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诡案录之九霄鼓

第四十三章:天无绝人之路(第三卷完)

字体:16+-

第四十三章天无绝人之路(第三卷完)(1/3)

司徒岸走到血迹最浓重的地方,眉毛根本松不开:“这案子看着是破了,实则越铺越大。顾公子与我一起回宫向太后老人家阐述清楚其中蹊跷。我担心把实情说了,只凭我这一张嘴,太后未必能够相信。”

“幕后黑手肯定抓不住,这里最多是个比较重要的分部,如今被一举捣毁,他们只要不蠢肯定会选择全盘放弃。”顾长明假设从九皇子开始,就是个阴谋的实验,那么实验已经失败了。“太后那边我暂时去不了,要请司徒大人替我多周旋了。”

“什么!你不跟我回宫!”司徒岸眼中锐光一现,“难道是因为外面那个姑娘?”

“施太医给了保命药,只剩下六天的时间,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同伴丧命。”顾长明边说边往外大步而出,“我答应太后的,虽然没有完成全部,至少也有七八成。我本来就不需要邀功,更不需要赏赐,所以后续的工作就劳烦司徒大人了。”

“太后许你的话呢,你也不要了?”司徒岸自然是知道太后答应给顾长明什么,否则这样的人岂是可以轻易摆布的。

“至于我父亲的下落,有一件事情可以确定,父亲尚安好在人世。早些晚些找到下落,总比不过一条活生生的性命。”顾长明主意极正,一旦认定是自己想要做的,别人根本难以撼动。

司徒岸刚要发作的怒火,被他强制压了下去:“我只想说,能够做顾长明的朋友是件幸事。那么回宫以后,我会向太后求个情,你把那位安置好了再进宫也不迟的。”

“顾某在此多谢司徒大人了。”顾长明转身做了个长揖。

司徒岸看着他与顾武铎如出一辙的冷峻面容,心念一动道:“与你同行的那个戴果子什么来历?”

“曲阳县的捕快。”顾长明没想到司徒岸会对戴果子有浓重的兴趣。

“曲阳县前不久出了数件命案,当地县官都因此引咎辞职。他是那时候跟着你的?”司徒岸身在开封府,消息倒是各种灵通,“那案子很是悬乎,你当时也在场?”

“我正好当时路径那里。司徒大人以前难道见过戴果子?”

“不,是因为柳少尹的案子才见过的。不过他真的很像我一个旧识,只是那人不姓戴。”司徒岸走出密室,深深吸口气,感觉外头的空气真是清新,“那边都在等你,我就不多耽误顾公子的时间了。希望那位姑娘否极泰来,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顾长明点点头,往那边四人身边走去。戴果子先迎上来道:“里面有什么新发现?”他刚才已经听小葫芦绘声绘色说了里面恶战的情况,恨不得亲眼所见,亲耳所听。不过小狐狸有句话说得很是,外人听着刺激精彩,也要有命活下来才是。

要不是顾长明的照拂,那些缺胳膊少腿的孩子,哪里还有性命,怕是尽数交代在里面了,而且还是受尽各种凌虐。

想到这里,小葫芦忍不住缩缩脖子哆嗦了下。而小凤凰的脑袋枕在柳竹雪的腿上,意识已经有些糊

涂了。

顾长明低头看她:“施太医说吃了药,情况不会恶化的,她怎么会这样?”

“她太累了,体力透支的厉害。我觉得就让她先睡着,等你过来再定夺下一步该怎么做。”戴果子连忙解释,小凤凰只是想要睡会儿,恢复体力。

“我暂时想不出其他的办法,都先回家。”顾长明转头看看小葫芦,“此次多谢你的帮忙,你不用跟着我们再奔波了,小凤凰的伤,我会尽力的。”

“那个人不是什么好鸟。”小葫芦耳聪目明的,听到司徒岸说的那番话,明着是客气,谁知道背后安了什么坏心。他虽然不喜欢一直做好事,心里也对顾长明这样的正人君子很是敬佩,“我相信你,也只相信你。”

“还有六天,不是完全没有希望。”顾长明见到小葫芦的眼圈红了,想说如果可以的话,不用离开。小葫芦已经头也不回的往前走了,“如果要找你的话?”

“小凤凰清醒着就知道该怎么找到我,要是……”小葫芦的话顿了顿,脚步也缓下来,“要是运气不好的话,以后你我也没有见面的必要了。”

顾长明立时明白这话中的意思,忽而见周启飞给身边人使了个眼色。顿时两个人无声无息的想要从身后包抄过去,把小葫芦给拦截住。

他三步并作两步,双手一分把两人同时给制住了。这样两人又哪里是他的对手,又不敢把动静闹得太大。顾长明嘴角轻挑出一丝冷笑:“司徒岸都不会做出与我明面为敌的愚蠢决定,如果你们还想要试试的话,我乐意奉陪。”

周启飞跺着脚怒道:“顾公子,我们请你来,不是让你破坏整片计划的。你这样把可能异变的人放走……”

“没有可能。”顾长明的声音极低。

“什么?”周启飞几乎没有听清楚,“你说什么?”

