单,你被条条框框束缚而不得入内,那完全因为你姓顾,是顾家人,有你的原则。没关系的,我替你进去一次,保证不用半个时辰把里里外外都给你摸摸透。”

小凤凰的身形刚要展开,顾长明的手从身后探过来按住了她的肩膀,明明没有感觉到他用力,小凤凰抽了两次,硬是没有挣脱开来。

顾长明的手心好似有一股巨大的力量,不但化解开她的气力,还把她所有想要使的劲全部给化解开来了。

“小凤凰,你不要运功,更不要乱动真气。”顾长明的食中两指捏住小凤凰肩膀一小片的衣料,把人顺势一转,让她重新变成正面向着自己的样子,“你体内的真气何其珍贵,必须要

留到最后才用。”

“那你放开我,让我去帮你最后一次。”小凤凰扭动的厉害,实则还是很听话,一点真气没用。

“顾家的家训第二条,如果家主不在,任何想要闯入家主书房的人都必须竭尽全力阻拦下来。”顾长明的嘴角弯了弯,对小凤凰的一意孤行,非但没有动气,反而觉得有趣。“前提刑司顾大人的书房,是很多人的噩梦,相信我,你也不会愿意进去的。”

小凤凰本来想问问原因,一想到顾武铎过往的官职和那些丰功,有些明白噩梦是什么意思。恐怕那书房中不但有各式各样的案卷,还有破案中收集到的罪证与物证。

既然都牵扯到人命,那么这些东西必然也是带着极大戾气的,心志稍许薄弱些的人,恐怕刚进去就会被自带的煞气吓破胆子。

“我的胆子没这么小,你也别小看我。”小凤凰眉毛一动,居然主动向顾长明挑衅起来。

顾长明看着她微微笑道:“你为什么不问,既然剩下的时日不多,我们为什么都还留在顾家,哪里也不去,哪里也不找,眼睁睁等着看你的情况变得没有任何回转的余地?”

“不用问,你们肯定都在尽最大的力帮我四处打探消息。我又没那么傻,难道你们看着都在我身边,就不能用其他法子和外面联系了?方法多的是,靠自己两条腿跑细的,那才是最无用功的举措。”小凤凰一颗心也是宽大,将生死渡外的样子,在顾长明的双眸底下,根本没有露出一点破绽或是掩藏。

她是这样想的,便是这样说的。

“小凤凰,小凤凰!”柳竹雪像是急急忙忙的从远处跑来,“小凤凰,你去哪里了,顾大哥,你们在哪里啊?”

“在这里。”顾长明只用了三个字,清晰无比的传入到柳竹雪耳中。她很快辨认出方向,朝着这边过来,“我刚接到师父的消息。师父正好近日就在开封府附近,她老人家最迟明天一早就会到了。”

“能见到师父,看把你乐的。”小凤凰真正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压根没有听出来柳竹雪的喜悦到底是为了什么。

“见到师父是很高兴,更加应该高兴的人是你啊。师父曾经十一次从峨眉山下山而来,赶赴染上瘟疫的城镇。十一次瘟疫都没有狠狠的蔓延开来,最长的一次是四十一天,最短的那次才三天,便将瘟疫牢牢控制住。师父的意思是,她以前应该见过你这样的症状,虽然不知道病源在何处,但是兴许还有法子可以救你。”柳竹雪一点不避嫌,踏前两步,紧紧抓住了小凤凰的手。

“仔细我的伤口,你不要也被感染了。”小凤凰很感激那个施太医,虽然把她的性命强制缩短到六天。但是和六天中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小凤凰肯定选择的是前者。

“我问过顾大哥了,他说你身体里的东西也不是见面碰手就能染上的。上次被带走的那些孩子,三天中全部情况稳定,没有一个人变异。这算不算是另外一个好消息?”柳竹雪兴奋的整张俏脸都红扑扑的。

(本章完)(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