“我说没有可能,绝对没有。”顾长明憋到此时此刻的邪火,双掌猛力一挥,把两人远远击飞出去。打得周启飞一点脾气都没有了。

“果子,套上车,我们回去。”顾长明根本不想看这些人的狼狈样子,也不想看周启飞跑到司徒岸面前嘀嘀咕咕在说什么。他连父亲的下落都暂时放在一边,何惧这种小事。

戴果子一看顾长明出手,心里头也是痛快,小爷出生入死的给你们白干活,你们每一句好话还要给脸色看。以后谁还会再选择合作,好走不送。

柳竹雪的手指软软替小凤凰有一下没一下的梳着头发,让她能够放松舒服些。顾长明弯身把人打横抱起来,这名字是小凤凰,体格也像是只鸟儿,轻飘飘的没有分量。

小凤凰的眼皮迅速抖动几下,虽然没有直接睁开眼,脸颊边却有些微微的泛红。柳竹雪一眼看过来,似乎明白了什么,一直提吊着的心稍稍放松开些,很懂事的没有点破小凤凰在装睡的事实。

顾长明又哪里会看不出来,稳稳当当把人抱到马车上,等柳竹雪也跟着上来,低声道:“照顾好她。”

柳竹雪心口酸楚的

一塌糊涂,大家都知道小凤凰只有六天的机会,随时会得离开他们,用力点头道:“放心,我会尽心尽力。”

等顾长明刚要下车换马,小凤凰却抓住了他的衣角:“顾公子……”

“怎么了?”顾长明特别温和的停住,等着她开口,“不用太担心,天无绝人之路。”

“你也坐车好不好,我有些话想和你说。”小凤凰倒是说得很坦坦****,一点诶有小女儿的忸怩。

“那我下车去换马?”柳竹雪忽然意识到自己还留在两人身边,似乎不太明智。

“不用,我要和顾公子说的,你也可以听的,你们几个人都可以。”小凤凰的脸色血气一退,又是青灰的惨烈,“顾公子答应来找失踪的孩子,有悲天悯人之心是其一,其二是太后说知道令尊的下落,作为交换的条件。”

顾长明让戴果子将车子驶动,很有耐心的听小凤凰继续往下说。

“你既然没有跟着司徒岸进宫,必然是因为我的缘故,先放弃了寻找令尊的心念。顾公子,我以前见过你,也去过顾府,这些我没有告诉过你,对不对?”小凤凰很急切想要说太多的话,心里一急才发现自己的气力不足,才说了两句就气喘不停。

“这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以后慢慢说也不迟。”顾长明又想要输一些真气给她。

小凤凰勉强把手抽回来,摇摇头道:“我不用你浪费这么珍贵的真气,不过是看老天爷愿不愿意让我活下去罢了。顾公子,我最后一次进顾府是去年腊月二十那一天。我记得很清楚,那天下了瓢泼大雨,外头都白茫茫的一片,又冷又湿。我摸到书房顶上,搬开琉璃瓦想看看里面有什么动静。”

顾长明的脸色沉下来,他以为小凤凰只是进府想来踏点。虽然顾家的名气很大,他却知道父亲两袖清风惯了,家中这些年的开支多半还是母亲娘家留下的殷实在支撑。父亲一心为朝野中事,对如何打理家中琐事实则一窍不通。在这一点上,他和父亲也是一样,幸而府中几个老管事,打理得井井有条,完全不用他来担心。

“顾公子,我看的那间书房就是你的那一间,令尊就坐在正中的椅子上,他在看一本很厚的书册。”小凤凰用手大致比划了下,“看起来就很沉重的样子,他边看边笑,好像里面藏着很多有趣的故事。就在我想要离开的时候,他突然把书册中的纸张全部撕了下来,一把挥到半空中。”

说到这番景象,小凤凰心有余悸,当时还以为自己的行踪被暴露,想要逃跑却被一股更大的气场压制住,双腿已经不像是再属于自己的,根本不能够挪移半分。

书页在空中翩翩起舞,直到顾武铎动作快如闪电,抓住了其中的一页,人是静止的,周围的书页依然在翻飞不止。

小凤凰等到双腿的感觉恢复,几时是连滚带爬的逃出了顾家。

“腊月二十一以后,父亲再无音讯。”顾长明沉声言道,“你等于是最后一个见到他的人。”

(本章完)(本章完)